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86章:三问三答

时间:2018-01-01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老头伸手摸了下下巴,脸上显露出一副十分得意的表情来,继续说道:“九香肉香而不腻,汤鲜而不肥,要味道有味道,要滋补大滋补,这才是真正的人间美味。可惜啊!现在人都急功近利,只知食谱不知究竟,乱来一通,图有其表而已,就这样还一个个敢挂大厨之名,可悲可叹!”

    我一听,老头说的好像还真有点道理,至于食材这些,咱们暂且不论,就拿火候来说,现在饭馆子哪还有一道菜做九个小时的,都是随便炖炖就上了,也正是因为如此,在民国之前,中国很多古城之中,都有许多百年的老字号饭店,到了近现代却都消失了,一是改革开放后,凡事都讲究个利益,很多百年老饭店有讲究有追求,反而不赚钱或者赚的少,维持不下去了,二来也是人类一切都向钱看,包括厨子,也没有谁能静得下心来用九个小时做一道菜了。

    但这九香肉就算比天上龙肉还好吃,我也没什么心思,当下根本就不接那老头说的话茬,反而开口就问道:“老人家,听你刚才的话,你见过家父?”

    那老头一听,顿时将脸色一冷道:“九香肉虽然好吃,可也不是一般人敢吃的,我知道的事情是不少,可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随便问的,要想知道你父亲的事,可以!凡事都得有代价,你回答我一个问题,我就回答你一个问题,你想问多少个问题,就得回答我多少个问题,最多不超过三个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想都没想,就一点头道:“好!我就问三个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柳菲儿的脸色就是一变,还没来及阻拦,那老头就拍掌大笑道:“黄鼠狼下鼬子,老林家果然是一代不如一代了,林远峰啊林远峰,如果你要是知道你孙子这般容易上老夫的当,不知道会做何感想?”

    我不想听他继续说落爷爷,直接说道:“我爷爷舍身镇了万人坑,任何感想都不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一愣,表情明显凝涩了一下,随即脸上竟然浮现出一丝悲伤来,苦笑着摇摇头道:“林远峰也死了嘛!是啊!我们这些老不死的,活的也都够久了,该死了,死了好!死了好啊!一死百了,再也不用烦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他误会爷爷死了,正想解释,柳菲儿插口道:“老鬼,你这样欺负一个后辈,可说不过去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刚才脸上还有一丝悲伤,一听菲儿这话,立即变换成了一副老狐狸的模样,笑道:“丫头,这叫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我可没逼着他来问我,是他自愿的。”

    我当下也不想再拖下去,急忙问道:“前辈,你先说说,你可曾见过我父母?”

    那老头想都没想,就一点头道:“见过!”

    就两个字,多一个字都没有,我一听顿时知道自己上当了,这可就算是一个问题了,我实际上啥情况也没摸着,等于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,刚想再问,那老头已经笑道:“我已经回答你一个问题了,现在该我问你了,你将你爷爷身死前后的事情,详细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好家伙,这覆盖面可够广的,可爷爷的事情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,当下我就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,那老头一听,顿时面露疑惑之色,咦了一声道:“奇怪!林老鬼一辈子精明,怎么会做出这般愚蠢之事?”

    我顿时心头大喜,他这和我一个毛病,这句话可就算是一个问题了,当下直接来了一句:“不知道!”

    随即就说道:“这是你问的第二个问题了,我是真的不知道,也是如实回答你的,所以,接下来又该我来问了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一抬头,看了我一眼,目光之中带有一丝愠色,随即又哈哈大笑道:“八十岁老娘倒崩了孩儿,老夫打了一辈子雁,却让雁啄了眼,也罢!愿赌就要服输,你问吧!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阵得意,你能用这种把戏糊弄我,我当然也能糊弄你,这一次,我肯定不能再犯低级错误,当下略一沉思,就问道:“我父母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老头脸上的表情,本来很紧张的,听我这么一问,顿时噗嗤一声乐了起来,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惊天动地的大秘密,原来是问这个,我告诉你实情也可以,但你不要太过悲伤,你的父母,全都死了,在十来年之前,就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进入耳中,我的脑海之中顿时轰隆一声响,如同遭了晴天霹雳一般,这些年来,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够寻到父母,之前虽然也偶有父母的消息,可从来没有亲眼见过,万万没有想到,会在这里得到父母皆已身亡的消息,更让我接受不了的,是那老头说话的语气,分明就没有半点虚假,心头忍不住一阵悲疼,口中却脱口而出道:“什么?我父母都死了?”

    那老头一听,脸上笑容更甚,一点头道:“我可以保证,林鸿图夫妻俩都死了,而且是老夫亲眼所见,断然不会有差池,甚至他们夫妻的尸骨,都是我亲手埋葬的,就在十二连环峰之中最高的那座剑岭之上,如果你想前去祭拜,我也可以领你去。“

    说到这里,话锋一转道:“不过,你的问题可都问完了,我还有一个,你先回答了我最后的一个问题再说,你林家那个六角铜盒,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什么六角铜盒?我根本就不知道!”对于鬼手通幽的最后一个问题,我直接一问三不知,这次倒不是我耍贱滑赖,我是真的一无所知,七巧莲花我倒是知道。

    鬼手通幽的脸色一下子变的极为难看,一张老脸上阴一阵晴一阵的,随即就阴声说道:“小子,咱们可是有言在先的,一个问题换一个问题,做人要讲规矩,就算你不想回答,也不能这般糊弄老夫吧?”

    我苦笑着摇摇头道:“老人家,这你可就冤枉了我,这事我还真不知道,什么六角铜盒、八角铜盒的,我连见都没见过,你问我这个,我除了回答你不知道,还能回答什么呢?”

    鬼手通幽面色陡然一变,大概也看出来我并没有说谎了,一张脸上写满了惊奇、诧异和不相信,紧接着问道:“你真的不知道六角铜盒?林远峰那老东西没有将六角铜盒传给你?”

    我一点头,刚想说话,菲儿就在旁边笑道:“老鬼,这算不算是问题?要是算的话,可又是两个!”

    那鬼手通幽想都没想,就一点头道:“算!”

    我这才说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六角铜盒,爷爷临死之前,也什么都没说,更没有给过我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鬼手通幽嘴角一颤,随即忽然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道:“原来如此!好一个林远峰,临死还能想到这一点,盐帮三擎天的名头,果然不是浪得虚名,罢了罢了!他都如此看得开,老子也快死的人了,还跟上瞎操什么心,一切随缘吧!”

    我的关心点并不在这上面,我更关心的是我的父母,当下就急声说道:“老人家,刚才你又问了我两个问题,现在又该我了,第一个问题,我父母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那鬼手通幽一听,就长长的叹息了一声,随即说道:“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问这个问题,林鸿图夫妻之死,确实是老夫亲眼所见,前因后果我也十分清楚,你可以放心,你有林鸿图、赵小娥这样的父母,绝对是值得炫耀的事情,就连老夫,对他们夫妻也佩服的很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又叹了一口气道:“想当年,江湖还是真正的江湖,拼的是勇,斗的是狠,比的是手段,讲的是规矩,漕帮大青龙、排教双掌教、盐帮三擎天、马帮四路金刚、我们八卦村五老,袍哥会的一刀五虎六舵主,哪一个不是响当当的汉子!这些汉子分占四面八方,虽然上不了朝堂,却也将各方都管的太太平平,真正的行家里手,要想做个恶,那也得先掂量掂量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可时代变了,人也变了,江湖也不再是哪个江湖了,我们这一代人,老的老,死的死,隐居的隐居,就像我们八卦村五老,死了两个,剩下三个也都成了行尸走肉,除了躲起来吃吃喝喝,也就是等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们老了,江湖却不会消失,江湖上的汉子前仆后继,到了二十年前,道上出了十三个了不起的人物,关中林鸿图、湘西柳折衣、北京李野禅、山东鲁镇海、洛阳秦风虎,巴蜀张起云,金陵赵燕楚,广东梁施善,姑苏韩青山,秦岭萧玉门,长沙关飞渡,成都崔岷山,滇南马天南,这十三个人合称十三太保,风头一时无两。可就在这十三太保正拉风的时候,忽然发生了一件大事,导致十三太保分成了两个派系,互相敌对,纷争不止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