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40章 故弄玄虚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我立即转头问门外的陈六道:“陈六,你以前跟过蒋门神一段时间对吧?”

    陈六一点头道:“是的!那是九爷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我又问道:“你可知道蒋门神有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会玩玄术的?”

    陈六一愣,立即摇头道:“没有,蒋门神根本就不信那些,连算命都没算过,他是从最底层起来的混子,只相信丛林法则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在密室内仔细看了一圈,密室里只有一些脚印,趴在地面上侧光看了一下,也没有发现什么,随即出了密室,在梅花老九当初跳出去的窗户边看了看,也没有任何异常,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。

    如果是五鬼搬运,就算四个守卫看不到五鬼,那也应该能看到钱袋子移动,所以有关于五鬼搬运这一点,我暂且可以不用考虑,如果实在找不到头绪,再往这上面靠。暂时排除了五鬼搬运之后,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,故弄玄虚!

    而这个故弄玄虚的人,一定是梅花老九自己,除了他之外,别人都没有完整密码,连门都进不去,也只有他才有可能将其他人支开,顺利将钱转移走,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只有搞清楚他出于什么目的,我才能明白该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,偏偏这个梅花老九,硬是一点提示都没有留下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忽然脑海之中灵光一闪,梅花老九其实留下了提示,只是大家谁也没有往这方面想,什么线索呢?就是羊肉汤店赵老头!

    如果是梅老爷子让火麒麟送信,没有必要指明了是羊肉汤店赵老头让送来的,这不是多次一举吗?何况火麒麟虽然一般人差遣不动,但梅花老九以梅家少主人的身份去央求他出个面还是可以的,而且还指明了必须我来,实际上这个线索就是梅花老九留给我的,这小子知道梅家出了事,我肯定会来,所以在布局之前,就已经将我算计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琢磨透了,立即出了密库,对陈六道:“陈六,我要出去一趟,你给我安排个车。“

    陈六一点头,转身要下楼的时候,又停住了,回头对我苦笑道:“林小爷,你不会也和九爷一样,一出去就再不回来了吧?”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笑道:“你怎么会这么想?”

    陈六道:“林小爷你不知道,现在天津卫到处都谣传梅家撑不住了,九爷跑路了,手底下其实已经有人在悄悄的和梅家划清界限了,有大概三四十个好手,甚至已经借口旅游之类的跑路了,就是不想在这个时候,参和进来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明白了,陈六这是怕我也不愿意参和进来,毕竟目前来看,确实是梅家处在了下风,而我和梅家的交情并不算深,这个时候搅和进来确实不算明智,他有此担心也是正常,当下笑道:“你放心好了,我绝对不会消失的,我这代理当家的可才当上不久,屁股还没捂热呢!哪能现在就走。”一句话说完,哈哈大笑下楼。

    陈六一听我说这个话,顿时放下心来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,因为梅花老九的失踪,他已经没了主心骨,现在我来了,他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,自然不愿意放手。

    当下陈六给我安排了车,我直接让司机开到了羊肉汤店所在的那条老街,还是那个巷子,还是那个老店,我进门就喊道:“赵爷,我又回来了,你这羊肉汤是不是下了药了,喝了一次咋就忘不了呢!”

    现在并不是饭店,店里根本没有生意,赵老头正趴在一张桌子上打盹,一听我的声音,一抬头看了我一眼,嘴里嘟囔道:“总算有个聪明人了,老子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乐了,不用问,赵老头肯定是知情者,当下笑道:“赵爷,是不是有些话要告诉我啊?”

    赵老头却没理我,径直走向了厨房,边走边说道:“老价格,一百一碗,先钱!”

    我笑着掏出两张红票子,递了过去道:“两碗!”

    赵爷伸手接过,进厨房做羊肉汤,不一会端出两碗来,热气腾腾,香味四溢,我坐下就开吃,两碗羊肉汤吃完喝尽,赵老头就说道:“吃完了回去吧!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明白了,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这句话很清楚了,让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,什么都不用烦心。有了这句话,我顿时放下心来,看来还真被我说中了,梅花老九一定在策划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但随即我又想到了徐坐井为梅花老九测得卦,立即说道:“赵爷,还烦请你转告一声,说徐坐井徐老爷子给他测了一卦,将有凶险,得防着草字头的人。”

    赵老头也没说话,只是听到徐坐井的名字时,身躯稍微震了一下,随即又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,我话已经带到,也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,自然没有留下去的必要,出了巷子,上车回了梅家。

    一进门,就听客厅里一个女子的声音叫道:“梅花老九呢?让他给我出来!别以为装缩头乌龟就没事了,今天他必须给我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一愣,这女子声音完全陌生,我肯定不认识,可除了九岁红,还有哪个女人敢这么嚣张?竟然跑到了梅家来生事,还张口就骂梅花老九是缩头乌龟,这没有点背景可不敢骂出口。

    我走进客厅,陈六正被一个女子抓着衣襟指着鼻子,一脸的郁闷,一见我回来了,顿时如同得救了一般,急忙说道:“林爷回来了,你问我不如去问林爷,他或许知道九爷在哪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一转头看向我,我趁机打量了几眼,看年纪最多二十岁,齐耳根的短发齐刘海,标准的瓜子脸儿,杏眼琼鼻,殷桃小口,身高最多一米六,穿着鹅黄色的小西装,配了条黑色短裙,白生生的大腿露出大半截,叫上蹬着一双黑色细跟的高跟鞋,一副鬼马精灵的模样,天生一副美人坯子。

    这女子一看见我,就杏眼一瞪,冲着我就过来了,她这一转头,陈六就对我直递眼色,我一看就明白了,这女子肯定跟梅花老九不清不楚的,怪不得敢这么大胆的来梅家生事。

    那女子一到了我的近前,手一伸就来抓我的衣领,我随手给挡了过去,笑道:“男女授受不清,姑娘,站着说话就好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的手被我挡了过去,顿时眼又一睁,努力做出一副凶恶的样子来,可惜她生的太过可爱,哪里有半点凶相,随即冲我叫道:“别嬉皮笑脸的,你们梅家都一个货色,梅花老九呢?让他给本姑奶奶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摇头笑道:“你是谁?和老九什么关系?现在是非常时期,不问清楚了,老九可不会出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又瞪了我一眼道:“你竟然不认识本姑娘?陈六,你告诉他奔姑奶奶是谁!”

    陈六苦笑了一下,走过来说道:“林小爷,这位是天津卫王家的小千金,叫做王菡,跟九爷是高中同学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顿时一愣,天津卫王家的千金,这什么事?梅、王两家可是斗得如火如荼,看这王菡的表情,分明是对梅花老九有意思,这可就好玩了,随即脑海一转,忽然想到了一件事,徐坐井不是说梅花老九要小心一个带草字头的人吗?难道是应在这王菡身上?要知道自古以来,英雄难过美人关,梅、王两家却又是竞争的关系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我就多留了一个心眼,不管是不是应在她身上,还是安全起见,这几天还是不让她知道老九的消息为好,当下笑道:“原来是王大千金,老九有事离开了天津,要过上三五日才能回来,等他回来了,我让他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那王菡小嘴一撇,娇声道:“少骗人,你当本姑奶奶是雏儿吗?快去叫梅花老九出来,不然本姑奶奶可要打人了。”这做派,倒是和九岁红有点相似,但这话一出口,我就乐了,越是这么说,越是表明了她真的是个雏儿,根本就没有什么社会经验,王家也是大家,估计就是温室里长大的楔朵。

    可我哪有时间和她纠缠,见她不肯罢休,当下面色一沉,沉声道:“我说了,老九不在家,我还有事,陈六,送客!”

    王菡一听,顿时火了,可见我沉着个脸,竟然有点怕我,外强中干道:“好!你叫什么?我会记住你的!等梅花老九回来,看他怎么收拾你。”陈六这时也过来送客了,她正好有了台阶,一边说着狠话,一边趁势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她刚离开,我忽然一激灵,徐坐井为梅花老九算的卦,只是说和草字头的人有关,这个有关的范围实在太大了,可以是暗算梅花老九,也可以是被人挟持了要挟梅花老九,看这丫头的模样,并没有什么心机,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,当下急忙一转身,对刚进门的陈六喊道:“陈六,拦住她,别让她走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