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79章:奈何桥上孟婆茶

时间:2017-12-31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我之所以接连退让,始终和她保持四步的距离,就是要引她离开谷口,以我的速度,完全可以在瞬间绕过那女子,进入谷口之中,只要一进入谷口,她是不可能追上我的。

    我是这么想的,也是这么做的,那女子被我引得急了,往前追了两步,我身子一侧,就从她旁边溜了过去,可没想到的是,就在从她身边溜过的时候,那条缠在她脖子上的蛇忽然一蹿,一下就蹿到了我的肩头之上,对着我脖子就是一口,一口咬在我耳垂之上,顿时疼的我差点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小蛇咬着我耳垂就不松口,我一把抓住那小蛇,使劲一拉,硬生生给扯了下来,随手甩向追来的那女子,耳垂顿时一阵火辣辣的疼,血顺着耳边就流了下来,我也顾不上挤出毒血,闪身冲进了山谷之中,直向前冲。

    那女子紧追在后,边追边用我听不懂的土语叫骂,我根本不管,一个劲的狂奔,那女子哪里追得上我,片刻已经被我甩远,直接穿过山谷,向八卦村而去,那女子追出山谷之后,却忽然不追了,站在山谷入口,对着我冷笑道:“天堂有路尔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,我本来想放你一条活路,既然你不领情,那就只好随你了。”一句话说完,竟然转身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这一说,我心头就是一沉,很明显,这前往八卦村的路,只怕还不太平,如果就这一道关卡,她不可能不追了的,很有可能前面还有关卡,而且守关的人,比这女子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已经发现了异常,就在前方一百米左右,有一条山溪,顺着村庄的一侧流淌,山溪不宽,也就两米左右,却搭了一座拱形石桥,石桥也不是很宽,也是两米左右,全是青石板码砌,桥头立了块石碑,上面雕着“奈何桥”三个大字,用红漆描了,桥两边各放了两个石像,一边是牛头马面,一边是黑白无常,雕工一般,但看着还是有点寒渗人。

    在石桥正中,搭了一个凉亭,凉亭里坐着一个老婆婆,满头苍发,穿着蓝布大褂,头低着在做针线活儿,背也驼,腰也弓,看着就是个普通老婆婆,在老婆婆面前放了一张木桌子,木桌子上放了几个粗瓷茶碗,一个青瓷的茶壶,木桌旁边的桥面上放了几个开水瓶。

    那石桥本来就不宽,这凉亭一搭,木桌子一放,几乎就占满了,要想过桥,估计都得侧着身子走过去,不用问,这个茶摊肯定有古怪,别的不说,一个深山荒林之中的古村,怎么可能还有卖大碗茶的,村上人谁不认识谁,这茶卖给谁啊!当然,我也可以不从桥面上走,直接从山溪横跨而过,不过我怀疑,那山溪两边的岸上,肯定会有机关消息,想了一想,还是决定从桥上过,反正都得闯,还不如大方一点。

    那女子不追了,我自然也就不用跑了,信步走到桥头,直接拾阶而上,到了那凉亭之前,还没开口,那老婆婆就将手中的针线一放,头一抬,一双只有白眼仁没有黑眼珠的眼睛对着我的方向一瞟,竟然是个瞎子,真想不通她那针线活是怎做的,随即裂开干瘪无牙的嘴巴一笑,说道:“远道而来的客人,你一定口渴了吧?来来来,老太婆这有上好的茶水,一碗忘情,两碗解忧,三碗下肚,万事皆休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那老婆婆伸手就抓起桌子上的青瓷茶壶,接连倒了三碗茶水,虽然是个瞎子,可这三碗茶水倒的,没一碗都恰巧倒满,却没有一滴洒漏出来,足见手上的功夫,而且说来奇怪,同一个茶壶里倒出来的三碗茶,竟然还是三个颜色,第一碗清澈如山泉,不带一点茶色,却异香扑鼻,闻之如醉;第二碗浑浊不堪,隐见泥沙,比黄河泛滥时候的黄河水还浑浊,一股子泥土味儿,就像是泥浆水一般;第三碗却根本就不是水了,而是满满的一碗血,鲜红鲜红,血腥味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我一见这架势,不接招是过不去了,当下就笑道:“老人家,武松打虎那是三碗不过岗的烈酒,你这三碗茶,有什么说道?”

    那瞎老婆婆笑道:“酒是五谷杂粮所酿,那是凡间俗物,怎么能和我这茶水相比呢?上了奈何桥,喝的自然是孟婆汤,可我老婆子虽然姓孟,却不会做孟婆汤,只会做这三碗茶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说道,老婆子还真有点说道,这第一碗茶叫忘情,喝了之后,能使人无爱无恨,无欲无争,自从老婆子守在这里卖茶以来,多少英雄好汉,有来八卦村生事的,有来八卦村报仇的,也有来八卦村想博个名头的,喝了这第一碗茶之后,就会忘记世间一切的名利纷争,恩怨情仇,放下心中执念。”

    “这第二碗茶,名为解忧,可使人了却所有烦恼,生死参透,轮回看清,百年浮云,沧海桑田,名利身外物,恩怨双罢休,从此大彻大悟,清心寡欲,终一生不再生事端,终一世不再起口角。”

    “这第三碗茶,却是黄泉,奈何桥下是黄泉,黄泉水中无轮回,有些人怨念太深,执念太重,喝了前面两碗仍旧不知悔改,那就只能坠入黄泉,永世不得轮回,即无轮回,又何来烦忧,更不会有爱有恨,有生有死,所以说是万事皆休。三碗茶尽,随走随留,一碗不喝,速速回头,小伙子,你觉得,你想喝哪一碗?”

    我淡然一笑道:“我要是不喝呢?说实话,婆婆你年老体衰,这三碗茶我确实没什么兴趣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就很明白了,老太婆摆下三碗茶,就是一个考量,想进村可以,喝下三碗茶放你进村,不喝茶就回去,我则告诉她,我一碗都不喝,看在你年老体衰的份上,自己让一边去,别让我动手。

    可我这话一出口,那老婆婆就笑道:“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江湖有江湖的规矩,我老太婆在这摆茶摊几十年了,也有不少人敬茶不喝喝罚茶的,可惜啊!不喝茶又不想离开的,最后都被抬着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伸手一指,直指那十二连环峰的其中一个山头道:“都在那里,被抬着离开的都被埋在了那里,这数十年来,不知道有多少白发父母失去了儿或女,不知道有多少痴男怨女失去了夫或妻,也不知道有多少孩童失去了父或母,都埋在那里,都埋在那里啊!可怜横尸荒山野岭,死后草席一卷,挖坑一埋,连个刻着姓名的墓碑都没有,可怜啊!数年一过,黄土一杯,白骨一副,谁是谁都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我听的心头一凛,这瞎眼老婆婆应该没说假话,这还真有可能,八卦村也是道上的一份子,既然身在江湖,就必定会有恩怨,前来寻仇的一定不少,可八卦村成名这么久,却一直屹立不倒,传闻村上高手如云,以一人之力,孤身硬闯确实不是好办法,何况我此次前来,是有求与人的,刚才对那女子,我也始终没有还手,此次若是硬闯,反而撕破了脸面。

    又转念一想,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身体具有自然抗体,所有剧毒对我根本无用,刚才那女子的毒蛇咬中了我的耳垂,我到现在除了有一点点痛楚,其余没有半点异常,反倒对迷药没有什么用处,不过这可是八卦村的第二道关卡,不至于使用迷药这种低级的玩意,如果用毒,我又何惧之有。

    念头一起,主意已定,大踏步走到木桌之前,哈哈笑道:“婆婆,我本来只是来八卦村寻家父的一故友,无意冒犯,前面姑娘不许我进山谷,我也没有还手一招半式,到了这里,婆婆却仍旧不许我进,非要我喝了这三碗茶不可,也罢!我在山里行走了半日,口还真的有点渴了,还请婆婆恕晚辈冲撞之罪,这三碗茶,晚辈喝了!”

    那瞎眼老太婆一听,顿时面色一僵,随即逐渐沉下脸来,身躯慢慢挺直,眨眼之间,背也不驼了,手也不颤了,一脸的决然,还带有一丝惋惜,对着木桌上面三碗茶一挥手道:“年轻的孩子,总是有三分傲气的,有时候是好事,有时候可不是好事,既然你执意要喝这三碗茶,老婆子我也不劝你了,请!”

    我等她一句话说完,一伸手就将第一碗茶端了起来,茶碗入手微温,一闻茶香浓郁,知道就算有毒,也算不上剧毒,而且这茶是瞎眼老婆婆配制的,自然也有解药,我和她们并无冤仇,若我喝下不支,她应该不至于让我死在这里,无非将我赶走,当下壮着胆子,端起茶碗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茶水闻着异香扑鼻,可一口喝下,却如同吞了一团炭火一般,从喉咙处就开始炙烧,随着茶水咽下,就像一团火顺着食道进入了腹中,别说忘情了,脑子里完全就是一片空白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