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99章:扎纸替死

时间:2018-01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我忍不住叹息一声,说实话,我对这些血腥的杀戮,还是很不适应,毕竟我所生活的那个世界,是个法治社会,杀人是要偿命的,可在这八卦村之中,完全脱离了法律的管辖,人命在这里,就和蝼蚁一样,根本微不足道,所有的一切,都是丛林法则,谁的拳头硬,谁够狠,谁说的话才算数。

    可我这一声叹息声还没完全落音,秋三刀手中的尖刀已经往后面一拉,嗤啦一声,从章家老太爷的身上,硬是撕下了一片白纸来,随即秋三刀就一脚将章家老太爷给踢飞了出去,直接撞在了墙壁之上,随即滚落在地,已经破败不堪,哪里是什么章家老太爷,分明就是一个纸人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从那个纸人的破损处,呼的一下飞出无数只黑色的虫子,盘旋飞舞了两下,就一起扑向了秋三刀,秋三刀面色一变,他刀法再好,面对这么多的黑色飞虫也无可奈何,只好身形急退,同时嘶声喊道:“这些飞虫腥臭无比,应该有剧毒,碰触不得,大家快走!”

    我一听正要转身奔出宗祠再说,那鬼手通幽却笑道:“岭南老巫的把戏,区区蛊粉飞虫,有什么好怕的,老夫老了,打架打不动了,灭灭虫子还是可以的,我喂它们一口酒就是。”说着话,已经纵身迎了上去,身形一闪,就越过了飞速急退的秋三刀,正面迎向了那片黑压压的飞虫。

    随即就见他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扁平的铜酒壶来,将盖子一打开,往口中就倒了一大口酒,迎面猛的一喷,酒水如同雨点一般喷溅而出,那些黑色飞虫一被酒水喷溅上,顿时呼呼起火,化作一点一点的火星,纷纷落在地上,烧的噼啪作响。

    两三口酒喷过,那片黑色飞虫已经被烧了个干净,鬼手通幽将那个扁平的酒壶拿起喝了一口,才摇了摇头道:“可惜,这可是上好的汾酒,还是上次马帮的西路天籁金刚路过八卦村时留给我的,就剩这么一点了,太可惜了!”

    那枯瘦老者扬声喊道:“老五,赶快看一看,章老鬼是不是还在宗祠之中?”

    柳折衣则长叹一声道:“不用看了,章老太爷肯定逃了,章家的纸扎替死之术,当真名不虚传,只是我没有想到,鹰犬沙家,竟然会这般忠心!”

    柳折衣这么一说,我顿时明白了过来,这就是个障眼法,章少华和章家老太爷确实进了宗祠,可不是什么临终教学,而是爷孙俩合力在短短的几分钟之内,扎了个纸人儿,并且上了色,整的和章家老太爷一模一样,还在里面加了暗算的手段,这些黑色飞虫,应该是章家老太爷之前找岭南老巫要的虫蛊。

    随后章少华抱着唐玉儿,带着岭南老巫走了,接着沙家夫妻俩又进去了一趟,抬走了自己儿子的尸体嘛!抬的那不是尸体,而是章家老太爷,怪不得章少华要先跑过去墙壁边站一会呢!一定是先过去和沙家夫妻俩商量的,他们儿子已经死了,我们再生气也不可能鞭尸,事后还是得给埋了。

    不过,都说儿女是父母的心头肉,沙家夫妻说完全不在乎自己儿子的尸体,那肯定是假的,但他们为了章家老太爷的安全,还是放弃了自己儿子的尸体,单凭这一点,就足以证明沙家夫妻对章家老太爷的忠心程度,怎么说呢?人是一个很奇怪的物种,一旦认了死理,什么都可以牺牲,别说一个已经死了的儿子了,历史上还有个程婴,拿自己活生生的儿子顶替别人孩子去死的故事呢!

    这种行为叫忠义!不管好坏善恶,都是忠义,而每一个相对成功的首领,手下都会有些忠义之士,甚至有些凶残暴戾的主,手下也有人誓死追随。当然,这些事在古代比较多,在现代越来越稀罕了,现代的很多人,眼里只有利益,别说忠义了,孝字都不放在眼里,想想也是可悲!

    这样一来,章家老太爷、章少华、岭南老巫和唐玉儿、包括沙家夫妻,全都安全离去了,不过应该都没走太远,就算他们出了宗祠就开始狂奔,现在顶多也就出了八卦村而已,问题是我看柳折衣好像并没有追赶的意思,甚至,我都怀疑他早就知道了章老太爷他们玩的把戏,是故意放他们离开的,说实话,我虽然是第一次看见柳折衣,可我并不认为他会看不穿这些小把戏,只是我想不明白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果然,秋三刀一见章老太爷等逃走了,立即到了柳折衣身边,说道:“柳爷,我去追他们!”

    柳折衣一摆手,并没有让他前去追杀章老太爷等人,而是面向那枯瘦老者道:“姜老,李老之死,直接凶手唐惊弓已经被击毙,至于章老太爷,我得知他已经恶疾缠身,就算这次得以逃遁,只怕也是活不久了,而且他们也被赶出了八卦村,你老人家觉得,这样是不是可以了?你就当是看在章炳辉的面子上,能否就此罢休?”

    那枯瘦老者猛的一蹬眼,双目之中怒火都快喷出来了,他也看出来了,章老太爷等人的逃遁,是柳折衣故意放他们走的,但章炳辉这个名字一入耳,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变了,随即狠狠的一跺足,一弯腰抱起了那圆胖老者,边走向宗祠之中,边说道:“柳折衣,我们大家欠章炳辉的,李老二这一条命已经还清了,接下来该怎么做,你也回来了,自己看着办就行!从此之后,你就当我姜世庭也死了的吧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身影已经没入宗祠之中,估计除了必要的吃喝,再也不愿意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他,那圆胖老者和他相处了这么多年,一直都是并肩作战的好兄弟,用亲如手足来形容,一点都不过分,如今惨死在自己人的手中,心中悲愤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鬼手通幽也长叹了一口气道:“罢了罢了!折衣,你是十二连环峰总当家的,你说怎么做自然有你的道理,我也老了,就不参与了,不过,我得提醒你一句,姜老三说的对,当年炳辉的情义,这次就算还清了,你也不用一直背负着,该放下的就放下,何况,当年炳辉也是为了八卦村的安宁,才那么做的,如今章老鬼等人的行径,可并不是炳辉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决定权在你自己,我只能提供一下意见,仅供你参考,如今林鸿图的孩子来了,你带他去祭拜一下他的父母吧!我当年答应过林鸿图的事,也该实现了,这里你们处理吧!我去准备一下,多年不练了,手艺都有点生疏了。”一句话说完,也自顾出了宗祠而去。

    原先偌大的宗祠之中,起码有几十个人,期间还发生过数场激烈血腥的争斗,可这些人说散也就散了,就留下柳折衣、秋三刀、我和柳菲儿四人,要不是地面上还有那圆胖老者的血迹,我都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我在发梦。

    这也让我很是好奇,这个章炳辉又是谁?也是章家的人?今天柳折衣放过章老太爷等人,应该就是看在这个章炳辉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问,菲儿就先问道:“章炳辉不是章少华的父亲吗?当年他和父亲争夺十二连环峰总当家位置时不是死了吗?为何还要顾忌他?”

    柳折衣并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对秋三刀一挥手道:“去将宗祠内沙家小子的尸体处理了,之后就去八卦村中转转,对于一些还不老实的,就敲打敲打,实在过分的,你看着办好了,我给你三天时间,还八卦村一个安宁。”

    秋三刀黑布蒙面,根本看不到神情,只能看见眼神一冷,一点头道:“一天就够了!”

    柳折衣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道:“我是让你还八卦村一个安宁,又不是让你全都给杀了,不听话的你全给杀了,八卦村就成鬼村了,何况,大部分百姓只是受了章老太爷的愚弄而已,罪不至死,不然我干嘛要给你三天时间。”

    秋三刀的脸上一红,点头道:“明白了!”

    柳折衣又对他一挥手,秋三刀转身进了宗祠,将沙家小子的尸体扛走了,在这深山之中,处理一具尸体也太简单了,就算不埋,随便往哪个山沟子里一丢,动物就会给处理干净。

    秋三刀走后,柳折衣才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道:“章炳辉就是章少华的父亲,可他和章老太爷完全不同,忠义孝勇,身手超凡,章家纸扎术,在他手上时,发挥到了极致,就连我,也不是他的对手,他在世时,也是章家最辉煌的时期,也正因为如此,章家老太爷才动了让章炳辉取代我成为十二连环峰总当家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时,忽然抬头看了我一眼道:“我和章炳辉相识的时候,就和你现在差不多的年纪,年少轻狂,意气风发,也正因为我们太年轻,才造成了后来的悲剧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