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37章:神秘消失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我一直都忽略了青衣楼,可能够在梅、冯、王三大家争夺不休的天津站住脚并且混的风生水起的青衣楼,怎么可能会是弱角色,以青衣楼在全国各国到处开分舵的形式,又怎么可能甘心屈居人下?

    而目前梅、冯、王三家火拼,正是青衣楼渔翁得利的好时机,不管是哪一家,都不会去得罪青衣楼,甚至可能会暗中出钱去拉拢青衣楼,梅花老九就曾经被冯、王两家收买的青衣楼杀手围堵过,不过那一次派去的并不是好手,被我就料理了而已,但不管怎么说,钱还是要付的,青衣楼是有收入的。

    如果三家都暗中和青衣楼勾结呢?毕竟青衣楼的主要生意是暗杀啊!这可是三家目前都需要的,那就糟了,三家的钱财都会源源不断的流进青衣楼的口袋,而且一旦上了贼船,还下不来,你不请,别人请去怎么办?势力会悬殊的,在这种情况下,三家的钱很有可能会被青衣楼榨干,因为暗杀能不能得手,完全是青衣楼说了算嘛!只要青衣楼不将三家的首脑弄死,三家就会一笔接一笔的往青衣楼送钱,等到最后三家都空了,青衣楼一家独大的势头,已经无人能挡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我冷汗都下来了,如果我是青衣楼的主事人,我一定会这么做,鹤蚌相争,渔翁得利在目前天津可以说完全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都不用下饵,三家就会自己送上门去,现如今,我只能祈求梅花老九别那么傻将钱送去青衣楼,只要三家之中还有一家没有被掏空,青衣楼就还不敢露出本来面目,毕竟三家盘桓天津这么多年,树大根深,在没有完全倒台之前,一旦被三家知悉了青衣楼的真实目的,很有可能会引去三家联手攻击,那就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了,就算最后青衣楼能赢,也会赢得十分惨烈,这肯定不会是青衣楼主事人所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焦急,急忙掏出电话,拨通了梅花老九的号码,电话一接通,没等对方开口,我就急忙问道:“老九,你可请了青衣楼的人帮忙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并没有回话,而是一直响起粗重的喘息声,还有沉重的脚步声,我又追问了一句:“老九,我问你话呢?你可请了青衣楼的人帮手?快回话,到底花没花钱?”

    这一次,有人说话了:“花钱?要有钱可花呢?”声音一入耳,我就听了出来,绝对不是梅花老九!就算再没有分辨能力的人,也能够听出来,这声音和梅花老九的声音差别太大了。

    这人的声音十分尖细,听着还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森感,就像是被人捏住了嗓子硬挤出来的一样,隔着电话我硬是听出了一身的鸡皮来。

    但我并没有乱了阵脚,反而迅速的沉静了下来,随口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对方嘿嘿一笑,随即又用那种尖细阴森的声音说道:“我?我是来搬你说的那个梅花老九钱的,现在的梅花老九,别说花钱请青衣楼的人,只怕连手下的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又一个声音传来:“老四,就你话多9不快挂了!”

    话一入耳,电话已经传来了盲音,我的一颗心迅速的沉了下去,梅花老九的钱没了?电话也落入了别人的手中,这代表着什么?如果不是情况危急,像梅花老九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连电话都丢了呢?

    但我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焦急来,自从我出山以来,短短一段时间的遭遇,已经使我学会了处变不惊,越是遇上了事,越是要能沉得住气,有很多时候,事情并不是没有转机,往往都是自己沉不住气反而坏了事。

    既然事情发生了,急也不是事,还不如沉下心来,静观其变!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到了天津,我按原先约定好的方案去碰头地点找徐坐井,可等了半天,也没见徐坐井出现,我暗叫不妙,徐坐井不会无缘无故失约,很有可能已经失手了,也有可能我被盯上了,徐坐井发现了没有露面,但我刻意留意了一下四周,并没有发现暗哨,更是忧心不已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,我一招眼就认了出来,正是当初梅花老九击杀蒋门神时,安插在蒋门神身边的那个陈六!

    陈六一出现,我就暗暗叹了口气,梅花老九那也是人中俊杰,相当傲气的一个人,如果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就算明知道我来了,也不可能主动派出陈六来找我相助,如今看来,只怕梅家真的已经到了无法维持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果然,陈六一现身,就对我一抱拳道:“林小爷,我们家九爷有请!”

    我也没有推辞,到了这个时候,我见不着徐坐井,必须去见见梅花老九了,起码我得知道究竟梅家发生了什么事情,当下让那陈六前面带路,随他上了车。

    一上车,陈六一言不发,车一发动拉着我就走,片刻就到了梅花老九那栋别墅之前,下车刚进门,陈六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,对我连连磕头道:“林小爷,求求你了,你一定要救救九爷,这次你要是不伸手,九爷就完了!”一句话说完,又连连磕头,脑袋磕在地砖之上,砰砰做响。

    我急忙伸手扶住陈六,面色一正道:“兄弟,你这是做什么?我要是不愿意帮老九,能回来天津吗?我自己可一屁股的事等着处理呢!你放心,只要我能帮上手的,刀山火海也绝对不皱一下眉头,不过,你得先跟我说说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我都已经到了梅花老九的别墅,为什么不去问梅花老九,而是要问陈六呢?就从陈六这一跪上,我就已经猜出,梅花老九一定出事了,很有可能人都不在别墅之中,不然的话,陈六没有必要对我下跪,就算求我出手帮忙,那也应该是梅花老九开口,根本就轮不到他陈六,再加上昨夜我打电话给梅花老九,接电话的却不是他,所以我断定,梅花老九很有可能失踪了。

    果然,陈六一见我答应了,立即诉说了起来,正如我所料,梅花老九失踪了,不但梅花老九失踪了,梅家前些天从凑出来的一大笔钱,也神秘消失了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呢?就在我们离开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梅、冯、王三家明争暗斗,一直纠缠不休,梅花老九由于安排得当,在与冯、王两家的争斗中,不但没落下风,反而逐渐占了上风,梅花老九也不是什么饶人的人,一占了上风,就对冯、王两家穷追猛打,一度打的冯京和王长风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可就在一个星期之前,局面忽然发生了巨变,冯、王两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许多好手,一个个出手狠辣,身手一流,而且行踪诡秘,神出鬼没,梅花老九安排了几次行动,不但没有奏效,反而都遭受到了致命的打击,有一次几乎全军覆灭,派出去了二十个人,就回来一个,回来的时候,还被吓得尿湿了裤子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急了,一打听,原来这些人都是青衣楼的人,是冯、王两家花了大价钱雇来的,梅花老九就出面和青衣楼的人交涉,青衣楼却狮子大开口,要梅家拿出一大笔巨款来,说只要梅家出的价钱到位,青衣楼就可以反过来帮梅家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并不是笨人,当然不会同意,这无异于饮鸩止渴,不但没有同意青衣楼的要求,反而通过关系,和另外一个组织联系上了,这个组织开出的条件更高,但奇怪的是,梅花老九竟然同意了。

    这个组织十分奇怪,不要转账也不要支票,只要现金,还必须是流通过的不连号的旧钞,梅花老九几乎动用了整个梅家的经济链条,弄了整整五亿的巨款,全都是按照要求,流通过不连号的旧钞,清点后分十个帆布袋子包装好,放在了别墅里的密库之中,和对方约定好,明天晚上交钱。

    可就在昨天晚上,天津卫的上空忽然涌来一团团的乌云,将整个天津卫笼罩其下,电闪雷鸣,狂风大作,大街上瘦一点的姑娘都能被大风吹跑了,这种天气下,大家也就早早收工睡下了。

    可睡到半夜时分,别墅中的警钟忽然大作,梅花老九带着陈六等人冲到楼上的时候,四个守卫已经倒在了地上,梅花老九大惊,这笔钱,几乎是他目前能动用的全部资本了,所以十分看重,特意安排在三楼的密室之中,还调了四个精明干练忠心不二的好手看守,可这四个连声都没吭就倒下了,他当然会担心,万幸的是,也许是自己发现的早,密室的门还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随后梅花老九打开了密室的门,只一眼就呆住了,密室里面的十袋钱,在门没有打开,四面墙壁也没有损坏的情况下,神秘消失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