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202章:赵老头的真实身份

时间:2018-01-04作者:玉柒

    我听的一愣,心中暗叫可惜,但人家已经用了,总不能让人家生一个出来,当下说道:“黄老二当年是为爷爷挡了一劫,就算那黑龙藏身之处是刀山火海,我也得去,还请柳叔指点。看  免费连载小说网”

    柳折衣一点头道:“你这脾气,倒是随了鸿图兄,也罢,我就告诉你,那黑龙藏身之处,就在小周山下,黑龙洞中!你有机会可前去试试,不过,现在当务之急,却是尽快熟悉八卦村的情况,我时日无多,只有让你尽快上手,这样我才可以放心,到时还有秋三刀和菲儿可辅佐与你,即可稳固局面,以此地为据点,与对方抗衡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顿时一愣,这倒好,舍近求远了,早知道黑龙洞就在小周山下,我也用不着跑来湘西,不过也罢了,能目睹这一场热闹,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阅历,不算白来。

    可柳折衣这话一出口,柳菲儿就眉头一皱,随即恢复正常,却没逃过我的眼睛,顿时明白了过来,这柳菲儿对十二连环峰总当家的位置肯定有意思,我本就不愿意留在此地,自然不会与她争夺,当下说道:“柳叔的好意,侄儿心领了,但侄儿另有打算,不瞒柳叔,我已经在南京设了一据点,虽未成气候,但也算是站住了脚,我想自己创一番天地出来,还请柳叔原谅。”

    柳折衣一听,顿时苦笑摇头道:“你是指焦三夫妻和马长脸在金陵给你置办的那些产业吗?不是柳叔打击你,你要想在金陵立足,难度极大,别说别人了,赵燕楚就不会答应,赵燕楚与你父齐名,同为十三太保中人,独霸金陵多年,岂能容你去分一杯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看了我一眼道:“也罢,既然你有心出去闯一番,也是好事,那柳叔再撑上一段时间,你若能崛起,柳叔就做你的后应,你若无法在金陵立足,也可以回来,八卦村永远是你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大为感动,刚想说话,柳折衣已经说道:“不过,你需切记,与北京李家的那丫头,不可走得太近,我多年来明查暗访,所得到的线索,有很多都指向了北京李家,搞不好,郎瑛、温凉玉等人背后主事之人就是李家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急忙问道:“柳叔这么说,可有确切证据?”

    柳折衣道:“对方行事,极为小心,几乎不落痕迹,所以我也并无确切证据,只是心中猜测,唯一的线索,就是那郎瑛曾和李家的人有过几次接触,而且李家财大势大,新一代掌事人李刑天野心勃勃,当年李野禅退的也莫名其妙,几方面结合下来,我觉得李家应该牵连其中。”

    “李家的家世十分显赫,祖上就出入朝堂,民国时期,变卖了家产,全部资助了军队,投身军旅,建功立勋,等到抗战胜利,在政治立场上又选对了边,建国之后,就成了最早的一批开国元勋,虽然不是很显赫的人物,但关系网却十分之大。在之后的岁月里,家中更是人才辈出,苦心经营,如今的李家,已经是权贵之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最近这十年,李家在道上活动频繁,与郎瑛数次接触,所为何事虽然不得而知,但不得不防,何况李家当年就对七巧莲花甚是觊觎,如今家大业大,难保不会做出什么不择手段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心头悄悄松了一口气,还好没有什么真凭实据,不知怎么的,一听提起九岁红,我的心也跟着一紧,生怕李家真的是郎瑛等人幕后主使,如果真是这样,那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九岁红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已经出了八卦村,直向一座山峰而去,我知道柳折衣这是要带我去祭拜我的父母,心中也忽然紧张了起来,十几年了,我父母的生死一直成谜,九岁红说亲眼见过我父母,柳折衣等人说我父母死了,我也不知道该相信谁,不过我更倾向于相信九岁红,但如今要去祭拜我父母之墓,我也不能不去,腹中空虚也不好意思提了。

    当下强忍饥饿,三人信步而走,我不愿再提李家的事情,转移话题道:“今日章老太爷等人发难叛变,虽说有夺权之嫌,应该和闯王军饷也有关系吧?听说这十二连环峰之中,藏有闯王军队的军饷,是三尊纯金打造的金佛,每一尊都有近十米的高度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我这么一说,柳菲儿顿时笑道:“我爸做了几十年的十二连环峰总当家,十二连环峰的每一块石头,爸爸都观察过,哪里有什么闯王藏宝,林家哥哥你就别做那个美梦了。”

    我脸上一红,也觉得自己好像表现的有点太明显了,不过柳折衣随即说道:“闯王宝藏,肯定是没有,不过,十二连环峰之中确实藏有一个珍宝,传闻是一把钥匙,就是可以打开你们林家那六角铜盒的钥匙,不过,这东西并不是闯王留下来的,而是我们柳家祖上柳承元所得,至于怎么到手的,没人知道,可自从柳承元身死之后,这把钥匙也就失踪了,后人推测,很有可能就藏在八卦村宗祠之下的洞穴之中,可究竟藏在那里,却无人能够寻到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又是一愣,七把钥匙我是知道的,那不是梅家老爷子遍寻七种材质所制吗?怎么又成了柳承元所得?这时间对不上啊!柳承元是清朝的,梅老爷子还活着,中间少说也隔了百十年呢?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还没来及发文,柳折衣忽然抬手一指道:“贤侄你看,你父母的坟,就在前面山头之上,那两棵树是我当年亲手种的,十年未见,已经这般粗壮了。十年了!鸿图兄夫妻战死八卦村已经十年了......”说到后来,声音渐低,双眼微红,面现悲戚之色,显然是还在为我父母的战死心怀伤悲。

    我抬头顺着柳折衣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,是正南方最高的一个山顶,约有千米左右,在山顶之上,有一片平地,应该是人为铲平的,平地上建了一座孤坟,孤坟的两边,各有一棵高大的松树,在那山顶之上,极为醒目,当然,这个是距离近了方才看的清楚,如果在山脚之下,根本看不见。

    说实话,由于父母离开我的时候,我才十来岁,一晃眼十年过去了,从来就没再见过父母,说不想念是假的,可说怎么怎么亲近也不大可能,只是不知道是被柳折衣感染了,还是终于要见到父母的坟墓了,虽然我父母生死尚是个谜,可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的悲戚,父母留给我的印象早已经模糊,可毕竟血浓于水,如今即将得见父母埋骨之所,五味杂陈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山顶之上陡然响起一声厉啸,声如狮咆虎哮,洪亮高亢,直震的群山回响,连绵不绝,惊的山谷之中群鸟腾空,扑棱而去。

    柳折衣顿时面色一变,疾声道:“快走,听这声音,应该是赵老,很有可能,有人先我们一步登山了。”一边说话,一边提步疾向山顶掠去,一闪就是数丈之远。

    这个速度,我哪里跟得上,没几个起落,我已经被柳折衣远远的甩在了身后,好在柳菲儿速度没有我快,始终跟在我的身后,倒是让我安心不少。

    山岭无路,虽然仅有千米之遥,我却用了十来分钟才到达地点,一上了平台,一眼就看见在平台之上,正有一个老者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在奋力搏斗,在那男子身后,肩并肩站着两个人,长的一模一样,不用问,肯定是双胞胎,看年纪都在四十上下,四目流转,精光外露,分明都是高手。

    而柳折衣则和另外一个面目清瘦隽逸的老者在旁边掠阵,在柳折衣和那老者的后面,则竖着一块石碑,石碑上写着我父母的名讳,石碑后就是坟墓,想来就是八卦村百姓为我父母所建的埋骨之所了。

    场中那老人我竟然认识,看面目年约六旬开外,一身干净的蓝布衣衫,脸上挂着一丝说不出的淡定,身材不高不矮,可身上却激荡着一股无法披靡的霸气,出手挥拳之前,必先大喝一声,每一拳都隐带风雷之声,拳风激荡,竟然生生将山顶的山风之声都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老人竟然是在天津开羊肉汤店的赵老头儿!他怎么会到了这里?这老头究竟是什么人?

    而那与赵老头对战的汉子,看模样也就三十多岁,身形不高不矮,神态不惊不慌,面皮白净,斯文整洁,他们动手应该有点时间了,可连头发丝都没见散乱,面目之上,也全是淡然之色,任凭赵老头的攻击如同惊涛骇浪一般,他始终波澜不惊,随那赵老头的拳势躲闪飘忽,身体轻的就像一片叶子。

    更离谱的是,这家伙始终低着个脑袋,不管那赵老头的攻势如何凌厉,他都不将脑袋抬起来一下,可不知道怎么的,从我看见他的第一眼起,心中就莫名的多了一丝寒意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