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85章:九香肉

时间:2018-01-01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我一听,这老头口气够大的啊!湘西这地方,别的不说,野味可不少,就算弄点辣椒随便爆炒一个野味,都能将人吃的打嘴巴子都舍不得丢筷子,湘菜更是八大菜系之一,好吃的玩意海里去了,他这般吹牛,如果被湘西的厨子们知道了,不知道会不会拿菜刀把他给剁了!但他这么一说,我的一颗心算是彻底的放下来了,这老头不是鬼,是个活生生的人,而且还是个对美食很有研究的老家伙,只是住在这棺椁里,看着挺吓人而已。

    那棺椁之中的声音继续说道:“至于那莲藕生吃,必须是新芽才好,水分足,淀粉少,香甜可口,不涩不苦,洗净去掉薄薄的一层皮,抹上老夫特制的果酱,那才好吃。可现在藕芽子还未发,只能以老藕代替一下,藕有通窍之功,我看你七窍蒙尘,杂念横生,这才给你一块,让你静一静,仔细想一下,别上了人家的当,还替人家卖命。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柳菲儿就是一愣,脱口而出道:“我上了谁的当?”

    那棺椁之中的声音道:“什么都要我告诉你,多没意思,人生就是一场历练,你自己不亲身经历一回,是永远都看不清楚这个世界的,你自己慢慢琢磨吧!不过也不用怕,八卦村五老,是老死两个了,可还剩三个活着呢!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只要还有一个喘着气,就没人敢反了天。”

    随即声音忽然变得焦急了起来,说道:“坏了!都是你这丫头误事,过了火候了!”紧接着就是一阵手忙脚乱声,还伴随着一阵锅碗响动声,我不由得好奇了起来,难道说这老头在那棺椁之中做什么好吃的来着?

    我这边正琢磨着,那阴森森的声音又响起道:“虽然火候过了点,可好在食材相当新鲜,这九香肉也还算过得去,丫头,你这鼻子还真够灵的,老夫一年难得弄一回九香肉,就被你赶上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话音一顿,又说道:“你身边的那小子,看他愣头愣脑的模样,是盐帮林家的吧?让他一起过来吧!尝尝这九香肉,也好知道世上还有这般美味,免得出去吃点猪食马料也说好吃,丢光了林远峰的那张老脸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自从我进来到现在,一句话都没说,他怎么知道我姓林的?还没等我开口询问,柳菲儿就笑道:“老鬼,你怎么知道这是林家的人?怎么就没往马家猜呢?”

    那棺椁之中的人笑道:“还用猜嘛!这小子和当年的林鸿图长得一模一样,就年岁上有差别而已,不是林鸿图的种,难道还是林远峰那老东西老树结新果不成!”

    我心头咯噔一下,脱口而出道:“你认识我父亲?他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那棺椁之中的人十分奇怪的咦了一声,稍微思索了一下,才说道:”怎么?林远峰那老东西没告诉你吗?既然他没告诉你,那就说明你不应该知道,我又何苦做这个恶人,该你知道的时候,你自然会明白,现在不谈这个了,来来来,这九香肉一定要趁热吃,冷了可就没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才有了父亲的一点消息,怎么可能如此就算了,正想再度开口询问,柳菲儿忽然对我递了个眼色,示意我不要再问,随即手一指那沙家小子,让我扛到青铜棺椁那边去。

    我略一沉思,既然这老头知道我父亲的消息,迟早我能掏出来,现在他不想说,只怕强问也没有结果,反正他就在棺椁之中,也不会插上翅膀飞了,先走一步看一步,当下转身就走向那沙家小子。

    谁料我刚走两步,棺椁之中的声音再起道:“别将那小子弄过来,我鬼手通幽亲手做的九香肉,不是谁都有资格吃的,丫头是柳折衣的闺女,又是八卦村名正言顺的总当家,自然有这个资格,你是林家的人,我看在林远峰那老东西的脸面上,才赏你一口,像走狗鹰犬沙家的那小子,别说吃了,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又是一愣,倒不是因为这老头嚣张的话语,而是他人在青铜棺椁之中,是怎么知道我的动作的?另外,柳菲儿果然是柳折衣的女儿,这一点我是早就猜中了,可八卦村总当家的不是唐惊弓吗?怎么这老头说她才是八卦村总当家的呢?

    我这正一头乱麻,菲儿已经一闪身就到了我的身边,一拉我的手,说道:“既然老鬼看不上沙家的人,就先将他丢在这里吧!走,我们过去,九香肉可不是谁都能吃到的,就算是我父亲,也就吃过几次而已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就拉着我走向那青铜棺椁,片刻到了棺椁之前,到了近前再看,这棺椁确实巨大,足有三米的长度,高度也有一米五六,架在四只石虎之上,足有两米,细看棺椁的每只脚上还有饕餮兽纹,左右两面各有仙人引路的图纹,外面一层红斑绿锈,分明是件老物件,和那文王墓中的青铜棺椁完全一致,再无疑问。

    我正在打量这口巨型青铜棺椁,在棺椁的口沿之上,忽然探出一个脑袋来,顶着乱糟糟的一头头发,额头倒是挺宽,长眉倒垂,两只眼窝子却深陷,两只眼珠子更是布满了血丝,两颊无肉,鹰鼻阔口,口中牙齿仅剩两三颗了,却对我们一咧嘴,笑道:“还不快进来!”

    我一眼看到这老头,心里就不知道怎么的,说不出的别扭,具体因为个啥也说不出来,反正就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,虽然这老头的脸上是在笑,可我总能感觉到他看向我的眼神之中,有一丝敌意,当下就有点犹豫,不知道究竟该不该进这个青铜棺椁。

    柳菲儿却没有这个顾虑,往上一跃,手一搭青铜棺椁的边沿,足尖一踩石虎的脑袋,身形一纵,就像一片白云一般,飘进了青铜棺椁之内,随即笑道:“老鬼,你早就知道我们要来吗?碗筷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却没有回答菲儿的话,而是用一双不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我看,一边看得我毛骨悚然,一边又咧开仅剩两三个牙齿的嘴巴笑道:“小子,你不敢进来吗?你爷爷、你父亲的胆子,可比你大得多,你既然生在了林家,自己丢人可以,可别丢了你爷爷和你父亲的脸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还有点迟疑的,可他这么一说,等于就将我的路封死了,爷爷舍身镇了万人坑,父亲下落不明,丢什么也不能将他们的脸面丢了,当下就一咬牙,也学着柳菲儿的样子,搭住青铜棺椁的边沿,踩着石虎就跳了进去,当然,可能我的姿势没有她那么优美,但好歹也跳进来了。

    一落进来立即发现,这青铜棺椁之内,当真足够大,中间放了一口铁锅,地下架着柴火,柴火已经没有再燃烧了,锅里还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,显然我开始所见,从这青铜棺椁之中升腾而起的热气,就是从锅中冒出的。

    伴随着热气弥漫开来的,还有一阵阵扑鼻的香气,散发出香气的,自然是那口铁锅中的肉,我虽然不知道都有哪些原料,可还是能看得出来,这铁锅之中,起码也是好几种肉混合在一起煮的,只是这香气说也奇怪,没有麝香、肉香那般浓烈,却又比山花野果的香味稍微厚重一点,闻着就让人心中升起一股食欲来,恨不得立即吃上一碗方能解馋。

    而我一跳进来,正好落在青铜棺椁的一端,再往前一步,就落铁锅里去了,但那老头和菲儿都没有露出丝毫惊慌的神色,好像算准了我只能落在这里一般。

    随即菲儿就笑道:“林家哥哥,你可有口福了,老鬼的九香肉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吃到的,就连他自己,也是一年才能吃到一次,全天下能吃超过三次的,除了他自己,还真数不出来几个。”

    我强忍着咽喉中的馋虫不爬出来,奇道:“怎么?别人吃不到也就算了,自己想吃随时煮一锅就是,为什么要一年才吃一次?”

    菲儿还没回答,那老头就冷哼一声道:“凡夫俗子都是这么认为的,也正是因为如此,世间有不少厨子都做得了九香肉,可无论如何,也做不出我这九香肉的味道来!要知道,所有的美食,第一讲究的就是食材,而不同的食材,在不同的季节,吃起来口感都是有差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亲手做的这锅九香肉,取的共有九种食材。开春之蛇,冬眠醒来,一冬消耗,浊气全消,体无腥膻之味,斩头去尾,取中间九段,每段不过一指为最佳;四月锦鸡,多一月肉嫌老,少一月劲不足,取双翅、左右胸脯、双足、双腿和去皮颈脖,合计九块,以共计重量不足半斤为佳;此两味为主食材,一斤重金丝鲤鱼肚一片提鲜。”

    “再配上鹿胎盘、獐子肚、锦狸尾、惊蛰之兔四道野味,山菌、野春笋两道山珍,共计九道食材,文武火轮换,每一小时变换一次,期间不断火,火大了焦,火小了不入味,共计熬煮九个小时方算成功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