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102章:深藏不露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楚莲生一往后逃窜,我就大喊一声:“回来s面去不得!”

    他忘了,我可没忘,在我们来路上,还有许多阴地山魈,虽然说阴地山魈必须有香米虫的香气才能诱发攻击,而香米虫被我们用水泼的都跌落在地面上,可从我们过来到现在,那些香米虫也该重新飞起来了,

    楚莲生却没有听我的,仍旧奋力向回路奔去,伍世龙的死,不单单是损失了一个人手,还带给了大家巨大的恐惧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我只好又喊道:“跟上!大家跟上!”这个时候,绝对不能分散,一旦分散开来,只怕一个也活不了,何况我们的前路已经被那些怪鱼完全隔断,以我们这几个人,根本就不可能逾越那片不知道藏了多少怪鱼的草地,真不知道当时杨爷爷是怎么闯过去的,反正我们现在盲目硬闯百分百危险,还不如退一步,寻一个安全地点再说。

    大家迅速的撤退,丢下了仍旧在惨叫着的伍世龙吸引了绝大部分怪鱼的攻击,少数的怪鱼追击着我们,速度极快,好在我们都有了防备,一边撤退一边击落着弹跳袭来的怪鱼,倒也没有人再受伤。

    我们撤退到草地边缘的时候,伍世龙已经没有力气再逃窜了,每一次挣扎着站起来,还没站稳就又跌倒在地,身上一遍又一遍的被那些怪鱼覆盖,整个人已经被撕咬成了血葫芦。

    不是我们不救他,这个时候,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,那些怪鱼的数量,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抗衡的,就算楚莲生不跑,我们几个人一起上,到最后也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我们所有的人,都会命丧在那些怪鱼的口中。

    但很快我们的退路也被切断了,就在楚莲生迅速逃窜出草地,越过那个三岔口之后,前方陡然升起了一团浓雾,嗡嗡之声大作,呼的一下就扑向了楚莲生,楚莲生根本就没来及解下水壶,已经被浓雾笼罩在其中,香米虫一笼罩了楚莲生,又呼的一下离开,紧接着十数只阴地山魈从十几米远的地面之下钻了出来,闪电一般的扑向了楚莲生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那些香米虫一起,楚莲生就停了下来,那些阴地山魈赶到楚莲生面前的时候,我们也到了!

    几人纷纷上前,连踢带打,迅速将那些阴地山魈踢飞打退,我一把拉住楚莲生,将他拉了回来,同时喊道:“转往右边山谷!”

    焦三曾经说过,右边的山谷里什么都没有,虽然也没有杨爷爷等人的踪迹,但总好过被困在这里,一边阴地山魈,一边怪鱼,两边都是要命的主,不管落在那边的口中,对我们来说可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大家也都看到了这前后夹攻的场景,我这一喊,立即迅速向右边山谷之中蹿了过去,速度之快,比身后拿着把刀追的都快,没一个敢停涩一下的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我们这边蹿进右边的山谷,追着我们的那些怪鱼和阴地山魈就一齐停住了,纷纷堵在山谷口,对着我们不停嘶吼,一边叽叽叫个不停,一个如同婴儿夜啼,吵的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怪鱼先攻击了阴地山魈,还是阴地山魈先攻击了怪鱼,反正两边迅速的撕咬了起来,血腥味迅速的弥漫,这两边可都是嗜血的怪物,血腥味一起,全都红了眼了,疯了一般的互相攻击,片刻已经满地的残尸断骸。

    我看的触目惊心,虽然明知道这边的山谷肯定有什么是对两者能够造成足够震慑力的,这才能使得那些怪鱼和阴地山魈不敢追来,可天知道这些东西会不会忽然发起疯来冲过来对我们攻击,想想还是安全第一,一招呼大家,率先向右边的山谷内闯去,想看看能不能找条路出来。

    我刚走几步,楚莲生已经跟了上来,讪讪的对我说道:“杨兄弟,刚才谢谢了!”他们都认为我是杨爷爷的孙子,杨爷爷在道上的辈分极高,所以都称呼我杨兄弟,我也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刚才要不是我带人及时赶到,楚莲生只怕现在已经成了那些阴地山魈的盘中餐,大概这时自己也对自己落荒而逃的行为感觉到不好意思了,所以才追过来对我说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我也没怪他,人在恐惧面前,逃跑是天性,绝大部分的人类都会这样,说实话,我刚才也吓到腿软,不过我硬忍住了逃跑的念头而已,当下一点头道:“下次注意,我看这山谷之中,有不少古怪之处,很有可能是上次爷爷硬闯山谷之后,加强了警戒,你千万不要再一个人落单,我们能救你一次,第二次还能不能救得了你,那可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楚莲生老脸一红,点头道:“杨兄弟,我明白的,其实我倒不是怕,是我死不得,自从我大哥死后,大嫂就改嫁了,丢下了两个孩子,一个十岁,一个才七岁,我自己还有两个孩子,一个八岁,一个六岁,另外上有高堂在世,婆娘只知道坐吃山空,一大家子都指望着我,我要是一死,这家就算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杨兄弟,刚才对不住了,再有什么危险,我绝对不擅自行动了,我算看出来了,将门无犬子,刚才那种情况,你都能迅速的判断出这里才是安全的通道,杨爷肯定没少指点你,只有跟着你,才有出路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心头冷笑,后面一句话分明是拍马屁,至于前面那句话,就更可笑了,如果我记得不错,他那个叫做楚天成的大哥,可是死在他手上的,现在却以楚天成的孩子为借口,这不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吗?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,他当初不杀自己的大哥,也不会有这些负担了。

    但我也没说出来,打人不打脸,骂人不揭短,何况目前我还是得用着他,当下一笑点头,就不再理睬他了,继续率先在前面开路,一边走一边在两边山壁上搜寻,期盼着能发现个洞穴啥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焦三忽然又追了上来,到我身边就说道:“小少爷,我怎么觉得不大对劲呢?”我虽然跟他说过,让他叫我沧海就好,可他在楚莲生等人面前,还是习惯性的叫我小少爷,我纠正了几回也没用,就随便他了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顿时一愣,急忙停住身形,脱口而出道:“怎么不对劲?这不是你当初走过的山谷吗?”

    焦三身手挠了挠脑袋,一张黑脸上露出浓重的疑惑来,转头四下看了看,才说道:“是我当初来过的地方不错,这里就两条岔道,别无去处,可我怎么总觉得,这山谷里的模样,和我上次进来的时候,有点不一样了呢!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我心头又是一惊,急忙追问道:“哪里不一样?你看仔细点,最好能将所有的差别都指出来。”

    焦三又挠了挠头道:“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了,我总觉得,今天这山谷两侧的山壁,比我上次来的时候高了许多,而且我上次来的时候,这山谷里也没有这么多的杂草,虽然说也好几天了,杂草长高了还可以理解,可两侧的山壁怎么可能在短短几天内长出这么多呢?”

    他不提我倒是没注意,焦三这么一说,我立即转头打量了一下,心里顿时咯噔一下,还确实是,我们在山谷外面看的时候,这山谷是三面依山,但三面的山壁,都只有百米左右的高度,可现在我看两侧的山壁,已经高耸如云,别说百米了,千米也量不了。

    当下脑海一转,已经知道自己等人又着了别人的道儿,正想出声示警,黄有玉已经惊叫一声,噗通一声就栽倒在了地上,旁边的姜涵急忙一把扶住,扬声道:“小心!有埋伏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一直没有任何举动的赵武忽然跨前两步,猛的一扬手,陡然撒出一蓬红色烟雾,同时口中暴喊一声:“还在装神弄鬼,给老子出来!”

    一句话喊出来,四周景色就是一变,众人面前杂草陡然消失不见,两侧山壁也恢复了原先的高度,就在我们前方约十来步的地方,蹲着一个人,身形本就十分矮小,蹲在那里更是矮小,面色焦黄,脸如狐狸,手中拿着一把黑乎乎的弩弓,脸上诡异的笑容正在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错愕之色,显然是没有想到,我们之中竟然会有人破了他的把戏。

    就在那人一愣神之间,赵武已经猛的蹿了过去,十来步的距离转瞬即到,一伸手就是一拳,直打那人面门,那人身形一弹,直接弹跳起一米四五的高度,正好躲过赵武的一拳,正想趁机掠走,赵武已经飞身而起,一脚横扫,同时喊道:“给老子留下!”

    砰的一声,一脚正踢中那人脑袋,那人吭都没吭,一头就载在了地上,赵武一落地,就转身对我道:“人我给你抓到了,你自己问吧!”说完话往旁边一站,一脸的不耐烦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