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67章:绝对防御

时间:2017-12-20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就在徐坐井飞身掠起的时候,我也嗖的一下到了张天行的旁边,猛的一拳打向张天行的太阳穴。为什么我会忽然上了呢?一是我看见张天行的脚下,忽然闪出几条紫色藤条状的物体,顺着地面向梅花老九蜿蜒而去,二是徐坐井出声示警。

    实际上我先发现了梅花老九可能有危险,其后才听到徐坐井出声示警,所以我行动时,徐坐井的话才出口,所以我比徐坐井还先一步到达张天行的身边,这一拳击出,我也是下了重手,用上了八分力道,如果击中,就算张天行的脑袋是石头做的,我也能打个粉碎。

    “咣!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我的拳头就像打在了一面铜锣上一样,被张天行身上闪起的紫光符甲牢牢挡住,更可怕的是,一条紫光形成的藤条迅速的顺着顺着紫光符甲缠上了我的手腕。

    出拳收拳的速度有多快?不过是一眨眼,可就这一眨眼的时间内,张天行的紫光符甲不但挡住了我的攻击,还迅速的缠住了我的手腕,与此同时,梅花老九的脚脖子上也缠上了紫光形成的藤条,藤条一抖一拉,梅花老九重心顿失,噗通一声就跌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徐坐井出手了!

    徐坐井飞身掠到,人在半空之中,已经接连弹指,两弹指接连发出两个绿火光点,啪啪两声,两点绿火分别落在缠着我手腕、梅花老九脚脖子的紫光藤条之上,绿火一落在那紫色藤条之上,顿时滋滋冒烟,那张天行陡然怪叫一声,身形向后一蹿,紫色藤条松开了我们,一抖一甩,亮点绿光仍旧未灭,却也被甩落在地,随即张天行一脚跺在地面之上,地面一颤,两点绿火急弹而起,迅速的向我和梅花老九疾射而来。

    而徐坐井正好落下,一挥手,两点绿火收与手掌之中,一旋手掌,五指一握,绿火消与无形,梅花老九则趁机一翻而起,正要挥刀再上,却被我一把抓住,沉声道:“老九,冷静点!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那绝对是号人物,刚才只是一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,被我这么一拦,立即冷静了下来,对我一递眼色,双双后退,我们心里都明白,两人加一起也不是那张天行的对手,别的不说,就凭张天行身上的紫光符甲,我们就破不了,留在战局之中,不但帮不上忙,反而会给徐坐井增添麻烦,与其留在场中碍手碍脚,还不如退后,起码不分徐坐井的心。

    张天行并没有追赶我们,似乎并没有将我们当回事,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徐坐井身上,很明显,对于徐坐井,他也不敢轻敌,毕竟徐坐井多年名声在外,他虽然言辞狂妄,可实际上哪里敢小瞧徐坐井。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站着,都不说话,只是两人身边都有轻微的风流在卷动,就像两只斗鸡在开斗之前,互相打量着对方一样,一直过了好几分钟,那张天行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:“徐坐井,你的幽冥火好像也不怎么样嘛!”

    徐坐井微微一笑道:“你错了,那可不是幽冥火,那只是断魂火,你父亲没告诉你吗?老道有三把火,断魂、炼狱、幽冥,分别也很简单,断魂火是绿的,炼狱火是蓝的,幽冥火则是黑的,对付你,断魂火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张天行的脸唰的一下就沉了下来,沉声道:“徐老头,你少得意,就算你有三把火又如何,我让你一把火也烧不起来!”一句话说完,忽然一挥手,一道紫色烟雾从他身上游动而起,如同活了一般,顺着手臂游到手掌,嗖的一声就飞了起来,半空之中化作一条灵活的紫色飞蛇,直扑徐坐井。

    徐坐井一见,顿时笑道:“小子,你未免也太看不起老道了,就凭这小小紫符飞蛇,也想伤我?”一句话出,一伸两指一下就夹住了蛇头,随手一抖,那条紫符飞蛇顿时化作丝丝缕缕的紫色烟雾,风一吹随风飘荡,竟然又飘回到了张天行的身边,一下扑到张天行身上,瞬间又变成了紫色的符咒。

    随即张天行冷哼一声:“一条接得住,十条呢?百条呢?小爷的命魂之符可是无穷无尽的。”说话的同时,已经双手连挥,瞬间身上紫符闪动,就像无数条紫色飞蛇在身上游走一般,随即群蛇飞起,数十条紫色飞蛇瞬间弹飞而起,几乎不分前后,一起扑向了徐坐井。

    徐坐井微微一笑,在张天行那些紫色飞蛇弹飞而起的时候,他也双手连弹,绿光连闪,每一点绿光,必定打中一条紫符飞蛇,绿光一打中,就滋滋冒青烟,随即那条紫符飞蛇就化作缕缕紫烟,飞回张天行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每一条飞蛇被绿火烧散之时,张天行的身体必定轻微的一颤,随着那些紫符飞蛇被尽数打散,张天行的面色也苍白了起来,一双剑眉不停抖动,额角已经渗出点点汗珠,很明显,那些紫符飞蛇所受到的痛苦,全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徐坐井将那些腾飞而起的紫符飞蛇全部击散之后,却微笑道:“怎么样?老道这断魂火还可以吧?你的命魂之符即使有百千种变化,我只要有这一手,就足够对付了,小子,我劝你还是别逞能了,要知道我修炼的三把火,可是你们张家命魂之符的克星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又随手一弹,一点绿光嗖的飞起,飘飘荡荡,似坠不坠,缓缓飘向了张天行,到了张天行的头顶上方,竟然直接停在了那里,越烧越大,眨眼之间,已经从一点火苗扩展成了一团火球,顿时绿光莹然,直将火球笼罩之下的张天行面色都映照的绿了。

    张天行面色一变,猛的深吸一口气,随着一口气吸入,身体上的那些紫光符甲嗖的一下全都离体而起,迅速的在体外形成一层紫色的光甲,片片相连,如同在体外罩了一层紫色盔甲一样。

    徐坐井哈哈大笑道:“小子,你觉得你那紫光符甲能挡得住我的断魂火吗?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,提醒你一句,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挡不住的话,你可就得化成灰了!”

    张天行冷哼一声道:“老东西,你尽管放马过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忽然一伸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把黄豆来,对徐坐井一晃道:“徐老道,凑巧我也知道你一个弱点,三把火虽然厉害,可攻击的时候就无法顾及防御,在你让我头顶火球落下的同时,我这一把黄豆就可以要了你的命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徐坐井一笑摇头道:“我还真不信!”五个字一出口,手一挥,悬浮在张天行头顶上空的那团绿火呼的一声就扑了下去,在即将落到张天行头顶的时候,嗖的一下分成了三个火团,三个火团一分开,直上直下,三火连线,转瞬之间,第一份绿火已经打在了那紫光符甲之上。

    就在徐坐井断魂火落下的一瞬间,张天行也一撒手,一把黄豆撒出,落地乱滚,随即纷纷化作一尺来高的小人儿,手拿刀枪棍棒,一部分嗷嗷叫着往徐坐井扑去,另一部分则将头一低,直接钻入了地面之下,瞬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第一团绿火击中那紫光符甲,顿时砰的一声火团爆开,顿时绿火乱飞,竟然像水一样顺着张天行那身紫光符甲往下流淌,落地成圈,瞬间将张天行围在了中间。而那些冲向徐坐井的小人儿,也冲到了徐坐井的面前,纷纷举起兵器,对着徐坐井就扎。

    徐坐井手腕一翻,袖口一振,陡然喊了一声:“收!”顿起一阵狂风,那些小人儿直接被狂风卷起,落入徐坐井的袖口之中,落入之时,已经恢复成黄豆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时第二团断魂火也笔直落下,同样砰的一声爆开,化成无数火苗,顺着紫光符甲流下,只是没有落到地面,而是到了张天行的腰间就停住了,就围在紫光符甲之上猛烧。

    在第三团火落下的同时,徐坐井也弹身而起,人直接漂浮了起来,悬空约有两米,停顿在了半空之中,即不下落也不上升,就这么站在空中,好像脚下踩了一个无形的托台一般,而在徐坐井原先站立的地方,则同时刺出四五把兵器来,由于徐坐井已经提前凌空,自然刺了个空。

    这一刺空,第三团火已经落在了张天行头顶之上,呼的一声,火苗一下蹿起半米左右,与此同时,地面上的、腰间的绿火也同时绿光大盛,而张天行身上的紫色光符也瞬间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来,每一片紫光符甲都形成了具体化,就像一片片菱形的玻璃凝结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这时张天行才哈哈大笑道:“徐老道,我父亲二十年前见识过你的三把火,也正因为你的三把火,我父亲才急流勇退,十年闭关,潜心研究对付你三把火的办法,终于得有大成,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,我们张家的绝对防御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