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38章:替人当家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当时梅花老九就急眼了,忽然就发起了疯来,将所有人都赶出了密室,自己趴在地上一寸一寸的看,那还有什么看头呢,十袋子钱多大体积,里面又没有别的东西,一扫眼该看见的就看见了,没有了就算将地面铲起来一层也没有。

    可梅花老九看了半晌,忽然将脸贴到了地上,歪着头在那边自言自语,随即猛的一下站了起来,一阵风般冲出了密室的门,一闪身就到了窗户边,伸手在窗户边沿上一擦,忽然疯狂大笑了起来,随即一伸手打开窗户,直接从三楼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陈六等几人连喊带喊,梅花老九的身形已经疾奔而走,等陈六等追到楼下,哪里还有梅花老九的身影,无奈之下,只好回家等待,可梅花老九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,也跟着那一批钱的消失而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梅家上下可都乱了套,陈六和姜涵去面见了梅老爷子,可梅老爷子却只用一句“不在其位,不谋其事”就将俩人打发了,硬是不肯再出山掌舵,而梅花老九一消失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梅家没了主心骨,这些天,全靠陈六和姜涵两人主持局面,对外还不敢说梅花老九失踪了,只说是非常时期,梅花老九不便露面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士气大跌,想想也是,主人都被打的不敢露面了,手下难免心寒,梅家上下,人心惶惶,而冯、王两家,则趁机大肆扩张,接连侵占了梅家数处产业,更是将梅家的势力从港口驱逐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,天津靠的是什么?就是港口啊!没有了港口运输为支撑,所有的货物都出不去进不来,所以不管谁想在天津站住脚,第一件事就是将势力渗透到港口去,可梅家的势力却被从港口中驱逐了出来,可见这下风落到了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昨天夜间,九岁红到了,九岁红一到,一问清楚情况,立即调动了北京李家在天津的势力,重新帮梅家在港口夺了一点话语权回来,可出面的毕竟是李家,虽然拿回来一点话语权了,可在外人看来,梅家肯定是完了,所以从昨夜开始,天津卫已经开始盛传,梅家完了,仅仅一夜的时间,谣言已经传遍了天津卫的大街小巷。

    偏偏梅花老九一失踪再无音讯,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,梅家几乎将所有的眼线都撒了出去,可愣是连个影子都没发现。就在半夜时分,也就是九岁红到了之后大约两个小时这样,陈六忽然收到了一张纸条,纸条是羊肉汤店的赵老头写的,上面就一行字:“梅家要翻身,必须林沧海!”

    一张纸条的分量,并不足以引起陈六等的注重,赵老头的分量,也没有那么重,但送纸条来的人,却牛逼了,谁呢?梅老爷子身边的一个老伙计,叫做火麒麟杜松明,这老伙计从年轻时就跟在梅老爷子身边,脾气火爆,点火就着,身手高强,胆大包天,而且天生硬骨头,打死不服输,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这一辈子如果说还有一个人是他服气的,那一定是梅老爷子,换句话说,如果不是梅老爷子发了话,别人根本差遣不动他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人,送来的纸条,陈六和姜涵就不得不重视了,正巧港口上有人生事,姜涵就带人去处理了,将寻找我的事情,交给了陈六,在天津卫,梅家的眼线那绝对是没问题的,我一出现,就已经被盯上了,所以陈六急急忙忙的就找我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弄清楚了前因后果,我心中是又惊又疑,惊的是梅花老九那么谨慎的一个人,竟然着了人家的道,不但钱没了,自己也弄丢了,到现在不见回来,最好的处境也是被困住了,但梅家的眼线却又找不到,最大的可能,就是已经落入敌手了。疑的是羊肉汤店的赵老头是怎么知道我来天津了的?要知道我昨夜才和九岁红约好,今天就到了,他却昨夜就让人送了纸条来,难道说他和徐坐井一样,有未卜先知之能?梅家老爷子为什么又这么相信赵老头呢?我又有什么本事能够救梅家与危难之中呢?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陈六又说道:“林小爷,梅家这次能不能撑得住,咱们九爷能不能救得回来,全得仰仗林小爷了,只要林小爷能将九爷救回来,从今以后,陈六这条命,就是林小爷的,只要林小爷一句话,刀山火海,陈六绝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这个时候,梅家最缺的其实不是人手,别人不说,梅花老九手下有陈六和姜涵在,就足够了,两人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,加上梅家树大根深,并不是一句两句谣言就能晃得动的,梅家最缺的,是一个主心骨,虽然说我对这事并没有把握,可现在梅花老九不知所踪,我还必须替他挑起这个大梁来。

    心念一起,主意已定,既然梅花老九不在,那这个家,我就暂且替他当了!

    当下我就哈哈一笑道:“陈六,我问你一件事,你本事也不差,心计也可以,为什么要替老九卖命?”

    陈六一愣,随即苦笑道:“林小爷说笑了,我陈六有多大的肚子,能吞多大的弯镰刀,心里还是有数的,对付街面上的那些地痞流氓,我自然不在话下,可如果和九爷比起来,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,萤虫之光,岂能与日月争辉。不瞒你说,之前我确实是不服气的,后来被九爷几次弄的,算是彻底服了,我陈六这一辈子,能跟了九爷这样的人物,死亦无憾。”

    我嘿嘿一笑,又问道:“不说梅花老九,我就说你陈六,在天津卫,如果有人不想杀你只想捉你,又不想让别人知道,容易不容易?”

    陈六立即一摇头道:“不容易!别的地方不敢保证,但在天津卫,想活捉我陈六,绝对不会那么轻松,毫不夸张的说,我们梅家的眼线遍布天津卫,想捉我杀我都有可能,但想不让人知道,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我又嘿嘿一笑道:“这不就完了,想捉你陈六都不容易,想捉老九就更不容易了,你别忘了,老九才是梅家的主子,不管是谁,在梅家没有彻底倒台之前,都不会轻易杀了他的,最大的可能,就是先将他捉了囚禁起来,让梅家群龙无首。”

    “可在天津卫要捉老九又不被人发现,那未免是天方夜谭,所以,这事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老九根本没事,他是故意躲了起来不露面的,当然,他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,只是他不高兴告诉你们罢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么一说,陈六的目光顿时一亮,喜道:“林小爷所说可是真的?九爷真的没事?”

    其实我哪知道梅花老九现在有没有事,但这个时候,我必须硬着头皮一口咬定梅花老九无事,只有这样,才能让梅家的人心稳定下来,当下就一边往别墅里走,一边哈哈大笑道:“老九不但没事,以我对他的了解,他一定在策划一件了不得的大事,不出手就罢了,一出手必定石破天惊,搞不好,和冯、王两家的争执,都会一战定输赢!”

    陈六紧走几步,跟上了我,疾声问道:“林小爷,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我们也没有九爷的消息,要怎么配合九爷?”

    我一摆手道:“天津卫梅、冯、王三大家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谁家没有对方的眼线,老九之所以不联系你们,就是怕走漏了风声,你们什么都不要做,就保持住日常运转即可,如果你有心,将手下不怕死又忠心的抽调到一起,随时待命,将眼线都撒出去,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第一时间就要知道,如果是老九发动了,立即赶过去支援就好。”

    陈六一点头道:“好!林小爷放心,梅家不怕死的汉子,还是有一些的,我这就去安排。”

    我一伸手拦住道:“你急什么?看你那点出息,老九既然都没通知你们,说明这一次,他起码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可以取胜,所以才没有动用自己的心腹手下,也是变相保存了梅家的实力,你那点人,也许只能收拾一下残局,并帮不上多大的忙。这样,你先带我去密室看看,我要看看老九的葫芦里,究竟卖的是什么药!”

    陈六又一点头,立即前头带路,这一有了底气,走路腰杆都挺直了几分,我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,有些人,也许确实是个好帮手,但一定不是一个好领袖,比如陈六,也是一个人物,但一没了梅花老九立即没了主心骨,这种人,混到这个地步,已经到顶了。

    而我刚才故意说话那么大声,并不是说给陈六一个人听的,而是说给梅家在场的所有人听的,他们这些人也都一个样,听我说了这番话之后,立即士气大振,好像梅花老九打败冯、王两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,全都由刚才的萎靡不振,而变得精神抖擞了起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