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85章:青衣十八楼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我这话一出口,那领头的汉子就嘶声道:“朋友,可方便报个名号?”

    我冷笑了一下,沉声道:“怎么?还想着报仇?就凭你们,这辈子都没戏了。”我倒不是看不起他们,我说的是实话,拳脚功夫一定得从小学起,持之以恒才能有点成就,到了他们这个年纪,筋骨已经拉不开了,再高明的师父,也不可能教出什么名堂来。

    不过我随即转念一想,这是梅花老九的机会,又何尝不是我的机会,梅花老九和我的年纪差不多,他能扬名立万,我又什么不能?虽然天津并不是我的地盘,留个名可不是什么坏事,当下就扬声说道:“不过,告诉你们名字也没关系,我姓林!叫林沧海!”

    我之前对梅花老九说的名字是杨阿牛,但现在却报出了真名,一来是因为我迟早要改回自己的名字,二来也确实是想扬名,三来是不想继续骗梅花老九了,要想收拢人心,必须坦诚相待,我既然想和梅花老九交结,就不能再瞒下去了。

    那汉子哪里听过我的名字,只是一点头,嘶声说道:“好!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咱们后会有期!”一句话说完,捂住伤口,一挥手,带着十二个亡命徒狼狈而去。

    我转身走会店里,坐下喝汤,梅花老九笑眯眯的看看我,又看看九岁红,看看九岁红,又看看我,脸上那种笑容,有点玩味,九岁红面色一红,怒道:“看什么看?他就是林家的林沧海,姑奶奶我故意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嘿嘿笑道:“没怎么?我只是当了回傻蛋,林兄说自己叫杨阿牛,我竟然就信了!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兄弟,你不要介意,我之前不知道你的底细,故意隐瞒了一下,还请兄弟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笑道:“不会!不会!不过,林兄,你报错对象了,你应该对我报真名实姓,对刚才那帮人报杨阿牛的,因为我们梅家和你们林家,从那七巧莲花盒开始,就算是合作关系,可刚才那帮人,那可是真的敌对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就凭那帮废物,我告诉他们真名,又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伸出一根手指头来,摇了摇道:“非也非也!那帮人到没什么要紧的,但他们身后的人,却很是难缠,林兄弟这次替我出头,得罪了他们,只怕以后行走,要有诸多不便了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道:“哦?他们还有后台?”

    九岁红这时一翻白眼,插口道:“切,不就是青衣十八楼嘛!有啥了不起的!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没理会她,对我露出捉狭的笑容来,说道:“别的有没有我不能确定,但那领头的,是青衣十八楼天津堂口汤怀忠手下的一个小头目,青衣楼的人向来不敢接私活,此番来对付我,肯定是青衣楼也收了冯、王两家的钱,林兄弟,你这个篓子,捅的可不小。”

    我一看梅花老九的笑容,顿时明白了过来,敢情这家伙早就怀疑我的身份了,所以他明知道对方有来头也不点明,而选择让我出手,就是要将我和他绑在一起,这家伙,当真狡猾的很。不过这也正合我的心意,他若真心与我交结,那可是求之不得,当下就笑道:“哦?这青衣十八楼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明显一愣,显然他对我不知道青衣十八楼的事有点诧异,还没来得及解释,九岁红就抢先说道:“一庙一村一掌舵,三帮四会十八楼,庙是五龙庙,村是八卦村,掌舵的指的是排教,三帮分别是马帮、盐帮、漕帮,四会是同盟会、小刀会、红枪会、袍哥会,十八楼就是青衣十八楼,都是些老掉牙的帮会组织,狂林傲李邪门张,毒马横柳巧手梅六大家的人,基本上都是出自这些帮会,以后都记住了,出去别给我丢人。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一听,就知道我确实不知道了,当下就笑道:“敢情林兄弟是真不知道,我就卖弄一下,给你说说,要不咱们这光喝汤也挺无聊的是不?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管九岁红同意不同意,自顾说道:“这些帮会组织,大部分都有个几百上千年的历史,最近的也要到抗日时期,都是道上实力相当强劲的帮派,解放后,国家不容许道上的兄弟以帮会的形式存在了,所以都化整为零,转明为暗了,像五龙庙都没人知道在那里,漕帮大青龙,都已经好多年不露面了,还在不在人世都不一定。还有很多甚至已经因为大形势的趋使,名存实亡了,比如排教,随着交通的发达和航运的发展,已经剩没几个人,当然,剩下来的都是核心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再比如三帮四会,实际上也没剩多少人了,以前马帮兴盛,是因为交通不便,现在谁还用马走商?盐帮更不用说了,以前是盐缺少,有利可图,现在超市便宜点的一两块一包,没有了利益的趋使,解散是必然的。而同盟会、小刀会和红枪会,则是抗日年代的产物,现在国家富强,这三个自然也就消失了,剩一个袍哥会,偏安与四川一带,近年来,也鲜少听说还有什么大活动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这一庙一村一掌舵,三帮四会十八楼,真正留存下来的,也就剩八卦村和青衣十八楼了,八卦村由于地处湘西,向来不问世事,实际上就剩一个青衣十八楼。”

    “这青衣十八楼之前也一度销声匿迹,就这十来年的时间,发展的相当迅速,分别在除北京外的十八座知名度比较高的城市安了分舵,生意遍布大江南北,物流、餐饮、娱乐、百货等等行业皆有青衣楼的身影,当然,每个城市的主业都是有所不同的,比如我们天津的青衣楼,主业是古玩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这都是表面现象,青衣楼的本质,就是一个暗杀组织,青衣十八楼,原先就是十八个身手高绝的刺客组建而成,因为这十八个刺客行事之时,全是一袭青衫,青布蒙面,所以才得名青衣楼。所以现在的青衣楼,真正的行当仍旧是暗杀,而且仍旧奉行着青衣楼的规矩,从不用火器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现在的青衣楼,不可能达到一开始时候的高度了,毕竟法制社会,所以真正的好手,也没几个,叫的响名号也就五六个,但这行当,有一个好手就足以镇得住了,大家现在都有钱了,谁又想一觉睡醒,脑袋没了呢?对吧?当然,林兄弟你也不用太担心,起码在天津,跟我在一起是安全的,青衣楼收钱打我一顿可以,杀我的胆量还是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明白了,梅花老九这是试我的胆量呢!看我对这青衣楼怎么个反应,说这一大堆无非是告诉我,在天津跟着他混,笑话!我还想让他跟着我混呢!但我也没有点明,毕竟他说的也有道理,青衣楼如果势力真的这么大,我还真的是惹上大麻烦了,在天津我当然不如梅花老九混得开,暂且还真得跟着他混。

    但这个还不能挑明了说,不然未免有点露怯,当下就笑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最近青衣楼好像就有一个拍卖会,梅兄弟大老远的从湘西接了李姑娘回来,也就是为了这个,是吧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一点头道:“不错,我们在路上耽搁了一天,这一天我看也快过去了,就在明晚了,八点一过,准时开拍。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那我们去好?还是不去的好?”

    这一问,等于将问题又丢给了梅花老九,他想试我的胆量,我也想试他的胆量,我可不想我的兄弟朋友,会有一个是怂包软蛋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当然明白我的意思,当下一口气喝光了羊肉汤,将碗一丢,大笑道:“当然去!不但要去,咱们还要在明晚好好出一下风头,扬名立万要趁早,哪里还有比明晚青衣楼更好的机会!”

    一句话刚说完,九岁红就啧了一声道:“出风头?在青衣楼出风头,可是要花大价钱的,我们李家每年也就拿个两三件,你该不会是想将梅老爷子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家业,都给败了吧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梅花老九就面色一苦,转头看我道:“我正为这事发愁呢?林兄弟给参谋参谋,这个风头我们该怎么出?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乐了,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狡猾,他这样的人,既然已经决意要去了,怎么可能会没有对策,之所以问我,只是要看我怎么应对罢了,等于是又一道考题,正和我一样,对挑选朋友这事上,这家伙也是相当的警慎。

    我自然是不能示弱,直接问道:“这个青衣楼我还是第一次听说,对于拍卖会我更是没参加过,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个玩法,你给我说一说,我琢磨一下,看看这场风头咱们该怎么个出法?”

    九岁红一听,立即又是嘴一撇道:“玩法很简单,谁有钱谁是大爷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