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35章:兄弟反目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蒙长弓回来后,听说弟弟成了家族的新宗主,不但没有生气,还很为弟弟开心,他甚至已经决定好了,在草原上游玩一段时间之后,就按照蒙家的规定,离开草原,游览天下。而且当时蒙长弓一身绝学初成,也心高气傲,正想遍寻天下高手切磋,不做这宗主,反倒合了他意。

    可蒙长弓回归大草原的时候,正好是草原上一年一度的摔跤大会,蒙古人大部分生性武勇,极重荣誉,对着一年一度的摔跤大会极为重视,可以说整个草原上的英雄好汉,都会参加这个盛会,期盼在大会之上一展身手,即为自己争取荣誉,也为自己的家族争得荣光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蒙满弓已经取代了蒙长弓成为草原第一勇士,是必须要接受新的挑战者挑战来保住自己第一勇士的名头的,而且他还是蒙家新的宗主,他的胜负,决定了蒙家的地位,所以他必须出战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蒙长弓无心家族宗主之位,可蒙满弓却不这么想,他已经成为蒙家宗主了,也成了草原第一勇士,在草原上享受着无上的荣誉,他担心,自己哥哥的归来,会夺去曾经属于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 而蒙长弓绝艺新成,也正渴望大展身手,扬名天下,而且他本就是在草原上长大的,对这种草原盛会自然心盛,而且他归来的消息,已经在草原上传开了,他可是第一个十六岁就成为草原第一勇士的名人,大家早就听闻蒙长弓的大名,自然热情邀请,这也正合了蒙长弓的心,当下也就去了。当然,蒙长弓一开始并没有想参加,纯属于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去的。

    当天摔跤大会,热闹非凡,无数远近的牧民全都赶来了,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好不欢畅,草原上的好汉更是尽数到场,校场之内,各展绝学,赢得了大家一阵又一阵的喝彩声。

    开始蒙长弓并没有下场比试,而是与一众豪雄汉子聚集在一起吃肉喝酒,可到了中场的时候,场中有一条好汉,名叫脱脱儿,这汉子身高两米挂零,膀大腰圆,武力过人,摔跤技术也颇为厉害,一下场之后,连胜三人,一时竟然无人敢再上前应战。

    本来蒙长弓在旁边看的挺开心,可这脱脱儿一连赢了三场,脑子一时发热,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,竟然在场中向蒙长弓叫起了阵来,点名曾经的第一勇士蒙长弓下场应战。

    蒙长弓是参加过摔跤大会的,知道最后的赢家会向上一任的第一勇士挑战,而上一任的第一勇士,也就是蒙满弓,他怎么会向自己的弟弟挑战呢?所以一再拒绝,坚决不肯下场。

    可那脱脱儿却是个莽夫,仗着天生武勇,一见蒙长弓不肯下场,反而认为蒙长弓怕了他,在场中趾高气扬,一再出言污蔑蒙长弓,到了最后,竟然说蒙长弓是昨日黄花,荣誉不在,这一句话,终于惹恼了蒙长弓。

    蒙长弓下场,并没有使用技巧与脱脱儿争斗,而是采取了武力硬拼,只一拳就打垮了脱脱儿,更是用一只手,抓住了脱脱儿的腰带,直接将脱脱儿举了起来,一下将脱脱儿生生摔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,引得周围欢声雷动,大家纷纷夸赞,说蒙长弓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勇士,而坐在第一勇士位置上的蒙满弓,听着大家赞美蒙长弓的言语,却越发的刺耳,心中更加惶惶。

    随后又有三五名草原上的汉子入场挑战,也都被蒙长弓轻易击败,众人与他实力差距太大,干脆起哄让他以一敌十,而蒙长弓打的兴起,正觉得一个一个的打太不爽快,竟然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当下就有十个猛人冲进了场内,此时的蒙长弓早已绝艺在身,以一敌十,还个个都是摔跤的好手,摔跤可不比格斗,摔跤是一种近身战术,有各种技巧、技术和方法,但有一个前提,必须抓住对方,所以摔跤手第一项训练就是抓得牢,一旦被抓住,基本上很难甩脱,但蒙长弓以一敌十,竟然愣是没有让十个猛士沾着边,举手投足之间,已经将十个猛士摔了个四面朝天。

    这一下,欢声雷动,直接响彻了整个草原,再也没有任何人上前应战了。按照摔跤大会的规矩,接下来,就是蒙长弓与蒙满弓之间的兄弟之争!

    蒙长弓本来就没想过赢他弟弟,所以他在兄弟俩之间的较量一开始时,就放了水,两圈一转,就故意卖了个空子,被蒙满弓摔倒了,可他这一摔,却摔出了祸事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呢?参加摔跤大会的,大部分都是摔跤的行家好手,蒙长弓放水,自然逃不过他们的眼睛,草原上的汉子生性率直,输就是输,赢就是赢,来不得半点虚假,一见蒙长弓假摔,顿时响起了倒彩之声。而蒙满弓则也羞了个满面通红,他认为大哥如此做,实在是对他的侮辱,当下厉声严喝,让蒙长弓起身与他一战。

    蒙长弓无奈,只好再度起身应战,这一次,没有放水。

    蒙满弓虽然身体强健,可毕竟不会蒙长弓那些高超绝伦的绝艺,哪里会是蒙长弓的对手,勉强走了几圈,就被蒙长弓摔倒在地,蒙满弓羞愧难当,直接离开了校场,而蒙长弓奔向追上去和弟弟解释清楚,却又被蜂拥而上的百姓拥簇了起来,抬着他宣威,就这一错,兄弟俩再也没有和解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蒙满弓回到家之后,家中人已经知道了蒙长弓又一次夺得了第一勇士的荣誉,正在庆祝,在蒙父蒙母的眼中,兄弟俩都是他们的亲骨肉,自然一视同仁,没有亲厚之分,谁取得了第一勇士,都是蒙家的荣耀,可这在蒙满弓的心中,却视为奇耻大辱,更认为蒙长弓已经取代了自己在家中的宗主地位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蒙满弓决意离开草原,离开蒙家,将宗主之位还给蒙长弓,可庆祝归来的蒙长弓却又一次阻拦了他,一再言明,自己回来并不是和他争什么宗主之位的,应该离开的是他。

    蒙满弓本也是一条好汉,奈何钻了牛角尖,再次向蒙长弓提出挑战,而且是生死之战,赌注就是谁赢了谁就做蒙家宗主,蒙长弓假意答应,却将时间推到了三日之后,本想第二天就离开草原,从此之后,不在涉足草原,这样就可以让蒙满弓死了心。

    可万万没有想到,当天夜里,蒙长弓和父母长谈辞行之后,在回自己帐篷睡觉的时候,却遇到了另外一个人---呼兰桑乌。

    这呼兰桑乌,是蒙满弓未过门的妻子,是个十分美丽的女人,但也十分势利,也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风声,说蒙满弓宗主的位置要被蒙长弓取代了,一想到要随蒙满弓离开草原,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,顿时不愿意了,这个女人还有点小聪明,又打听到了蒙长弓尚未婚娶,竟然动起了歪心思,趁夜去勾引蒙长弓。

    偏偏蒙长弓刚回来,根本不认识这个呼兰桑乌,而且那个时候蒙长弓也正是二十五六岁的年纪,血气方刚,又重新夺回了草原第一勇士的名头,意气风发,不知道多少草原上的姑娘梦想嫁给他,他也没往深处想,呼兰桑乌长得又美,这一请他喝酒,他也就去了,俗话说的好,酒色乱性,何况一个有心一个无意,蒙长弓酒量再高,也架不住美人相劝,当夜醉酒之后,终于做下了无法挽回的错事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当夜蒙满弓也因为心头苦闷,前去找未婚妻诉说,偏偏看到了蒙长弓和呼兰桑乌裸着身子睡在一起,这种侮辱他哪里受得了,奋而击之,并且下了死手,用上了击杀野兽的毒箭。

    蒙长弓饮酒过度,又刚与呼兰桑乌放纵一番,睡得正酣,根本不防,被蒙满弓一箭射中,身中剧毒,一睁眼见弟弟疯狂杀来,两只眼睛都红了,只当弟弟是想暗杀与他,草原上的汉子,向来看不起这种手段,伤心之下也是怒极,反手一拳打翻了蒙满弓,可蒙满弓一天一夜之间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,已经如同疯虎,拼命扑杀蒙长弓。

    蒙长弓连逃带跑,终于逃脱了蒙满弓的追杀,但那毒素却深入血液,再也无法根除,最后还是找到了草原上的萨满,以一偏方才得以压制毒不攻心,这个偏方就是生鸡蛋,生鸡蛋本是寻常之物,但天下万物,相克相生,这百姓家都有的寻常之物,却偏偏可以克制那可以毒死野兽的毒素。

    命虽然保住了,但这毒素却日夜折磨着蒙长弓,原先精壮结实的大汉,逐渐消瘦,到了现在,已经瘦成了这般模样,万幸的是,蒙长弓还顶得住,一时半会还死不了。

    而至此,兄弟俩人已经彻底反目,蒙满弓根本就不给蒙长弓解释的机会,只要相见,必定生死相拼,蒙长弓无奈之下,只能处处避让,这个误会也就一直延续至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