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92章:杀神夺符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梅花老九这么一说,我就乐了,一摇头道:“这蛋扯的,我咋就这么不信呢?天帝印、明王鬼符、传国玉玺,说的跟真的一样,可我要是没记错的话,传国玉玺好像是和氏璧做的吧?和氏璧的故事,好像就是七国争雄时期吧?天庭传说则是中华自古以来就有的吧?那为什么明王鬼符和传国玉玺出现的这么晚呢?这时间上不大对啊!再说了,明王鬼符,不管是哪个鬼差拿着,也不是人类可以制得住的,那怎么可能失落到了人间呢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嘿嘿一笑道:“这本就是个传说,在这之前,我都不相信的,你问我,我问谁去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忽然一笑道:“不过这明王鬼符怎么流落到人间的,我倒是小时候就听说过,不过我也一直当故事听的,没有当真,这事是谁干的呢?秦国大将,杀神白起干的事。”

    随后梅花老九就他所听来的传说讲了起来,我听完之后,也有点发蒙,这说的跟真的一样,再加上今天这青衣楼一拍卖,难道说,这明王鬼符真的存在?

    这故事是这么回事,白起这家伙是战国时期的著名军事家,秦国名将,秦昭王四十七年,秦军攻赵,大将王龁领军,直逼长平,赵国大将廉颇在丹东建立防线,两军相持,三年无果。可这个时候,赵国国君走了招昏棋,用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,替换下了统兵的廉颇,而在赵国更换领兵将领的时候,秦昭王也秘密派遣了白起作为上将军,替换下了大将王龁。

    白起面对鲁莽轻敌、高傲自恃的对手,决定采润退诱敌,分割围歼的战法,大败赵军,赵国主力一战尽损,几十万年青将士死伤一半,大约十万之数被俘,白起杀神之名,可不是凭空得来的,为了不耗费军资粮食,直接下令,将这十万之数的将士,就地处死!

    这可是十万之数的俘虏,再加上之前两军对垒时战死的将士,得多少条人命,不管是谁去收魂,都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,也是该巧,白起手下有一个术士,叫做房通玄,这家伙对鬼神之术有点研究,但对排兵布阵却不大在行,在白起手下,一直都不得重用,一见死了这么多人,知道必定会有阴差收魂,死了可是几十万之数,搞不好这阴差就得带着明王鬼符,就将这当成了一个升官发财的机会,和白起说了。

    白起是个不信鬼神的人,不然不可能杀这么多人啊!杀神之名,就是因为他杀人太多得来的,他是完全不顾什么报应之说的,所以这个房通玄告诉他这个事之后,他并没有上心,甚至还呵斥了那房通玄几句,让他不要在妖言惑众,蛊乱人心,就让房通玄退下了。

    随后白起感觉有点疲累,虽然长平一战大获全胜,可在大胜之前,白起可没睡过安稳觉,现在赢了,身心一松,也就乏了,就在中军帐内睡了起来,这一睡,却做了一个怪梦。

    什么梦呢?梦见了五个人,这五个人分别身穿青、金、白、红、黄五色衣服,却都看不清脸面,大摇大摆的进了中军帐,而中军帐前守卫的士兵,竟然就像没看见一样,没有一声出声阻拦的。

    这五人一进中军帐,就在他案前跪了下来,最左首那人对着白起一抱拳,说道:“白将军,长平一战,生死薄上勾魂之数四十三万,之前三年,我们兄弟五人仅得三万之数,惹得我家大帝极为不满,我们五人虽然持有鬼符,可也不能不顾天道,胡乱勾魂,三年之中,我们五人被责罚了数次,苦不堪言。”

    “万幸的是白将军来了,赖白将军之威,杀敌三十万,又杀了十万军俘,我们五位才有足数的命魂可收,此次我们能得以完成任务,多亏白将军之助,所以特来感谢白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另有一事,我们此行收魂数目巨大,又都是行伍出身的军士,起魂之时,难免会形成阴兵之势,阴阳相隔,行冲有害,白将军帮我们如此大忙,我们当然不能害了白将军,所以特此相告,还请白将军在今夜子时之前,撤军三十里,以免阴兵行军,冲撞了白将军。“

    几句话说完,五人又纷纷冲白起一抱拳,随即化为五道旋风,呼啸而走,眨眼不见。白起一惊而起,脑子一转,立即差人将房通玄叫了来,将自己的梦中事一说,房通玄一听,噗通一下就跪下了,连呼:“将军大喜,将军大喜啊!”

    白起眉头一皱道:“起来说话,喜从何来?”

    房通玄起身说道:“将军,可知道明王鬼符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白起对鬼神之说哪懂,当下就一摇头,那房通玄立即卖弄了起来,将明王鬼符的用途和来历详细解说了一遍,然后说道:“将军,刚才梦访将军之五人,想来就是那东岳大帝手下的五方鬼帝,持明王鬼符前来战场收魂,这明王鬼符的威力,可不是儿戏,如果将军能够得到这明王鬼符,即可召唤阴兵鬼将,再加上将军手握秦国大兵,又熟用兵书阵法,试想一下,这天下,谁还是将军的对手?”

    白起一听,也动心了,人就是这样,没有机会的时候,不会起贪心,可机会一找上了门,没几个舍得往外推的,白起虽然没有称雄天下的野心,但也想名垂千秋,百战不败,当下就问道:“那明王鬼符当真有如此威力?”

    房通玄笑道:“有没有如此威力,我们将那明王鬼符弄到手,一试不就知道了,将军,这东西就算没有任何功效,对我们也没有任何损失,万一真如民间所传,能够召唤阴兵鬼将的话,对将军的益处,那可不是一星半点。”

    白起一点头道:“可那五方鬼帝是阴间之差,我虽然手握雄兵,可也无法奈何他们,又如何能够得到那明王鬼符呢?”

    房通玄笑道:“将军,对阴差勾魂之事,卑职倒是略知一二,卑职愿为将军分担。”

    白起略一沉思,点头道:“你说说看,此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房通玄道:“这阴差勾魂,一般都是夜间午时至子时这一个时辰之内,也正因为如此,那五方鬼帝才让将军撤军三十里,也是方便他们行事,俗话说的好,鬼怕恶人,而且阳间可克制阴差之物颇多,桃木柳枝黑狗血,铜镜凶兵污秽物,都会对阴差造成极大的伤害,我们军营之中,什么不多就是凶猛之士多,将军挑选五百猛士,手持杀过人的凶兵利器,胸挂铜镜,每人弄一桶狗血,抓一根柳枝,潜伏在死人堆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勾魂之夜,五方鬼帝必定现身,等到五方鬼帝一现身,勾魂走阴之后,五百猛士群起而围之,可用狗血先洒一个圈,使他们无法逃遁,然后用柳枝在圈内乱抽乱打,只要有东西掉在地上,立即抢起就好。”

    白起这人,也是胆大妄为之极,一听之下,竟然同意了,不但同意了,还亲自参与了,点了五百胆色过人的猛士,他亲自带着,按房通玄交代的潜伏好了,其余大军后退三十里,一切准备就绪,就等时间一到,五方鬼帝一现身,他就夺取明王鬼符。

    这房通玄确实有点手段,一切都按他说的那样在发展,当天夜里,一到午时,整个长平战线之上,就刮起了无数道阴风,气温陡下,如同瞬间进了寒冬一般,白起率五百猛士之前没有准备御寒衣物,一个个冻的牙齿直颤。随即就见一个个白色光点从地面冒起,依次排列,排列成一队队,漂浮在半空之中,浩浩荡荡,照亮了整个长平战线。

    随即这些白色光点又化作阴风,一起向东而去,但有五个五色光点却并没有跟随而去,而是向这五百余人藏身之处飘了过来,等这五个光点到了近前,白起一声令下,五百猛士突起,狗血乱洒,迅速的围成了一个圈,白起亲率数十人手持柳枝在狗血圈内乱打,只听惨叫连连,凄厉无比,更有声音惨叫道:“白起,你出尔反尔,一定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白起根本不惧,责令士兵猛抽猛打,片刻之后,果然有一物凭空落下,白起一见,顿时大喜,一闪身冲了上去,一把将掉落之物抢在了手中,一见果然是个兵符一样的玩意,知道明王鬼符到手了,哈哈大笑,让士兵踢土将狗血埋了,那五道光点才忽悠一下,冲出狗血圈,向东而走,瞬间消逝不见。

    白起抢得明王鬼符之后,用没用不知道,但他之后行军打仗,就没败过,不过这也引起了秦昭王的猜忌,在古时候,功高震主可不是什么好事,何况白起还手握秦国大部分的兵马,也有人说,秦昭王是知道了白起得到了明王鬼符而没有献给自己,才起了疑心,总之,秦昭王不敢在放任白起壮大了,削了白起兵权,最后更是赐死了白起,果真如那五方鬼帝之言,不得好死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