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82章:怒目关公

时间:2017-12-31作者:玉柒

    我刚想到这里,柳菲儿忽然抬头道:“我明白了,章家这是以小人之心,度君子之腹,他们怀疑我并不是真正的菲儿,认为我是假冒的。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!”

    菲儿这么一说,我脑海中瞬间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,原来是这样,这家伙怀疑柳菲儿不是真正的柳菲儿,所以来偷女书密扇前去核对字迹,这种女书别人虽然看不懂,可笔迹却仍旧是有迹可循的,偷了她们结拜之时的第一把扇子和菲儿最近着人送来的扇子,两把扇子一比对,是不是真正的菲儿,自然就清楚了。

    这一想明白了,忍不住眉头就皱了起来,如果真是这样,那这个章少华的心思也够慎密的,上次古井边相见之时我就已经知道,柳菲儿从小是在八卦村长大的,后来离开了村子,虽然离开了有十来年的光景,可人的模样却仍旧能认出来,柳菲儿回来应该有些时日了,如果不对,村上人早该认出来了,就算别人认不出来,唐玉儿也不会认错,可这章少华却仍旧要比对一下笔迹,不可谓不小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唐惊弓的声音却又忽然响了起来,随即一头闯了进来,一眼看见大家围着几把扇子,只当是柳菲儿和唐玉儿在叙旧,急吼吼的喊道:“菲儿,赶快出来看看,沙家的小子,不知道撞了什么邪,忽然拿刀到处砍人,村上乡亲已经被他伤了两三个了,现在我将他控制住了,可仍旧不停挣扎,满口胡言乱语,绳子绑起来也没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柳菲儿一听,就转头看了我一眼,目光之中忽然露出一丝担忧来,与此同时,那唐玉儿也笑道:“不用怕不用怕,有林家哥哥在这呢,什么中邪撞祟的事情,在林哥哥的眼中,还当一回事嘛!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随即就明白了过来,应该是故意找点事让我做,试探我的手段的,所以唐惊弓遇上了这事,才会跑回来找我们,喊的是柳菲儿,实际上就是想让我出手。

    问题是我根本啥都不会,让我对付一下小偷流氓,我或许还行,可让我去帮人家跳大神治中邪,我可没那本事,刚想推脱,柳菲儿就说道:“玉儿姐姐说的是,有他在,这些邪祟之物根本不足为惧,走!我们先看看去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明白,菲儿这是赶鸭子上架,抢先将我的话堵回去了,不过事到如今,也没有办法,既然他们想让我出手,我不出手只怕都不行,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当下唐玉儿将那些女书密扇随手拿了,一行三人随着唐惊弓出了唐家,一直到了村庄中央,这个村完全是按照八卦的形式建造的,在村子的中间,是一个巨大的阴阳图,在阴阳双眼之上,各树了一根旗杆,可不是挂的五星红旗,一边挂的是面飞虎旗,一边挂的是七星旗,村庄虽然比较陈旧,但这两面旗子,却崭新异常,上面的色彩一点都未退,显然是刚挂上去不久。

    在左边挂飞虎旗的旗杆上,绑着一个赤膊的年轻小伙,看面目很是年轻,最多也就二十来岁,面相却满是凶横之色,尤其是一双眼睛,看人的时候就像刀子一样,瞄谁都不怀善意,被一根拇指粗的麻绳五花大绑着,额头上有血流下来,显然是刚被修理过,身上也伤了几处,可口中却还在恶狠狠的咒骂道:“放开我!老子要讲你们这帮假仁假义的东西全都给砍了,免得你们留在世上,毁了忠义二字。”

    在那小伙子旁边,有一对五十多岁的老夫妻,都是一脸的朴实憨厚,那妇人正在拿毛巾给小伙子擦去脸上的血迹,那老头的一条胳膊上包扎了一块纱布,血迹渗了出来,很有可能是那小伙子砍伤的,在一边气得直跺脚,连声喊道:“作孽啊!我怎么就生了你个孽种!”

    说实话,这小伙子除了面相凶恶,其他的我一概没看出来,我本来就不是神棍,对这些邪门的说法也完全不懂,在我看来,这家伙如果不是失心疯,那就是真的想杀光这个村子上的人,他那眼神可不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我还不能说,人家想试探我,我总不能一摊双手说自己啥都看不出来,当下就对柳菲儿一递眼色,意思是求她别让我丢人丢的太大,随即沉声对唐惊弓道:“唐大哥,你看是不是要让乡亲们回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柳菲儿多聪明,立即说道:“不错,让乡亲们都回避一下,人家这都是不外传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唐惊弓的双目之中,忽然精光一闪,随即笑道:“好好好!”说着话,转身对围观的百姓喊了几嗓子,百姓们纷纷散去。趁唐惊弓疏散百姓的时候,我已经围着那小伙子打量了起来,装也得装的像点才行嘛!还别说,这一打量,还真被我看出来一点问题。

    什么问题呢?小伙子上身是没穿衣服的,当我转到他后面的时候,虽然脊背中间部分被旗杆挡住了,可我还是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在小伙子的后背之上,有一副墨色纹身。

    说实话,纹身在现在的社会,已经很普遍了,可这小伙子身上纹的图案有点不同,是一个完整的关公图像,但又和传统的关公像不大一样,关二爷以忠义传世,天下扬名,后人无不敬重,所以一般的关公像,大多是龙眉凤目,长须飘然,或捧书或持刀,总之看上去就正气凛然。可这小伙子身上纹的,却是长发飞扬,双目尽赤,美髯如针,根根如刺,呈怒声嘶吼状,手中也持一把青龙偃月刀,做力劈之势,纹的确实好,栩栩如生,一眼看上去,就像活的一般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总透露着一股子煞气。

    我刚看到这里,柳菲儿已经悄悄到了我的身边,一眼看到了那小伙子后背上的关公像,顿时一凛,随即面色一冷道:“怒目关公,好一个章少华,为了试探我,将湘西鬼手都请出来了,关公怒目,观音闭眼,都不是好事,只是这鬼手通幽的手段,用在普通人身上,也不怕折了阳寿!”

    我听的一愣,脱口问道:“你说什么?是这关公纹身搞的鬼?”

    柳菲儿没有直说,而是先看了一眼四周,见那些百姓都离得远了,忽然轻声道:“你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没有解除邪术的手段,我可告诉你,一旦被别人发现你只会点拳脚,你可是别想能活着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我又是一愣,柳菲儿这分明是在警告我,虽然我怎么也想不通这里面到底有什么蹊跷,可还是压低了声音,问道:“凭什么啊?他们还能杀人不成?还有没有王法了?再说了,我也没得罪他们啊!”

    柳菲儿小声说道:“王法?你觉得这里像有王法的样子吗?这个八卦村,百十年来都是这个样子,在这里,拳头才是王法!你可别忘了,这不是城市,这是湘西的大山里,弄死一个人,保证连骨头渣子都找不到。至于你说你没得罪他们,可你知道了他们的秘密,你那天夜里看见的东西还少吗?纸人抬轿、唢呐驱鸟斗乌线龙王,这可都是绝不能外泄的秘密,现在还闯关进了村子,你想一想,这些事情如果让外人知道了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一听,柳菲儿说的也有道理,这些事儿一件比一件诡异,如果被外人得知,那还了得,还不立刻就上新闻头条啊!有非常手段之人,大多行踪隐秘,倒也可以理解,可因为这个就要杀人,我心中还是觉得不大像话,可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,我已经在这八卦村里了,还是听柳菲儿的,识相一点好,当下只好说道:“那我该怎么办?你们这些事情,我啥也解决不了啊!”

    柳菲儿嘴角微微露出一丝不屑来,轻声道:“谁让你解决了,鬼手通幽的手段,要是你能解决的,鬼手通幽也没有资格在这八卦村里占一席之地了,别说你了,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是一愣,随口问道: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柳菲儿又转头看了一眼唐惊弓道:“我当然有办法,我解不开鬼手通幽的手段,就让鬼手通幽自己解开,等下我会让唐惊弓将沙家小子的绳索解开,打昏过去,你出点力,将他扛着,跟我到八卦村的祠堂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千万小心一点,鬼手通幽的关公纹身可是一绝,不但纹身纹的栩栩如生,在纹关公那双怒目之时,用得也是特殊的颜料,说是颜料,其实是一种秘制的药物,随纹身针刺入人体,药随血气缓慢行走,三五日之后,药性入脑,纹身之人就会异常狂躁暴戾,而且力大如牛,一旦你发现他醒了,就得立即将他抛下,他手脚虽然被缚住了,可牙齿却仍旧可以伤人,要是凑近了你的脖子,咔嚓就是一口,死都不会松开,非将你的大动脉咬断不可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