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83章:宗祠红棺

时间:2017-12-31作者:玉柒

    柳菲儿这么一说,我吓得一激灵,急忙说道:“不能让唐惊弓扛过去吗?他那身形也比我有力气的多。看  免费连载小说网”

    柳菲儿瞪了我一眼道:“要是能让他跟去,你以为我想动用你吗?八卦村五老,所藏身的地方,无不是绝密之地,除了我知道以外,断然不可让别人知晓,等会到了地方,你也得闭上眼睛,捂住耳朵,对我们所言所谈,既看不得,也听不得!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这还赖上我了,可也没有办法,只好点头同意了,好在等会唐惊弓会把那家伙打昏过去,多少也安心一点,至于出点苦力,我倒是无所谓,那小伙子虽然结实,我也还扛得动。

    我们俩这边刚商量好对策,那边唐惊弓已经将百姓劝散而去,自己和唐玉儿则又转身回来了,看了我一眼,就问道:“林兄弟,你准备怎么救治沙家这小子?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柳菲儿就说道:“唐惊弓,你到底能糊涂成什么样?这里可是村子正中央,四面八方都是房屋,随便往哪里一藏,都可以看见这里的情景,他要是在这里施展手段,你能保证没有人会偷看吗?”

    唐惊弓一愣,随即挠头道:“还真是,八卦村是对照八卦图形所建,四通八达,如果在这里施展手段,搞不好真的会被人偷学了去,这可怎么是好?”

    柳菲儿趁机说道:“寻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才行,八卦村的那个宗祠,就是最好的场所,宗祠就一个门,四面无窗,我将门一堵,谁都进不去,让他在那里替沙家小子解了这邪祟最是合适。你先去将沙家小子打昏过去,解开绳子,将手脚绑了,等下他自会扛过去,为了避嫌,你和玉儿也就别跟去了。”

    唐惊弓也没多想,当下就一点头道:“好!就这么办!”一句话说完,上前一记掌刀就切在那小子的脖子上,那小子白眼一翻,还没来及骂出口,就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唐惊弓将他解开,用绳子绑好,我也不废话,上前就将那小子扛了起来,为了防止真被他醒来咬了,我特意将他的脑袋放在了后面,就算他真醒了过来,要咬也就是咬一口脊背,就算撕下一块肉去,也不至于要了我的性命。

    柳菲儿等我扛好沙家小子,自行在前面带路,唐惊弓兄妹果然没有再跟上来,两人一前一后,一直顺着村子往村后走,这村子的建筑看似凌乱,实际上却暗藏玄机,只是我对奇门八卦这些玩意也不懂,看不出奥妙来,但我走了一段路之后,心里就有数了,要是让我自己在这个村子里转悠,必定会被困在村里出不去。幸好柳菲儿对这里熟悉,近在眼前的巷子,她却不走,领着我七拐八绕的转了好一会儿,总算走出了村子,好在那唐惊弓一记手刀砍的满严重,那小子愣是没醒过来。

    一出了村子,就看见在村后百十米远的一块巨石之下,依石建了一所宗祠,宗祠前面是个巨大的青石门楼,门楼左右放有上下马台,但却没有门,就一个空空的石头门楼,两边的院墙也全是青石条堆砌的,足有两米多高,由于空气湿润的原因,石墙表面上生满了绿色的苔藓,滑不留手,一般人根本就翻不过去。

    后面的宗祠建的也相当的高大,底层是青石地基,青砖堆砌成墙面,上面是青色的琉璃瓦,挑檐飞角,雕梁画栋,就连墙壁上的青砖,都雕有许多雕刻,看上去就一派古朴,在宗祠的前面,有四根朱漆圆柱,每一根都有环抱粗,异常的气派。

    这宗祠倒是有门,只是没关,从门楼处往里面看,我一扫眼,就看见里面靠墙设了九层台阶,台阶上摆满了木牌位,除了牌位上面的字不一样,每一个的尺寸、木材、做工全都一模一样,放眼看去,密密麻麻,不用问,这里肯定是供奉着整个八卦村先人牌位的地方,相当于义庄,这地方能有个好嘛!我还没进去,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而柳菲儿却好像无事人一般,径直闯了进去,我急忙扛着那小子跟了进去,三人一进宗祠,我一转头,就看见在这宗祠的左边还隔有一个小房间,两扇木板门也没有关上。

    我一探头,就看见房间里面停了一口大红的棺木,棺木前端有一个黑漆团寿字,棺木底还有几道细细的黑漆回字纹,棺头上镶入一只异常凶悍的铜兽,棺尾则镶着一面铜镜,棺盖和棺体之间,则贴满了黄色的符箓。

    我一看见这玩意,心里就咯噔一下,这可是湘西,湘西三邪之中,赶尸可是头一个,关于僵尸的传说,在湘西简直数不胜数,这大红棺看上去就透着一股子邪气,难道说这宗祠之中大红棺内,竟然还镇着一具僵尸?

    我刚想到这里,柳菲儿已经快步进了那小房间,转身对我这边一招手,我转头看看,这也没别人啊!何况柳菲儿已经进去了,我一个大男人,难道真的要在柳菲儿面前当怂包吗?横竖也就一百多斤,柳菲儿一个女孩子家都不怕,我怕个毛线,当下就一咬牙,扛着那小子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谁料我一进门,柳菲儿就手一伸,在门后摸了两下,随即咯咯一阵响,从这个小房间的门口,缓缓落下一块石板来,将门堵了个严严实实,我顿时傻眼了,感情那两扇木门板就是个摆设,真正的门,竟然是块石板。

    可我们和这看上去就很邪门的大红棺关在一起,真的安全吗?

    我这正提心吊胆呢,柳菲儿忽然手一伸,将点着的煤油灯放在了墙壁上的灯台上,一只手搭在了棺木盖上,用力一推,却没有推动,随即转头看我道:“你还扛着他做什么?放下来帮我推开这棺材盖,这棺木是阴沉木的,别看区区一个棺盖,却沉的很,我不是推不开,只是不想浪费力气在这上面。”

    我见她明明是推不动还嘴硬,笑了笑也没揭穿,将沙家小子放在地上,上前双手一推一试,心里顿时一愣,这棺材盖确实死沉死沉的,我双手推动之下,竟然纹丝未动,这倒激起了我好胜之心,而且还是在柳菲儿的面前,要是不将这玩意推开,那岂不是很没面子,当下重新聚集力气,奋力推去。

    棺木盖在我的推动之下,终于发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声,好像不知道多久没有打开了,刚推开一条缝隙,一股霉味就扑鼻而起,里面长时间没有通风,气味可想而知,我又没有开棺的经验,不知不觉中就吸入了一口气,顿时差点被熏的背过气去,即使连忙闪开,还是忍不住一阵头晕脑涨,心里一个劲的恶心。

    那柳菲儿却在旁边咯咯娇笑,直笑的花枝乱颤,等我的呼吸稍微舒畅一点了,才说道:“不好意思,是我的错,我忘了告诉你,上次这棺木盖打开的时候,还是十年前,我跟随父亲离开这八卦村十年,这棺木盖就封闭了十年,气味可能不好闻,你稍微等下,等气味散一下再推,趁机也缓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确实有点难受,心里一个劲的翻腾,就差点吐出来了,干脆直接坐了下来,背靠着那棺木,随口问道:“对了,十年之前,你为什么会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柳菲儿冷冷的笑道:“怎么?你是铁了心不想离开八卦村了?你可知道,好奇心会害死人的,我的事情,你知道的越少越好。”

    我见她不肯说,只好装作无所谓的样子,笑道:“那我还是不知道的好,不过你真名,总可以告诉我吧?如果说你的名字也是个秘密,那我得将柳菲儿三个字也忘掉才行。”

    柳菲儿脸上冷冷的笑容瞬间消逝,换上了一副花朵般的笑容道:“这倒可以让你知道,我叫柳芳菲,菲儿只是叫得比较顺口罢了,你可要记好了,如果哪天忘了我的名字,我就将你的舌头割下来,眼睛挖出来,让你叫不得别人的名字,也看不见别人的相貌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明知道她是玩笑话,可心里不知道怎么的,莫名其妙就起了一股寒意,急忙笑道:“怎么会忘呢!我就算忘了我自己叫什么名字,也不会忘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出口,忽然觉得这句话是不是太轻薄了,果然柳菲儿的脸色,又悄悄的挂上了冰霜,这女人不知道怎么的,双重性格十分明显,笑起来的时候如同春风解冻,一旦冷起脸来,也寒彻人心,当下也觉得心头恶心劲儿也过去了点,急忙翻身爬起道:“不开玩笑了,我来将棺木盖推开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再度上前,这回有了经验,先深吸一口气,闭住气息,奋力一推,终于将那棺木盖子推开了一大半,正待再来一股劲,好将棺木盖推掉落下去,柳菲儿已经说道:“好了!这么大足够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转头看了一眼菲儿,脱口问道:“什么?进去?进去哪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