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93章:横空杀出个金算盘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白起死后,明王鬼符就到了秦昭王的手中,最后成了秦始皇的囊中之物,秦军本就强盛,又有了这明王鬼符可以召唤阴兵鬼将助阵,秦始皇终于统一了六国,成了天下共主。

    可秦皇在统一六国之后,这方明王鬼符却离奇失踪了,谁也不知道流落到了何方,一直到了元军入侵,才有人盛传,说这方明王鬼符,在成吉思汗的手中。等到元朝建立之后,那明王鬼符却再度不知所踪,朱元璋起兵抗元,手下刘伯温也是个能人,也一度寻找过这方明王鬼符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明王鬼符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成了只存在与传说中的神奇物件,没有想到,今天在青衣楼的拍卖会上,竟然出现了藏有明王鬼符的地形图,这东西当真如梅花老九所言,对有的人说,一文不值,对另一些人来说,却是价值连城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两极化如此巨大,在鬼眼范元喊完话之后,场中久久没有出价,一直到一个弱弱的声音响起:“没人要的话,我出一百万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金算盘,他这一开口,我就明白他啥意思了,这老小子想要,为什么呢?他是盗墓的,很多古墓之中,除了机关消息不算,还会安置一些凶邪之物镇墓,而明王鬼符可以避邪慑凶,对他来说,那当真是一件绝佳的宝贝,他自然想要。当然,至于寻得到寻不到,那是另外一回事,毕竟一百万对他来说,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及授意,梅花老九已经开口喊道:“五百万!我这一场什么都没拿到,出五百万当乐呵一下吧!”

    我心中暗乐,梅花老九这家伙,明明是也想要,还装作不在乎的样子,楼下那些客商或许看不出来,但楼上贵宾房的各位,一定都看得出来,但冯京现在已经知道刚才替梅花老九买单了,现在一定也告诉了王长风,他们只怕不会在出价了,这样一来,搞不好这张图真的会被梅花老九所得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李状元忽然伸出了一根手指,沉声说道“我还出一亿!”

    这句话一出,举座哗然!金算盘出一百万,梅花老九出五百万,对大家来说,买一张羊皮出这么多钱,已经不值得了,可李状元一口就喊出了一亿的天价,这傻的都不能再傻了,可偏偏大家都知道李刑天的身份,谁也不敢怀疑李刑天的话,所以纷纷议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我认为这个价,非李刑天莫属的时候,金算盘却忽然干咳了两声,一抬手道:“加一千!”

    李刑天连想都没想,就直接加到了一亿五千万,可紧跟着金算盘持续加价,那张羊皮,迅速的升到了两亿,片刻之后又到了三亿、四亿,两人始终紧咬不放,众人全都惊呆了,包括我在内,谁都没有想到,这张羊皮会飙到这样的天价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完全愣住了,怎么也没有想到,会横空杀出一个金算盘,将价格一直抬到这么高,说实话,我原本是想要那张图的,对这个明王鬼符,我很感兴趣,要知道我爷爷还在万人坑里呢?如果明王鬼符的传说是真的,我又能获得的话,那可绝对是强力臂助。可价格已经喊到这个位置了,我又没钱,总不能让梅花老九将刚赚来的钱投进去吧,只能作罢,无奈的看着李刑天和金算盘相争。

    终于,在金算盘咬牙切齿的喊出了五亿的天价之后,李刑天一脸无奈的苦笑了一下,摇了摇头,表示放弃了,同时还对金算盘一拱手道:“金老慧眼得宝,祝贺!祝贺!”

    金算盘也一抱拳,对李刑天道:“李大少客气,承蒙李大少高抬贵手,我才有机会拿到这明王鬼符图,李大少要是再不松口,我也就顶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李刑天微笑点头道:“如果改日金老想按图索骥,不妨先到北京李家一叙,钱财人力,李家都可为金老抽调一二。”

    金算盘略一沉思,一点头道:“好!到时再说。”这话一出口,李刑天就一脸的失望,这话说的等于就回绝了李家的帮助,不过也正常,明王鬼符毕竟只有一个,如果李家参与了,万一寻到了,归谁所有呢?金算盘花这么多钱买了一张羊皮,可见他对这明王鬼符势在必得,怎么可能在让李家插一杠子。

    紧接着办理钱物交割,之后汤怀忠宣布拍卖结束,留大家吃喝娱乐,我们自然没有心情,我本想找个机会和焦三说两句话的,可也不知道焦三去了那里,只好出楼下船,准备回梅家先。几人一下船,就见李刑天和九岁红带着另外两人早就在传下等候,九岁红一见我们,就拿出那颗大东珠来对我们炫耀,这李刑天一亿买的玩意,真就这么给她当玩具了,看来宠妹狂魔的名头,当真名不虚传,李刑天却对我一笑点头道:“林家兄弟是吧?借一步说话。”

    话虽说的客气,却有着一股不容人推辞的魔力,当然,我也没有拒绝的意思,当下随他走了几步,到了港口边,看着水浪滔天,船火点点,李刑天转头对我笑道:“兄弟,林叔前段时日到过李家,我已经在林叔、赵姨的口中,听说过你的事情,我说实话,你不要生气,今天一见,我觉得你还不足以担起重责来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一愣,这话说的开门见山,直接说出了他对我的初步印象,但我却不明白,他所说的重责又是什么?

    李刑天并没有给我发言的机会,继续说道:“不过,也无所谓,听锦瑟说,你在湘西文王墓中,还满照顾她,处处表现的都像个男子汉,这一点我很欣慰,每个人都有过年轻的时候,但只要有成长的空间,总有一会,会长成参天大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有件事,我必须和你先说,锦瑟是我最小的妹妹,也是我最疼爱的妹妹,我不管你们在外面闯了什么祸,天塌下来,我都可以替你们担着,但是,你要是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,让她伤心的话,我一定会让你后悔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又看了我一眼道::“我不管林家和李家是什么关系,也不管你要承担多少东西,很多事情,离开你一样有人可以完成,我只要我妹妹开心快乐,你懂我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不是很懂,九岁红开心不开心,和我有什么关系?虽然最近相处的不错,可我很快就会离开的,但我也不愿意惹上李状元,何况和他在一起说话,总是让我有点没来由心虚,只想尽快离开,当下就点头道:“放心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李状元一点头,不再说话,自顾走了回去,对他两个手下一招手,那两人就站到了他身后,随即伸手一拍九岁红的脑袋道:“锦瑟,大哥要回北京了,我知道你现在肯定不会想回去,就放你在外面再玩一段时间,但在外面一定要小心行事,莫吃了亏。另外,玩够了之后,带林家兄弟回北京一趟,看看奶奶,奶奶年纪大了,她老人家经常念叨你,别让老人家伤心。”

    九岁红忽然眼圈一红,点头道:“哥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李状元也不多话,对梅花老九一点头,又拍了下九岁红的脑袋,转身就走,边走边说道:“在外面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,就报我的名号,只要你不为非作歹,谁都不用怕,谁要伤害了你,我灭他满门。”一句话说完,上车启动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我看着远去的车辆,心里直发愣,这个哥哥当的,有够任性的,有这样的哥哥,也难怪九岁红那么刁蛮了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却见怪不怪,似乎对李状元的行事作风早就习惯了,当下就笑道:“锦瑟、林兄弟,咱们回去喝酒,我得好好感谢林兄弟,他这次可是帮了我的大忙,接下来我收拾冯、王两家,可就更有底气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说什么,九岁红却笑道:“怎么?帮了你这么大的忙,请顿酒就想打发了啊!那可不行,我要你先记着这个人情,到我们需要你还的时候,你再还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笑道:“绝对没问题,走走,先回去再说!”

    九岁红又笑道:“你先别揽的太痛快,到时候这个忙,可是真的非你出手不可。”

    我心念一动,顿时明白了九岁红什么意思,她得到了一枚银钥匙,又不知道我们林家的七巧莲花已经丢失了,很有可能,是想让梅花老九帮我们打开七巧莲花,不过这事还真的非梅花老九不可,毕竟那七巧莲花,就是他们梅家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九岁红话刚落音,哧溜一下,从梅花老九的车下钻出来了一个人,一闪身就到了我的近前,我顿时一惊,急忙提防,没想到那人一到了我的近前,就立即一拱手一弯腰道:“小少爷,我可找到你了,快跟我回大兴安岭,老爷子有难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