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210章:当面拒婚

时间:2018-01-12作者:玉柒

    我这个人也许不够聪明,可一向意志坚定,一旦打定了主意,九头牛都拉不回,为了避免柳折衣继续纠缠,也不想让柳菲儿早点断了念想,当下就一摆手道:“柳叔,不用再说了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侄儿不敢不遵,这事以后不要再提了,至于这八卦村的大当家,也还请柳叔原谅,一来我对此事并无兴趣,二来,就算我要对抗十大魔神,也一定会自创一番天地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柳菲儿的面色顿时大变,猛的一抬头看向我,面色满是羞愧,双目似乎都要喷出火来,要是眼神能杀人,我估计已经被她杀了好几遍了,我瞬间就后悔了,倒不是因为自己拒绝了柳折衣的好意,而是忽然想了起来,自己当着柳菲儿的面这么说,可是等于当面拒婚,虽然这只是他父亲的提议,可实际上和提亲差不多,她一个女孩子家,父亲说那话她没有否认或者走开,等于已经承认了对我有好感,可我这么一说,却也让她难堪了,颜面尽失,得亏在场的人少,不然以后还怎么见人,有时候就是这样,话一出口,就成憾事!

    可我已经说出口了,收也收不回来,当下只好将头转向一边,装作没看见柳菲儿那愤怒的模样,心中暗想,以后切不可再招惹与她,免得她心生怨恨,却不知道,就这一句话,几乎使我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柳折衣倒不失枭雄本色,对我的推辞并不在意,反而摇头道:“你会的!你一定会的!你一定会和十大魔神正面交锋,这是你的宿命,只是你现在还没明白,等你明白过来了,就会承担起自己的责任,八卦村你可以暂时不接手,我还能撑一段时间,我等着你!”

    “至于你和菲儿的事,你暂时不用答复,先考虑考虑,要知道菲儿可是为了你,为了你们林家,不惜从李家丫头手中抢了一把钥匙来,而且究竟鸿图兄会怎么安排,也还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他不提钥匙的事情也还罢了,这么一提,我倒是想起来了,据我所知,南海三蛇在巫神谷之中经营了可不少年,而柳菲儿分明是和南海三蛇是一起的,虽然我还不能确定她是南海三蛇的幕后主使,可她的身份地位,一定是比南海三蛇高的,而柳菲儿得知我的存在,却不过短短几个月而已,这么推演下来的话,她抢钥匙,可不是为了我,而是另有目的!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柳菲儿就忽然一闪身到了我的面前,纤手一伸,直指着我的鼻子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?八卦村离了你就不行了吗?我一样可以做这个大当家!我柳菲儿更不是非嫁你不可,今天的事,你给我等着,终有一天,我让你跪下来求我!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我虽然拒绝了柳菲儿,可柳菲儿在我心目中,那一直都是个仙女一般的存在,万万没有想到,这么一个不沾烟火气的人儿,发起火来竟然也有凶悍的一面,想来是我太伤她的颜面,刚想开口道歉,柳菲儿已经一转身,飞身下山而去。

    柳折衣喊了两声,柳菲儿没有理会他,也有点讪讪,我也不好意思再留下来了,只好一伸手向柳折衣抱拳道:“柳叔,小侄口无遮拦,惹得菲儿妹妹不快,还请柳叔海涵,劝解一下菲儿妹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顿了一顿,又继续说道:“柳叔,小侄此次前来,只是想讨个黑龙胆回去救黄二叔而已,万没想到会弄的如此地步,小侄也不便多留,就此告辞,改天再来登门赔罪。”

    柳折衣一听,脸上略显失望,随即恢复如初,一挥手道:“不妨事,菲儿我自会劝解,不过你还不能走,还有一事必须解决,我切问你,你的身体是否有觉异常?比如不觉疼痛,或者受伤之后恢复超快之类的事情?”

    我听的一愣,脱口而出道:“这倒没有,不过我好像不惧毒药!”接着将自己几次中毒而无效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柳折衣一听,顿时双目一亮,连连点头道:“这就是了,算时日,也差不多快到了解封的时候,怪不得鬼手前辈说要还你们林家一个人情,原来如此,你且在此等候片刻,我这就回村,通知鬼手前辈前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等我回话,转身下山而去,我知道他也担心柳菲儿一时激愤,再做出什么傻事来,正好有个借口离去,也没阻拦询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任由他远去。

    柳折衣一走,那黄三指也就借口要回村里看看离开了,我和他本就不认识,客气了两句,就看着他离去,而赵狂徒却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狂徒看了我一眼,似乎有话要说,我苦笑道:“赵爷,你该不会也要劝我留下来接掌八卦村吧?”

    赵狂徒眉头一皱,随即又长叹一声道:“罢了,你们晚辈的事情,你们自己解决吧!我之所以留下,是要劝你一句,早做准备!郭惊天当年就是被你父亲巧计困住,他为人一向乖张,有仇必报,如今既然已经脱困而出,迟早会找上林鸿图,而林鸿图一定不是他的对手,如果他真的杀了你父亲,你难道就准备袖手旁观?“

    说到这里,还是忍不住劝道:“孩子,有些人的命,是从一出生就注定了的,比如那梅家小子,他注定了就要接掌梅家,你与他交好,也是一强助,再得八卦村和杨霸王之助,也算有了点与十大魔神抗衡的本钱,你再想想吧!”

    我一摇头道:“不用想了,刚才拒绝柳叔的时候,我已经想好了,郭惊天若真找上父亲,我自然与他拼命,可与十大魔神抗衡是一回事,感情却又是另外一回事,赵爷,你也年轻过,应该能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赵狂徒眉头又一皱道:“明白倒是能够明白,你与李家丫头的一举一动,老夫都看在眼里,李家财厚势大,高手众多,如果能够诚心助你,倒也不失为一强助,可李家的态度,确实如折衣所言,与十大魔神之间暧昧不清,万一李家要真的与十大魔神联手了呢?后果会怎么样?你想过没有?”

    我又一摇头道:“没有!我也不用去想,车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桥头自然直,想那么多也无用,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,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!”

    赵狂徒张了张嘴,似乎还想再说什么,却没有说出口,最终又长叹了一声,抬头看天道:“既然你意已决,我强劝无用,一切还是看天意吧!你且在此等候,我也回村去看一看,或许还能补救一二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称谢,抱拳相送,对这个赵狂徒,我还是十分敬重的,我看得出来,这个老人的性格十分豪迈,为人虽然狂傲了点,但还是值得尊敬的一位前辈。

    赵狂徒一走,山顶上就剩下我一个人,走也不是,还得等鬼手通幽来,不走也不是,山顶空寂无人,百无聊赖,当真不知道我留在这又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好在鬼手通幽并没有让我久等,在赵狂徒离去不久,鬼手通幽的身影就出现在山道之上,几个起落,已经到了山顶,还是那副装扮,像个叫花子似的,可手里却拿着一个十分精致的檀木盒子,盒子不大,一尺来长,厚度最多五公分左右,配有风磨铜的包口,由于长期使用,盒子都起了一层厚重的包浆,一看就知道是个古物。

    那鬼手通幽一看见我,就哈哈大笑道:“好小子,真有你的,菲儿那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,从小到现在,就没见过她哭过鼻子,你这来了前后还没有一天,愣是让她眼睛都哭肿了,赶紧给我说说,你们小两口发生了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我一听顿时苦笑了起来,连连摆手道:“老前辈,你不要误会,我和菲儿之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。”接着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,用词尽量和缓,毕竟鬼手通幽是八卦村五老,我刚才所说的话,对他来说也许不那么中听。

    果然,我一说完,鬼手通幽面色就不那么好看了,沉声道:“小子,不是我说你,李家丫头能有柳家丫头好?李家丫头我没见过,可柳家丫头的底细我太清楚了,论相貌论身手论智谋,柳家丫头那可都是一等一的,老子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,还没见过可以与她相比的丫头,就连当年的红枝白樱,绝色双花,在她这个年纪时,只怕也比不了她,你可要想好了,过了这个村,可就没这个店了!”

    我摇头苦笑,有些事,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,干脆不再解释,寻思等一段时间,柳菲儿平静下来了,我再来给她赔个不是,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,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当下就转移话题道:“老前辈,你让我留在这里,究竟所为何事?是和我不惧剧毒有关吗?”

    我这一问,鬼手通幽立即面色一正,正色道:“正是如此,你可知道,你这是怎么回事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