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13章 得而复失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话出口的同时,已经伸手一拳就打在了竹叶青的额头之上,杨爷爷一拳之威有多大,我不知道,反正我一拳就可以打碎一块石头,这一拳打过,手一松,竹叶青的身体已经像面条一般瘫倒在地,倒在一块桌面大小的椭圆形白石之上,口鼻喷血,鲜血溅染在白石之上,十分醒目,随即四肢一阵抽搐,眼见就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而花姑子和黑铁头两人,则竹叶青一被杨爷爷抓住的时候,就已经抽身飞退,直向谷外狂奔,压根就没想过去救竹叶青。但杨爷爷被他们三个堵在山洞之中多日,这些时日之中,这三个家伙为了逼杨爷爷等出来,肯定没少讽刺挖苦,甚至辱骂,杨爷爷哪受过这种气,开始旧疾缠身,勉强隐忍,如今伤势已好,肯定会杀了他们出气,这才杀了一个,心中恼怒还没散尽,可没想过放过他们,一拳打死竹叶青,转身就追了上去,而且速度极快,远在黑铁头和花姑子之上。

    黑铁头明显没有花姑子的速度快,落在了花姑子身后十来尺左右,眼见杨爷爷要追上自己了,忽然手一抬,手中鸡爪镰陡地弹出,柄手和前端的鸡爪镰分离,中间有一根细长的银白色链条链接,直接从后面飞射而至,一下就抓住了花姑子的肩头,往后面猛的一拉。

    鸡爪镰是一种很奇特的外门武器,一般分三钩和四钩两种,钩子弯曲尖锐,里面有向内弯曲的刀刃,抓一把必定几道血口子,因形如鸡爪而得名,花姑子被一下抓中肩头,疼痛可想而知,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鸡爪镰向后倒退,正好撞向了疾追而至的杨爷爷,而黑铁头则趁机蹿到了前面,亡命逃窜,企图利用花姑子挡住追兵,好为自己争取一点逃生的时间。

    杨爷爷看都不看,一拳直接打去,那花姑子也知道自己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了,猛的一回头,对着杨爷爷大喊了一声:“定!”一个字出口,随手扬出一把烟雾来。

    说也奇怪,花姑子这一声喊,杨爷爷的动作就忽然停住了,虽然气势不减,仍旧保持着前冲之势,拳头距离花姑子仅仅不到两尺的距离,却再也不向前移动半寸,就像那只拳头忽然被人凌空抓住了一般。

    随即杨爷爷怒哼一声,身上气焰冲天而起,一张脸也逐渐胀成了紫红色,但那只拳头,却仍旧纹丝未动,就停留在半空之中,看着就像拳头打在了山体之上,根本无法摧毁前方的目标,毫无疑问,肯定是中了那花姑子的幻术。但花姑子好像也十分辛苦,面色铁青,唇角都咬出血来了,一边不断撒出白色粉雾,一边口中不断轻声疾念,却不转身逃走,双方显然处于僵持之中,只要花姑子一转身,那幻术可能就困不住杨爷爷,只要困不住杨爷爷,等待花姑子的必然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围攻我们的那些凶邪之物随着竹叶青的死亡,无人操控了,开始四下溃逃,我们的压力逐渐减削,我已经完全腾出手来,直接蹿出了山洞,奔向杨爷爷所在,同时大声喊道:“爷爷,那是幻术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杨爷爷就浑身一震,身体各处一起发出一阵炒豆般的爆响来,随即收手握拳,再度一拳打出,口中大吼一声:“破!”

    这一拳,没有再停留在半空中,而是以摧朽拉枯一般的气势,直接打向了花姑子,而花姑子也面色大变,根本就来不及躲闪,只好在杨爷爷出拳的同时,一抬腿踹向了杨爷爷的胸口。

    砰砰两声连响,两人几乎同时击中了对方!

    由于杨爷爷身形高大,花姑子又是老妇,体型上相差甚多,这一拳击出,正中花姑子额头,就听嘭的一声响,花姑子的脑袋就像被一棒砸开的西瓜一样,红的白的喷溅了一地,身体则笔直的向后倒在了地上,手脚兀自抽搐不停。

    花姑子这致幻之术,确实精妙,当然,万变不离其宗,仍旧没有脱离催眠术的范畴,看似神奇,实际上就是一种极其高超的快速催眠手段,她洒出的药粉,应该也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,可惜,她不该和黑铁头那样的人结成一伙的,她逃窜的速度并不算慢,对这里地形又熟,到了前面还有四脚怪鱼和阴地山魈可以利用,如果黑铁头拼死拦住杨爷爷,哪怕就耗上个三两分钟,说不定她真能逃得掉。

    事后我又问过杨爷爷,问他当时看到了什么?杨爷爷的面色也十分凝重,说他在花姑子喊出那个定字之后,他就看见了四面墙,而他自己则被困在四面墙之内,自己第一拳打在墙壁之上,那墙壁只是一阵剧烈的震颤,随即就恢复了原先模样,并且迅速的从四面向自己围压了过来,到了第二拳的时候,墙面上裂开无数道的细缝,但仍旧没有将墙打开,自己被困在四面墙之中,还是不得而出,而且墙体已经逼迫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最后一拳,杨爷爷也聚集了自己全身的力量,因为在不使出全力,那墙壁就会将自己围挤而死了,虽然自己也知道是中了幻术,可谁也不知道幻术究竟能不能置人于死地,所以只有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一击毙命!杨爷爷是唯一一个被困在幻境之中,依靠力量打破了幻境并且杀死了花姑子的人,这力量,已经到了令人恐怖的地步。

    但杨爷爷并没有再继续追击黑铁头,这一击,也耗尽了他的体力,一击得手之后,不但没追,反而迅速退后,接连退了十来步,一直退到竹叶青的尸体旁边,才跌坐在竹叶青的尸体之旁,头一昂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不用问,花姑子临死前那一脚,也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黑铁头的身影迅速的消失在山谷之中,我也顾不上去追他了,急忙掠到近前,疾声问道:“爷爷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杨爷爷没有说话,只是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过去扶他,而是伸手指了指竹叶青的尸体,哑声道:“搬开!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要我搬开竹叶青的尸体有何用意,但还是照做了,将竹叶青的尸体一搬开,杨爷爷就又一指原先垫在竹叶青尸体下的那方椭圆形白色大石道:“打碎!”

    我脑海之中灵光一闪,是了,杨爷爷原本就年岁已高,又一直被旧伤缠身,被困在这山谷之中,少说也有一个多星期了,就算一个壮年汉子,身体也未必顶得住,伤势一好,又接连动手,更被花姑子一脚踹中胸膛,那可是要害位置,估计伤的不轻,他让我搬开竹叶青的尸体,打碎那方白石,很有可能是因为那把石钥匙,就藏在白石之中,他现在伤重,支撑着不倒,就是要将这钥匙交给我保管。

    这是我之前万万没有想到的,这山谷之中大大小小的石头只怕数都数不清,将钥匙藏在石头之中,谁能够找到,而他自己只需要记下方位,石头的大致形状和特征就行了,这确实是个妙招。

    而这时山洞那边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,那些凶邪之物死的死,逃的逃,姜涵正在逐一对未死的凶邪之物补刀,九岁红已经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,局势应该完全在我们掌控之中了,当下我也不犹豫,聚气提力,拳头对着那方白石就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方白石少说也有桌面大小,厚度也有个四十公分左右,好在我之前天天击打石头,已经习以为常,呼呼几拳下去,那方白石已经被我打碎成了数块,杨爷爷一直闭目不语,显然是没有听见他想要听的声音,所以我继续挥拳,不断击打,又三拳,就听咔的一声,杨爷爷双目一睁,目光一亮,一挥手道:“停!”

    我低头去看,却是这石头志宏还夹着一个木盒子,只有酒杯大小,当时应该是先在石头上掏一个洞,将木盒子塞进去之后再将洞封死,时间一长,山石和泥土结合,从表面上来看,完全看不到痕迹。但也正由于时间久远,盒体已经和石头长到了一起,我一拳打碎了石头,连带着木盒也被打碎,露出里面的红色绸布来。

    我急忙将绸布捡起,由于常年空气不通,这绸布猛的一下见到空气,瞬间氧化,都没用解,已经成了碎片片儿,一吹一抖,如同数只大红蝴蝶一般飞起,而我的手掌之上,则显露出一把极为小巧的青石钥匙来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把青石钥匙,可把钥匙制作的异常精致,只有一根小钉子大小,前端两面都刻满了钥匙齿痕,后面还刻了两行小字,由于字体实在太小,我就拿着往眼前凑了凑,想看清楚上面刻的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忽然从地面之下蹿出一道白色身影,劈手一把就将那钥匙夺了过去,再一闪身,已经飘远,同时一个女子声音响了起来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林沧海,谢了......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