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61章:城隍示警

时间:2017-12-15作者:玉柒

    :

    怎么说呢?自古黄河岸边多邪事,一些老年人还是挺有见识的,就在丢孩子这家哭天喊地的时候,有老人想起了那道士所唱的歌谣来,一询问,果然,昨天道士上门讨喜的时候,这户人家没给那十块钱。

    当下大家伙就直奔村南的城隍庙,说起这个城隍庙,也还有一段故事,一般黄河边的老百姓,供奉的都是龙王庙,这个村子原先也有座龙王庙,供的是一条墨彩黑色巨龙,可由于地势低洼,是个漏斗型,走水不留水,风贴地面奔,这龙王爷不但不保佑,还年年捣乱,年年发水就涝,停雨就旱,百姓日子确实不怎么好过。

    后来村里出了个叫王三憨的小伙子,名字虽憨,却是个精明人,这王三憨身体结实健壮,水性贼好,有一次附近水域来了条大铁头,大铁头就是黑鱼,这种鱼生性凶猛,长大了之后,船板都能撞烂,所以过大的黑鱼都被黄河边的人称为铁头龙王,来的这条在黄河里不算大,也就三四米长,可这么大的铁头,在黄河里那可是能吃人的,王三憨硬是出了船,在黄河中间和那大铁头纠缠了足足六个小时,期间王三憨浮出水面几十次,尽渔网用了十九张,最后将那大铁头缠的实在无法动弹了,才被他拉上了岸来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王三憨就成了黄河边最善于捕鱼的人,黄河边的伙计,又有几个不会捕鱼的呢?但王三憨捕鱼比较特别,他一天只打三网,多一网都不打,但他每一网,都比别人十网的收获还多,所以大家都叫他王三网。

    这王三网有一天喝醉酒了,终于说出了原因,说那条大铁头太过凶猛,威胁到了此段河神爷,因为他把那大铁头除了,河神爷和他就成了好朋友,但河神爷告诉他,一个人一生该吃多少碗饭该走多少里路,都是上天注定的,所以让他每天少捕点鱼,三网就好。

    按咱中国的说法,山有山神土地,管着山精树怪动物灵,水有河神水伯,管着水童水鬼荷花婆,山分岭岳峰峦,一岳一山神,一岭一土地,峰有山精峦有魈,动植精灵满山跑,河分江河湖湾,一河一神,一湾一童,江里走水鬼,湖飘荷花婆,每一个管辖的地方都不一样,黄河九曲十八弯,大大小小的水神没有一百也有大几十个。

    至于万川入海之后,则归了龙王爷管,龙王爷又分东西南北四家,这还仅仅是小神级别的,所以说纵观全世界,就咱中国的神仙系统最复杂,跟咱大中国的政府系统一样,大庙有菩萨,小庙有和尚,老百姓办点事,跪了和尚还得拜菩萨,每一关都得磕头,头磕的不响,香油钱给的不足,事儿都不一定办得成。当然,习大爷上台之后,很大一批人被削了一顿,有所收敛了,但多年养成的官老爷恶习,想一朝之内除尽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王三网说他和河神爷是好朋友,可谁信呢!大家都只当他吹牛的,第二天王三憨酒醒之后,众人再问,王三憨自己也说自己是醉酒吹牛,引得大家取笑了好久,从那一次之后,王三憨还是照旧每天三网,天天收获多多,只是再也不喝酒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年之后,到了第二年夏天,王三憨忽然在家大摆筵席,请村上的每一个乡亲吃饭,在席间王三憨就和大家告别,说自己要走了,这一走就不再回来了,承念这么多年乡亲们照顾,所以特地请大家吃顿饭,算是告别,还将家里的家具被褥都当场分送给了乡亲们,可乡亲们问他要去哪,他又不肯说,倒是弄大家一个闷葫芦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王三憨又和往常一样,出船捕鱼,可这一次,王三憨的船却没能再回来。

    根据当天和王三憨一起出船的渔民描述,说大家的船一起入的河,到了黄河中间,船只刚散开,王三憨的船下河水忽然就打起了旋,旋涡越旋越疾,越旋越大,经常出河捕鱼的都知道,遇到这种旋涡是极其危险的,搞不好整条船都会被吸进去,随着河水中的泥沙翻滚而下,再浮出水面时,跑到几十里之外也是有可能的,而且这种旋涡吸力极强,一旦被吸进去,水性再好都不容易逃生,所以大家一发现王三憨的船正处在旋涡之上,纷纷拼命大喊,出声示警,有胆儿肥的,甚至开船靠近了过去,想去救王三憨。

    可王三憨却冲大家摆手,示意大家不要靠近,站在船上对着大家喊:“河神爷说这附近缺了个城隍,我去做城隍了!”一句话刚喊完,忽然河中蹿起了一条巨大的金丝鲤鱼,这条金丝鲤鱼能有多大呢?从水中蹿了出来,一口就将王三憨连人带船一起吞了!

    众人全都惊呆了,大家在河边打了一辈子的鱼,扁担长、门板长的大鱼经常见,还有个传闻,说有条大鱼搁了浅,洼在了一个水塘里,一个村子的人将大鱼打死了,当时大鱼流的血,将整个水塘都染成了红色,随后用斧子将大鱼劈成了段段,一架驴车只能拉一段儿,四架驴车拉了四趟才拉完,可见大鱼有多大,但即使是传闻中的那条大鱼,只怕也没有这一条大。

    那尾大鱼一口吞了王三憨之后,尾巴一甩,河面上就起一阵大浪,等浪头落下,那尾大鱼早已没了踪影,出船的渔民回村将这件奇事儿一说,大家都这才明白过来,怪不得王三憨说他要走了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但也有不信的,就说王三憨肯定是掉河里淹死了,一众渔民可能觉得自己没伸手救助,不好意思说,就编了这么个借口,至于为什么没有尸首,这事要在别的地会追究,但在黄河边肯定没人追究,万里黄河,浊浪滔天,人掉下去找不着尸首的太多了,根据当年淘过河泥的老一辈说,河泥往下挖三尺,必定能挖到白骨,几乎是每几步就有一具白骨,可想而知黄河之中,吞噬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事情很快就过去了,百姓们都安居乐业,日复一日的过着平凡但充实的日子,王三憨的名字,已经成了一个传说,偶尔还出现在村中老人口中,后生们都已经不知道这个人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一年初夏,县里组织淘泥沙,黄河边上,每隔几年就会有样的举动,有劳力的出劳力,没劳力的出点粮钱,并不为奇,只是今年淘泥沙的公文才发下来,到了晚上,整个村上的人,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,梦见一个身穿官袍头戴官帽的小伙子,坐在一条渔船的船头上,顺着黄河水漂到了村子口,对着村里人大喊:“我是本地城隍王三憨,大家快跑啊!今年恶龙醒的早,黄河要发大水了,一淹百十里啊!往高处跑,别管鸡鸭牛羊了,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一句话喊完,黄河水呼的一下就冲进了村子,滔天巨浪直接将村子给吞噬了,巨浪之中,一条几十米长的黑色巨龙翻腾舞动,随着水流直下,所过之处,尾巴轻轻一扫,就房倒屋塌,无论是遇到人还是家畜,那黑色巨龙都一口就吞了,眨眼之间,整个村庄村毁人亡。

    众乡亲都被这个噩梦给惊醒了,纷纷起床,还没来及到河提上看看,天空忽然响起了一声炸雷,瞬间乌云密布,将黄河两岸百十里的范围都笼罩其下,随即大雨瓢泼盆倒一般的下,就好像老天忽然被谁捅了个窟窿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下大家都慌了,村上有威信者,商议了一下,宁愿信其有不愿信其无啊!万一真的发大水冲了村子怎么办?村里几百口那可是说没就没了,跑了最稳妥,没发大水再回来就是,当下立即组织大家往高地撤离,家禽家畜不带,人更紧要,男人搀扶着老人,妇女牵扯着孩子,大家互相照应,打着手电,冒着瓢泼大雨,全都从村子里撤到了离河边十几里处的高岗上。

    这边百姓刚一撤走,上游的浑水就下来了,巨浪一浪接一浪,河提直接就被推了,浑水肆无忌惮的冲进了村庄,房屋无不倒塌,树木也被浑水连根卷走,百姓们所遗留下来的鸡鸭牛羊,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村上的人都撤走了,由于王三憨梦中示警,整个村上无一人遇难,等到浑水退去,百姓担心以后再遭这浑水之害,就不在回去了,而是在那片高岗之上重建了家园,为了感谢王三憨的恩情,老百姓就在高岗下面,面河的地方,建了座城隍庙,别的地方城隍庙里供的城隍爷都没有名字,牌位上一般都直接写着城隍爷之位,某年某月谁谁谁泥塑金身之类的,唯独这座城隍庙供的牌位有名有姓,上面就写着城隍爷王三憨之仙位!不但有名有姓,还将地位抬高了一等,从地神直接位列仙班了。

    而那道士所提到的,正是那座城隍庙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