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25章 夜探象尾村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我正琢磨着怎么能搭个话,在不暴露自己身份的情况下,打听一下象尾村怎么变成这样的,老人这一开口,正好给了我一个话茬子,自然而然的接过话来就问道:“这怎么讲?到了晚上,象尾村还会有吃人的妖怪不成?”

    那老人几乎麻木的抬头看了我一眼,继续用那种半死不活的腔调说道:“说是妖怪也可以,说是人也可以,反正象尾村到了晚上就不太平,不单单象尾村不太平,附近的几个村子都不太平,你看看我们村上还有年轻人吗?没有,一个都没有!能走的都走了,情愿在外面漂着也不回来了,因为在外面再穷再苦,也还能活下去,在这里不小心就会丢了命的,你还是快点走吧!晚了可能就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一愣,脱口而出道:“怎么?小汪庄和李家村也变成了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口,我就知道自己说漏嘴了,我现在扮演的是一个外地人,对当地的情况应该完全不熟悉才对,可这一出口就将小汪庄和李家村说了出来,稍微敏感一点的,都会察觉出异常来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我这句话一出口的时候,那老人忽然抬起头,双目之中闪过一丝精光,快速的瞟了我一眼,随即又低下头去,恢复了原先那种半死不活的模样,点头道:“你说对了,都这样,这两年,和你一样的来问稀奇的酗子也有好几个了,都莫名奇妙的失踪了,年轻人,我劝你还是别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,多年轻啊!大好的时光,死在这里可真的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松了口气,老人大概将我当成了好奇心爆棚的年轻人,现在确实有一些年轻人喜欢到处探险,越是稀奇古怪的地方,越受青睐,但他们却不知道,有很多地方,很多事情,一般人是不应该窥探的。

    同时我心中也起了疑心,刚才老人那一瞟,眼神之中精光四射,分明不是一个普通老人,当下急忙在脑海之中回想了一下,我离开象尾村的时候,也十多岁了,村上人大部分都认识,就算不熟也多少有点印象,可仔细筛选一圈下来之后,硬是没有谁和眼前这个老人能够对得上号。

    这一下我惊疑更甚,也不在多问了,这老人的身份肯定有问题,就算再问下去,只怕也只会得知一些别人想让我知道的事情,信息不对,反而会让我误判眼前的形势,还不如离开自己查个明白。

    但我没有立即离开象尾村,而是多了个心眼,又在象尾村转悠了一圈,这一次,我故意放慢了脚步,果然不出我的所料,没多久我就发现了两件奇怪的事情,一是在我的身后,多了一个暗中跟踪者,虽然刻意隐藏了身形,可我在深山里和杨爷爷练了五年,其中就有自己逃命杨爷爷追捕的项目,对于追踪和反追踪来说,我绝对算得上是其中高手,对方自然瞒不过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第二件事就是还留在象尾村里的一些老人,我竟然一个都不认识!

    这就不对了,就算我十来岁的时候就离开了,可十来岁的孩子,完全有记忆了,要说偶尔有一个老人不认识,还勉强说的过去,可要说所有的人都不认识了,绝对是不可能的,就算岁月可以使一个人的相貌产生变化,但大体上的形态是没法改变的,多少总会残留一点当年的影子,可我从这些老人的身上,硬是没有发现任何一点相似的地方,也就是说,现在生活在象尾村里的老人,全都不是象尾村原先的村民。

    这一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之后,我立即出了村,也没有向李家村或者小汪庄走,而是选择了通往集镇的道路,并且尽量使自己看起来有点沮丧感,更像是一个乘兴而来,败兴而归的猎奇年轻人。为什么呢?因为我相信,一定会有人暗中监视我,我只要已露出一丁点的异常,都会影响到我晚上的行动,也正因为如此,我才选择了通往集镇的道路,毕竟这条路相对宽阔,四下都是田野,跟踪我的人不好藏身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我还是发现了一个暗中跟随的身影,也是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,就跟在我身后大约半里地,不过这家伙的跟踪技术就不怎么样了,我快他也快,我慢他也慢,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跟踪行为的意识,很明显,对方放松了警惕,并没有将我太当一回事,所以才派出了一个并不优秀的跟踪者来。

    我一直到了集镇,跟在我身后的老人才离开了,估计也是认为我没有什么威胁性了,我要的也正是这个效果,只有对方接收到错误的讯息,我才更方便行事。

    我找了家旅馆住了下来,在旅馆洗了个澡,又上街吃了点东西,一直在集镇上磨蹭到天色擦黑了,才趁着夜色再度踏上了前往象尾村的路,而且一路上尽量借着路边的杂草潜行,但月光太过明亮,四周又太过空旷,对我很是不利,万幸的是象尾村的那些人已经被我糊弄了过去,不然的话,只怕早就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我一直到了象尾村村口,没有直接进入村庄,而是爬上了村口的那棵老柏树,没错,就是那棵被雷误劈了的老柏树,这棵老树的生命力极其顽强,当年被一道惊雷从中间一劈为二,满身焦黑,竟然硬是没死,不但没死,还抽出了新枝,发了新芽,这些年没见,被劈成两半的树身不知道被谁用铁丝又给箍了起来,看上去好像又合并到了一起,和完好时基本没什么差别了。

    我藏身老柏树之上,树身粗大,我挑了一根比较粗的树桠藏在阴影之中,屏神静气,观察着象尾村,我相信,象尾村中一定发生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,我一定要查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一直藏在树上三四个小时,眼瞅着到了子夜时分了,象尾村里一直没有任何的动静,没有人声,没有鸡鸣狗叫,甚至连盏灯光都没有,整个村子如同一个死了一般寂静,我的一颗心也逐渐沉到了谷底,不用问,象尾村,我真正的家乡,已经变成了死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吓了我一跳,急忙按了接通,电话一接通,就传来了九岁红略带焦急的声音:“沧海,你在哪呢?我告诉你,你就在杨家村等我,我明天就到,千万不要一个人回去象尾村,会没命的!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是一愣,当日离开杨家村时,我并没有通知九岁红,因为我觉得替养父母报仇,是我的责任,不应该牵扯上九岁红,何况九岁红因为我已经射了张龙虎一针,被张龙虎记恨上了,李家虽然家大业大,但徐坐井说的对,张龙虎这些人都生活在深山大泽之中,李家的势力未必能伸的那么远,还是让她脱离这个危险的圈子,所以我就没通知她。

    而九岁红在离开杨家村之后,也一直没有给我电话,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来电话,而且一开口就告诉我象尾村十分危险,这就不能不问问了,当下急忙压低声音道:“我已经在象尾村村口了!“

    九岁红一听就急了,在电话里叫道:“别进去,象尾村、小汪庄和李家村都已经被马帮的人占领了,里面的村民都被马帮给钱打发走了,现在的村民,都是马帮的老人,每一个村子都建起了四象锁阳塔,村子阳气隔绝,不断吸收四周的阴气,整个村子阴气盈然,吸引着附近一切的邪祟之物,已经变成真正的鬼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千万不要擅自行动,更不要和那些马帮的老人动手,那些老家伙都是在马帮经历过无数生死劫杀的狠角色,马天南将他们放在那里,一来是养老,二来就是让他们看守着村子,象尾村、小汪庄和李家村呈三角之势,原本是镇着万人坑里的阴气的,但现在三个村子不断吸收阴气,以此来削弱万人坑里的阴气,方便他日后下万人坑夺取那东西,所以马天南极为重视,每一个村子,都安排了一个极为厉害的角色镇守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四象锁阳塔里还藏着一些极度凶恶的邪物镇塔,你根本不是对手,赶快离开那里,在集镇上等着我们,徐爷爷也和我在一起,我们明天就到。”

    九岁红一顿连珠炮般的话刚落音,我都没来及回话,忽然脊背之上一阵阵的森寒,瞬间浑身鸡皮暴起,我连想都没想,一闪身就跃下了大树,随手挂了电话,装进口袋之中,人在半空之中的同时,已经转过身来,向我原先藏身的地方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眼,直将我吓的一激灵,我原先藏身的那棵树桠,已经被一个硕大的怪物抱住,那怪物身高足有两米,浑身覆盖着铜钱大的鳞片,双目赤红,嘴巴突出,满口的尖牙,身后还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。

    这一看清了,脑子都没过一下,已经脱口喊出:“黄老二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