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90章:血染八卦村

时间:2018-01-01作者:玉柒

    柳折衣一念至此,心中死志已坚,再躲闪格挡的时候,就开始悄悄凝聚力量了,准备拼死一击,一举击毙郎其江。

    但现在白无常也加入了战局,一双缠龙手处处牵制着柳折衣,而且黑无常处处护着那郎其江,柳折衣一直找不到机会下手,又缠斗了几分钟,柳折衣更落下风,知道再也等不得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黑白无常也瞅出了柳折衣体力逐渐不支,两人一起放声大吼,一左一右冲了上来,左边缠龙手凌厉,右边疯魔拳刚猛,一起攻向柳折衣,更要命的是,郎其江早就绕到了柳折衣的身后,柳折衣要是一退,等于自己将后背送到了郎其江的手上。

    柳折衣猛的一咬牙,浑身关节噼啪作响,提起全身力气,猛的双拳击出,一拳迎向缠龙手,一拳迎向疯魔拳,这一下可都是硬碰硬的打法,丝毫取不得巧,砰砰两声响,黑白无常已经同声惨叫,翻身而起,足不停留,迅速的向荒山之上遁去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呢?柳折衣拼尽全身力气,这一击,硬生生将两人的手腕骨全给震折了,不但震折了两人的腕骨,只怕在这一拳之下,五脏六腑都得移位,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,都调养不过来,两人一受伤,心头惊惧狂生,又不知道柳折衣的底细,生怕再将命丢在了这里,所以借一震后翻之力,直接跑了。

    但柳折衣自己也不好过,双臂几乎废了,完全麻木,举都举不起来,心头气血翻腾,喉头一阵阵的发甜,分明自己也在两人的力量震动之下,受了内伤,可偏偏不敢将这口淤血吐出来,后面还有个蛇蝎一般的郎其江呢!自己手不能动,身受重伤,只要一露怯,只怕就再也没法见到明天得太阳了。

    柳折衣也当真英雄了得,这种情况下,他不但没有露出丝毫胆怯,反而一转身就像郎其江冲了过去,边飞身扑上去,边嘶声喊道:“郎其江,把你的命赔来!”

    这郎其江也可以算个人物,颇有几分胆色,在黑白无常全都重伤逃窜之时,他却没有立即逃走,而是稍微退后了两步,仔细观察柳折衣的动态,他和柳折衣切磋过很多次,知道柳折衣虽然厉害,只怕在重伤了黑白无常的情况下,他也不一定能讨了好,所以他留了下来,想捡了个便宜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想到,柳折衣一转身就向他冲了过来,不由得心头就是一惊,两军对垒,勇气为先,他这心里一慌,胆就怯了,胆气一怯,气势就弱了几分,不但不敢迎上去和柳折衣厮杀,反而不停后退。

    柳折衣心中也苦,自己伤的多严重他自己清楚,可现在却不敢停下脚步,他现在完全是靠着一股气势压着郎其江,只要他一停,郎其江就会知道他已经是强弩之末,必定反扑,只能这样不停追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郎其江做了一个动作,总算给了柳折衣一个不再追赶的机会。

    郎其江见柳折衣追个不停,害怕被柳折衣追上斩杀,在经过柳折衣放在一旁的骨灰罐时,竟然一抖手,射出一把飞刀,直钉杨秀清的骨灰罐,同时口中大喊道:“柳折衣,你再追来,杨秀清的骨灰可就随山风而散了。”

    柳折衣一见他射出飞刀,已经有了计较,急忙转身,从斜里横飞而起,直接向那飞刀扑去,可怜柳折衣双手麻木不堪,动都不能动上一下,心头气血翻腾,脚步根本不稳,只好用身体去硬挡那把飞刀,可由于他位置拿捏的也不到位了,这一刀竟然从他脸上削了过去,再脸上留下好长一道伤疤。

    而郎其江则趁这个机会跑远了,一溜烟般逃进了荒山之中,再也没有路面。

    柳折衣一脸是血,原地休息了片刻,双手逐渐恢复了知觉,知道自己伤重,再不救治,只怕命也没了,只好抱着杨秀清的骨灰,到了集镇之上,寻了几个人将他抬了,送回了八卦村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自己回到八卦村就算安全了,所以潜心养伤,准备伤好之后,再出山寻那郎其江报仇,可他万万没有想到,他这次回来,直接给八卦村带来一场灭顶之灾,如果不是我父母舍命相助,力挽狂澜,只怕现在八卦村已经成了一片废墟!

    人无伤虎意,虎有伤人心,柳折衣以为八卦村是安全所在,一放松警惕,就着了道儿。

    由于八卦村地理位置偏僻,深居深山之中,用水都是利用山上一处清泉,这清泉顺山而下,过村而走,百十年来,从未干枯过,而且泉水甘甜,凌冽清澈,整个八卦村的人,都是直接从山泉之中取水食用,就在这水源之中,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在柳折衣回到山村的第六天,村上就有一半的人出现了手脚发软的迹象,村上有个赤脚医生,也看不出什么病症,说是春暖花开,人人都会发懒,大家也没有别的症状,所以也就都没在意。

    第七天,村上手脚发软的人更多,柳折衣由于在养伤,也没发现异常,但八卦村五老却开始警惕了起来,也就是因为这八卦村五老多了一个心眼,八卦村才免遭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等到第三天下午,村里忽然来了八个人,带头的是一个始终低着脑袋的长发男子,模样十分俊俏,看年纪也就在二十露头,整个人干净秀气,斯斯文文,可又散发出一种无形的气息,使他身边的七个人,没有一个敢超过他一步的。

    而跟随在那低着脑袋的年轻人身后的,还有七个,但这七个家伙,一个个都凶神恶煞一般,不是满面横肉,就是目露凶光,有一个最丑的,一张马脸,满面的麻子,还在脑袋正中长了个拳头大小的紫色肉瘤,一走动那肉瘤就一晃,里面好像都是脓液一般,看上去就异常恶心。

    可首先对村民们发难的,却不是那丑陋的马脸汉子,也不是那些凶神恶煞一般的家伙,而是那个斯文秀气的低着脑袋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这家伙一进村口,就说了一句话:“杀!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那年轻人依旧低垂着脑袋,一副斯文秀气的表情,说话的语气也是轻声细语的,好像这句话根本就不是要杀人,而是见了人,打个招呼,问句吃了没这般自然。

    可这句话一出口,他身后的那七个凶神恶煞就分别亮出了武器,有寒光四射的银链短刀,有一抖哗啦作响的九节鞭,有分水峨眉刺,有跨虎篮、有流星锤、有竹节鞭,还有一个竟然提出了一把开山巨斧,看那开山斧的大小,只怕足有上百斤重,总之,大部分都是些奇门冷兵器。

    这些兵器,都有一个共同点,就是难练,比如那银链短刀,就是在短刀的刀环上焊了个银链子,可以脱手飞出伤人,可远攻可近打,但一个搞不好就会割伤自己,所以极少人去练,可一旦练好了,威力相当厉害。

    那年轻人一发话,那七个凶神就纷纷操起武器,就近蹿向八卦村村民,举起武器,毫不留情的就动上了手。

    最近几年,旅游业兴起,湘西的凤凰古城,更成了一大景点,有许多游客会在湘西到处游玩,偶尔也会有资深的驴友深入大山,闯入八卦村来,所以八卦村村民原本只以为他们是游客,根本就没有防备,何况这两天一个个手软脚酥的,哪里挡得住这七个凶神恶煞,一时之间,惨叫声四起,鲜血四处飚溅,迅速打破了八卦村的宁静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八卦村五老之前就多了个心眼,一起蹿了出来,可万万没有想到,来人竟然一个比一个生猛,五老勉强挡住了五个人,剩下两个竟然无人能挡,岭南老巫和章家老太爷迅速组织了人手,护送着百姓向村外秘密据点转移,而八卦村五老则一字排开,形成一道防线,拖住那些人无法追杀村民。

    更郁闷的是,五老也或多或少的中了水中之毒,功夫折扣的不足平时三分之一,一番恶斗下来,纷纷败下阵来,眼看着防线就顶不住了,而大部分村民则都还没有转移到秘密据点,一场灭顶之灾,笼罩了八卦村所有人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林鸿图夫妻俩前几日接到柳折衣的消息,终于从洛阳赶了回来,总算及时赶到,以夫妻两人之力,独挡七个恶人,浴血奋战,保全了八卦村,八卦村五老得以全身而退,全村人一起撤到了十二连环峰上的秘密据点。

    这秘密据点十分隐蔽,而且只有一条进口,岭南老巫在进口处放了巫蛊之物,等于封了路,八卦村百姓在秘密据点之中倒是安全,可等八卦村五老解去身中之毒后,再折返回八卦村的时候,却只发现了林鸿图夫妻的尸体,两人已经面目全非,浑身上下都布满了伤口,被吊在村中旗杆之上,还挂了一条白布横幅,上面写道:“九天十地,上古神魔,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!”落款无名,只画颗星星。

    热书推荐:猫腻大神新作《》、忘语大神新书《》、陈风笑新书《》、尝谕大神新书《》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