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59章:兄弟双杀

时间:2017-12-13作者:玉柒

    梅花老九一句话说完,那老者才仰面倒下,就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,可怜这老者也叱咤多年,如今老了老了,却仍旧没能逃过血洒荒村的结局,也许,这就是江湖中人的命,一入江湖,再无回路!

    后面两个老者冲了上来,那被我打伤的提马鞭老者没动,两人将死者的尸体抬了回去,和被我杀死的那个老者放在一起,三个老者满面悲愤,怒视梅花老九,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了。看wwΔw.『ksnhu『.la

    他们五个老人同在马帮西路,征战连年,感情深厚自不必说,如今一天之内,五去其二,自然悲愤交加,看他们的模样,如果有机会,将梅花老九生吞活剥了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却丝毫不在乎,手中雕刻刀一指,直指那三位老者,漫声道:“不用瞪我,我又没跑,有不服的尽管上来,杀了我就能给他报仇,当然,要被我杀了,就只能怪你们自己命苦了。”

    我灵机一动,对方五个老头只剩下三个了,还有一个受了伤,如果有一个老头上去和梅花老九拼命的话,剩下两人的注意力必定会集中在战局之中,我就有机会悄悄的潜伏过去,施以偷袭,虽然手段不够光彩,可这样却是最有利的。

    当然,我并不知道,就因为这一次的暗杀,会让我落了一个亦正亦邪的名声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立即开始查看地形,在三位老者的旁边正好有几棵大槐树,完全可以用来潜伏,而且和三个老头的位置十分接近,论单打独斗,那五位老者本来就略逊我一等,如果偷袭的话,一个有心一个无意,起码也有百分之八十的机会可以得手。

    刚看到这里,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嘚嘚蹄声,我急忙转头,一眼看去,顿时吓了一跳,那头红毛血牛竟然仍旧未死,肠子拖在地面之上,粘的满是脏污,内脏耷拉在腹部外面,就这样冲了过来。但明显力道减弱了许多,气势也远不如一开始强悍了,应该也是到了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我要是杀了它,实际上并不费什么劲了,但这样一来,我肯定就暴露了,当下就没动手,直接一闪身蹿上了树,躲在树桠之上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那红毛血牛根本就没发现我,从树旁蹿了过去,一到场中,吽的一声牛吼,声震四野,这东西不知道是受了紫符山猪的趋使,还是对徐坐井这种懂阴阳的人特殊青睐,一声吼完,头一低就冲徐坐井过去了。

    徐坐井冷哼一声,并不躲闪,而是一伸手指,忽然闪出一团绿色的火焰来,呼的一声,直接扑到了红毛血牛的身上,顿时一股焦糊味就出来了,那红毛血牛疼的乱跳,可身上的绿火却越烧越旺,噼啪作响,丝毫没有熄灭的迹象。

    而那紫符山猪却动也不动,一双小眼睛仍旧死死的盯着徐坐井,而且眼中的凶光越来越是强盛,场中红毛血牛的哀吼声,它似乎根本就听不见,只是死盯徐坐井。

    而徐坐井也一样死死的盯着那头紫符山猪,一团绿火点燃了红毛血牛之后,就退到了一边,他大概也看出来了,这头紫符山猪找上了他。

    可那头红毛血牛却惨了,身上绿火已经将一身血红的牛毛燎了个干净,烧的皮滋滋直响,还从七窍之中不断冒出七彩烟雾来,烟雾一起,就被风吹散,随着七彩烟雾越冒越多,巨大的身躯也迅速的干瘪了下去,但骨架子还在,就是干瘪了,片刻之后,终于推金山倒玉柱一般,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,抽搐几下,就不动了,只剩下一股焦臭味弥漫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哈哈大笑道:“人不敢上,弄头牛来凑什么热闹,这样,你们要是怕了,跪下给九爷磕三个头,九爷做主放你们走如何?”

    就在梅花老九说话的同时,那使铜钹的老者忽然动了,一闪身就冲到了梅花老九的面前,一挥手将一只铜钹甩了出去,顿时嗖嗖之声大盛,直取梅花老九,梅花老九一抬手,就听叮叮当当一阵密集的响声,随即被磕飞,可那铜钹却也没有落下,而是绕过了梅花老九,直打徐坐井。同时那老者抬腿就踢,一记鞭腿,扫向了梅花老九的腰间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自然知道徐坐井的本事,也不去拦那铜钹,不退不避,一抬手就将手中雕刻刀迎向了那老者的腿,口中笑道:“我之前可就说过了,我最拿手的就是肢解,对于手脚之类的尤其擅长,你这样直接出腿踢我,是不想要这条腿了吗?”

    话刚一出口,那老者嗖的一下收回了腿,另一只手中的铜钹一挥,横切梅花老九的咽喉,那铜钹的边缘如刀似剑,锋利异常,这一下要是切中,那还能有个好吗?只怕脑袋都得掉下来。但这却并不是那老者真正的杀手锏,只是用来迷惑梅花老九的,真正用来致梅花老九与死地的,确实他一开始就甩飞出去的那只铜钹。

    那只铜钹明明是打向的徐坐井,可就在那老者换招之后,却忽然在半空之中一顿,就这么静止在了半空之中,随即悄无声息的向梅花老九的后脖子处掠去,速度极快,又悄无声息,完全如同鬼魅一般。而那老者则手挥铜钹直击梅花老九的咽喉要害,只要梅花老九能被逼得往后一退,就等于自己往那铜钹上撞去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我已经悄悄的溜下了树,利用大树遮挡,正在悄然接近那手持白骨的老者!

    只要将这老者弄死,对方就只剩下两个了,还有一个已经被我打伤了,就算那只紫符山猪再厉害,我就不信五个打一个治不了它,何况我们之中还有徐坐井这样的高手在,弄死紫符山猪之后,再合力去对付那条三头白蛇,眼见胜利在望了。

    而那手持白骨的老者根本就没注意到身后,目光全聚焦在场中,一见那铜钹即将击中梅花老九,忍不住大喊道:“好!杀了那小子为老大报仇!”

    他话刚一出口,梅花老九已经冷笑了一声:“杀我?你们怎么想的?就凭这一对破铜钹?你们怎么就不知道动下脑子呢?那两把死神镰刀的碎片可都还在地上呢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脑后那只铜钹就毫无征兆的碎裂了开来,瞬间变成一堆铁屑落在地上,而梅花老九的雕刻刀,也叮的一声挡在了咽喉前,正好挡在了那铜钹之前,淡然笑道:“刚才我在磕飞铜钹之前,就已经将你的铜钹肢解了,只是我手法可能快了点,你看不清罢了,只要我愿意,如何一个和我手中雕刻刀接触过的东西,都不会对我构成任何的伤害,包括你手里这只。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忽然抬起一脚,正中那老者的腹部,老者被一脚踢的倒飞而起,人还在半空之中,手中的铜钹砰的一声爆了开来,无数的铁片疾飞,其中一片,尖啸着、旋转着,嗖的一声钉入了那老者的咽喉,梅花老九竟然用铜钹的碎片,击杀了那老者自己。

    就在碎铁片钉入那老者咽喉的瞬间,那手持白骨的老者已经嘶声吼道:“老三!”手中白骨一挥,就听嗖嗖连响,接连三根钢针从白骨之中射出,直取梅花老九,同时闪身飞掠,扑向梅花老九。

    可他的身形刚起,我已经从树后蹿了出来,这次动手,我早就在脑海之中经过了无数次的演练,出手之准,速度之快,可以说是倾尽全力,闪电一般从那老者身边掠过,在掠过的同时,手中匕首已经在他的胸膛之上切了一道口子,可惜的是,那老者警觉性十分之高,我忽然偷袭,还这么快的速度,却仍旧让他及时躲开了要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梅花老九已经挡开了那三根钢针,飞身掠起,一闪身就从那老者的另一边掠了过去,我们俩瞬间完成了一个对穿,正好调换了个位置。随即梅花老九一闪身就退了回来,和我站在了一起,笑道:“林兄弟,我还以为你挂了呢!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下,一指腰间的伤道:“差一点!还好命够硬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那手持白骨的老者就嘶声道:“命够硬?你想得美!我的白骨腐针之上,含有剧毒,中之无救,除了我的独门解药,谁也没法救你的命!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一举匕首道:“是吗?吹的这么厉害,好像对我并没有什么用,也就是用这把匕首挖了一小块肉而已。”

    我这么一说,那老者瞬间面色一凛,伸手一摸刚才被我切开的伤口,顿时面色大变,急忙伸手入怀,掏了两下,面色更是惊慌失措,脱口惊呼道:“我的药呢!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这时才嘿嘿笑了两声,另一只手一举道:“你说的不会是这个小瓶子吧?刚才你用毒针射我时,我已经看出针上有毒,为了防止万一,在刚才近你身的时候,就顺手给摸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那老者的面色,瞬间一片死灰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