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88章:雌雄同体

时间:2018-01-01作者:玉柒

    有了柳折衣的保证,那郎其江连连点头,随后向柳折衣夫妻告辞,起身回长沙去了。

    又两天过后,郎其江的妹妹郎红菱果然到了,兄妹俩果然是双胞胎,长的十分相像,驯鼠的手段,也几乎相同,三只小灵鼠也是一模一样,看不出丝毫的差别,只是郎红菱做女装打扮,声音尖细一些,头发长许多罢了。

    柳折衣夫妻自然尽心照顾这郎红菱,郎红菱也对柳折衣夫妻十分亲近,原本一切都相安无事,一直到了一天傍晚,天色擦黑的时候,下起了大雨,天空霹雳作响,雷声轰鸣不断,郎红菱在和柳折衣夫妻交谈许久之后,仍旧不见有起身离去的意思,还不时转头看外面的天,雷声一响,就不由自主的一颤。

    杨秀清就看出来了,这郎红菱是害怕打雷,杨秀清也是好心,当下就让柳折衣去了郎红菱休息的地方,留郎红菱在自己房中过夜,柳折衣也没在意,就冒雨离开了。

    可柳折衣万万没有想到,他这一走,夫妻俩就阴阳永隔,再难相见!

    怎么回事呢?这郎其江和郎红菱,实际上根本就是同一个人,这孙子是个阴阳人,雌雄同体,而且这孙子还是个大变态,平时以男装示人,到了想祸害哪个女人的时候,他就变换女装,伺机接近,一旦女子与他同床,自然会被他玷污。

    其实从这孙子第一眼看见杨秀清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垂涎杨秀清的美色了,杨秀清是唱花旦的,模样、身段、风姿都是顶尖的,所以他一看见杨秀清,就已经动上了邪心,更何况,他这次来,就是来谋害柳折衣夫妻的,所以才刻意接近,要不是柳折衣比他技高一筹,也许在切磋的时候,就已经被他杀了。

    但他借着切磋之名,和柳折衣动了几次手,次次败北,而且他也知道柳折衣夫妻联手,威力更巨,所以干脆想出了这么个缺德带冒烟的损招,自己先离开,他也算到那草台班主一定会挽留他,所以留言说妹妹会来,正好用这个借口,自己再以女装出现,果然骗过了柳折衣夫妻。

    杨秀清本也是练家子,如果明刀明枪的来,郎其江未必就拿得下她,奈何一个有心陷害,一个无意提防,自然着了道儿,等柳折衣一离开,就被郎其江施以迷药,手脚酥软,哪里还是郎其江的对手,直接被郎其江擒了,扒了衣服,用衣衫堵口,肆意凌辱。

    实际上,柳折衣是有点感应的,毕竟夫妻多年,杨秀清蒙难,他虽然毫不知情,却一夜心中难安,就在杨秀清被郎其江进入身体之时,天空更是咔嚓一声巨响,柳折衣一向胆色过人,这一声惊雷,也硬生生将他惊得从床上坐起,他本有心想回去看看,可一想到郎红菱是个姑娘家,自己冒失回去,难免遭人诟病,只好强自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偏偏这雷雨一夜未停,杨秀清挣扎时的声响,都被雷雨声遮掩了过去,郎其江发泄了一通兽欲之后,更是残忍的将杨秀清给杀了。但他也知道自己断然不是柳折衣的对手,杨秀清已死,柳折衣不可能不怀疑他的,当下不敢再做停留,趁着雨夜走了,但他临走之前,却又留下了一张字条,告诉柳折衣自己的真实身份,并且约柳折衣七日之后,到一处荒山脚下,决一死战。

    等柳折衣第二天回来,喊门不开,连续喊数声之后,丝毫没有回音,心头顿时慌了,一脚将门踹开,可早没了郎红菱的影子,杨秀清则赤身袒体,身上多处青紫之痕,下身一片凌乱,一双-乳-房也被生生割了,喉头被切开,只能半个脖子连着,哪里还有命在。

    柳折衣夫妻俩感情本就深厚,一见杨秀清如此凄惨的死法,柳折衣急怒攻心,一口鲜血喷出,直接就昏死了过去,还是那草台班主将他救醒了过来,郎其江留下的那张字条,也是那草台班主发现的。

    草台班主也是久在外面走动的,知道这种仇,假手不得别人,虽然也报警了,可并没有将那张纸条的事说出来,警察一查,连郎其江这个名字都是假的,现在人又不知道去了哪里,也就成了无头案子。

    而柳折衣更不会说出决战之处,将杨秀清火化之后,到了约定好的决战之日,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,一个人带着杨秀清的骨灰罐,到了那荒山脚下,准备手刃郎其江,为妻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郎其江明明不是柳折衣的对手,为什么还要约柳折衣前来决战呢?当然是个圈套,当天在那荒山脚下出现的,还有另外两个老头,一个枯瘦如竹竿,长眉鹰目,哭丧着脸,双臂奇长,放下时尤过双膝,双手如鸡爪,十个指甲修剪的像刀尖一般锋利,穿了一身白,戴一顶白色的高帽子,自称白无常。

    另一个老头则是个矮胖子,一张脸就跟笑面弥勒一般,满面油光,大腹便便,双臂虽短,可一双拳头却如同海碗一般巨大,穿了一身的黑,也戴一顶黑色的高帽子,自称黑无常。

    柳折衣去就是拼命的,根本就没在乎对方有多少人,一眼看见郎其江,眼珠子都红了,将杨秀清的骨灰罐一放,手一指郎其江骂道:“畜牲,我待你如兄弟,你却做下这般十恶不赦的恶行来,今天我定替秀清报仇,用你的鲜血,洗刷秀清所受的屈辱。”

    那郎其江哈哈大笑道:“柳折衣,你不要怪我,要怪就怪你自己吧!好好的在八卦村呆着,做你的总当家有何不好,非要和林鸿图勾搭在一起,而林家那六角铜盒,则是我们老大必得之物,任何人挡道,都必须死!既然你和林鸿图拜了把子结了兄弟,那就先送你上路,至于你老婆,要怪就怪她不该嫁给你吧!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郎其江又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来,笑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老婆还真是个妙人儿,那身材那皮肤、个中滋味,妙不可言,而且她还不断挣扎,殊不知她越是挣扎,我就越是兴奋,最后要不是担心药效快过了,又害怕你再回去,我真想再玩个几次。”

    本来柳折衣就是来拼命的,一听他这么说,哪里还能受得了,顿时双目喷火,怒嘶一声,对着那郎其江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他刚一动手,郎其江旁边的一黑一白两个老者已经同时闪身,那枯瘦长臂老者一伸手拦住了柳折衣,冷森森的说道:“慢着,柳折衣,你在湘西也算好名声,我不想勾了你的魂去,你虽然有点手段,论单打独斗,我们可能都不是你对手,可你以一敌三,你绝对无法活着离开这里,你就此离去,永不插手林鸿图之事,我们兄弟就当今天没看见你的,你看可好?”

    柳折衣双目喷火,哪里能听进去这些,他也知道今天此事难以善了,不将这两个老者除去,只怕自己根本无法沾到郎其江的边,心中又杀念早生,当下也不搭话,劈手就是一拳,直砸那白无常的耳门。

    柳折衣本就身手了得,人又勤奋,冬练三九夏练三伏,自从习武开始,从未停过,拳能开山裂石,这又是暴起发难,拳如疾电,一般人根本就闪不开,而那白无常竟然也没有闪开的意思,就站在那里,用耳门太阳穴硬受了柳折衣一拳。

    这一拳,柳折衣可是在红了眼的状态下挥出的,铁了心是奔着直接要了那白无常的命去的,别说正中耳门太阳穴了,就算打在脸上,那也会瞬间就瓦解了对方的战斗力,可这一拳正中那白无常的耳门,却如同一拳砸在了棉花上一般,轻飘飘软绵绵的,丝毫不受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柳折衣是识货的行家里手,俗话说的好,行家一伸手,便知有没有,一拳击中之后,心头立即一沉,知道今天自己是遇上高手了,何况这仅仅是对方其中一人,那黑无常能够和这白无常名列黑白无常,看样子身手也弱不了,还有一个郎其江,虽然身手不如自己,可也绝非庸手,更何况,郎其江那三只灵鼠,更是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那黑无常就往前一步,肚子一挺,几乎送到了柳折衣的面前,未语先笑道:“柳折衣,白老大这么说,那是真心想放你一马,你可以打听打听,陕北道上,黑白无常,手下放过谁的命?今天白老大格外开恩,你可别不识好歹!我看你还是顺了白老大的意思,带着你媳妇的骨灰罐回去吧!据我所知,你可还有一个十来岁的闺女,你媳妇已经死了,你要是在将命丢在这里,你那闺女可就沦落成孤儿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又嘿嘿一笑道:“当然,你要是一心求死,黑爷我也可以成全你,为了不让你泉下挂念闺女,将你杀了之后,我会亲自走一趟,将你闺女也一起送下地去,让你一家三口团聚。”

    热书推荐:猫腻大神新作《》、忘语大神新书《》、陈风笑新书《》、尝谕大神新书《》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