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62章:白莲邪教

时间:2017-12-15作者:玉柒

    那城隍庙是有香火的,但没有人看守,也不设功德箱,附近的百姓经常自发前往祭拜,往往都是三柱香,一些瓜果点心,连香油钱都不用供奉,听说还满灵,但保佑的都是善行孝道之事,却不保佑升官发财,所以没有什么外地人前去祭拜,反倒落了个清净。看ΔΔwwんw.『kan→shu→.la

    一大群百姓浩浩荡荡的到了城隍庙,城隍庙不大,就是一间祠堂,连个院子都没有,里面供着城隍爷王三憨的泥像,面前有张供桌,供桌两边有些空了的盘碟,正中供着一个三足香炉,门口还放着一个大号的三足香炉,足有半人高,两人对抱粗,是石头雕的,就出自附近工匠的手,工有点粗,个头也大,比较笨重,又没什么花纹,年代也不久远,不过幸亏如此,不然保不齐就被一些丧心病狂之徒偷盗了去当古董给卖了。

    那道士正躺在城隍庙门口,倚靠在石头香炉上晒太阳,一边晒太阳,一边捉虱子,口里还哼着歌谣:“昨日不舍钱十块,今天孩子回不来,是人是畜不由妖,舍尽家财神仙来,皇帝不差无饷兵,炉满妙手自解开啊自解开!”

    而在那道士的身边,还卧着一个小羊羔,村上人家有养羊的,可并没有谁家有丢失羊羔,而且这羊羔看样子好像刚出生没多久,蹄子的颜色还是粉色的,四肢还没有力气站立起来,正在咩咩的叫着,周围却又没有母羊,很是奇怪。

    更离奇的是,那小羊羔一看到一众乡亲来了,顿时四肢一使劲,挣扎着站了起来,一站起来就往众乡亲面前跑,一路跌跌碰碰,到了众乡亲面前,往那丢了孩子的母亲面前一站,挣扎着用后腿立了起来,两只前蹄拼命去扒拉那母亲,扒拉两下,后腿无力,一下跪了下去,就跪在那母亲面前,口中咩咩直叫,竟然流下了眼泪来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那道士却一闪身,就到了那母亲面前,手一伸就将小羊羔抱了起来,笑道:“怎么?各位乡亲怎么想起来看望贫道来了?莫不是善心发现,来给贫道随喜钱来了?”

    他这一抱小羊羔,那母亲却忽然疯了一般的扑了上去,一边和那道士抢夺羊羔,一边嘶声喊道:“孩子!我的孩子!这是我的孩子!我的孩子在肚子上有一个桃形的胎记,你们看这小羊羔的肚子上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喊,众乡亲急忙伸头去看,那羊羔被道士抱在怀里,肚皮正好朝外,肚皮之上,赫然有一个桃子形状的胎记。这一下众人一起大惊,要说不是吧?这胎记怎么如此相像?孩子的娘更是不会记错的,何况有句话说的好,母女连心啊!即使变成了羊羔,只怕母亲也能感应出自己的孩子来,更何况,刚才那羊羔跪母,流泪悲啼,可是所有人都看见了,要说是吧?这好好的孩子,怎么就变成羊羔了呢?这也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这时那道士笑了起来,边笑边说道:“实不相瞒,这羊羔,正是你的孩子,而我出现在此地,就是来守护大家的,贫道云游四海,闲步宇内,走到了此处,只见此处妖气冲天,遍地都是怨灵,笼罩在村子上空流连不去,已经到了即将喷发的状态,贫道生平别无所长,就喜个阴阳之术,又好为人善,一见这情况,自然就不能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后贫道通过仔细观察,这些怨灵之中,竟然全都是家禽家畜之类,掐指一算,算出此地之前曾遭遇过一场罕见大浑水,幸得城隍爷指点,你们满村百姓才能侥幸逃脱,可那些家禽家畜,却尽死与浑水肆虐之中,而这些怨灵之所以流连不去,就是怨恨其主人当初抛弃它们,好在村上人气满旺,怨灵一时不敢下手,可当怨恨达到了顶点,又有落单势孤的孩子,它们自然就不会手下留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选孩子呢?一是孩子小,没有抵抗能力,意志也不坚定,容易受到迷惑,二来孩子是爹娘的心头肉,将报复施加在孩子身上,能使爹娘痛不欲生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那道士忽然话锋一转,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,说道:“但是,贫道到了这里,有贫道在,岂能容这些怨灵胡作非为,可天道循环,因果报应,又都是早注定好了,正因为当初你们抛弃了那些家禽家畜,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一劫,我如果强自逆天而为,则会触怒天威,轻则遭受天罚,重则损我阳寿。”

    “无奈之下,我才想出了一个办法,进村上门,挨家挨户随喜,发放符咒,凡是门头之上贴我符咒之家,我敢保没有任何妖邪怨灵敢上门骚扰,可惜啊!你们有眼不识泰山,愣是将我辱骂驱赶,为了区区十块钱,白白损了自家的福气啊!”

    这道士这么一说,大家立即就信了,为什么呢?之前确实发过大浑水,也确实为了逃命丢弃了家禽家畜,一切他说的都对,人就是这样,一被说中了一点,后面的就算不对也对了,却不想想,发大浑水那么大的事情,新闻都有播报,只要想知道,一查全清楚了。

    众乡亲这一被他所蒙蔽,不但没为难他,反倒纷纷苦求那道士伸以援手,那道士一见百姓都信了他的鬼话,也不推辞,当下说道:“各位父老乡亲,我之所以没有离开,而是选择了留下来,就是见不得乡亲们遭此劫难,留下来了,自然会替各位将这事摆平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贫道所修,既不是正一道,也不是全真教,而是白莲正道,白莲道教讲究个香火,并不是贫道找各位要钱,而是贫道所使之法,是借助山灵地精之力,这些山灵地精,是需要供奉的,而且必须要好东西才行,不然它们不肯出力,贫道一出家之人,哪有那么多钱财可供奉呢?万般无奈之下,才向各位乡亲讨要随喜钱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!昨天我明明和那些山灵地精商议好了,念在乡亲们都是劳苦百姓,没有什么积蓄的份上,每家十块,确保平安,可没几家给的,这一来顿时惹恼了那些山灵地精,不管我如何苦苦哀求,也不再同意以十块薄资来确保大家的平安了,而是一炉!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那道士伸手一指城隍庙前的大石头香炉,随即说道:“就是这个香炉了,一炉香资,保一家平安,不管是谁,只要交了这一香炉的钱,他家中亲人绝对不会发生任何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出口,举座哗然,那石头香炉可不小,去掉下面三足的高度,那也和一只大号的笆斗差不多,一香炉的钱得多少?就算全换成一毛的,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笔巨款,别说一般老百姓家根本就付不起了,就是全村的钱聚集到一起,也保不了几家的平安。

    那道士一见众人议论纷纷,脸上都露出了不满之意,一伸手将那个小羊羔提了起来,扬声说道:“这孩子你们都看到了吧?就是被一只羊羔的怨灵附了身,幸亏我早有防备,孩子一被怨灵附身,我立即将她带到了这里,为什么带到这里来呢?以城隍爷的正气,压制得那怨灵不敢加害孩子,只能保持着孩子变成羊羔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会有乡亲疑问,如果不给我钱,难道我就不救这孩子了吗?非也!非也!贫道是修道之人,应该上体天心,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怎么能够见死不救呢?但就算我违抗天命,以折损自己阳寿为代价救了这一个孩子,我也救不了其余的孩子啊!这类的事情以后肯定还会发生的啊!我就一条命,又能架得住几次折损呢?但有些乡亲们,确实是拿不出这些钱来,这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我冥思苦想,终于被我想出了一个办法,你们选几个辈份高的拜我为师,既入了我门下,就是我的徒弟,我的徒弟再按村上的辈分,收其他人为徒,这样一来,大家就都成了我白莲道教的徒子徒孙,那些常年受我白莲道教供奉的山精地灵,自然就没有借口推脱了,必定会全力保护大家的平安,只要你们入了我白莲道教,我也就有了借口替这孩子恢复原形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拜师能有什么为难的呢!不就磕几个头吗?当下一众老百姓都不带商量的,立即就推选出几个辈份高的,拜了那道士为师,然后再按辈份现场收徒,你收我,我收他,片刻之后,整个村子都成了白莲教众。

    而那道士也没有失言,在众人都入了白莲道教之后,就将那小羊羔放在了地上,手捏印决,口中念念有词:“北面的山,东边的水,南面供奉火,西去金光道,四季风常留,八方神来助!褪我衣,还我形,褪我皮毛还我魂,速速离去,速速归来!疾!”喊完一伸手,手冒蓝光,在那羊羔的身上从头到脚的这么一抹,那只羊羔瞬间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儿,正是丢失的那个孩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