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56章:孤军恶战

时间:2017-12-13作者:玉柒

    我顿时口中一苦,这下完了,本来一个红毛血牛,我就已经对付不了了,这一下前后夹攻腹背受敌,更是命悬一线,但是,危机往往也代表着机会,我可不会束手待毙,当下一咬牙,直接不理会脑后刀风,双手一使力,身体猛的向上一翻,直接凌空翻起,半空之中旋转一圈,稳稳落下,正好骑在了牛背上。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..kan.shu..la

    这样一来,那红毛血牛冲撞的对象可就换了目标,而背后对我出手的人,也一刀劈空,可红毛血牛的冲势不减,正好对那人撞去,那人的刀锋也直劈红毛血牛的脑袋局面瞬间逆转。

    我刚骑上牛背,一眼就看见了两把死神镰刀,一把正劈向红毛血牛的脑袋,一把则提在手中,一见一刀劈空,反劈向牛头的时候,顿时大吼一声,硬生生收住了死神镰刀下劈之势,往后面一收,身形一侧,躲过了红毛血牛的冲撞之势,正是那天我初回象尾村时遇到的老头。

    可我却仍旧没有逃出去!因为除了这个老头,另外还有四个,每人占据了一角,我骑着红毛红牛冲了进去,等于自己冲进了包围圈,这五个老头,带头的那个双手各持一把死神镰刀,其余四人一个拿秤,一个抓钹,一个手握马鞭,一个提着一截白生生的大腿骨,五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,那眼神,就像是一群饿狼看着一只闯进了狼群的羊羔。

    更郁闷的是,那红毛血牛一冲进包围圈,竟然停了下来,在包围圈中死命蹦跳,企图将我颠下来,我哪敢下来,这骑在牛背之上,我只要对付一头红毛血牛,这红毛血牛凶猛,那五个老头也不敢近身,可要是一被颠下来,那可就得对付五个老头外加一头红毛血牛了,这个账我还是算得过来的。

    我抓住红毛血牛的肩部皮毛,死死抓紧,不管哪红毛血牛怎么颠簸,我就是不下来,一边努力保持着身体平衡,一边四处张望,寻找突破点,同时也希望能看见徐坐井等人的身影,这个情况下,我一个人孤军奋战,几乎没有逃生的可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领头老者扬声道:“大家一起上,将他弄下来!”

    那个拿马鞭的老者则以摇头道:“大哥,没这个必要,红毛血牛出自深山大泽,瘴气多发地带,身上发毛之所以变的鲜红如血,实际上是因为体内吸入了大量的有毒气体,运动的越是剧烈,这种有毒气体顺着毛孔排出的越多,这小子不知死活,就让他在牛背上折腾吧!反正红毛血牛力量无穷,颠簸他个几个小时还是可以的,我们何必费那事呢!”

    我一听顿时傻眼了,老头这话分明是说给我听的,要是恐吓我的那还罢了,万一是真的呢?那死的多冤枉,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拼一场,当下主意一定,一只手松开,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,对着红毛血牛的脖子就是一匕首,红毛血牛虽然凶猛,可毕竟是血肉之躯,噗嗤一声,匕首直接刺了进去,深及刀柄,不等血喷溅出来,匕首都没来及拔出,我已经一个翻身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红毛血牛被我一匕首刺的吃疼异常,顿时狂性大发,对着前方直冲,笔直撞向那手提大腿骨的老者,老者身形一侧,刚刚躲开,我已经跟随而至,揉身而上,七星螳螂,连进带打,招招不离那老者要害。

    可我这边刚一动手,另外四个老者已经风一般的掠到,两把死神镰刀、一杆秤、一根马鞭,一对铜钹分四个方向分别打我双肩、后背和左侧太阳穴,而对面的老者手中大腿骨也呼呼生风,对着我的面门就捣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匕首刚才也没来及拔出来,手无寸铁,只好弹身而起,放弃攻击那老者,同时连闪带躲,好不容易才闪开五个老头的攻击,可刚躲闪开第一波攻击,第二波又紧随而来,如此反复,连绵不绝,我孤军恶战,以一敌五,险象环生,偏偏又被死死围住,无法脱身,只能咬牙苦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红毛血牛却又掉头冲了过来,也不知道为什么,那五个老者忽然一起闪开,每人都距离我约有十步之遥,保持警戒状态,我一见心中就咯噔一下,五个老者完全占据了上风,却忽然分散开来,单凭那头红毛血牛冲撞我,这未免有点不合情理,要知道红毛血牛虽然力大无匹,可毕竟是直线撞击,我很容易就可以躲开的,只怕这其中,定有蹊跷。

    那红毛血牛速度极快,我刚念头一闪,它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,我正准备闪开,那红毛血牛忽然猛的一顿,硬生生停在了我的面前,口一张,吽的一声吼叫,口中忽然喷出一股红色烟雾来,烟雾一出,顿时一股腐臭之气大盛,嗅之令人作呕,随即头昏目眩,眼前一黑,差点栽倒在地,顿时大惊,急忙闭住呼吸,闪身躲到一边。

    这红毛血牛久居瘴气缭绕之地,久而久之,竟然积瘴气在腹中,借吼声喷出,我仅仅嗅到一点味儿,就已经如此,一旦扑中人体,还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反应,怪不得那五个老头一起退的远远的,这瘴气肯定厉害非常,看来得加倍小心才行。

    刚琢磨明白,那红毛血牛已经又冲了过来,与此同时,那手拿铜钹的老者单手一甩,一只铜钹脱手飞出,呼呼旋转,疾转的边缘带起一阵锐利的嗖嗖声,直奔我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但这个对我并造不成威胁,反倒给了我一个机会,我一脚踢起,正中铜钹中心,就听铛的一声,铜钹改变了方向,直向那红毛血牛迎去,那红毛血牛凶悍至极,不躲不闪,一头直撞,就听夺的一声响,铜钹直接钉在了牛头之上,顿时疼的又是一声吼,却仍旧不退,直奔我而来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动,知道这是个机会,可就是有点冒险,但不冒险今天只怕跑不掉,干脆牙一咬,心一狠,往旁边一闪,那红毛血牛速度极快,我刚闪开一点,它已经从我身边蹿了过去,就在它从我身边擦身而过的时候,我一伸手就抓住了插在扭脖子上的匕首,奋力一拉,那红毛血牛前冲之势多快,这一拉之下,就听哧啦一声,匕首生生在红毛血牛的身体上拉出一道两尺多长的血口子。

    这一下那红毛血牛可吃了大亏,疼的不停跳跃,我一见机不可失,一闪身就向那红毛血牛冲了过去,一到近前,仗着身法灵巧,围着那红毛血牛滴溜溜乱转,那手持两把死神镰刀的老者一见,顿时大喊道:“快上,不能让这小子得了手。”

    可已经迟了!

    就在他一句话喊出的时候,我已经绕到了那伤口的位置,吐气扬声,大喊一声,一拳捣出,正中那伤口处,我在拳头上可是下过苦功夫的,一拳下去,山石也能打得碎裂,红毛血牛虽然凶悍,可毕竟是血肉之躯,就听咔嚓一声,牛肋骨生生被我打断了一根,拳头直接在牛腹部上掏出一个血洞,整个拳头都打了进去。

    拳头一打进去,我立即变拳为抓,一把抓住内脏,也不管是什么东西,奋力往外面一拖,呼啦一下,生生被我拖出一截来,却是一截肠子,我被牛血喷溅了一身,更是手不停息,匕首再度插进牛腹,奋力切割,将伤口再度扩大,随即拉住肠子,往外面一扯,松手就跑。

    就这一扯,呼啦一下,肝肠肚脏全淌出来了,那红毛血牛兀自不死,疼的到处乱跳,越跳内脏流出来的越多,眨眼之间,已经拖了一地,鲜血更是将地面染红了好大一片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那五个老者也冲到了近前,纷纷对我出手,我拼尽全力,猛的大吼一声,如同响起了一道晴天霹雳,再加上我一身的鲜血,直震的几人一愣,我趁他们一愣之机,闪身冲向那双手各持一把死神镰刀的老者,瞬间到了面前,劈手去夺他镰刀。

    那老者冷哼一声,双手死神镰刀一挥,两道寒光闪起,一道削向我咽喉,一道横砍我肋下,不管哪一刀砍中,不死就是重伤,可我根本就没想过对付他,对他出手,只是一个幌子,他一出手,我就趁势而退,一退就直接撞入从后面攻上来的那手持马鞭的老者怀里。

    那老者大吃一惊,急忙伸手来拿我,可我早就已经开始算计他了,哪里会给他空门,一撞入他怀中,右肘一曲,一肘就打在他的胸前,那老者根本来不及躲闪,只好硬受了一击,顿时哇的一口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一击得手,丝毫不做停留,一闪身又扑向了那仅剩一只铜钹的老者,那老者眼见同伴吃亏在前,不敢大意,手一扬铜钹飞起,同时伸手来擒我手腕,而那铜钹却嗖嗖围着我的脑袋飞了一圈,直接向我脖子上削来。

    我要对付的,也不是他,和之前一样,攻击他只是个幌子,我真正想杀的,是那个手中拿着一杆秤的老者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