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84章:莲藕人手

时间:2017-12-31作者:玉柒

    柳菲儿看了我一眼道:“当然是进入棺材里,不然你看这房间里,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进去吗?”

    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柳菲儿已经到了我的身边,一闪身就跳进了棺木之中,对我一招手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?赶紧将煤油灯拿过来,再将沙家小子扛进来,然后你自己也跨进来。”

    我伸头向棺材里面瞄了一眼,刚才我只顾着推棺材盖子了,根本没注意棺木之中的情景,现在一看,这棺木之中别说僵尸了,连根骨头都没有,棺材里就放了一件清朝时代的官袍,官袍正胸前用金丝银线绣了一只豹子,在官袍的上方,放着一顶清朝的官帽,我一看官帽上的顶珠和这官袍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?清朝官帽上的顶珠,那是十分讲究的,什么官阶配什么样的顶珠,那是丝毫乱不得的,在官帽上胡乱配顶珠的话,那是触犯当时律法的,都要被治罪的。

    清朝官职有九品,但每一品又分正和从,称为“九品十八阶”,一品大员的官帽之上,配的顶珠是红宝石,一是因为红宝石产量少,本身就稀有,二也因为红宝石本身也有吉祥之意;二品大员的顶珠则是珊瑚,三品大员配的是蓝宝石,四品配的是青金石,五品水晶,六品琉璃,因皇帝年号不同,也有用砗磲的,七至九品皆为金顶,只是七品用素金,八品用阴文镂花金,九品阳文镂花金,没有官阶的帽子上,只可镶嵌不可为顶珠,这些顶珠象征着权力、地位尊卑,等级分划的相当严格。

    而这顶官帽之上的顶珠,呈现出靛蓝之色,有弹子大小,分明是蓝宝石。而官袍也是有讲究的,三品文官官袍上绣的是孔雀,三品武职官袍上才绣豹子,也就是说,这顶管帽的主人,在清朝某一位皇帝的手下,曾经干到过三品大员的级别,还是个武将。

    在官袍的下面,还放了一双吞云靴,这个做工倒是普通了一些,可也是千针底九层帮,只是没有刺绣,颜色比较素罢了,但这已经足以说明了一件事,这个大红棺木,是一个衣冠棺,是用来纪念村上曾经出过的一位三品武将的。

    柳菲儿这时正站在那件豹补服上,我看的心都快揪起来了,如果说这豹补服是真的,那可值不少钱,就被她这么随随便便的踩在脚下,着实让人心疼。

    柳菲儿见我发呆,又催促了几句,我也只好将那沙家小子扛进了棺中,又将煤油灯拿了,自己也跨进棺木之中。随即柳菲儿就让我蹲下,自己也蹲在了另一端,伸手在棺木之上一按,我也没看清楚她按的是哪里,棺底忽然咔的一声响,瞬间摇晃了起来,我心头一惊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正要张口询问,棺木已经又稳定了下来,开始平稳下降。

    我顿时明白了过来,这哪是什么棺材,分明就是一个升降梯,只是这山村里连电都没通,不知道是用什么作为动力的,很有可能,是机关消息之类的机括,利用的也应该是齿轮绞盘之类的玩意。

    虽然我明知道这都是巧手之人所为的机关,可随着这棺木缓慢下沉,光线也越来越暗,一盏煤油灯如同鬼火一般,映的柳菲儿的脸上都有点发绿,我虽然一向胆子不小,可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阵的发毛。

    棺木一直缓慢下沉了大约五十米左右,又是咔的一声,终于停了下来,柳菲儿首先提着煤油灯跳下了棺材,向我前方走去,将我和沙家小子丢在里面,我顿时两眼抓瞎,陷入一片黑暗之中,心头一阵发慌,正想开口将柳菲儿喊回来,忽然眼前一亮,在我前面五米之处,呼的一声,亮起了一道火光,却是柳菲儿点燃了插在石壁上的一支火把。

    随即柳菲儿拿着火光就转了一圈,又接连点起几支火把,火光一起,顿时照亮了一大片,我急忙从棺材里跳了出来,放眼四看,这一看之下,不由得又是倒吸一口凉气,这底下竟然是一个巨大的洞穴,火光所及之处,足有一个篮球场大,地面石头都被凿的平平整整,四面也都修的四四方方,如同墙壁一般,在东面石壁之上,开有一个门般大小的洞口,洞内黑漆漆的,也不知道通往何处。

    这都还罢了,最吓人的是在这洞穴的正中央,竟然堆放了一大堆骷髅头,起码也有数百个之多,每一个惨白的骷髅头上,都画满了各种各样的图案,每一个图案都不相同,整齐的堆放在一起,却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手掌,在这骷髅头堆码成的手掌之中,又放了一具青铜棺椁,青铜棺椁的四个脚却是立式的,每一个脚下踩着一个石虎,四只石虎呈四方长啸之状,将整个棺椁支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具青铜棺,我立即想了起来,当初我和九岁红下到文王墓中,遇到的西周将冢,当时那将冢之中,就缺了一具青铜棺,导致镇墓兽被放了出来,差点就要了我们的命,竟然是被搬到了这里,看来这里的主人,也曾进过文王墓,并且将一口这般巨大的青铜棺搬来了这里,这手段不可谓不强悍。

    但这个棺椁却没有盖子,就这么敞开着,在火光照耀下,那青铜棺椁之内正咕嘟嘟的往上冒着热气,伴随着热气升腾而起的,还有一种扑鼻而来的肉香。

    我刚看到这里,就听“呼”的一声,从那青铜棺椁之中,直接飞出来一个物事,掉落在了我们的面前,我一眼看清,顿时吓了一跳,从棺椁之中飞出来的,竟然是一只血淋淋的人手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大跳,柳菲儿却咯咯笑道:“好香啊!这是什么肉?”

    那青铜棺椁之中响起一阵阴测测的笑声道:“人家都说,天上龙肉,地上驴肉,要依我说,这人间最香的莫过于了人肉了,畜牲吃的再好,也没有人吃的精细,吃的精细,肉质就细腻,单以肉来说,当然是越细腻越好,特别是像你们这样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女,身体不沾污浊,没有太多的浊气,放净血后,肉质不腥不膻,更是上等的食材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又以手臂、大腿之肉为佳,由于手提脚走,运动量大,肌肉纤维更有韧性,最是鲜美可口,如果再以香叶、草果、八角、桂皮、丁香和米酒稍微腌制一下,用文火慢烤,一边烤一边刷点上等野蜂蜜,那烤出来,甜而不腻,回味无穷,才叫人间美味。可惜啊!我这里条件有限,好不容易弄了个人来吃,也只能这么生吞活咽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话说的,好像对美食颇有研究,可他研究的是怎么吃人肉啊!我听的额角青筋直冒,手指都不自觉的颤了起来,要不是柳菲儿表现的十分淡定,说不定我早回头就跑了。

    那人说的如此恐怖,柳菲儿却又咯咯笑道:“你说的好像你真吃过似的,哪天我去找个人,我负责杀你负责烤,你看怎么样?也玩点真个的,用不着每次都用莲藕来吓唬人!再说了,这把戏你从我父亲小时候就开始玩,我都这么大了你还玩这老一套,也不换个把戏耍耍,你就不腻的慌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话,菲儿手一伸就将地上的那截人手捡了起来,吹了一下灰尘,随即放入口中,咔嗤一口,直接咬下一块来,嚼着吃了。她这么一咬,我就看见藕孔了,当真如她所言,那个看起来极其像一个人手的玩意,竟然是一节莲藕,只是这莲藕被雕刻的像极了人手,在形如断腕之处,还加了红色酱汁,看起来就更像了,这里毕竟是在地下,虽然有火把,可光线还是不够明亮,抛在地上时,又是光线相对要暗的地方,再加上我先入为主的观念,自然就相信了。

    一看这只是个莲藕,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,心中暗骂,这棺椁之中的家伙,没事用莲藕冒充人手吓唬人玩,肯定不是什么好鸟,要是摆在正常地点,我一定修理他一顿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菲儿却又将那莲藕往地上一摔,说道:“老鬼,你这手艺怎么越来越倒退了呢?我记忆中,这莲藕应该是又甜又脆才对,怎么现在吃起来,这般涩口,索然无味,你该不会只剩下一张嘴,只能说说做不出美食来了吧?”

    那棺椁之中阴测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笑道:“你这丫头,当年你才十来岁,柳折衣一个大老爷们,又因为你娘的事,伤心欲绝,整天东奔西走,一心要将仇人斩于刀下,你东家吃一口西家凑一顿的,哪吃过什么好东西,面黄肌瘦的,身体营养缺乏的厉害,自然吃什么都是又香又甜,如今大了,也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,就算真的弄块人肉给你吃,只怕你也觉得是酸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老夫的手艺,不是老夫吹牛,别说在这小小的八卦村了,就算放眼整个湘西,老夫要说第二,谁敢自称第一!就算如今年纪大了,手脚缓慢了,可老夫只要剩一根手指头能动,在老夫面前,整个湘西的厨子都不敢抬头。”

    热书推荐:猫腻大神新作《》、忘语大神新书《》、陈风笑新书《》、尝谕大神新书《》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