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89章:拳大的东珠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如果我没有记错,杨爷爷有个手下,就叫焦三,我只见过一次面,印象倒是满深的,黑炭似的一张脸,眼睛倒是很明亮,沉默寡言的一汉子,那个百花香,就是他媳妇酿的,只是心中怀疑,不会这么巧吧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我立即探头向下看去,见从楼下一房门之中,走了一个壮实的汉子出来,这汉子一露面,我一眼就认了出来,正是杨爷爷手下那个焦三,那张黑脸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焦三一出现,我心里就犯起了嘀咕,这个焦三是杨爷爷的手下,杨爷爷之前也确实曾经承诺过,要带他们干一票大的,大到干一票可以吃喝一辈子都不用愁的那种,难道说已经得手了?我离开大兴安岭,可没几天,杨爷爷他们的速度就这么快?另外还有一个疑问也浮上了脑海,杨爷爷他们究竟是做什么的?怎么会有古玩奇珍拿到青衣楼来拍卖呢?

    不提我在楼上胡思乱想,那焦三双手捧着一个盒子,从房中一出来,就在一名汉子的带领下,直奔拍卖台,到了拍卖台上,冲汤怀忠一点头,将盒子放在拍卖台上,小心翼翼的打开,从里面取出一颗拳头大小珠子来,朴实无华,上面虽然有层乳白色的荧光,但也没到耀眼的程度,看着像是珍珠,可又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珍珠,我一时也没敢下断论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那焦三拇指和中指捏起珠子,对坐在四周的商客们一举,绕着拍卖台走了一圈,让坐在四周的商客们看个清楚,又将那颗珠子放进了盒子里,才沉声道:“东珠一颗!”说完垂手站在了拍卖台旁边。

    我听的倒无所谓,因为我对这玩意没什么概念,在我看来,就是一颗珠子而已,而且没有什么光华,并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    可梅花老九一听,脖子也伸长了,眼珠子也瞪起来了,探头看了看那颗珠子,一边摇头一边喃喃自语道:“操!拳头大的东珠,这什么概念?这玩意用来开头彩了?青衣楼今年玩这么大?”

    我狐疑的转头问道:“这东西很好吗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转头看了我一眼,诧异道:“你连东珠都不知道?东珠又称北珠,产自黑龙江、鸭绿江、乌苏里江流域,因其圆润硕大,色泽晶莹,在清朝时被视为珍宝,镶嵌在冠帽之上,以示皇家权威尊贵,民间绝对不容许拥有使用,清朝的统治者为了防止东珠流入民间,一度在山海关设置过关卡专门检查,非皇命不可采取,可见其珍贵。”

    “东珠之珍贵,一是采摘难度高,必须四月天跳进江水之中采取,四月天的江水有多冷可想而知,每年冻死的采珠人,绝对不比采取到的珠子少,二是珍品少,万千之中难得其一,有时候一船珠蚌,都不一定开得出来一颗像样的东珠。到了清后期,产量更是急剧减少,最后珠源枯竭,早已经停止了采取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颗珠子大如拳头,圆润晶莹,光华内敛,应为东珠之中极品,看表面光泽包浆,没几百年下不来,以此珠大小、形态、品质等方面来断定,此珠绝对是清早期被采取出,就算是在皇家,也可算得上是珍品之中的珍品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梅花老九又略一沉吟道:“不过,此珠光华似被土沁所蒙蔽,应是从墓中出土,可能是开棺发财摸来的,如能把玩数月,必当流光溢彩,实在是人间至宝,像这类东西,已经不是钱可以衡量的了,世间只怕再无第二颗了。历来青衣楼拍卖,第一件东西往往都是很好的,图个开头彩,不过今年这开头彩玩的有点大,看样子,后面的东西应该差不了,我送来那几件,能排到中间就算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一愣一愣的,一是没有想到这颗不起眼的珠子竟然会这么值钱,二来也是因为梅花老九的话,既然这颗珠子已经这么牛逼了,梅花老九还有把握让他的东西进入中间段,这足以说明,梅家的家底有多厚实了。

    这时楼下拍卖台一圈的商客已经开始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,一个个的表情中,都掩饰不住的兴奋,显然大家都是识货之人,看得出这颗东珠的价值,不过也正常,以青衣楼的做派,只怕不识货的有钱他们也不一定会看得上。

    那汤怀忠咳了一声,一挥手示意安静,随手接过一个汉子递上去的卡片,对着卡片读道:“大家都看到了,拳大东珠一颗,直径八公分,晶莹圆润,清顺治时期所产,皇家珍品,为鬼眼范元范老先生亲自鉴定,宝贝不过二手,现拍现拿,假一赔十,成交之后,青衣楼负责护送到指定地点,中途损失,概由青衣楼负责,现在,请各位喜欢的朋友,踊跃出价!”

    我一见就明白了,这青衣楼做事还真讲究,谁送来拍的,谁拿上来,人不离开,东西不离开卖家的眼,这叫宝贝不过二手,是老古玩行的规矩,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杜绝一些偷梁换柱的把戏,是对卖家的负责。而且谁买了之后他们还护送到指定地点,这是防止有人中途打劫,对买家也极其负责,难怪他们生意这么火爆。

    那汤怀忠一说完,楼下立即就有人开始喊价了,就好像钱都是大水漂来似的,数目呈跳跃式向上飞升,眨眼的功夫,已经到了一千六百万,我在二楼之上看的瞠目结舌,虽然之前我就已经给自己打了预防针,知道青衣楼拍卖的价格必定会很高,可还是被震到了,怎么也没有想到,就这么一颗珠子,竟然喊道了如此高的价格,这个数目,对我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了,而且看样子,还有上升的空间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我所料,就在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喊出两千万之后,场中才稍微安静了一点,可就在我以为两千万要成交的时候,二楼其中一个贵宾房的酗子站了起来,直接一口加到了三千万,楼下顿时声音又小了许多,看得出来,真正购买力强悍的,还是楼上的贵宾房,青衣楼之所以这么安排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梅花老九,梅花老九笑道:“看到了吧?钱在这里,根本就不是钱,一个数字而已,很多人在这里,一夜就成了亿万富翁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又看了我一眼,笑道:“卖珠子那汉子,你认识?要不要我帮他托上一口?”

    我摇头苦笑道:“认识倒是认识,可目前已经三千万,哪是乱喊的事,万一喊一口砸手里了,怎么办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轻声笑道:“拉倒吧!这颗珠子一亿之内能拿下,那都是大漏,一转手就是钱,你未免太看不起古玩圈了,在古玩圈里,花几亿买个东西的,那可不少。何况,这可是开场第一件,开头彩的东西,冯京和王长风能让我出这个风头才怪!”

    说着话,梅花老九已经一抬手喊道:“五千万!”我听的一惊,我没有想到他一开口就顶到了五千万之高,楼下也是举座哗然,梅花老九则一脸淡然。

    可梅花老九的头脑,也确实不是盖的,一切都如他所猜测的一样,拍卖台上的汤怀忠一听,立即扬声喊道:“天津卫梅家,出价五千万,暂时拔得头筹,我们青衣楼可不会喊一二三,没人出价这东珠就姓了梅了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冯京就站了起来,直接一抬手喊道:“加一千!”

    他这一喊,汤怀忠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笑容,随口喊道:“天津冯家,六千万!梅少爷,可还继续加一口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慵懒一笑,一抬头看了一眼金算盘的方向,扬声喊道:“金老,你说加不加?”

    金算盘笑道:“当然加!这才哪到哪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梅花老九就笑道:“汤老大,金爷说了,他加一口!”

    我一听噗嗤就乐,看样子这家伙不把金算盘拖下水他决不罢休了,偏偏楼下的汤怀忠身为青衣楼天津分堂掌事的,也想来个开门红,讨个开头彩,自然是顺着他的话喊到:“行家里手,古玩大行,金算盘金爷七千万!”

    我眼见着金算盘脸上的肥肉颤了一下,明显掠过一丝不快之意,但也没说话,瞬间明白了过来,金算盘对梅花老九利用他来和冯、王两家对抗有点不痛快,可他是生意人,也知道这东西的价值,所以才没有作声,看样子,这东西真的有可能想梅花老九所说的那样,价值过亿。”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王长风旁边的那个教师模样的王长远已经站到了栏杆处,扬声喊道::“我们王家也来助助兴,加一口!”

    汤怀忠脸上喜色更甚,虽然不抽买家的钱,可卖家抽百分之三十啊!卖的越贵,他们抽的就越多,哪有不高兴的,正要扯脖子喊出王家的报价,一直满面淡然坐在那里的李刑天忽然来了一句:“我出一亿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