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90章:草船借箭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李刑天喊了一口价,才悠然笑道:“小妹说她喜欢这个珠子,我就随便喊喊,如果一亿能让我妹妹开心,倒是值得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举座哗然,一亿就为了让妹妹开心开心,这什么气魄?当然,这个价格,从目前的价位上来说,并不算高,但喊价的是李家掌事人,又是为了这么简单的一个理由,就不一样了,话一出口,楼下纷纷响起了掌声,让我见识到了一次什么叫人气,看来李刑天在大家的心目中,确实拥有一定的地位。

    汤怀忠却秉承着青衣楼东道主的身份,先报了王家的八千万,再报了北京李家的一亿,但大家的注意力还是都集中在了李刑天身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因为李刑天抢了他们的风头,还是因为这珠子确实价值太高,王家并没有买李刑天的账,紧随着加了两千万,李刑天直接喊出了一亿五,终于没人再加了,那颗拳头大的东珠,在众人的目视下,由焦三亲自捧着送上了二楼,李刑天伸手接过,随手就递给了九岁红,九岁红乐的抱住李刑天在他脸上亲了两口,还回头冲我得意的一笑,李刑天一脸宠溺,直接开了支票支付。

    宠妹狂魔也好,有钱任性也罢,总之这第一件东西,被李家拔了头彩,拍卖仍在继续,这只不过是第一场财力的较量。

    第二件是幅画,第三件是个巴掌大小的天青色瓷盘,送拍的都是名家大藏,在经历过几十轮争夺之后,分别被楼下的一位买家和金算盘纳入囊中。第四件是个古琴,送拍的却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年男子,一经展示,梅花老九就开始报价,我一见就知道,这古琴必定是他送拍的,可冯、王两家却不知道,梅花老九一报价,冯、王两家就死咬不放,交替着追加,一直追到了一亿三的价格,梅花老九才松了口,古琴归了冯京。

    紧接着第五件、第六件皆是如此,每一轮都是梅花老九抢着报价,表现的好像不拿下一件,绝不罢手的模样,可最后都被冯、王两家压一头,期间再参杂着其余买主的报价,导致价格一件比一件高,第六件成交价已经达到了两亿,依旧被冯京所得,王家拍得了第五件。

    第七件拍品是棵千年山参,这一轮炸锅了,这个说要拍了送老娘,那个说要拍了给老爹,楼下直接飚到了两亿,可楼上的几位却没一个开口的,这让我很纳闷,看了眼梅花老九,梅花老九笑道:“不懂了吧?这就是道上和普通商贾的区别,我们在道上混,生死早就看透了,就算那千年山参确实能续命,可谁知道会不会从暗处飞来一颗子弹?他们不一样,他们是正经商人,完全不用担心这一点,所以,还是走正道比较好啊!”说完脸上还露出了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也明白了过来,确实是这个理,道上混的人,本身对生死就没那么看重。紧接着第八、九、十件物品,也全部被楼下的买家抢得,至此,梅花老九一件未得。

    轮到第十一件拿上来的时候,梅花老九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在喊价上,也表现出了势在必得的决心,迅速甩开了楼下众买家的喊价,然后就和冯、王两家陷入了纠缠,三家的价格不断上升,楼下汤怀忠几乎都快跟不过来了,终于在四亿的时候,梅花老九摇着头,叹着气退出了,宝贝又归了王家。

    楼下汤怀忠一宣布成交,梅花老九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然后转头盯着我,又露出那种慵懒的神色来,笑道:“你怎么想出来这招的?等下我得好好恶心恶心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阻拦,事情已经成了定局,冯王两家就算想反悔,只怕青衣楼也不会同意,我给梅花老九大概算了下,四件东西加一起,已经过了十亿,就算青衣楼抽三成,也有七亿的进账,本来冯、王两家的财力单独相比就斗不过梅家,有了这七亿,相信梅花老九在和他们两家联手的争斗中,起码可以维持不败了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楼下的汤怀忠却忽然宣布道:“各位,原定这第十二件拍品,目前出了点争议,青衣楼秉持着对各位负责的精神,要求各位暂时等待一下,让鬼眼范老先生将此物的来龙去脉琢磨清楚了,给出一个确定的价位了,再开始最后的拍卖!”

    我一听一愣,还有这样的?一转头看了眼梅花老九,梅花老九也有点蒙,随即笑道:“这就有意思了,自从青衣楼崛起,一年一度的拍卖办了也十来期了,临开拍还没搞清楚东西来历和价值的,还是头一次,难道说,鬼眼范元真的老了?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问道:“怎么?这鬼眼范元的眼里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一点头道:“在古玩圈,南马北范中的北范,就是指鬼眼范元,南马你应该知道,上海的马先生,又上电视又出书的,名满天下,可鬼眼范元却从不在电视上露面,他从事的都是地下交易,瓷器书画,雕刻杂项,无一不通,任何一件东西,一过他眼,什么时代的,做什么用的,价值几何,一口就断出来,就算是从墓里出来的,出来多久了,都能一眼定分晓,所以道上人称鬼眼。”

    “青衣楼拍卖,一般都是事先就请鬼眼范元定个大概的价格,根据价格高低决定出场的顺序,像这次拍卖到最后了,还没看出物品来历和断出价值的,从来没有过,这倒是稀奇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忽然一笑道:“也好,我早就憋不住了,趁这个时间,我去恶心一下冯京,我一看他那满是虚伪的脸,就不痛快!”

    说着话,起身就走,我毕竟年岁也不大,凑热闹的心理也还在,再说了,这计策本来就是我琢磨出来的,自然不会放过这么精彩的一幕,当下也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由于梅花老九的身份,青衣楼守卫也没阻拦,两人直接到了冯京的贵宾房门前,梅花老九伸手敲了两下,直接推门而进,一进门就抱拳笑道“恭喜!恭喜!恭喜冯老板今天连下两城,夺得两件宝贝,这风头,出得可不小啊!”

    那冯京一见梅花老九,初时一愣,随即满面堆欢道:“九少爷客气了,还得谢谢九少爷高抬贵手才对!就因为九少爷没有和我竞争,我这才没有白来,不然颗粒无收的回去,那岂不是丢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里就藏着骨头,分明是笑话梅花老九道现在还一件没入手,可这并不算完,那冯京说到这里,话锋忽然一转道:“不过,这事我可得说你两句,梅老哥掌权的时候,每一年青衣楼拍卖,起码也入手一两件,这可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,你这刚接手梅家,就一件不拿,道上的兄弟们会怎么看梅家?九少爷,你到底年轻了点,这事办的,欠考虑啊!”

    我心中冷笑,怪不得梅花老九这么不待见他,这冯京确实有点恶心人,一面摆出长辈的样子,称梅老爷子为老哥,那不是梅花老九的长辈是什么!一面又暗讽梅花老九年轻不懂事,掌不了梅家,以梅花老九的性格,能待见他才怪。

    当下梅花老九就嘿嘿一笑道:“冯老板,这也是没办法啊!你知道的,我们梅家家大业大人手多,原先老头子管事,我不烦这心,现在不行了,底下人都跟着我吃饭,外面又总有些宵小鼠辈算计我们梅家,我这一分钱恨不得扳开八瓣来花,哪里还有什么闲钱买古玩奇珍。”

    这话实际上就是直接开骂了,但偏偏冯京还没法发火,毕竟梅花老九也没有指名道姓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说到这里,也话锋一转道:“不过,也正因为如此,我才特意过来谢谢冯老板,要不是你和王老板厚爱,这么支持我们梅家,我们梅家的这日子,还真不好过了!”

    冯京也是老狐狸,哪里听不出梅花老九这话里有话,顿时面色一变,勉强笑道:“九少爷这说的哪里话,我们冯、王两家,和你们梅家,似乎没什么交集吧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故意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来,说道:“哦?冯老板你不知道吗?那有个故事你一定应该知道,在三国时期有个诸葛亮,帮东吴对抗曹操大军的时候,东吴军队箭支不足,就开了几十膄船,在船上扎了些草人,趁着浓雾敌人看不清之时,佯装进攻,轻松获得十万支箭,这个草船借箭的故事,在历史上很有名的,冯老板一定听说过吧!”

    “如果还没想明白,冯老板你就慢慢回想一下,我就不打扰你了,我得回去数箭去了。”一句话说完,梅花老九转身就走,而冯京的面色瞬间变得铁青,梅花老九都说的这么清楚了,冯京又怎么可能不明白,可惜,明白的太晚了,这箭借了出去,绝对不会还的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