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97章:秋三刀

时间:2018-01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这声音一起,唐玉儿握刀的手就是一颤,眼神中瞬间流露出一丝恐惧来,我一见大喜,机不可失失不再来,当下一个箭步蹿了过去,一把抓住唐玉儿持刀的手腕,一翻身一个过肩摔,直接将唐玉儿摔了出去,趁机将柳菲儿一扯,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而此时在宗祠院子中激斗的几人也纷纷大乱,唐惊弓根本就不敢再打,反而转身向宗祠之外逃窜,章少华和岭南老巫也一起停手,转头看向那门楼之上,章家老太爷则后退数步,面沉似水,一方面防备着那枯瘦老者的攻击,一方面目光闪烁个不停,一张老脸之上,也显露出惊恐来,而那枯瘦老者则也停了手,就站在宗祠院子的中间,嘶声喊道:“柳折衣!你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就在那枯瘦老者喊出柳折衣三个字的时候,唐惊弓已经蹿到了宗祠门楼之下,再跨一步,就会逃出宗祠的范围,可他正想蹿出去时,门楼之上忽然跳下一个高瘦的身影,手中寒光一闪,噗嗤噗嗤噗嗤!接连三刀,刀刀都刺在唐惊弓的要害之上,唐惊弓连唢呐都没来得及取出来,已经连中三刀,一把抓住那高瘦汉子的手臂,慢慢的滑摔在地。

    那高瘦汉子一现身,我立即就认出来了,正是在竹林之间见到的那个黑衣汉子,他那身绣着阴阳鱼的黑袍显眼了,虽然依旧是黑布蒙面,可他这一身行头就是他的招牌。

    刚看清楚,唐玉儿就猛的嘶声惨叫了一声:“哥!”一声惨叫声起,人已经昏了过去,她虽然对我们没存什么好心,对她哥确实真心实意,毕竟是一母同胞,血浓于水,如今见唐惊弓惨死在秋三刀的刀下,竟然直接心疼的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柳菲儿看了一眼唐玉儿,眼睛之中忽然又升起一丝雾气,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没有说话,只是脸上多了一丝惋惜,显然心里还惦念着她们之间以前的姐妹情分。

    这时章老太爷扬声叫道:“柳折衣,你既然已经回来了,藏头露尾的做什么?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将十二连环峰总当家的令牌交出来,我儿子的死,就算揭过去了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宗祠门楼之上,那个略带沙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十二连环峰的总当家,你章家配吗?你们有人配吗?现在我给你们一条生路,想活命的站到左边去,想死的站到右边去,我想看看,我十年没回来,八卦村增添了多少硬骨头!”

    我听的一愣,这柳折衣好大的口气!这里可好几十个人呢,如果说他们不站到左边去,他还真的能都杀了不成?刚想到这里,我就发现,我错了!错的还很离谱!

    就在那沙哑的声音让大家选边站的时候,有两个年轻小伙立即就选了右边,其中一个口中还骂道:“柳折衣,小爷就选师父这一边,看你能咬我一口还是怎么的?都说你铁腕无情,今天我们兄弟倒是要见识见识,看看你到底是纸扎的老虎,还是真的猛龙?”

    一句话刚出口,那沙哑的声音就冷哼一声道:“岭南老巫,你没告诉你的徒弟们我柳折衣的手黑吗?不过无所谓了,既然你们想死,我也不在乎多宰两个,秋三刀!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明白了,感情这两个小伙子是岭南老巫的徒弟,这些家伙正是毛躁的年纪,初生之犊不怕虎,柳折衣在这八卦村里横行的时候,这些小家伙都还不记事,等他们长起来了,柳折衣又离开了,所以他们只听过柳折衣的威名,并没有见识过柳折衣的手段,又想捧师父的臭脚,反倒显得不那么惧怕。

    而秋三刀分明是那黑袍汉子的名字,那声音一喊,那黑袍汉子立即点了一下头,身形一闪,已经从宗祠门口闯进了院子之中,直接就奔那两个小伙子去了。那两个小伙子也各自冷哼一声,各自一翻手,一人亮出一条黑色长蛇,一人则从身上摸出一个赤红的圆球,圆球有拳头大小,上面有几个孔,分明是装有蛊虫之类的玩意,这两样东西一亮出来,两人全都迎了上去,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很多人,都不知道天高地厚,特别是些有点手段的小年轻,会狂妄到认为老子天下第一的地步,他们根本就不知道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!更不知道人的生命有多脆弱。

    三人一接触,那秋三刀就一声不吭的挺刀便刺,两个小伙子纷纷避开,一人手持黑色长蛇,嗖的一声,脱手飞出,黑色长蛇就像一道黑色闪电一般,直扑秋三刀,另一个则猛的一拍手中赤红的圆球,呼的一下,从那圆球之上的孔洞之中,飞出七只赤红的虫子来,在半空之中一盘,同时向秋三刀扑去。

    他们俩这一出手,章少华就大喊一声道:“好!两位兄弟果然不亏是岭南老巫的高......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却说不出来,因为就在他一句话没说完的时候,秋三刀已经手起刀落,刷刷数刀,每一刀都疾若闪电,第一刀就将那条黑色长虫的脑袋削了下去,随后接连七刀,刀刀都将一只赤红色的虫子削成两半,连续八刀,就将俩个家伙打出来的玩意儿全灭了。

    随即身形不停,一晃一飘,就如同一道青烟一般,已经到了那打出黑色长蛇的家伙身边,手中刀一个横扎,直接刺入了那家伙的胸口,握刀的手一转一抽,刀子从胸口处抽了出来,鲜血顺着胸前的血洞,直接喷溅而出。

    另一个小伙子一见,顿时吓得魂飞魄散,转头就跑,可他的身形哪里能和秋三刀比,刚跑得两步,秋三刀已经鬼魅一般到了他的身后,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,往后面一拉一带,那小伙子直接噗通一声摔倒在地,秋三刀看都没看一眼,一刀就捅进了那家伙的咽喉之中,随即一抽,闪身站到了旁边,利索到了极点,冷冷的说道:“你们最好识相点,别再逼我出手!”

    其实哪里还用他说,他几个起落之间,已经连杀两人,手法之凌厉、身法之快速、手段之凶残,谁没看见,何况从目前的情况看,这秋三刀仅仅是柳折衣的一个部下,部下都如此凶残,柳折衣的手段可想而知,一个个全都呆若木鸡,就连章家老爷子,眼神之中都终于闪现出了一丝恐惧,那岭南老巫两个徒弟被接连杀死在当场,也仅仅是嘴角抽了抽,连话都没敢说一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柳折衣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还有谁?活腻了的可以自己站过去,我这个手下虽然不喜欢杀人,可杀起人来,从来都不会手软,就算你们都站过去,我保证他一个活口都不会留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要是他以前说,我可能会不相信,可我现在完全相信了,秋三刀就像杀鸡一样的连杀两人时,我就知道自己错了,如果这群人不识相,秋三刀可能真的会将他们杀光,他完全就是个死神,杀人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柳折衣话一出口,那些八卦村的百姓呼啦一下全都跑到了左边墙壁之下,连已经醒过来了的沙家夫妻都过去了,十分自觉的排成了一排站好,大气都不敢吭一声,偌大的宗祠院子之中,仅仅剩下章家老太爷、章少华和岭南老巫,还有那昏死过去了唐玉儿,那枯瘦老者还站在圆胖老者的身边,我们三人则还站在宗祠门口。

    章家老太爷看了看那些已经站到了左边墙壁下的百姓,黯然长叹一声,扬声说道:“柳折衣,你又赢了!能不能留下我章家一条血脉,拿了我的命去即可!”

    话一落音,那宗祠门楼之上,就现出一道银色身影,身材和秋三刀差不多,也是高瘦挺拔,满长的头发一丝不苟的向后梳着个大背,身上穿了套银色的西装,裁剪的十分合体,里面穿了件黑色的衬衫,敞开了两个纽扣,脚上瞪着锃亮的皮鞋,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露出的手腕上戴着一块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价值不菲的手表,完全一副大老板的打扮,不用问,这定是柳折衣了。但由于他的身形正在阳光之中,面目一时倒是看不大清楚。

    在柳折衣的脚边,还懒洋洋的趴着一只通体乌黑的猫,十分惬意的晒着太阳,一双碧绿的眼珠子也眯了起来,一身油光滑亮的皮毛,在阳光下都泛光,正是柳菲儿原来带在身边的那只墨玉玲珑,怪不得这次见到柳菲儿时,没有见到这只墨玉玲珑,感情是去找它真正的主子去了。

    随即那柳折衣就嘿嘿笑道:“怎么?章老鬼,现在想起来给你们章家留后了,早干什么去了?你儿子死的时候,我就告诉过你,老实点,我不会动你们章家,可你不听啊!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非要折腾,现在事情都闹到了这份上,你说给你章家留个后,我就放你孙子一条活路,那我多没面子啊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