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98章:威震一方

时间:2018-01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这一句话说完,也没见他动弹,双腿都没见弯曲,已经从门楼之上跳了下来,稳稳落在地面之上,连个晃都没打,缓缓抬步向院子中间走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落下来,我顿时看清楚了,看年纪应该有四十多了,再得体的装扮,也掩饰不住他眼角的鱼尾纹,只是人收拾的十分干净,面皮白净,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,而且还是正在脸上,从额头划到颧骨位置,差一点眼睛就废了,长眉鹰目,高鼻薄唇,胡子刮的干干净净,如果脸上没有那道伤疤,一定是个标准的美男子,只是他眉宇间的阴森之气,已经那双鹰一样的双目之中的寒光,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我听说了柳折衣的故事之后,其实在我心里,曾经设想过无数副柳折衣的模样图形,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,柳折衣竟然会以一个城里老板的形态出现,而且那种阴森之气,和我想象中的侠肝义胆的模样,也完全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柳折衣这气度是没话说,除了那种令人心寒的阴森气息,举手投足之间,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狠劲,就好像完全将章家老太爷等人当成了空气一般,甚至从始至终,都没有拿正眼看过章家老太爷。

    霸道凌厉,威震一方!

    章家老太爷等人也没敢动,柳折衣一直走到那圆胖老者的尸体之前,还没说话,那枯瘦老者就一伸手,啪的一巴掌扇在了柳折衣的脸上,怒声道:“你还知道回来?你还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柳折衣被扇了一巴掌,却动都没动,也没说话,直接在那圆胖老者的尸体前噗通一声跪下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,沉声道:“李爷,柳折衣回来迟了一步,害你老人家送了命,不过李爷放心,唐惊弓已经去给你老人家陪葬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爷,你们五老保护了八卦村一辈子,如今却命丧在这群卑鄙小人之手,我知道你老人家一定心头愤郁难平,等会柳折衣就将章家人和岭南老巫全给你老人家送去,让你老人家在地下好好教教他们做人!”

    他这话刚说出口,岭南老巫和章少华就一起动了!

    由于他们距离的极近,柳折衣又是跪在那里的,如果两人暴起发难,就算是柳折衣,只怕也不好躲闪,所以我一发现章少华和岭南老巫的动作,立即扬声喊道:“柳爷小心!”

    可我随即就发现,我这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!因为章少华和岭南老巫动是动了,却不是对柳折衣发起攻击,而是一起拔足跑到了左边的墙壁之下,在八卦村那一众老百姓的旁边,排队站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我顿时傻眼了,这两人这么做的用意很清楚,他们按柳折衣说的方法,选边站了,丢下章家老太爷一个人,岭南老巫如此做,还能说得过去,毕竟人家犯不着拿自己的命开玩笑,可章少华是章家老太爷的亲孙子,他这么一跑,将他爷爷一个人丢下来,未免太说不过去了,何况这小子也没将昏迷中的唐玉带过去,就顾着他自己的命了,简直自私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我也知道人性天生就会趋吉避凶,也就是说,人性其实是自私的,可我从来没有见过自私到这种程度的,这种行为,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,比畜牲尚且不如。

    如果是我,我一定会杀了这两人,这两人的行径已经超越了人类的底线,就算他们选边站了,我也一定会杀了他们,换句话说,这样的人往往都很可怕,为了达到目的能够不择手段,根本留不得!

    可我不是柳折衣,我一看见柳折衣的表情时,我就知道,这两人的命保住了,因为柳折衣没有丝毫的愤怒,反倒好像松了一口气一般,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更轻松了,倒是那黑袍秋三刀的眼神中,忽然流露出了浓烈的杀气。

    可惜他也不是柳折衣,他只是柳折衣的一个手下!

    柳折衣不但没有恼怒,反而起身点头微笑道:“这就对了!识时务者为俊杰,我柳折衣一向说话算数,既然你们选边站了,我就放过你们。”

    那章少华竟然一点头道:“不错,开始我还以为柳爷你还是十年前的柳爷,可结果很明显,我错了,知错就要改嘛!感谢柳爷给我和老巫这个活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忍不住了,低声骂道:“操!好不要脸!”

    柳菲儿在旁边轻声说道:“不要脸确实不要脸了一点,可你记住了,他的做法,却是十分聪明的,在压倒性的实力之前,盲目的逞能,只会让自己送了性命,要知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忍不得一时之气,则永远没有报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我一摇头道:“这我可学不来,我宁愿丢了性命,也做不出这般厚颜无耻之事。”

    也许我的脾气没搂住,这句话的声音说的大了点,那章少华转头看了我一眼,竟然淡淡的一笑,眼神中却流露出一丝蔑视的眼神,嘴角也流露出一丝极为不屑的讥讽之意,好像对他自己这种行径,没有觉得丝毫的丢人,反倒有点沾沾自喜的神态。

    我刚要再骂两句风凉话,还没来及张口,柳折衣已经话锋一转道:“章老太爷,你可别过去,李爷的死,总得有人陪葬,唐惊弓只是个莽夫,他可不够格,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,现在去了也不算夭折,何况八卦村没有了你,将会安宁许多,所以你老就受点累,下去陪李爷吧!”

    章老太爷显得倒很是平静,转头看了一眼章少华,随即缓声说道:“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老夫还能有什么好说的,可我章家一脉单传,就少华一个孩子,我章家纸扎之术,他并没有得知精髓所在,我要不将章家纸扎之术传给他,要是不能亲眼看着他离开,我又如何能够安心?柳折衣,你不会在乎老夫多活几分钟吧?”

    柳折衣一点头道:“给你十分钟,够不够?”

    章老太爷凄然一笑道:“够了,现在我也不可能手把手的教他了,只能将章家的纸扎之术大致的说一下,能领会多少,就看他自己的天赋和造化了,有十分钟,足够了!只是你也明白,章家纸扎,从来不外传,所以,我想单独和少华呆上十分钟,你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柳折衣又一点头道:“可以,你们去宗祠之中即可。”说着话,就转头对我、菲儿和鬼手通幽一招手,示意我们过去。

    我扶着菲儿和鬼手通幽,一直走到柳折衣的身边,而章少华则和章家老爷子进入了宗祠,至于宗祠之中的那条地道,他们不知道机关所在,倒是不担心他们会借地道而遁。

    我们一到了柳折衣的面前,柳折衣就对鬼手通幽一点头,随即转头看向岭南老巫,冷声道:“老巫,听说他们中的是你的独门药物,是不是需要我告诉你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岭南老巫急忙跑了过来,拿出个白色的小瓷瓶,有拇指大小,从里面倒出了三颗小红丸,送到了我们的面前,菲儿和鬼手通幽吃了,就地坐下调息,我却没有吃,毒药对我根本无用,身体一点异常也没有,用不着吃什么解药,倒是让岭南老巫吃了一惊,就连柳折衣,脸上也露出一丝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但柳折衣这个人很能沉得住气,什么都没问,等柳菲儿和鬼手通幽调息好起身的时候,章少华已经从宗祠之中走了出来,章家老太爷则没有出来,就站在宗祠之中,背对着大家,双手背在身后,看着那宗祠内的牌位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章少华经过唐玉儿身边的时候,一伸手将唐玉儿抱了起来,到了柳折衣面前,沉声道:“柳爷,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离开了?”

    柳折衣一点道:“可以,但是有一点,其他人可以既往不咎,你和岭南老巫,不许再出现在八卦村之中,从此之后,天高海阔,随你们远走高飞,但永远不要再提起八卦村,不然就算你们跑到天涯海角,我一样可以要你们的命。”

    章少华没有说话,抱着唐玉儿快步而走,岭南老巫看了看柳折衣,也随后走出了宗祠,那些百姓也都急忙跟随了出去,有人将岭南老巫那两个徒弟的尸体抬走了,那沙家夫妻,也进入宗祠将他儿子的尸体用衣服蒙了脸,给抬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人群散尽,柳折衣就对仍旧站在宗祠内一动不动的章家老太爷说道:“章老太爷,是时辰上路了!”

    章老太爷依旧没有说话,连手指都没有颤一下,好像看着那些牌位已经出了神。他不说话,不代表就可以逃过死期,柳折衣一句话说完,就对旁边的秋三刀一挥手道:“三刀,你去吧!章老太爷是做了错事,可年纪辈分在那,一刀解决,不要让他太痛苦了。”

    那黑袍秋三刀冷冷的一点头,尖刀在手中一转一圈,耍了一个刀花,随即大步进入宗祠之中,一直走到章家老太爷的身后,手猛的一握刀柄,一刀从上而下,直接刺在了章老太爷的脖子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