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234章:三层棺椁

时间:2018-01-26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我这边还没整明白是怎么回事,九岁红已经走了过来,将上下对联轻声念了一遍,脸上忽然出现一种若有所思的表情来,转头看了我一眼,问道:“你说这山叫什么山来着?”

    我脱口而出道:“小周山啊!”我在这生活了十来年,怎么可能会忘了这山叫什么呢!不但记得叫什么,这山有什么传说,我也记得清清楚楚,所以这边一回答过后,那边头脑里就闪过一个念头来,顿时就是一激灵,这小周山可是因为传说是小周后墓葬之所才得名的,难道真的是小周后的坟墓?

    从时间上来算,小周后是南唐后主李煜之妻,和墓里陪葬之物品的年份对得上,李煜当然算得上是一代才俊,小周后自然也算的上是绝世盛颜,李煜是亡国之君,密葬与此,也是有可能的,只是根据史书记载,李煜是心宅仁厚之主,怎么会将歌姬童子用陶罐殉葬那么残忍的手法呢?又怎么会对自己的墓用煞神镇魂呢?这对他李家可没好处!

    当下我就将急忙自己所思和九岁红一说,九岁红也点了点头道:“我正怀疑如此,李煜虽然是亡国之君,可绝对还是会有些忠心不二的将领追随左右,所以通道内那些自杀殉主的将士尸骨,也就能解释了。不过现在断言尚早,我们想办法进入主墓室看看,如果真是李煜与小周后之墓,定会有线索留下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抬步上前,直到主墓室大门之前,仔细看了看,门都已经锈烂了,锁早就没用了,一拧就断,铁链子都也锈的不像样子了,根本就形同虚设,我用射鱼枪拨了拨,没啥机关,估计就算有也锈死了,反倒是那通道里有几个机关没锈死,被我们赶上了两个。

    当下我将射鱼枪交与九岁红,上前一把抓住铁链子,一用力扯断,推了下门,结果一推之下,铁门没有推开,倒是直接推倒了,咣当一声倒在地上,碎成了好几块,也直将地面灰尘砸的飘扬而起,一时腐朽之味大盛,我生怕再有点什么猫腻,急忙闪身退下。

    待到灰尘散去,我们俩小心翼翼的进了主墓室,一进墓室,一扫眼之下,顿时又怀疑了起来,李煜虽然是亡国之君,可毕竟也曾是一国君主,而这墓室则寒酸到了极点,就是一个山洞,稍微雕琢一下,中间还是一个极其简单的石台,石台上面,放了一口巨大的石棺,除此之外,整个墓室空荡荡的再无一物。

    我让九岁红在门口等待,先进了墓室,在墓室之中行走了一圈,确定墓室之内没有机关消息之后,才招手让九岁红进来,两人走到石棺之前,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这口石棺确实算得上是巨大,比起普通棺木来,起码大出了两倍有余,一块完整的青石掏空制就,上面所盖的石板,也是一整块青石打磨,四面交接之处,还簪刻有符咒形状的纹路,但棺并没有封死,不过石头制作的,沉重不堪,也不需要再封死就是了。

    九岁红看了看我,示意我将棺盖打开,我伸手推了下,还挺沉,双手用力,一使劲将棺盖推的掉落在地,反正我们就是来破坏这个神煞镇魂格局的,可格局已成,改变格局单凭我们两人之力是做不到的,要想破坏,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尸骨移走,这石棺肯定用不上了,也不担心破损。

    可棺盖一推落,我顿时傻眼了,里面竟然还有一层木棺!

    木棺是上等金丝楠木打造,由于封存在石棺之内,并无半点灰尘,金斑流线,瑰丽灿烂,棺盖上雕飞凤祥云纹,异常华丽,怪不得外面那石棺如此巨大,敢情这里面还装了一口棺材,但这木棺仍旧不小,较之正常棺木,仍旧大出一大圈来。

    我立即和九岁红对了一眼,封建时期,社会等级分化制度十分严格,即使是棺木上的图案,那也不能乱刻的,什么都讲究个对应,一般人家,用个朱漆或者黑漆一刷就行了,有点钱的,讲究点的,也就是在棺木上画点寿字,有一定地位的,才可以在棺木上雕刻兽纹,而这兽纹,还必须对应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比如墓主是武将,棺木上可雕刻走兽,最高到虎,文官的棺木上可雕刻飞禽,最高为鹤,至于龙凤纹,那都是皇家专用,没有哪个平头百姓敢用龙凤纹刻在自己的棺木上,那是大不敬,一旦被发现,轻则家产抄罚入库,男丁充军边疆,女性沦为奴婢,重则举家杀头,更有甚者,都能牵连好几族。

    但皇家对龙凤纹也是有讲究的,男性为龙,女性为凤,这金丝楠木本就极其珍贵,又雕刻有飞凤祥云,不用问,这棺木里面,一定是一具皇家女性的尸首,看来我是猜错了,这里可能和李煜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我立即伸手,一抬棺盖,这层棺盖同样么有上钉,金丝楠木虽沉,可和石头比较起来,那还是轻的,也没费劲,直接给掀了起来,用力一翻一抛,棺盖应手而起,翻落在地。

    金丝楠木的棺盖一打开,我就又是一愣,里面竟然还有一层棺椁!

    而且这第三层棺椁,还是水晶棺,完全透明,竟然是用一整块硕大的水晶雕刻而成,别的不说,就这具水晶棺,就价值连城!棺木之中,满满一棺液体,鲜红如血,隐有腥膻味溢出,血水之中,也不是一具尸体,而是并排漂浮着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这两具尸体在血水之中并没有丝毫的腐烂迹象,面目如活人无异,乍看之下,根本就不像是死了,倒是更像是在沉睡之中,但身躯却不下沉,就漂浮在血水之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左边一具为男尸,乌发金顶,面如冠玉,眉清目秀,俊逸潇洒,身穿织金五爪金龙袍,腿穿乾坤裤,足蹬山河靴,好一副倜傥风流的模样,脸上面容闭目挂笑,似无任何痛苦忧愁,一只手放于胸前,另一只手则仅仅握住旁边女尸之手。

    右边女尸则头戴凤冠,插满珠花,鸭蛋脸,双眼皮,元宝耳,樱桃口,琼鼻皓齿,玉-颈修长,面容端庄之中透着美艳,美艳之中带着清雅,当真是绝世盛颜,风华无双。身上穿着同样织金飞风的霞衣霓裳,一双玉足,盈盈一握,白布微缠,一双九州连理鞋踩与足上,同样一手放胸前,一手被那男尸握在手中,两人并排平躺,漂浮在血水之上,说不出的般配,但也道不尽的诡异!

    三层棺椁,尸浸血中!

    我和九岁红全都惊呆了,这他妈可不是好玩的,这两种大忌讳凑到了一起,就算是盗墓一行之中的绝顶好手,只怕也不敢轻易打开,何况我和九岁红只是听说过一些鸡毛蒜皮,对盗墓一行的手段根本就不了解,碰到这般情况,哪里还敢乱开。

    两人一时都没了办法,走吧!不甘心,不管这是谁的墓,被这种神煞镇魂之局镇着都满悲惨的,何况我们已经到了这里;不走吧!又不敢开棺,万一水晶棺一开,里面的两具尸体再起变化,那不是自己找苦头吃嘛!干脆坐在那金丝楠木的棺盖之上,略作休息,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我脑海急转,迅速的想了好几个办法,可和九岁红一商量,全都被否决了,主要就是那水晶棺之中的两位充满了未知数,在搞不清楚他们会变化成什么样子之前,不管我们怎么做,都无法做到拥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苦思无果,我便萌生了退意,看了一眼九岁红道:“锦瑟,要不我们直接离开吧!我们已经做到了这一步,也算尽力了,总不能因为帮他们破了神煞镇魂的局势,在被他们所害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。”

    九岁红看了一眼棺椁,眼神中忽然浮起一丝水汽来,说道:“这两人生同寝,死同棺,情深义重,至死仍旧双手相牵,不离不弃,你不觉得这样的爱情太伟大了吗?可恨遭人算计,身陷神煞镇魂之局,转世无望,轮回不得,这般凄惨,我们真的就这么甩手离去?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知道九岁红这是被棺中两人的爱情所感动了,不过说实话,我看着也确实挺感动的,执子之手,至死不松,这般爱情,当世罕见,何况棺中男女,男帅女靓,天生般配,看面相也都是善良之辈,落得如此悲惨局面,确实让人心疼,当下就一点头道:“那实在不行,我就直接将水晶棺打开,只要水晶棺一开,我们立即就跑,先躲起来观察一下,如果发生变化,两尸起尸了,那这神煞镇魂也就算破了,我们再离开,你看可好?”

    九岁红略一沉吟,一点头正要答应,却忽然面色一变,伸手在屁股底下摸了摸,一咕噜翻身爬了起来,头一低,用头灯照射着刚才所坐的棺材板,略一扫射,立即抬头看向我道:“沧海,你快来看,这棺盖之内,刻有字迹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