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232章:山神守墓

时间:2018-01-26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我上次见到这女子时,那感觉和现在绝对不一样,上一次是她施展幻术,我与她在幻象之中相见,她想的是谋取我的性命,将我留在此间,以解她孤寂之苦,所以极尽魅惑之能事,无限妖娆之中,还带有一丝煞气,欲遮还露,可现在虽然仍旧是一袭轻纱,却面相端庄,没有半点淫邪之相,更无丝毫凶煞之气。

    这女子已成阴灵,我砸陶罐救她,她自然感恩,她尸身存于陶罐之中,陶罐之上画有封印,尸身不腐,阴灵不散,她就无法转世轮回,我破其陶罐,助其脱困,尸体虽然经过防腐处理,可这里连接水域,空气潮湿,一旦暴露于空气之中,久之必定腐烂,只待尸身一腐,就可转世投胎,她自然感谢与我,戾气全消。

    我上前一步,对那女子尸身抱拳道:“姑娘,你被囚与此不知多久,今日也算你我有缘,我们无意间闯入这里,但我也不懂这些邪门法术,只能助你破了禁锢,待到尸身腐朽,自可投胎转世,小子只是随手之劳,姑娘也不必感念,你我结缘与此,亦缘尽与此,从此两不相欠,就此别过。”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这么说呢?李大瞎子之前曾经说过,妖邪之物,最讲究个因果,比如许仙转十二世,白娘子都得找到,就是一个因果未了,我今天救了这女子,也是一因,但我并不想和她结什么果,所以直接开口将因果缘分断了,她也不必牵挂,我也落个自在。

    话刚出口,耳边就传来那女子声音道:“多谢公子,还请公子宽恕方才无理之罪,另还有一事,烦请公子仗义援手,四角四童,都是苦命之人,与妾身在此地一同承受千年劫难,烦请公子一并解救了,公子大义,妾身无以为报,公子又不欲结因果,只能替公子祈求多福了!”

    我一点头道:“这事简单,我既然伸手了,自然不会留下他们在此地继续受苦。”一言出口,身形连山,几下将四角陶罐尽数砸开,果然,四角四个陶罐之中,各有一具童子尸,全是蜷缩在其中,头埋腹下,双手抱膝,几乎成了一团,但尸身同样一点未腐。

    我又是一阵感叹,这时九随虹也走了过来,我一把将天亟木抓在手心之中,不然天亟木上雷电发作,九岁红扫眼看见如此惨景,也面露悲伤,我已经将陶罐尽数砸开,阴气尽出,虽然他们不会再加害于我们,可我们都是活人之躯,久留此地,必遭阴气侵扰,当下我一抱拳,团团一鞠道:“此间事了,我们就此告辞,还请几位就留与此地等待轮回,勿出此地惊扰百姓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拉着九岁红转身就走,耳中就听一女四童齐声称谢,我装没听见的,头也不回,拉着九岁红急速离开,说真的,我不想和她们多打交道,毕竟人鬼殊途,还是少见为妙。其实说白了,这是有科学根据的,阴灵就是种生物电,人的身上也有生物电,不过活人为阳,死者为阴,阴阳不交融,两者相触的久了,必有损伤。

    两人一直走出石室,到了石室门口,我转头看了一眼,那石台之上,轻纱女子领着四个童子,正对我们挥手送别,我心头莫名悲伤,一女四童被困与此千年之久,却并无多大的怨恨,我仅仅伸手之劳,却感恩念德,想来阴灵也有善恶之分。

    殊不知,就这一念之间,使我以后行事,总是先分善恶,少造无数杀劫,也正因如此,之后五龙庙前,不归林中,百鬼大阵,我本无生还希望,硬是平日结了些许善缘,方得善果,此是后话,掠过不提。

    我和九岁红出了石室,又是一条通道,我一边向前行走一边说道:“锦瑟,我怎么觉得,这里好像是一个墓呢?”

    九岁红应声道:“什么叫你觉得,这就是一个墓,还是个大墓,只是我们走反了,别人下墓都是从墓门进来,或者从墓室的侧面打盗洞进入,我们则是从墓室的生门进来了,那条大黑蛇,应该就是守着墓室出口的最后一道关卡,我们说倒霉也倒霉,误打误撞就进来了,说走运也走运,那水猴子和大黑蛇一番争斗,无形之中帮了我们的大忙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刚才那殉葬墓室,让我想不明白,一般殉葬墓室,都是在主墓室之前,可我们从大黑蛇那里过来,并没有看到主墓室,却先看到了殉葬室,这殉葬室就在主墓室之后了,而且手段也完全是不利墓主的,真想不通谁会这么做,这不是坑自己子孙后人吗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道:“我也正因为这种安排,才吃不准到底是不是墓,也许,这里只是某位方士修炼邪术之地,不然实在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九岁红道:“先别想那么多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!根据我们一路走来,并未发现岔道上来看,这里应该是一字长蛇的地形,从阴宅上来说,一字长蛇的地形,宜女不宜男,如果是墓,墓主一定是位女子,也许我们再往前走走,就能发现主墓室了,我倒想看看,究竟是什么人这般葬法,就不怕断子绝孙吗?”

    我应了一声,两人继续前行,复百十米,又一石室,依旧四方四正,雕琢痕迹明显,但却没有石台陶罐了,而是陈列了许多陪葬物品,瓶罐木箱,堆了整三堆,瓶罐大部分都脱釉严重,那些木箱更是已经完全腐烂,里面有绫罗绸缎,金银玉器,其中饰品居多,只是久处潮湿空气之中,绫罗绸缎早已经粉化,通道之中无风,不然一阵风吹过,必定烟消云散,至于那些金银器,也都被腐蚀的暗淡无光,蒙尘落灰,不擦拭难见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看了看,由于也没带携带物品的工具,拿这些东西着实不方便,李家又不缺金钱,我现在也小有余款,而且墓葬之物,也略嫌晦气,当下直接过了墓室,顺着通道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这一次通道拐弯了,拐弯之后,再走三十米,则出现了一左一右两条岔道,而且对面也还有去路,好像一个十字路口,我们正好到了十字路口的中间。

    这一下我也不知道该往哪走了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这墓葬与山腹之中,应该是顺山腹中的裂缝而建,如果走错了,很有可能会迷失其中不说,还有可能会触发墓室中的机关。到了这里,我顿时就后悔了,早知道这样,刚才应该问问那女子和孩童的阴灵的,她们久居此地,多少应该比我们清楚一点。

    九岁红也懵了,看着面前三条道,愣是不知道走那一条,转头盯着我看,我哪有什么办法,可也不能一直呆在这里,再回去问路也不是啥好事,那样因果就结定了,无奈之下,只好用刀在我们出来的这通道之上刻了个记号,不管三七二十一,直往前走去,万一要是走错了,大不了回来重走,办法虽笨,却也有效果。

    两人跨过十字交叉口,刚往前走了十几米左右,前方忽然传来一声巨吼,洪亮高亢,如同牛鸣,又是在通道之中,声音不得扩散,直听吼声来回激荡,顺着通道袭来,直将我双耳震的一阵嗡鸣。

    九岁红急忙伸手塞住双耳,待声音完全散去,才满面诧异的看着我道:“我们是不是走错了?”

    我一摇头道:“未必,前方有吼声,搞不好就是入口之处的镇墓兽之类的玩意,你忘了湘西文王墓中,不也是在入口的将军冢中,就有凶魃吗?这里搞不好也是这样,反正都走到这里,我们再往前看看,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九岁红点了点头,两人继续前行,又十几米,却又是一拐弯,顺着通道拐过,直往前走,又有三四十米,则又是一陪葬墓室,墓室之中的物品,几与之前所见那墓室相同,也是分为三堆摆放,只是这里的都是些成品衣物,女子配饰,物品也都被腐蚀不堪。

    我顿时心中起疑,这和我们来时的通道几乎差不多,距离,石室的大小,陪葬品的摆放都几乎一样,好像是对称的,要按这么说,前方是不是也有一个殉葬墓室,也有一女四童?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墓主还真够残忍的。

    当下穿过石室,继续前行,再百十米后,果真见到前方又出现一墓室,我之前吃过女勾童戏的亏,虽然说没什么损伤,可心里阴影还是落下了,当下立即将天亟木举起,正对前方,让九岁红紧随我身后,借着头灯,往墓室之中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两人顿时全都愣在了当场,这间墓室之中,中间确实有一个石台,可并没有陶罐,而是在中间石台之上,供着一尊石刻山神,这山神凶眉怒目,高颧血口,獠牙外翻,高有两米挂零,赤脯袒胸,腰间雕一长蛇缠腰,遮住私-处,光腿赤足,一手持钢叉,做跨步下刺之状,端的是凶悍无比,而那钢叉的叉尖,正对着墓室门外的我们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