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66章:紫光符甲

时间:2017-12-20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为什么说是张家的人就麻烦了呢?原因有三,一是张家从古至今都秉持一个德行,要就不出山,出山者必定是佼佼之辈,从以往来看,这紫符山猪必定也是个牛逼的人物。二是徐坐井说的话,这家伙上面还有老子,他老子徐坐井应该认识,虽然不惧,却也不好惹,估计起码也是能和徐坐井周旋的人物,上面还有老太爷,这老太爷肯定牛逼,徐坐井都惹不起。三是这家伙身上的那一层紫色光符,我虽然不认识,可徐坐井已经说了,那就是张家的命魂之符,不用怀疑,那肯定就是传说中的紫光符甲,能好对付才怪!

    传说中张修死前,已经将紫光符甲的修炼方法传与儿子,张修死后,紫光符甲就成了张家的独门绝学,这招究竟有什么用,没人知道,一般的人和张家的人交手,张家的人没必要使用紫光符甲,能逼张家的人使用紫光符甲的,要就死了,没死的都是有一定本事的人,本事越高的人,为人往往就越低调,更不会去嚼舌根,所以张家的紫光符甲就越发的神秘。

    这时那紫符山猪开口说道:“不错!我就是张家的张天行,你们记住了这个名字,如果今天你们死不了,很快耳朵就会被这个名字磨出茧子来,我会彻底摧毁正一道,一雪我张家两三千年的耻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忽然看了一眼徐坐井道:“徐坐井,你是目前正一道之中的佼佼者,我要是以山猪的面貌取你性命,未免对你不尊,今天小爷就让你看看我的真实面目,免得你死了都不知道杀自己的人长什么样子!“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那只紫符山猪就浑身一抖,肥硕的身躯一阵颤动,随即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了起来,越扭越高,缓缓变成了人形,随即飘起一阵紫色烟雾,笼罩其中,风吹烟动,烟雾散去,人已经穿上了裤鞋,最后舒展了一下筋骨,左右扭动了一下脖子,发出咔咔一阵响,才抬起头来,对我们邪魅一笑道:“怎么样?长见识了吧?”

    这一笑,我竟然心头一颤!

    这家伙长得简直俊美到了极点,身高和我差不多,也有一米八左右,形体没有我健壮,却显得更挺拔一点,满头乌发披散,双眉如剑,目似朗星,鼻悬似胆,唇红齿白,一张脸又白又嫩,看上去简直比大姑娘都水灵,而且笑起来嘴角稍微上翘,充满邪魅,再配上他袒露着上身,一身的紫色符印,更平添了几分神秘,和刚才那只又蠢又肥的山猪无论如何也联想不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在这家伙没露面之前,我和梅花老九算得上是帅气的,可这叫张天行的家伙一现出庐山真面目,我们都不自觉的有点自相形惭,别的不说,就凭这家伙这副模样,要是以真面目行走江湖的话,也不知道要骗多少女孩子,万幸的是,九岁红和王菡两个女孩子不知道是因为已经心有所属了还是怎么的,竟然都没有露出花痴状来。

    徐坐井一见那张天行露出原本面目,眉头拧的更紧了,苦笑摇头道:“看来没错了,你和你父亲简直一模一样,看到你,我恍惚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,二十年前,关中林鸿图、湘西柳折衣、北京李野禅、山东鲁镇海、洛阳秦风虎,巴蜀张起云,金陵赵燕楚,广东梁施善,姑苏韩青山,秦岭萧玉门,长沙关飞渡,成都崔岷山,滇南马天南,十三人差不多的年纪,个个都是一时俊杰,道上好事的朋友将他们合称为十三太保,你父亲名列其中,机缘之下,我与他见过几面,回想当年犹如昨日,没想到一晃眼,张起云的儿子都这么大了。”

    那张天行冷笑一道:“什么意思?你以为你抬出我父亲的名头,我就会不杀你?”

    徐坐井摇头笑道:“不是,我只是有点感叹,我和张起云尚算投缘,几次见面,也都相见甚欢,没有想到,今天却要在这里揍他的儿子,罢了罢了,张起云看见我,也得喊一声爷,我就当教训后辈了。”

    徐坐井这边话刚落音,梅花老九已经一闪身就冲了上去,身形晃动之际,口中冷冷出声道:“原来你是张起云的儿子,这倒好,新仇旧恨一起算算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到了那张天行的面前,手一抖,那把雕刻刀一指张天行道:“小爷是天津卫梅家的梅花老九,你老子有没有跟你提过?”

    张天行眼一斜,瞟了一眼梅花老九,嘴角露出一丝轻蔑来,满脸不屑的说道:“天津梅家算什么东西?也配让我父亲提起,怎么?你们梅家被我父亲打击过?没关系,你就算到小爷的头上来就行了,小爷全盘接着。不过,不要怪我没提醒你,我可不是我父亲,我父亲太仁慈,下手都会留点后手,我可不一样,在你对我动手之前,可要先想好了自己的尸体埋哪里。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一向稳重,也不知道梅家和张起云到底有什么仇,现在眼神冷的像刀子一样,冷声道:“他自然不提,做了对不起朋友的事,那还有脸提,今天我先要了你的命,算是欠我们梅家的利息,等我找到他的时候,再收回本金。”一句话说完,手中雕刻刀一挥,人已经狂风一般的掠了过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梅花老九这一出手,我心里就是一惊,为什么呢?之前我是见过梅花老九出手,可对方都和他有一定的差距,他赢得轻松,也未尽全力,可这次一出手,就用上了全力,速度之快,简直如同闪电一般,凭我的眼力,竟然只能看清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一刀就刺向了张天行的脖子!

    在刹那间,我脑海之中已经闪过好几种方案,设想着如果这一刀是对付我的,我该怎么躲闪,同时身形也电闪而起,直掠了过去,虽然梅花老九的身手极快,可不知道怎么的,我的直觉就认为他不是张天行的对手。

    叮!一声脆响,如同金铁交鸣。

    就在梅花老九一刀即将刺中张天行脖子的时候,在张天行脖子上忽然闪起了一道紫光,形为六角菱形,大如碗口,看上去就像忽然多了一块紫色的玻璃,可这一道紫光,却硬生生挡住了梅花老九的一刀,而且发出清脆的撞击声,就像有形的物质一样。

    随即叮叮当当的声音大作,梅花老九就像一阵狂风一般,身形围着张天行滴溜溜乱转,手中雕刻刀点、刺、削、撩、切,上下翻飞,招招不离那张天行的要害,看上去好像恨不得立即置张天行与死地一般。

    可张天行就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,每次梅花老九的雕刻刀即将递到他身上的时候,都会从身上自动升起一道紫光,形成一小片的防护,挡住梅花老九手中刀的进攻,而且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,好像那些紫光会自动感应攻击一般。

    我正要上前,徐坐井却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我的身边,一伸手就按住了我的肩头道:“先看看再说。”我顿时停住了身形,既然徐坐井这样说,那就说明梅花老九没有什么危险,起码目前是没有危险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梅花老九忽然大吼一声:“张天行,我就不信你这紫光符甲能一直保护着你!”一句话说完,手中雕刻刀挥舞的更疾更快,叮叮当当的响声更加的密集。

    而那张天行依旧一脸无所谓的站在那里,冷笑道:“还真被你说对了,我的紫光符甲从我六岁时就开始修炼,十几年来,生息同存,命魂与共,早就和我心意相通,确实是能够一直守护着我,只要我受到攻击,紫光符甲就会自动闪起,替我抵挡攻击,就算再锋利的兵器,对这紫光符甲也没有什么用处,就凭你的手段和速度,就算我不动手,站在这里任由你攻击,最后都能将你累趴下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心中又是一愣,还有这般奇术?怪不得能够成为张家的不传之密,端的是奇妙无比。可梅花老九却不这么想,他眼见自己的攻击被紫光符甲尽数挡下,不但没有萌生退意,反而显得更加狂躁,口中怒吼道:“那就比比速度,看看是我的刀快,还是你的紫光符甲快!”一句话说完,整个人影已经完全看不清楚了,只能看见一道疾风围着张天行急速旋转,那张天行的身边全是密集的森寒刀光,一道道一点点,前面刀影还没消,后面的又补了上去,咋看之下,就像有无数把刀同时对张天行展开了攻击一般。

    可并没有什么效果,除了金铁交鸣声更加密集之外,没有丝毫其他的变化,张天行站在那里,甚至连嘴角的那丝嘲讽都没有消退,眼睛都没有眨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天行的目光陡然一冷,徐坐井立即一掠而起,身形像只巨鸟一般腾空而起,直扑向梅花老九,同时口中叫道:“危险,快退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