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21章 棺不离地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听到汪天龙的名字,我还是十分吃惊的,在我的记忆中,汪天龙的形象一直都没有模糊,那天晚上,那位老人的神勇表现,一直都是我记忆中的一个亮点,可万万没有想到,杀害我养父母的,竟然也有他的份。

    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,汪天龙和爷爷相敬相杀了一辈子,怎么也算得上一条好汉,上次的表现更是说明了他根本就不受任何人的威胁,可如今却和茅山张龙虎等人联手杀害了我的养父母,这让我一时之间有点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但这阻碍不了我报仇的决心,无论是谁,只要和我养父母之死有关系的,一个我都不会放过!

    我的天性里,之前可以说并没有杀戮的成分,甚至可以说是很宽厚的,一向都抱着能不伤人性命,就不伤人性命的原则,但这一次,我心中的杀意已经无可阻挡的狂飙而起。

    那马小毛是个明眼人,一看到我的表情,已经知道我杀心大动,也知道这个时候所有的劝说对我来说都是徒劳的,当下又叹息一声道:“林兄弟,我知道你报仇心切,让你放过几人,只怕没有可能,但愚兄仍旧有一句话要说,冤有头,债有主,取主谋之命即可,至于一众帮凶,还望林兄弟能上体天心,宽恕为怀,少造杀孽......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,我已经一摆手道:“多谢马大哥,不过此仇山高海深,林沧海身受大恩,虽不是亲生,胜过亲生,杀父弑母之仇,又岂能不报,马大哥不用再劝了!”

    马小毛又叹息了一声,看了我一眼道:“罢了!罢了!天作孽,犹可恕,自作孽,不可活!林兄弟心意已决,我多劝也只是徒增口舌,要怨只怨他们自己做事不留余地吧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话锋一转道:“不过,林兄弟,在你报仇之前,我建议你先回一趟雁门山,家师前来告之愚兄此事之时,还说过一件事,说那杨家夫妇两人,横遭不测,心有不甘,不肯入轮回,不肯过奈何,尸骨不入土,棺木不离地,只怕是还在等林兄弟回去啊!”

    我一听顿时五脏俱焚,这事还是发生在两三年前,要照这么说,我养父母的尸骨到现在都还没安葬,这让我如何能够承受,当下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,对马小毛一抱拳道:“马大哥今日点拨之恩,林沧海改日必报,但今日林沧海听闻养父母尸骨未敛,心如刀绞,无意盘桓,就此告辞,山高水长,来日再见!”

    马小毛也知道我归心似箭,留不住我,叹息一声,也起身抱拳,送我们出门,到了门口,马小毛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,对我说道:“林兄弟,有一事我差点忘了,家师曾说过,你此去会有一劫,天雷地火,魑魅缠身,所以特地留下一物事,让我定要转交给你。”说着话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锦囊来,五彩丝线所绣,两面各绣一神情凶恶的兽首,旁边流云环绕,十分漂亮,口也用丝线封死,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?

    马小毛伸手将锦囊递了给我,说道:“家师特地嘱咐,让林兄弟将此锦囊贴身收藏,危急之时,可助林兄弟渡过劫难。”

    我也没客气,徐坐井这样的人物,且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帮助我,既然他说我会有不测,那就跑不了,还是收下的为好,当下收好锦囊,和马小毛辞别,带着九岁红出村,在路边拦了一小巴,坐车到了城镇,高价找了辆车,直奔雁门山。

    我急火攻心,心中杀意狂飙,整个人都有点不对劲了,万幸的身边还有个九岁红,一路宽慰,这才按住了心头怒火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到达雁门山下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,付了车钱,再往山里去,路不好走了,九岁红倒是聪明,找了家摩托行直接买了辆摩托,我不会骑这玩意,幸好九岁红对这玩意还挺在行。

    我本来对这雁门山地形就不熟悉,虽然在杨家村住了一年,可从来没出过远门,最远的也就是跟随养父到过附近的符家集,距离杨家村也就十几里路,万幸的是还记得名字,两人打听了符家集的方向,九岁红骑着摩托带着我,一路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由于路不熟悉,两人走了两次的岔路,到了符家集时,天色已晚,两人一天一夜水米未进,我虽然心急如焚,可也不能不顾虑到九岁红,当下就在集镇上找了家面馆,要了两碗面。

    我是一点也吃不下去,可九岁红是真饿了,以往她哪肯吃这些,今天却低着头唏哩呼噜直扒,我心中略有愧疚,这是我的事,却拖累九岁红饿成这样,想想就有点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集镇上的面馆,又到了晚上,并没有什么生意,面馆老板给我们做好了面就坐在一旁抽烟,我又没心思吃面,就搭话问道:“老哥,你可知道这附近有个叫杨家村的?”

    那老板一点头道:“当然知道,出了符家集,顺着小道往南十二三里路就是杨家村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忽然看了我们一眼道:“两位这么晚了还去杨家村,怕是不安全啊!”

    我原本听得路线正确,心头稍微宽慰了点,他又加上了这么一句,顿时起了警觉,急忙追问道:“怎么?杨家村有什么不安全的?”

    那老板说道:“原先杨家村没啥,就是普通村子,村上住的也都是普通百姓,不过自从两年前,杨家村的杨大魁夫妻出了事,杨家村到了晚上,可就不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紧,急忙再追问道:“老板你给说说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老板也没啥事,就点了支烟,说了起来,前面部分所说,和我所知的养父母死因,基本符合,也说是遭了狐仙报复而死,参考的理由自然是那顶狐狸皮帽子,只是这地方已经距离杨家村不远,传说的更是绘声绘绝,说是有人亲眼看见了狐仙绞杀了养父,并且用指甲扒了养父的皮,说的颇为神奇,说那狐狸用手指在养父身上一搭一拉,整张皮就脱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关于养母之死,倒没有什么多言,但由于养母死时,那顶狐狸皮帽子出现在养母身上,所以也因此断言养母同样是遭了狐仙的毒手,至于养母多活了些时日,则是因为养父捉了那狐狸回来时,养母曾经劝解过几句。当然,这要是唬别人,还真能唬住,可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真相,哪里还会相信。

    但他接下来所说的,就让我痛不欲生了!

    养父母死后,由于在村上人缘不错,虽然我不在家,在村长的出面下,村上父老仍旧将养父母的尸骸收敛了,大家集资打了两口棺木,就在养父母家中搭了个灵堂,请了响器班子,扎了纸人纸马,一切都按正常丧葬流程安排,只是我不在家,没有孝子披麻戴孝。

    可就在灵堂架起的当天晚上,村长做了个梦,梦见了自己正在一条小道上走着,养父母两人忽然出现在了他的前方,养父好像在不停的劝着养母,养母却始终吵闹不休,等村长走到他们近前的时候,养母一下拦住了村长,满面怒色的冲村长大声喊道:“我不下葬,我要等着阿牛回来,阿牛说过,五年之后一定会回来的,见不到儿子我不走!”

    一句话喊完,悠忽一下就不见了,村长一惊而醒,一身冷汗,但也没当回事,只当是自己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,第二天一切如旧按正常进行。按杨家村的规矩,丧事办了三天,亲戚朋友都祭奠完毕之后,就该下葬了,墓穴是夫妻合葬之穴,所在地是请的邻村一个风水先生选的,据说地点还不错。

    可就在当天起棺的时候,出了事了!

    什么事呢?棺不离地!

    杨家村向来习武之风盛行,抬棺的八个汉子,都是身强力壮之辈,按理说抬个棺木,并不算啥事,可那八个汉子使出了吃奶的劲,愣是没将养母的棺木抬起来。

    村长一看,马上想到了自己的那个梦,明白了过来,敢情这是要等儿子回来呢!可人已经死了,久等尸骨会腐烂的,而阿牛又没有消息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也不能一直这么放下去,当下只好一狠心叫道:“换人,换长辈抬棺!”

    为什么要换人呢?这里面有个说法,一般人死了,都是同辈抬棺,长辈抬棺的,那必须是做出一定贡献的德高望重才有的待遇,村长看夫妇两人都不起棺,只好换了长辈,希望夫妇两人能看在长辈的面子上,给起棺落葬。

    当下换了八个长辈,而且挑的这八人,都四五十岁,全都是身大力不亏的角色,八人抬起杠子,两根杠子拴着麻绳绷的咯吱吱直响,棺木仍旧不动,八人一较劲,咯嘣一声,拇指粗的麻绳直接崩断,夫妇两的棺木就像生了根一样,晃都没晃一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