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73章:义不容辞

时间:2017-12-26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我一见就知道他还处于发懵状态,也没认出我是谁来,不过也不怪他,他见到我时,我还是个孩子,一转眼都成大小伙子了,他又被邪术控制了这么久,自然认不出我来,当下急忙喊道:“汪爷,我是林沧海,林远峰的孙子,我小时候曾随张五叔在你家避过难,你想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我这一喊,汪天龙就是一愣,一抬头看了我一眼,目光逐渐镇定了下来,到底是老江湖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,总是能迅速的冷静下来,上上下下打量了我片刻,就一点头道:“原来是你,林老鬼还没断后,也好!也好!不枉我受了几年活罪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目光陡然又一凌厉,厉声道:“孩子,看在我曾经帮过你们林家的份上,给老夫一个痛快,别再让老夫受人控制了,活罪倒是不怕,可老夫这一把年纪了,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已经知道他是为人控制,自然不会计较之前的事,急忙摇头道:“汪爷,控制你的银针已经被我打出去了,你老已经安全了,身体受损,修养一段时间,你老又是生龙活虎的一条好汉。”

    汪天龙摇头苦笑道:“孩子,你以为老夫还是小伙子吗?老夫的身体,我自己心里清楚,早年为马帮征战,落下了无数的伤疼,要是清心寡欲的在小汪庄静养,还能多活几年,这几年来被张起云的邪术所控,早已经油尽灯枯,虽然还能熬上三五个月,可大限已到,无力回天,强自活着,也是在病榻上流连,想我汪天龙纵横一生,死也要死的痛痛快快,哪里还愿受这般折腾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顿时急了,人不怕受伤,就怕没了求生的念头,汪天龙都这样想了,那就真活不下去了,当下急忙手一指黄老二道:“汪爷,这是我们盐帮的黄二叔,也是受人毒手,变成这般模样,不一样努力的活下去吗?汪爷你想开点,大不了咱们寻医问药就是,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能治得好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汪天龙这时才转头看了一眼黄老二,只看了一眼,顿时苦笑道:“亮鳞的红鳞丹所致,虽是剧毒,引起人体变异,可他的五脏六腑还是完好无损的,黄老二年仅壮年,求得解药,自然可活下去,还有个盼头,可老夫这把年纪,哪里还熬得过去,罢了罢了,孩子,你的心意我领了,但老夫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哪里还愿苟且偷生,也罢,不难为你了,我自己寻一地,自行了断吧!”

    他这一句话说完,九岁红忽然叫道:“不好,亮鳞跑了!”我急忙转头去看,不知道何时,亮鳞已经逃遁无踪,顿时心下着恼,这么好的机会,愣是给她跑了,这女人心如蛇蝎,虽然身手一般,却善于使毒,让她逃脱,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人遭她毒手。

    当下正要起身去追,汪天龙却一挥手道:“算了吧!亮鳞之父,曾是我的老部下,就算寻到她,我也下不去手,而且她的红鳞丹,自己也无解药,追上她就算杀了,对我对黄老二都于事无补,今天就放她一条生路,等老夫归天之后,你们之间的恩怨,再自行解决吧!”

    我一听心头一阵悲伤,这老人为马帮奉献出了一生,到了现在这般地步,心里还是念着马帮的情分,即使马帮的人将他害成了这样,他还是维护马帮子弟的性命,可马帮的人却没将他当成自己人,甚至以邪术对付他,这是何等的悲哀。

    我是念着当年汪天龙曾帮过我们林家一次的情分,所以才心有感伤,九岁红之前都没见过汪天龙,自然没情分可谈,听汪天龙这么一说,立即问道:“前辈,你刚才说黄老二的毒可以寻到解药,现在又说亮鳞自己也无解,这不自相矛盾吗?到底是有解还是无解?还请前辈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汪天龙看了九岁红一眼,又看了看我,说道:“世间万物,从无绝对,尤其是剧毒之物,更是生生相克,一物克一物,方能众生平衡,亮鳞的红鳞丹本就是活物所炼,自然也有克星,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。可亮鳞之父,曾是老夫属下,红鳞丹之毒别人不知道怎么解,我却清楚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红鳞丹本是灵物所炼,自然就需要灵物来克制,克制之法,无非阴阳二气,红鳞丹为吸收了天地灵气的灵物所化,故为阳,前身并不是毒药,而是一种用来增强自己能力的秘药,服者力量大增,勇猛刚烈,但因人体承受不起这般灵气,会导致严重的后遗症,就是人体会发生奇特的变化,后来才被用来当成毒物使用。”

    “但自古以来,阴阳相生相克,红鳞丹自然也有克制之物,那就是黑龙胆!说是黑龙,实际上就是一种黑色大蛇,性喜阴寒,其胆本也是剧毒之物,因其性阴寒,与红鳞丹至阳之毒互相克制,正好可解红鳞丹之毒,亮鳞之父原先就有一颗,后来走马湘西时,被湘西八卦村的柳家所夺,至于还在不在,则不得而知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这怎么又扯到湘西柳家去了呢?难道还得去一趟湘西?可以眼看到黄老二,顿时心中一横,黄老二是替爷爷挡这一劫的,我去替他求得黑龙胆,自然是义不容辞的事情,当下就沉声道:“谢汪爷指点,我将你安顿好,就去湘西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汪天龙却一摆手道:“孩子,你们要去就去吧!不用管我了,我看这里,应该是一山洞,江湖人命苦,哪里死哪里埋,既然身在山洞之中,倒也省事,老夫就将这里当做埋骨之所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得提醒你几句,湘西八卦村可不是简单的去处,一庙一村一掌舵,三帮四会十八楼,道上排名之中,八卦村仅在五龙庙之后,可见其厉害之处,柳家更是八卦村的创建人,世代掌权,在八卦村威望极高,八卦村内更是奇人众多,别人不说,八卦村五老,个个都是高手之中的高手,你要是真的去八卦村,千万要小心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有一点,八卦村现在的掌权人,叫做柳折衣,此人与你父亲林鸿图当年并列十三太保,交情匪浅,你可以用这一点作为突破口,而且黑龙胆本是剧毒之物,对他们柳家实际也没什么用,你又是林鸿图之子,上门讨要,柳折衣或许会给你这个人情。但千万不可自持武力,不是我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,不提八卦村五老,就单凭柳折衣之能,你远远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应了,心中暗想,既然有这层关系,黑龙胆对柳家又不是什么要紧之物,那就好办,无非说点好话,欠柳家一个人情就是。刚想到这里,九岁红忽然冷哼一声道:“林沧海,你要去湘西,可别忘了那九尾狐王当初送给你的话!”

    我听的一愣,立即想了起来,我和九岁红在湘西文王墓之中时,九尾狐王曾送了我两句谏言,第一句就是“焱火加身命刚强,此去莫交柳马张,南北西东山与水,次次凶险次次伤,不入地下三百尺,不进水中深千丈,不见高山剑指天,不看迷境话幽泉。”指我事事凶险,更不能与姓柳、姓马、姓张的交结,而我要是去湘西,则一定会和姓柳的交接,这倒是个事。

    但我也知道九岁红什么意思,她担心的倒不是危险,而是柳菲儿,自从见到柳菲儿,九岁红对她就始终充满了敌意,实际上我对柳菲儿的印象还满好的,月下初见时,白衣飘飘的景象,一直都印在我的脑海里,可后来柳菲儿在巫神谷忽然出现,抢走了杨爷爷藏的那把钥匙,令我心声疑惑,一直到现在,我也没机会搞清楚柳菲儿抢钥匙是什么用意,正好趁这个机会,一并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当下我就笑道:“我记着呢!放心好了,此去湘西,只是为了救黄二叔,你要不放心,跟我一起去好了。”在我想来,九岁红必定会跟我一起去湘西的,所以干脆大方点,邀请她一道同行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的是,九岁红却一摇头道:“我才不去,我要回一趟北京,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和大哥说一声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觉得马帮这次野心不小,只怕迟早会对我们李家不利,还是让大哥早做防范的好。”

    九岁红这么说,倒是大出我的意料,要通知李刑天,一个电话就好,何必要自己跑回北京,不过她这么决定了,肯定有她自己的用意,我还是随她去好了。

    这时黄老二站了过来,他口不能言,只是一指汪天龙,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我知道他什么意思,他是想让我尽快动身前去湘西,帮他取回黑龙胆,至于汪天龙,他来照顾就好,我一想暂时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,只好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当下不再耽搁,我和九岁红顺原路退回,取了潜水装备,回到对岸,两人分道扬镳,她回北京,我则取道湘西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