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88章:人间三杰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梅花老九这么一喊,再加上刚才九岁红的表现,我要是还不知道此人是谁,那就傻到姥姥家了,当下不由得又看了对方一眼,毕竟是传说中的李家大少爷,李家最年轻的掌事人,年轻一代中名气最盛的状元李刑天。

    这一次,李状元没有看我,而是用一种如沐春风般的微笑,对梅花老九笑道:“九弟,这次锦瑟在湘西遇险,多亏了你,谢谢了!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哈哈一笑,没有再多言语,这种诚,他身为梅家掌事人,对话的对象又是李家掌事人,多话反倒显得有点巴结李家了,这个度他这样的人,又怎么可能掌握不住。

    我却趁机看清楚了李刑天背后的两人,一个约有四十来岁,剃着大光头,光头上正中纹了朵极其妖艳的血红色牡丹花,十分扎眼,往脸上看,满面的横肉,一双眉毛淡到几乎看不见了,目光却十分凶狠,蒜头鼻子鲶鱼嘴,面相十分凶恶,身形高瘦,双肩宽阔,双臂奇长,一双手掌瘦骨嶙峋,如同鸡爪,站在李刑天身后,目光不停扫视,分明是在保护李刑天的安全。

    另一个则是个低眉顺眼的小年轻,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,从发型到长相、着装再到个头,都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,属于往人群里一丢,都不容易找出来的那种,站在李刑天这种光芒四射的人物身后,更是几乎可以忽略,一般人只怕都不会注意到李刑天身边还有他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可我却清楚的很,往往这样的人,都是十分危险的人物,何况他是跟在李刑天身边的,常言说的好,人以类聚,物以群分,李刑天这种人身边,绝对不会有废物存在的位置,所以我对这人,倒是上了心。

    就在我打量他们的时候,九岁红已经到了,直接推门闯了进去,一下从后面抱住李刑天的脖子,像个孝子似的伏在李刑天脊背上,一边咯咯娇笑,一边说个不停,李刑天则佯装生气的呵斥她两句,随即就一脸溺爱的翻手拍了拍九岁红的脑袋,让九岁红坐在旁边那张空着的椅子上,兄妹两脑袋凑到了一起,说起悄悄话来。

    我看的出来,这李刑天十分宠爱这个妹妹,看向九岁红的眼神之中,满满的都是宠溺,自从九岁红过去后,他脸上就没断过笑容,是那种发自真心的欢喜和纵容,而九岁红也显得很是开心,则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听,一边说话,还一边用手指着我的方向,估计说的事情和我有关,只是声音太小,别人不可能听见罢了。

    那李刑天听九岁红说了片刻,又抬头看了我一眼,目光之中多了几分审视的意味,我报以礼貌性的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,他也对我点了点头,就又转过头去,一脸溺爱的听九岁红连比划带解说了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看了我一眼,意味深长的笑道:“林兄弟,你以后可得小心一点了,状元李刑天有三大忌讳,他这个宝贝妹妹,就是他的忌讳之一,曾经放过话,谁敢动他妹妹一根汗毛,他就杀人全家,是道上出了名的宠妹狂魔,锦瑟这么任性,一多半都是他宠出来的,不过也不怪,谁有这么个哥哥,谁都可以横着走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护短我信,杀人的话无非吓唬人而已,还当真杀人全家,再说了,和我又有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嘿嘿一乐道:“你不信?呵呵,以前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不信,在北京有个富二代也不信,看上锦瑟了,锦瑟看不上他,这小子也是小鱼虾撵鸭子---命催的,愣是将李状元的话当了耳旁风,买通了锦瑟的一个女同学,约锦瑟出去逛街,然后借口口渴了买饮料,在饮料了下了药,可没等将锦瑟扛进宾馆呢!那富二代就被人捏断了喉管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那富二代全家都死了,爸爸、妈妈、佣人,连他家喂养的两条大狼狗都没逃掉,锦瑟那个女同学就更惨了,被砍了双手,卖去了大山里,给一个又丑又凶的老光棍做了媳妇,一跑就往死里打,听说现在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。”

    “从那以后,整个道上混的,都没人敢动锦瑟,也没人敢不相信李状元说的话了,他要说杀人全家,那就一定杀人全家,剩条狗都算他输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梅花老九忽然面色一正道:“所以,不管李状元说什么,千万不要不信,不然的话,下翅很惨!至于和你有什么关系,相信你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心里一寒,如果真是这样,这李状元未免也太狠毒了,护短正常,杀了那富二代也情有可原,可杀人全家,就说不过去了,自古以来,祸不及家人,何况佣人和狗犯了什么错,这么做,难道就不怕遭报应嘛!

    但他的出发点,却又是为了保护他妹妹,到了他这个位置,身边的亲人确实很容易受到威胁,如果不毒辣一点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,可不管怎么说,这么做都过分了。

    可他毕竟是九岁红的哥哥,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,当下随口说道:“哦?做的这么绝?那他另外两个忌讳是什么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笑道:“另外两个忌讳,一个是白马探花蒙长弓,满族人,年纪轻轻就成了大草原上排名第一的好汉,听说从十七岁起,草原上就没人是他的对手了,他也是唯一一个和李状元打了一天一夜未分胜负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是榜眼文胆白欢喜,这个也牛逼,虽然身手不及李状元和蒙长弓,可智商高,上知天文,下通地理,奇门兵法,笔墨丹青,就没有他不会的,就连李状元,也因为一时大意,吃过他的哑巴亏。当然,论综合实力,还是李状元最强,白欢喜次之,蒙长弓第三,这三个人,是年轻一代之中最拉风的,合称人间三杰,都是不世出的奇才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道:“这牛逼了,状元、榜眼、探花,前三名包圆了,道上还有什么特别拉风的人物吗?一起说出来我长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嘿嘿一乐,喝了口茶,正要再说,楼下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各位,时辰到了,请大家从现在开始,除了出价,不要大声喧哗,不然我的人会请你出去,另外,因为某些原因,本人不希望此次拍卖被大众知晓,还请大家关了手机,现场严禁拍照、拍视频等行为,一经发现,严惩不贷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我也希望大家明白,这是我们青衣楼的拍卖,我们青衣楼每一件物品抽取百分之三十的份子,就有义务保护卖家的正当利益,拍卖时请各位量力而行,不要一时激动昏了头脑,如果喊了价又成交了,到时候拿不出钱来给卖家,我们青衣楼,会割了你的舌头以示惩戒,没有规矩不成方圆,还请各位谅解。”

    这两句话说的不急不徐,声音也不是太大,却清晰的传送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之中,原本因为很多人互相寒暄而闹哄哄的楼内,顿时就安静了下来,全都纷纷掏出手机来关机。

    我探头看了看,见站在拍卖台上说话的是一个五短身材的中年男子,自来卷的头发,一双鹰目,鹰钩鼻子薄嘴唇,留了两撇喧子,往中间一站,四面不是豪雄就是巨富,却一点也不怯场,而且口出威胁之词,显然是号人物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也探了下脑袋,对我轻声道:“汤怀忠,青衣楼天津分堂的堂主,昨天你在赵老怪店门口打伤的那些人,就是他的手下。不过你放心,他不会找我们麻烦的,起码现在不会,拍卖期间,来的都是客,青衣楼的规矩严着呢!”

    我见梅花老九说着话,已经将手机掏出来关了,又见对面的李刑天等人也纷纷关了手机,自然照做,同时心中对这青衣楼也加深了一点戒备,一个小小的分堂主,说话就这么硬气,连李刑天这样的人都买账,可见青衣楼的实力。

    那唐怀忠见大家都关了手机,对门口的人一挥手,门口的汉子就将大门关了起来,随即几个汉子每人手里抓个黑匣子,在人群中走了几圈,应该是检查还有没有手机讯号出现,随即有人推门进来,手里也拿了个那玩意,转了一圈,对我们一点头,说道:“抱歉九爷,例行检查而已,九爷莫怪!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一挥手,那人又退了出去,我看了看,别的房间也都有人检查,看来这青衣楼对保密工作做的也十分到位,毕竟这种拍卖,很有可能会牵扯到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,一传出去,必定会引起轩然大--波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那些汉子纷纷对汤怀忠打了个手势,汤怀忠的脸上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来,又对大家一挥手道:“感谢大家的配合,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拍卖今晚的第一件物品,有请焦三兄弟!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一叫出来,我就是一愣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