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87章:群雄汇聚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这艘轮船并不算大,就和正常的客轮差不多,甲板以上部分全都改建过了,以木结构为主,用一根根的檩子木搭建起了三层小楼,从上到下涂了柳青色的颜色,楼顶四角雕有四个兽头,分朝东南西北四方,中间拱起,以一个红水晶圆球为中心,一看就知道是讨的彩头。

    在我们之前,已经有几个人到了,正顺着船上放下的梯子上船,我们一下车,一个年逾六旬的老者就回头扫了我们一眼,只一眼,我心里就陡然一阵森寒,这老人看上去普普通通,就和一般市井老者无异,我甚至都没记住他的长相,可这一眼,却如同一道闪电一般,直击我的心底。

    在老人身后,还跟着两个四五十岁的男子,一个豹头环目,狮鼻阔口,孔武粗豪,身大体魁,一看就是武勇过人之辈,另一个文质彬彬,白净面皮,带着黑框眼镜,举手投足,自带一股儒雅气质,两人形成了巨大的反差,倒是让人过目难忘。但我心里清楚的很,这两人虽然不是易与之辈,可真正的正主,却是前面那个老者。

    可那老者并没有多做停留,只看了我们一眼,就迅速的上了船,进了青衣楼中,那一文一武两人也跟随而进,但是上船之时,却低声交谈了两句,各自回头看了梅花老九一眼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却是我的老熟人,正是在雁门山上,听了养父之劝而离去的金算盘,还是那副福态模样,甚至穿着装扮都没改变,依旧是一身红色唐装,手中抓着那把金光灿灿的算盘,满面笑容,正和另外一人寒暄。

    这金算盘当日并没有看见我,所以我认识他,他却不认识我,但他却认识梅花老九和九岁红,离的老远,就冲我们挥手示意,九岁红和梅花老九根本就没理他的意思,我则报以微笑,当初这金算盘是在听完养父陈述之后,第一个离开雁门山,所以我对他还算有点好感,起码这人还是有点道德感的。

    正和金算盘寒暄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梳着大背头,圆胖白净的面皮,也戴着眼镜,一笑起来两眼眯的就像个老狐狸,身材不高,最多一米七这样,穿着不算光鲜,一件麻布对襟的青灰色褂子,一条同料同色的裤子,脚上踩着黑布鞋,手里抓着一串羊脂白玉的佛珠,看上去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但这个一团和气的中年男子,却没有理会梅花老九,不但没理会,一看见我们下了车,面色反而一沉,一甩手,就丢下了金算盘独自上了船,金算盘看了看我们,又看了看正在上船的那中年人,面色有点尴尬,不知道是该跟上去,还是留下来等我们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的脸上始终挂着那种慵懒的神色,轻声对我说道:“看见了没?先上船的那老头就是王家的王长风,后面跟着的是他两个弟弟,身材魁梧的是天津地下拳王王长勇,教师一样的那个则是王长远,兄弟俩一黑一白,是王长风的左膀右臂。另外那个拿着佛珠装逼的孙子,就是冯家的冯京,别看他对谁都笑眯眯的样子,可是货真价实的笑面虎,一不小心,就被他吞了,连骨头都不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又对我轻笑道:“不过,这冯京最讨厌我,因为我这人嘴贱,看不得人虚伪,总喜欢揭他的面具,所以他一遇到我,总是笑不出来,哈哈!”

    我听梅花老九这么一介绍,立即知道该怎么做了,当下就一抬手,对那金算盘十分亲切的喊道:“金老,我们在这里,你来的倒早,比我们约的时间要早了半个小时啊!”

    我这一喊,那冯京的身躯就一颤,猛的停了一下,但没有回头看,随即就继续上船了。

    可那金算盘的脸,却一下就苦了起来,天津卫梅、冯、王三家相争的事,相信像金算盘这样的老江湖肯定早就知道了,以他的圆滑,原先很有可能是想三家都不得罪,毕竟他在天津属于外人,得罪了任何一家,可能都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,所以才会即和冯京寒暄,又冲梅花老九挥手,之前可能还和王长风打过招呼,就是想在夹缝之中求个安全。

    可我偏偏不让他这么做,我这一喊,直接将他拉下了水,让冯京认为金算盘是梅家早就约好了的,而金算盘当着梅花老九的面,偏偏还没法否认,否认了就是打脸梅花老九,得罪梅家,这样的傻事,金算盘绝对不会做,毕竟目前来说,梅家仍旧是天津卫第一大势力,而且我主动向他伸出了橄榄枝,权衡之下,他一定不会当面否认。

    只要他不否认,冯京很快就会把金算盘是梅家这边的消息传给王长风,接下来的拍卖,他们很有可能会连金算盘也一起对抗,金算盘可是古玩大户,本来做的就是支锅的买卖,要是连金算盘也对抗的话,那冯、王两家怎么也得多花点银子,这才是我要的目的。

    果然,金算盘脸色一苦,就以冯京听得到的声音笑道:“九少爷,上次你要的东西,我已经准备好了,咱啥时候交易都行!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乐了,金算盘果然是老江湖,一句话就将风险降到了最低,他本来就是做古玩生意的,这么一喊,即没挫了梅家的颜面,也侧面告诉了冯京,只是梅家找他买东西而已。当然,根本就没有这回事,但我们也没法当面揭穿,人家分明是想自保,我们要是揭穿他,道义上说不过去,双方都在睁眼说瞎话,谁也没法揭穿谁。

    可梅花老九多聪明的一个人,一见我主动招揽金算盘,立即明白了我的意思,当下快步上前,一把就搂住了金算盘的肩头,不知道嘀咕了两句什么,随即哈哈大笑了起来,一边笑,还一边不无得意的看了眼已经到了船上,正在回头看的冯京。

    冯京的脸色更难看了,直接进了船上的木楼,我知道,不管梅花老九对金算盘说的是什么,就算他骂了金算盘两句,都已经达到效果了,冯王两家,一定会把金算盘划分到我们的阵营中来了。

    金算盘当然是明白人,一脸的苦笑,却无可奈何,只好和随后而至的我和九岁红打着招呼,只是看向我的眼神之中,多了一丝责备,还有三分诧异,三分戒备,很明显,他已经猜透了我的意图,但对于我这个全新的面孔,却不认识,又由于我玩了这手,对我产生了一定的戒心。

    我也没解释,只是冲他歉意的笑了笑,拉他下水对他确实没有什么好处,起码在梅家大获全胜之前,是没有什么好处的,但为了达到目的,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一行几人上了船,一进门,我们和金算盘就分开了,有人领着我们到了二楼的贵宾房,说是贵宾房,实际上只是一个隔断,两边放了沙发,中间茶几上有茶水点心,面向拍卖台的是一处栏杆,放了两把椅子,坐在椅子上可以纵观全场,简单而不失淡雅。

    我大概扫了一圈,拍卖台设置在一楼的正中间,四面各放了四排椅子,椅子旁边都设置了一个小茶台,应该是为一些普通商贾所设的,有些椅子上已经坐了人,也正有人陆续进场。

    二楼一圈则被分隔成十几个所谓的贵宾房,靠在我们旁边的,就是王长风兄弟三人,冯京一人占了一间,占据另外房间的都是生面孔,但个个气宇不凡,或神色淡然,或从容不迫,或气度轩昂,或稳如泰山,反正一看就知道,不是一方枭雄,就是大有来头的巨富豪客。难得的是,那金算盘竟然也占了一间贵宾房,看来这家伙在青衣楼以前的拍卖会上,也没少花钱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九岁红忽然大叫一声,嗖的一下就到了栏边,冲着对面的一个房间摇手喊道:“哥!哥!我在这呢!”一句话喊完,一转身就飞一般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急忙看了一眼,那个房间内有三人,一人坐着,两人站在他背后,可我的目光,却一眼就被椅子上坐着的那人所吸引,这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美男子,剑眉星目,鼻若悬胆,唇红齿白,身材修长,长发披肩,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,坐在那里,气度如山似岳,一眼看去,竟然让人有种不得不抬头仰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看向他的同时,他也正看向我,目光流转之间,锐利如刀,似能直穿人心,双目一对视,我竟然不自觉的急忙转移开了目光,目光一移开,心中就咯噔一下,这可是无形之中就输了,连目光都不敢和人家对视,这其中差距,可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这时梅花老九也对那边挥手笑道:“状元大哥,没想到今年你也会来凑热闹,看来今年青衣楼这场拍卖会,还当真是群雄汇聚,我要想出风头,还真得下点血本了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