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213章:刺青之术

时间:2018-01-12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忽然出现在林家老宅院墙之上的人,竟然是那个早已经离奇死去的叫花子,现在却又像无事人一样出现在了院墙之上,而且双目炯炯有神,面色凝重,虽然还是那一身破衣,却完全没有之前的疯癫之像。

    父亲这么一问,爷爷的面色就沉重了起来,沉声问道:“老夫一生走南闯北,自认这双老眼还能认识几个人,可今天却识得朋友,请宽恕老夫眼拙,看不出朋友的来头,不知道朋友能否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那叫花子嘿嘿一笑道:“林远峰,你知道与不知道我的姓名都无所谓,不过将来你孙子一定会知道的,三星临门,一般孩子肯定是活不了的,偏偏阴阳二气都在你们老林家,当然,也许正因为阴阳二气在你们林家,所以才会有三星临门这种逆天之事发生,而你一定会救自己的孙子,这真的让我很期待啊!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爷爷就眉头一皱道:“救我的孙子?我的孙子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叫花子哈哈大笑道:“林远峰,枉你自称精通奇门之术,三星汇聚,至刚至阳,岂是一般人体受得了的?如不出我所料,那孩子不出三天,必定遍体爆裂而亡,要想救那孩子,你必须用那阴阳二气之中的阴气入体,与那孩子合而为一,方能克制住三星之力的刚烈威猛,即使如此,最多也只能压制二十年而已,二十年后,三星之相逐渐显现,孩子能不能活下去,还是个未知数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倒正合我意,本来我还有点焦虑,三星之力太多刚烈,怕自己也未必承受得住,如今有你的孙子为我先挡其正面之威,三星之力经过人体这么一过滤,倒是可以为我所用,若能得到三星之力,何愁大事不成!林远峰,我会等着你的孙子长大,三星全现之时,再来收取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单手一挥,身形猛的弹起,平稳的向后倒飞而走,人在半空之中,已经甩手撒出一片烟雾,等父亲打开院门的时候,烟雾已经散尽,哪里还能看见那叫花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叫花子一走,爷爷已经面沉如水,李大瞎子张口问道:“林老大,咋回事?这个家伙所说的阴阳二气,莫不是指那两件东西?”

    爷爷一点头,又一挥手道:“应该是了!除了那两件东西,我实在想不出还会是什么,先别说了,我知道怎么处理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又转头对父亲道:“鸿图,将门关了,速去将我常用的家伙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父亲一愣,脱口而出道:“父亲,你真的要将那东西......”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,爷爷已经又一挥手,阻止他继续说下去,抬头看向那叫花子原先站立的院墙之上,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这一口气一叹,父亲和李大瞎子都不说话了,他们都知道爷爷的为人,要不是没有办法了,他断不会出此下策,可他一旦决定了,就不会更改。

    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,鬼手通幽就不知道,因为当时他就看到这里,随后爷爷、父亲和李大瞎子就回了屋内,他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鬼手通幽会在象尾村呢?就是因为他年轻时和爷爷不和,两人争斗了好几次,鬼手通幽说是没分出胜负,鬼手通幽觉得自己眼看着五十多岁人了,岁数越来越大,不分个胜负就没时间了,所以才想去找爷爷较量一番的。人生在世,不过短短几十年,幼年青少年时期不计,从二十岁起,才算真正长成大人,到了三十岁,才是人体的巅峰状态,这个时间段,不论是体力、反应、速度还是抗击打能力,都是最强的,这个阶段能维持十五年,从四十五岁开始,就逐渐走下坡路了,他有这个想法,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不过我估计他之前是吃了爷爷的亏,不然不会盘算着去和爷爷争斗的,道理很简单,两个人打架,赢家永远不会想着去报复,只有输家才会念念不忘报仇雪耻。

    他到象尾村的晚上,正好是遇上了百兽朝拜,鬼手通幽也是玩奇门术的好手,一见这景象,自然好奇,就留下来暗中观察,一连三个晚上的景象,他全都看在了眼里。但他也不是落井下石的人,一见林家出了这么大的事,爷爷又被天雷震伤,自己这个时候招上门去,反倒显得不是好汉,所以就没露面,悄然的退走了。

    听鬼手通幽说完这段离奇往事,我已经呆在了当场,这般诡异之事,就算是鬼手通幽这样的人物说出来,我仍旧没法接受,太扯了,什么白紫两道光柱,什么血月悬空,百兽朝拜,什么三星临门,我根本就无法接受。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明白了,很小的时候,爷爷就说我命属火相,三火加身,现在想想,所谓三火加身,应该就是指那三颗星。

    而鬼手通幽说完这段往事,却沉默了起来,片刻之后,才继续说道:“其实当时,我也不明白什么是三星临门,一直琢磨了好几年,查阅了大量的资料,终于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三星,就是贪狼、七杀。破军三星,当然,这里指的不是天文学上所谓的三星,而是奇门术中所说的三星,在紫薇八术之中有云,紫薇为宫,主帝王相,阴阳二气为辅,主文武相,贪狼、七杀、破军为前锋,主将相,从古至今,一将功成万骨枯,凡有将星降临,必有血流成河,万里枯骨,三星齐降,更是天机莫测,已经远非奇门异术可以推演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我想通之后,已经到了十年之后,恰逢你父亲到了湘西,我一问之下,果然得知你并无任何异常,我知道必定是你爷爷利用那阴阳二气之中的阴气在你身上做了手脚,当下坦诚相询,你父亲也是当世人杰,得知我已经知道真相之后,不但没有隐瞒,反而求了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立即脱口问道:“去父亲求你老何事?”

    那鬼手通幽道:“你父亲求我,等见到你的时候,如果年岁未过十六,身体未生异像,则无需过问,如果已经过了十六,身体异像已生,则让我施以援手,将你体内即将发作的刚烈威猛之力,引至体外,可减少贪狼之力发作时,你所要承受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以老夫之手段,当然无法破解三星之力,不过好在三星之力不是同一时期发作,而是逐步显现,一开始显现的仅仅是贪狼之力,七杀之煞和破军之威仍旧潜伏不动,所以老夫倒是可以一试。但即使仅仅是贪狼之力,老夫也无法将其全部引出,只能引出一部分来,至于引出之后,是福是祸,你能否承受得住,则要看你自己的意志和毅力了。”

    我又是一愣,看样子这老头没唬人,我的身体确实有点奇怪,世上哪有百毒不侵之人,说的好像是真的,当下就问道:“我身体里真有这玩意?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哪?怎么引出?”

    鬼手通幽的脸上,忽然闪现出一丝骄傲来,笑道:“这就是你父亲为什么要求我出手帮忙的原因,我鬼之所以能够获得手之名,全仗着一手好刺青,刺青也是三百六十行之一,从远古时代,就已经存在,开始只是刺在身体之上,表示对日月星辰、山川河流、神明图腾的崇拜,随着文明的发展,人类对奇门之术的研究,逐渐加入了很多奇门方术的应用,大到改命换运,小到辅运起势,有善有恶,用法不一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种手段太过繁琐,刺青师对美感的要求也高,加上世俗偏见,认为刺青之人,多不学好,导致这刺青的手艺一度失传,留下来的手段,仅剩十之二三,更可悲的是,到了现在,社会高速发展,一切向经济看齐,奇门玄术几无立足之地,刺青更是没落,太多刺青师只懂图案,不懂门道,刺青只图个好看,或者个性,却完全不知道其中禁忌,甚至都不知道刺青之道是一门学问,并不是胡乱可纹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既承先人之骨血,也掌自身之命运,胡乱纹身,只会改了自身之运数,刺的好了是好事,可辅气起运,刺的坏了,则伤人克己,比如那关公怒目,虽然沙家小子那是假的,可真正的关公怒目,观音闭眼,都是大不祥之图,刺在人身上,那是真的会出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已经明白了,当下问道:“前辈的意思,是要帮我刺一个刺青?”

    鬼手通幽一点头道:“正是,不是老夫自吹,单以刺青论,老夫的手段,不做第二人想,如果老夫的刺青也无法将贪狼之力引出一部分来,则天下再无人能以刺青之术,将贪狼之力引出了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,已经伸手打开了他手中的扁盒,扁盒之中,两排银针,分粗细长短排列整齐,一端则有个颜料瓶,并无图案绘画,看样子图案就在他的心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