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83章:一百一碗羊肉汤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我为什么会出这个主意呢?梅花老九刚刚接掌梅家,虽然心智、能力都有,但他还是缺乏了一点,那就是威望!之前梅花老九给人的印象,那就是个纨绔子弟,不然蒋门神也不敢就这么反了他,人们会害怕、敬畏和追随的人,绝对不会是一个纨绔子弟,所以他第一件要做的事,就是立威,让别人改变对他的印象。

    而今晚,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是冯、王两家试探性的出手,为什么我会判断对方只是试探性出手呢?梅家始终压了他们两家一头,绝对不会是没道理的,他们不可能一点顾忌没有,像他们这种家大业大的主,走错一步,都会引来非常可怕的后果,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前,基本上不会盲目乱来。

    我正是以此为依据,按常理推断,对方这次出手,一是试探梅家的实力,借此看出梅家还有多少忠心可用之人,墙头草类型的,在这种情况下,只会隔岸观火,而这样的人,在这种博弈之中,是可以忽略不计的,但忠心不二之徒,哪怕就算是一个武夫,都得计算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二是试探梅家这位新当家的能耐,看梅花老九怎么应对,如果梅花老九真的如外界所传是个纨绔子弟,没有什么真材实料,那就不需要再等待了,合两家之力,一举打垮就行了。三来也还是顾忌梅家老爷子,梅家老爷子只是退隐,而且他退隐了,还带着一大批在道上打滚多年的老人也退隐了,这已经足以说明了梅老爷子有多厉害,俗话说的好,虎死余威在,何况这头老虎还没死,若真想弄死他儿子,起码也得保证这头老虎的威胁性不大了。

    所以我得出了这么个结论,他们不会出动太多的人手,动静太大的话,难逃梅家的耳目,而且一定不会是核心成员,很有可能是一些花钱收买来的亡命之徒,这样真出了事,才有周旋的余地,才好推卸。

    而这正好给了我们一个机会,凭我的身手,正常的流氓地痞,十来个绝对不在话下,梅花老九的身手绝对不会弱,起码自保是不会有问题的。至于九岁红,从之前她和梅花老九的对话中,我就可以得出结论,李家的势力远非冯、王两家可比的,甚至梅家都得仰仗李家,而北京和天津距离如此之近,冯、王两家也不可能不知道这位小姑奶奶的存在,单凭她李家千金大小姐的身份,只怕就没人敢动她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我们还有什么好怕的?不但不可怕,还正好给了梅花老九一个扬名立威的机会,试想一下,在这个情势下,他身为梅家新晋当家人,还敢孤身一人带朋友在天津卫乱晃,吃亏不吃亏另说,就凭这份胆气,就足够镇住一大批人了。

    九岁红是个捅破天不怕事大的主,别说我们三个去了,就让她一个人去她也不怕,梅花老九也是聪明人,我一说他就明白了过来,我再这么一分析,他丝毫没有拖泥带水,一咬牙就同意了,打开车窗对外面一伸手,打了个手势,后面那辆车明显慢了一下,似乎不大放心,又跟了一段距离,梅花老九再度打了个手势,这才岔入弯道离开了我们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干脆让司机停车下车自己回去,他自己开着车,一路出了城区,直接到了郊区一个城乡结合部,我一看就乐了,这地方就更好了,建筑普通性不高,以五六层的为主,巷子多出路多,四通八达,就算真遇上危险,逃命也好逃,心中更是笃定了几分。

    车子一直开到了一个狭窄的巷子口,停了下来,三人下车,梅花老九前头带路,直接进了巷子。一进巷子,我眉头就皱了起来,我之前算计的挺好,可没算到会进巷子,这巷子两边都是拽人家,墙高不好翻越,若是被人两头一堵,还真有点麻烦。但已经到了这一步了,再退可来不及了,暗中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看着我们呢!我们退走没关系,梅花老九今天若是一退,这贪生怕死的名头就算扣实了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倒显得十分坦然,在前面没有丝毫的停顿,我心里暗暗佩服了起来,这家伙的胆子可不算小,虽然我分析对方不会出动太多人,可万一呢?他却这般悠然,看来我这一宝押对了。

    三人顺着巷子七拐八弯的走了片刻,终于看见了一面破旧的旗子,黄底红字,斜出挑的挂在一根竹竿上,上面写着:“赵老怪羊肉汤”,由于地势实在那啥,一般人都不一定找得到,偏僻到了说不过去的份上,店门口也冷清的很,再配上这条狭窄破败的巷子,真想不通怎么会有人把店开在这里。当然,今天这小店里,肯定热闹的紧。

    可九岁红的眼睛却亮了起来,一边直接往店里闯,一边笑道:“羊肉汤!羊肉汤!赶紧先上三碗羊肉汤!”

    我和你梅花老九对视一笑,人能活到九岁红这个份上,未免也不是一种福气,她才不管什么凶险,也许在她看来,冯、王两家,都不及一碗羊肉汤重要。

    随着我一进门,果然如我所推测的那样,小小一个店铺,破旧的五张桌椅,已经被占了四桌,就剩中间一张空桌子,五张桌子呈梅花摆设,被占的那四桌,正好在四个角上,等于切断了我们所有的退路,而且那四张桌子上,每桌都坐了四个大汉,每人面前摆了一个空碗,看样子羊肉汤早就喝光了。

    这十二个大汉个个凶神恶煞一般,满身的杀气,满屋的森寒,十二个人挤在这小破店里,连一丝声音都没有,死一般的沉静。

    只一扫眼,我就立即评估出了这十二个大汉的实力来,应该都是些敢打敢拼的好手,其中有几个坐在那里气势沉稳,下盘扎实,双肩宽厚,双臂孔武有力,双手拳面之上带有厚茧,目光闪烁之间,凌厉异常,分明还是练家子,腰间也都带着家伙,看鼓起的模样,应该都还遵守着道上的规矩,带的都是尖刀、匕首之类的冷兵器。

    这一看清了,我心也就放下来了,只要没带枪的,就不是问题,虽然有几个比较扎手的,我自信还可以应付得来,拳脚这玩意,是需要时间的,我跟杨爷爷在深山练了五年,可不是玩的,那几人虽然是练家子,可和杨爷爷一比,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,单从气势上我就可以判断,这几个绑一起,都不够我一个打的。

    中间那张空桌子,摆明了是给我们留的,这叫请君入瓮,胆子小一点的,只怕会立即掉头就走,这也是一种心理战术,梅花老九要是走了,以后都别想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也没露一点怯意,直接走了过去,大马金刀的往桌子边一坐,和九岁红同时扬声喊道:“赵老,三碗羊肉汤!”

    一条洗的发白了的蓝布帘子一掀,一个老头从里间探出半个身子来,约有六十多岁的年纪,穿着干净的蓝布衣服,袖子卷到了胳膊肘,腰间扎了条围裙,挺利索的一个人,脸上却带着一丝淡定,这让我有点奇怪,按理说,活到他这个年纪了,眼力价不可能一点没有,今天这场面,摆明了要出事,他就一点不害怕?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那老头就板着个脸,嗡声嗡气的说道:“一碗一百,馍另外算钱,十块一张,先钱!”

    我听的又是一愣,一百一碗?这羊肉汤是金汁熬的吗?十块钱馍在别人店里能撑不要不要的,他这东西咋这贵?而且这服务态度,也是绝了,就冲他这态度,能有客人来才叫怪事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却笑道:“咋改规矩了?以前不都是吃完了才结账的吗?”

    那老头继续板着脸道:“刚改的规矩,这里是冯家的地盘,你是梅家的少爷,你们三家现在正在明争暗斗,现在人家冯、王联手,挖好了坑等你跳,你倒好,带着李家的丫头和一个毛头小子就来了,你爹也没这么大胆子,我怕你等会吃完了没命付钱,所以今天得先钱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好家伙,这可是全揭穿了,这老头不是一般人啊!要知道他这一番话,不但没给梅花老九的面子,连冯、王两家可一起得罪了,一个卖羊肉汤的,却敢不把梅、冯、王三家看在眼里,这老头牛逼啊!

    更绝的是,这话那十二个大汉全听见了,却没有一个敢吭声的,梅花老九也乖乖的掏出钱包来,抽了四张红票子,笑眯眯的递了过去道:“你老说的对,三碗羊肉汤十个馍,吃饱了上路不饿,今天要真得躺这,临走前还能喝碗你老的羊肉汤,那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那老头伸手接过钱,哼了一声道:“你爹的本事没学到,这油嘴滑舌倒是学了不少,你们梅家,尽出这种妖孽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眼睛一瞟那十二个大汉,又冷哼一声道:“都吃完了还不滚,占着座位,还让老子怎么做生意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