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238章:力克双兽

时间:2018-02-01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我急忙一转头,只见那青牛已经抓住了汪天龙的手腕,仗着身大力不亏,硬是死死抓住不放,完全牵制住了汪天龙的行动,那白狗身材矮小,甚是灵活,围着汪天龙不停转圈,伺机就是一下,刚才汪天龙一声惨叫,就是后背上挨了他一掌,而且这孙子手掌心里还暗藏了一把钢钩,这一掌拍的,直接从汪天龙的脊背之上生生撕下一条肉来。

    我一见再也忍不住了,立即扬声喝道:“住手!”人随声出,一闪身就跳了出去,再一闪身,已经到了战场之中,劈面一拳,直打那青牛面门,我速度极快,又是忽然蹿出,那青牛一个躲闪不及,被我一拳打中鼻梁,顿时鲜血喷溅,吃疼之下,再也抓不住汪天龙了,手一松,汪天龙急忙回撤,我一闪身拦在了他的前面,又一脚踢向那白狗。

    那白狗却极为灵活,一闪身躲开,反而回了我一击,我身手挡开,往回一跳,已经和九岁红、汪天龙站到了一起,还没来及说话,那亮鳞就扭动着腰肢往前走了两步,娇声笑道:“又是你小子!你的腿还真长,我们一来你就来,不过这一次,可没上一次那种好果子吃了!”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手一指滇南四兽道:”有什么本事,你们尽管使出来,小爷今天就从生死薄上钩了你们四个的名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那青牛就冲了上来,他刚才没有防备,吃了我一个闷亏,自然怒火中绕,这些家伙一向作威作福惯了,何时吃过亏,要是被汪天龙打了,还有情可原,可我却名不见经传,更是恼羞成怒,所以一上来就是大开大合,拳打中门,暗腿撩阴,拳出带劲风,腿起无声息,大概是想一招就将我制服。

    可他打错了算盘,打架我可不怕他!

    我立即一抬脚横踹,他拳头未到,我脚已踹了过去,他的撩阴腿也失去了效果,只好躲闪,可我哪里会让他缓过来,跟上几拳,拳如雨点,逼得他节节败退,随即起腿,腿如疾风,呼呼呼接连三腿,已经将他逼的连退三步,正好到了我向要他到达的地方。

    打架这玩意,一技巧二体能三气势,这是三个必然的条件,另外还需要搭配地利、风向甚至光线等等因素,真正的高手决斗,在动手之前,一定会将左右前后的地形都看一遍,哪里有坑哪里有洼,哪里有石头会绊脚什么的,都记在脑子里,防止动手的时候再踩上去,影响平衡都是小时,要是崴了脚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一阵疾风暴雨般的攻击,就是要将那青牛逼过去,在他身后,就是一块碎石,只要他再退一步,必定踩中,而实际情况也正如我所料,那青牛接连倒退,一脚踩中碎石,顿时身体一晃,失去了平衡,我趁机冲上,蓄力与拳,呼的一声,当胸击去,这一拳只要击中,我有把握让他瞬间丧失战斗力,而且我也算准了时机,他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旁边还有个白狗!

    就在我上前猛击青牛的时候,那侏儒白狗一阵风般掠了过来,一伸手就向我腰间抓来,我知道他手掌之上藏有钢钩,哪里敢让他抓到,无奈之下,只好放弃了追击青牛的大好机会,一闪身躲到了一边,顺势反手一拳直砸白狗的面门。

    白狗根本不敢与我硬对硬,一见我放了青牛转攻向他,立即闪身后退,我顿时明白了过来,这厮看出来青牛危险了,故意逼我收招自保的,果然,青牛一晃站稳,迅速明白自己差点丢了大人,更加恼羞成怒,立即怒吼一声,身形一纵,对着我就撞了过来,真的像一头蛮牛一般。

    我刚才一拳打向白狗落了空,还没来得及变招,青牛已经到了近前,我一闪身躲过青牛一撞,顺手在他后背上砍了一记手刀,所用力气已经不小了,而那青牛却似乎根本就没感觉一样,一转身,又挥拳对我迎面痛击。

    我被两人一招连一招逼的每次都无法施展,早就有点恼火了,青牛这一拳打来,我干脆不躲不闪,手一挥一拳迎了上去,两拳相撞,砰的一声响,我就觉得拳头一阵阵发麻,而那青牛则怪叫一声,猛的一个翻身,又接连后退三步,手一伸就藏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我虽然没有看到他的手伤到了什么程度,但我从他脸上不停颤抖的肌肉上,就可以看出来,这一次他肯定吃了不小的苦头,搞不好几根指骨全都得断,他虽然成名多年,可我却在深山苦练了多年,博取名气,是需要时间的,浪费大量时间在名气上,怎么可能还有时间用在修行上,他的拳头也许硬过,但现在绝对没有我的拳头硬。

    青牛吃了大亏,我立即暗自提神,等待白狗上前,他们两个的习惯我已经摸到了一点,青牛退白狗必定上,白狗退青牛则出手,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,这是个优点,但也是个缺点,只要摸透了他们出手的方式,接下来就等着他们自己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果然,青牛一退,白狗立即一闪身就冲了过来,双手连抓,一抓我脖子大动脉,一抓我肋骨要害处,我一见他上钩了,立即倒退一步,佯装躲闪,引他欺身而进,白狗几乎想都没想,就跟随着向前冲了一步,一手挥出,抓我咽喉,我见距离已到,猛的一伸手就抓住了他的手腕,白狗甚是机警,手腕一被我抓住,立即甩手就想走,可我好不容易才抓住他的,怎么可能放手,往前一拉一带,腿已掠起,一脚侧踢,啪的一声,就踢在了白狗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这两下,可是下了狠手,力道起码用了八成,就算是一块石头,也得被踢飞,何况白狗只是血肉之躯,顿时鲜血长流,啊的一声,惨叫出口,可以声惨叫还没落音,我已经又起两脚,一脚踢在他嘴巴之上,生生将他的惨叫声都堵了回去,另一脚则直接踢在他的太阳穴上,同时手一松,那白狗顿时就飞了出去,他本来就是个侏儒,没多少重量,被我这两脚踢的,直接飞起向后撞去,砰的一声撞在一根钟乳石上,将钟乳石撞的一断为二,人还翻滚出去好远。

    那白狗一落地,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,还没站稳,已经口一张,哇的一声,喷出一口鲜血来,随即一手捂住胸口,另一只手一指我,嘶声道:“你.......”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,已经再度哇的一声,又喷出一口鲜血来。

    我自己的攻击,自己心里当然清楚,白狗被我连踢几脚,虽然要不了他的命,可没有十天半个月是别想下床了,这里可没地儿给他疗伤,稍有不慎,我就能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那青牛已经狂吼一声,单臂一挥,猛的向我冲来,仍旧是势如疯牛,一拳直击我的面门,我冷哼一声,这厮脑子不好,刚才被我废了一只手,一眨眼就忘了,既然如此,我也不介意将他另一只手也废了,一念至此,单手握拳,一拳击出,硬打青牛的拳头。

    可谁料就在两拳即将相撞之机,那青牛却猛的一收手,一头就撞了过来,我一拳打在他的头上,如同打中了一个铁疙瘩一般,整个手连带着手臂,瞬间麻木不堪,几乎没有了感觉,好像一条胳膊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一般,估计一时半会都能使不出力气来。

    我顿时一惊,怪不得这家伙叫青牛,这脑壳只怕比牛脑壳还硬,敢情他的本事是在头上,我得小心提防才是,刚琢磨明白,那青牛已经第二拳挥来,我刚闪身躲过,那青牛已经将头一歪,砰的一声撞在了我的胸口,顿时如被大石击中,一口气顺不过来,气血翻腾,差点就吐出血来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那亮鳞已经将白狗扶了回去,拿红犼的一双小眼睛则死死的盯着我看,目光之中,满是凶狠恶毒,如果眼光也可以杀人,他起码已经杀了我几十遍了。另一边九岁红则扶着汪天龙坐在一块大石之上,汪天龙面如死灰,斑发凌乱,身体不住轻颤,看得出来,他已经快撑不下去了,如果不是我和九岁红忽然现身,只怕现在的汪天龙,已经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汪天龙的模样,我顿时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恰巧这时那青牛的第三拳又一次打到,我怒喝一声,没有硬挡,反而一闪身往后退了一步,随即一伸手搭上了青牛的手腕。

    青牛的力气也不是盖的,甚至比我还大,我的手一抓住他的手腕,青牛立即提手后甩,企图挣脱我的控制,我要的就是这效果,他一带力,我立即趁他抽手的力气,身子往前一蹿,一下就撞进了他的怀里,往上一拳,直接打在青牛的下巴之上。

    饶是青牛身材魁梧,被我这一拳打中,硬生生掀翻了出去,砰的一声摔在地上,直接摔晕了过去,我则伸手一指亮鳞和红犼,冷声说道:“还有谁上来送死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