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74章:一坑鲜血

时间:2017-12-26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上一次我怎么到的湘西都不知道,这一次不一样了,我自己包了辆车,一路风景,直到湘西,到了距离八卦村最近的地方,车不能行了,我才下车找了个当地人,问了方向,步行进山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我路走错了,还是距离太远,我在山里行走了大半日,竟然愣是没有找到八卦村,一直到了天色见晚,终于看见了一个村落,远远看去,全是吊角竹楼,藏于青山绿水之间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我顿时大喜,只当找到八卦村了,急忙奔村里走去,刚到村口,就听一阵哀哭之声,还有丧葬班子吹的喇叭唢呐,滴滴哇哇响个不停,不用问,村上肯定有人家在办丧事。

    我信步进村,顺着哭声而走,片刻到了一户人家门前,这户人家门前搭着灵棚,灵棚内放着棺木,果然是有丧事,只是棺木前放着的照片上却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,英年早逝,怪不得家人哭得如此伤心。

    灵棚里跪着孤儿寡母,孩子才十来岁,跪在那里一脸茫然,似乎还不明白生离死别是怎么一回事,孩子旁边烧纸钱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,一脸的悲痛欲绝,应该就是遗孀,一位白发老太太早已经哭干了泪水,双眼痴痴的看着棺木,应该是死者的母亲,两边两个三四十岁的妇女搀扶着,也都哭肿了眼,可能是同宗姐妹。

    灵棚之前还围了许多乡亲,正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,我大概听了几句,说什么这家汉子死的蹊跷,我有事在身,也不想多事,当没听见的,上前找一村民询问了一下,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八卦村,而是一个叫金鹰沟子的小村,要想去八卦村,还得往山里走四十多里地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看天,天色已晚了,虽然我并不惧怕山中的野兽,可夜行山路,毕竟不便,当下就寻了一人家,商议了一下,借宿一夜,当地人倒是纯朴,我要付钱,那当家的大哥死活不要,我见他家并不富裕,还是找了个借口,塞给了那大嫂五百块钱,大嫂推脱几次,见我执意要给,这才收下,乐呵呵的拿了野味,做菜去了。

    晚饭很是丰盛,菜量也足,都是论盆上的,一盆手撕风鸡,一盆爆炒野兔,还有一盆红烧杂鱼,山鸡野兔都是户主大哥自己下套子抓的,平时舍不得吃,杀了风干,有客人才烧一份,杂鱼则是户主儿子在村边塘里现抓的,就一张小网,撒两网就够一盆了,一桌子纯野生,还炒了两个素菜,一锅山菇子蛋汤,给了五百块钱,还是有一定功效的。

    酒是户主家自酿的米酒,倒出来稠的都扯丝,看着就好喝,我在大兴安岭五年,跟杨爷爷可没少喝酒,酒量也算有点,当下和户主大哥对饮起来,几碗酒下肚,菜也吃的差不多了,两人唠起了家常。

    户主大哥问了我几个问题,无非家是哪的,来这里干什么之类的,我随口说自己是东北的,一个人游山玩水,听说这山里有个八卦村挺有意思,就找到了这里,我在大兴安岭里住了五年,东北口音学的还行,也就糊弄过去了,随口又问了一句:“今天我看你们村上有人新丧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一问,户主大哥还没说话,那大嫂就叹了口气道:“唉!可不是嘛!才三十多岁,上有老下有小的,他这一死,一家老小可怎么过呦!要说这老天爷也不睁眼,笋伢子多了去了,哪年不挖,怎么就让金老三遇上了呢!”

    那户主大哥瞪了媳妇一眼,似乎怪她多话,随即说道:“小兄弟啊!我看你人满厚道,听哥哥一句劝,别瞎打听,这大山沟子里,稀奇古怪的事情太多了,你又是外地人,真招惹了麻烦,就得永远留在这大山里喽!”

    我一听,这里还真有事,好奇心顿时被钩了上来,正要再打听打听,那大嫂被大哥瞪了一眼似乎很不服气,随口就说道:“这有啥关系?小兄弟明天就走了,听听还能也犯法嘛!你大哥不跟你讲,嫂子跟你讲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乐了,这倒好,都省得我套话了,那大哥也就是摆下户主的架子,装一下深沉,见媳妇要说,倒也不拦了,那大嫂就竹筒倒豆子一般,全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村子叫金鹰沟子,传说这附近有一只巨大的金色老鹰,之前确实不少人都看见过,后来不知道是死了还是离开了,反正就没有再出现过了,但因为这个老鹰,得了这个村名。当我听到金色老鹰的时候,不知道怎么的,脑海之中不自觉的就浮现出了碧目金鹏的模样来,鹰和鹏有很多相似之处,一般人还真不一定分得清楚。

    这个村子有几十户人家,大部分都姓金,传说祖上是从长沙逃难来的,到了这里安居乐业,随后有别的逃难百姓也到了这里定居,才逐渐发展到了今天的规模。死的那个汉子也姓金,在家排三,上面两个姐姐早就嫁人了,也就是在灵棚扶着老太太的那两妇女,两闺女嫁的远,平时很少回来,一家全指望着金老三,怎么说呢,金老三就是一家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金老三家里实在太穷,日子过的紧巴巴的,万幸的是靠山吃山,倒不至于饿着,但为人憨厚,特别是对老母亲孝顺,是出了名的孝子,在村上口碑极好,可事情也就出在了孝顺上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呢?金老三前几天帮人在山里砍竹子,赚了点钱,就出山在镇上买了点猪肉,提回家后,老娘就多了一句嘴,说肉烧竹笋子好吃,金老三孝顺啊,一听说老娘想吃肉烧竹笋子,肉已经买回来了,砍竹子的那竹林里竹笋子可多的是,去挖点就是,当下提把柴刀就进山了,大家住在大山里,别的不多,竹笋子山菇子野菜什么的从来不缺,所以谁也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可金老三挖了竹笋子回来后,就开始不对劲了,有点闷闷的,平日里虽然日子过得不富裕,但一家人还是笑呵的,特别是在老娘面前,金老三从来没有板过脸,所以他这一发闷,他媳妇首先就发现了,一逼二问,金老三说出了他挖竹笋子时,遇到的一件诡异事件。

    金老三提着柴刀到了竹林,在竹林里找起笋子来,竹林里啥不多,就是笋子多,又正是季节,所以并没有费什么事,就挖了好几根,觉得差不多够吃了,就准备再挖一根就下山回家,家里还等着鲜笋下锅呢!

    也是奇怪,满竹林的小笋尖,金老三愣是看上了一个大的,这颗笋子也漂亮,冒出地面半尺来长,上面还闪着紫溜溜的光彩,看着就吸引人,当下金老三就用柴刀挖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一挖没挖动,金老三也是死心眼,挖不动你换一根不就完了嘛!他不,他愣是用柴刀顺着地面往下挖,怎么说呢?也就是他命中该着有这一劫,换句迷信的话说,人活多大,吃多少饭走多少路,都是上天注定好了的,他到时候了,阳寿已尽,自己就往鬼门关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挖,竟然愣是在地面上,围着那笋子的一圈,挖出一个半米深、一尺宽的坑来,可无论如何,柴刀就是砍不动那颗笋子,金老三急眼了,又往下挖了一尺,竟然发现在笋子的根部之上,长着一大块软乎乎的肉,肉是黑羯色的,有磨盘大小,闻着有股腐臭味,令人作呕,那根笋子正好从那块肉中间穿过,竹根直接扎进了肉里。

    金老三也不认识这是个啥,反正闻着挺臭,这笋子也不能要了,自己白挖半天,就有点上火,随手一柴刀,就砍在了那块肉上,这一柴刀砍的,血噗嗤一下就溅了出来,还好金老三躲的快,才没有让鲜血喷溅到身上。

    可这血一喷出来,就再也止不住了,开始还像人受伤了一样向外喷溅,紧接着就像泉眼一样,咕嘟咕嘟的往外冒血,迅速的将土壤浸湿,仍旧不停往外冒血,一直到将整个坑洞都装满了,才停止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整整一坑的鲜血,一颗笋子泡在中间,看着特别的怪异,可随即更怪异的事情就出现了,那颗笋子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,在迅速的枯萎,而附近被鲜血喷洒到的笋子,也都纷纷枯萎,就连没被鲜血喷洒到,但由于距离坑洞不远,被鲜血顺着土壤浸了过去的笋子,也出现了枯萎的征兆。

    金老三这一下吓得不轻,也顾不上挖笋子了,抱着原先挖的几个笋子掉头就跑,一路跑回了家,虽然觉得奇怪,但担心吓着老娘,就憋在心里没说,在他媳妇追问下,才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他媳妇就普通妇女一个,也不知道是个啥情况,人也好好的回来了,也没往深里追究,就这么算了,其后两天,金老三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,可到了第三天,怪事忽然就发生了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