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91章:迷雾重重

时间:2018-01-02作者:玉柒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疑心大起,战斗致死的我相信,浑身上下满是伤口我也相信,可为什么会面目全非呢?何况九岁红之前一再说我父母没死,还出现过在北京,相比之下,我更愿意相信九岁红,这里面就有点蹊跷了,难道说我父母当年是诈死埋名?为什么呢?这里面究竟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呢?

    那鬼手通幽则完全沉浸入往事之中,并没有注意到我的表情,继续说了下去,柳折衣痛心疾首,他认为此事完全是由他而起,林鸿图夫妻的死,也是因为他给了林鸿图夫妻的消息,才导致林鸿图夫妻赶回八卦村,战死在了湘西。

    八卦村五老身体康复之后,接受了这一次的教训,组织了人手暗中监视水源,以五老的功力,要不是中了水毒,根本不至于败的如此之惨,更不会让林鸿图夫妻丢了性命,而这一次也令多年平静的八卦村中有手段之人起了警戒之心,再想偷袭八卦村,只怕就讨不到便宜了。

    而柳折衣经此一劫,深觉对不住林鸿图夫妻,也没将林鸿图夫妻身死的消息外扬,就让鬼手通幽给葬在了十二连环峰上,自己则性格大变,整个人都变得阴狠毒辣起来,更辞去了十二连环峰总当家的位子,将柳菲儿带去一神秘之处安顿好之后,孤身一人踏上了寻仇之路,一晃十年过去了,在这十年之中,柳折衣的双手,可沾了不少人的血,凡事和那驯鼠人有关联的人,大部分都被他斩杀,不问对错,不分好恶,从名震湘西的侠义之士,变成了人人闻名变色的嗜杀之徒。

    但柳折衣却始终没能成功击杀那郎其江,只是探听到了那驯鼠人的真实身份,真名叫郎瑛,外号瘟神,那年轻人叫做温凉玉,外号魔星,同属于一个神秘组织,这个组织之中的成员,全部以上古魔神为外号,各自雄踞一方,手下有大本事的人不少,例如哪天突袭八卦村的那些家伙,都是温凉玉的手下。这些年来,柳折衣和他们没少对着干,明争暗斗的,从来就没有停止过。

    等鬼手通幽说完之后,柳菲儿已经悲泪长流,我也心中悲愤难忍,就算父母真的是诈死,当日一战也一定异常的惨烈,那两具尸体不管是谁,浑身上下布满的伤口,已经说明了一切。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那个驯鼠人而起,无论如何,也要寻到那温良玉和郎瑛,让他们血债血还。

    我心中杀念一起,那鬼手通幽就淡淡的瞟了我一眼道:“你是不是想报仇,不过我觉得你还是算了,我和那些恶人动过手,当时我身中水毒,败给了其中一个拿九节鞭的汉子,当然,如果我不中毒,他不是我对手,可我要想拿下他,只怕也不轻松,而那个汉子仅仅是温凉玉手下其中一员,可见他们的实力有多强悍。”

    “你父亲是为了我们八卦村而死的,算是我们八卦村的恩人,我可不想看着你也送命在他们的手上,你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,哪里来的回哪里去,好好的活下去吧!”

    我一摇头,决定暂时将我父母可能还活着的消息隐瞒起来,当下咬牙切齿道:“父母之仇,岂能不报!就算豁出命去,我也得找到温凉玉等人,将他们的脑袋割下来,祭奠我父母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我转头看了一眼菲儿道:“菲儿,如果鬼手前辈不将这些事说出来,你准备隐瞒我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柳菲儿微微叹息了一声,说道:“我原本是想,如果你不知道这些事,会不会更好一点,如今看来,一切自有天定,就算我不告诉你,你该知道的,还是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一点头,又问道:“你对温凉玉那些人,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柳菲儿一摇头道:“没有丝毫的了解,自从十年之前,温凉玉率人突袭八卦村之后,就潜入了暗处,这些年来,根本就没有踪迹,倒是那瘟神郎瑛,经常在各处出没,可也十分狡猾,我和父亲追杀了数次,都没能杀掉他。”

    我一咬牙,再度问道:“那郎瑛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柳菲儿不答反问道:“你想从郎瑛身上入手?那就不用去找他了,据我所知,他已经找上你了,而且他的人,已经和你有了接触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脱口而出道:“什么?他已经找上我了?我怎么没见过?”

    柳菲儿淡淡的笑道:“你不是没见过,你是不知道而已,这些人都是老江湖,戏演的极好,想骗你太容易了,我说几个名字,你一听就明白了,金算盘、阴三这两个人你认识吧?他们就是郎瑛的人,一个在明经营古玩,一个在暗盗墓开馆,是郎瑛手下最能赚钱的两个,还有一个人,张大傻子!他是隐藏最深的一个,甚至得到了盐帮的信任,名列盐帮五杰之一,当然,并不是说你们盐帮没用,在这一盘棋里,只怕谁的阵营里都不那么干净,比如我们八卦村,一样是暗流涌动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傻眼了,张大傻子是郎瑛的人?这个我有点不相信,急忙说道:“张大傻子也是?他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柳菲儿摇头道:“有时候,眼睛会骗人的,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相,你们盐帮,不光张大傻子没死,李清风和李四奶奶都没死,他们装死,是因为发现了盐帮已经被人渗透了,回天无力,只有诈死,而张大傻子则是发现自己身份暴露了,不死李清风迟早杀了他,所以也只有诈死,不过都瞒着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忽然觉得有懵,要依柳菲儿这么说,敢情自己早就身在局中,一圈都是明白人,就我一个是糊涂蛋,我一直都念念不忘为他们报仇,结果没一个真死了的,可为什么要瞒着我呢?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,还能坏了谁的事不成!

    柳菲儿一见我又点难过,苦笑了一下说道:“其实你不用难过,不是你盐帮有叛徒,我们八卦村也有,刚才老鬼提到的岭南老巫,他原来是八卦村的中坚力量,在温凉玉袭击八卦村时,曾经失手被擒,也被温凉玉拉拢了,成了插在八卦村之中的钉子,这么多年,家父一直不动他,也就是想看看他们究竟想玩什么把戏!”

    我一听顿时眉头一皱道:“这么说,那岭南老巫一定是知道那温凉玉的下落?”

    柳菲儿又一摇头道:“不一定,岭南老巫在十年前一战之中,是败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汉子手里,未必就能入了得了温凉玉的眼,很有可能只是一颗小钉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略一思索,柳菲儿说的在理,这些叛徒未必能成为郎瑛和温凉玉这样人物的心腹,着急反而容易上了别人的当,一点头道:“不管怎么说,有机会也要问上一问,现在有两件事我们得先处理一下,一是那后背被纹了怒目关公的沙家兄弟,一是带我去祭拜一下我的父母,至于其他的事,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那鬼手通幽就笑道:“沙家小子那关公,可不是我纹的,我虽然确实会纹怒目关公,可我还不至于去祸祸一个小子,你们来找我没什么用,倒是带你去祭拜一下你的父母,这个没问题,当年你父母就是我亲手安葬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说完,柳菲儿的面色就是一变,脱口惊呼道:“坏了!要不是你纹的怒目关公,咱们可就上当了!”

    一边说话,一边已经弹身而起,手一搭青铜棺椁的边沿,一片白云一般出了青铜棺椁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也急忙跟着从青铜棺椁之中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柳菲儿一出青铜棺椁,就立即像那升降机走去,到了近前一探头,就一顿足,转身掠了回来,急忙说道:“老鬼,这里不安全了,是我大意了,一看见怒目关公,就以为是你的手艺,万万没有想到,对方是故意用怒目关公的图像引我将他带来这里,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,沙家人已经不在了,只怕现在章家人和岭南老巫已经打开了密室之门。”

    那鬼手通幽这时也从青铜棺椁之中跃了出来,一伸懒腰,活动了一下手脚,嘿嘿笑道:“你们一来的时候,我就告诉你们了,别被人家卖了,还替人家卖命!好在老夫这把老骨头还能活动活动,走吧!出去看看,这八卦村又平静了十年,那些虾兵蟹将,也该出来兴风作浪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狐疑,不知道这又是怎么个情况,当下就跟着两人,回到升降梯处,柳菲儿寻了开关,不一会升降梯下来,三人直上地面,又从那大红棺木之中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临出棺木之前,我故意系了下鞋带,趁菲儿和那老鬼不注意的时候,伸手将那官帽上的顶珠给扣了下来,装在了口袋之中,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随两人出了大红棺木,我倒不是贪心,而是这个顶珠的形状,总是让我想起文王墓中的那个七星归元!

    热书推荐:猫腻大神新作《》、忘语大神新书《》、陈风笑新书《》、尝谕大神新书《》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