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82章:暗流涌动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,!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九岁红就奇道:“咋了?你这咋混的?我来天津连碗羊肉汤都喝不安稳了?你就说你这梅家掌事的还能做吧?要觉得吃力,我跟我哥说一声,给你安排点人过来?”

    这实际上是等于准备变相帮梅花老九了,梅花老九刚说要请我们去喝羊肉汤,这车刚离开自己的别墅就变卦了,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可能会有危险的事情,这说明了什么?说明他现在的局势并不妙,起码出门喝个羊肉汤是不安全的,所以九岁红才说了这番话,咋听好像是讽刺梅花老九一样,可关系到了他们这个份上,那就不一样了,这句话,就等于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梅花老九一摆手苦道:“锦瑟,你不管家事不知柴米油盐的繁琐,天津卫道上说了算的,又不是我梅家一家的,王、冯两家对我们梅家可是一直虎视眈眈,蒋门神我可以不放在眼里,可对于王、冯两家,就连老爷子没退之前,也不敢托大,何况我这刚接掌梅家,局势未稳,很多以前效忠于梅家的人,还抱着观望的态度,我甚至怀疑,蒋门神这次叛变,后面都有冯、王、两家的影子,我自己虽然这些年培养了点势力,可和王、冯两家正面冲突起来,未必就能占到便宜,我现在是能少一事,绝对不多一事啊!”

    “刚才车子出门时,我看见了冯家的三十六路烽烟中的人,起码有三个,一个就躲在我那房子的墙角,一个躲在房子旁边第六棵大树上,还有一个伪装成了骑单车的行人,从我们的车子旁边一闪而过。另外,我还看见了王家的王耳朵,进入了旁边第三栋房子里。这还仅仅是我发现了的,藏在暗中我没发现的,还不知道有多少,现在通讯又方便,只怕我们的车子还没到赵老怪的羊肉汤店,那里已经成了龙潭虎穴了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顿时暗暗寻思,看样子,这家大业大未必就是什么好事,暗中想搞鬼的人可不少,虽然我对天津的形式不熟悉,也不知道什么冯、王两家,可能让梅花老九这样的人这般忌惮,那肯定不是简单人物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心中陡然灵机一动,梅花老九这人绝对是个厉害角色,属于那种能当成朋友,就绝对不应该立为敌人的类型,他现在刚刚接掌了梅家,确实立足未稳,外面又有许多人虎视眈眈,如果我这个时候帮他一把,不知道能不能将此人拉为己用?

    我正在琢磨对策,那梅花老九又继续说道:“之前冯、王两家和我们梅家虽然面和心不和,但还从来没有这么明目张胆过,这回却不见有什么顾忌,我估计他们已经暗中联手了,我不得不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九岁红的表情也难得的凝重了起来,脱口问道:“这么严重了?冯家连三十六路烽烟都出动了,看样子,还真是要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道:“这三十六路烽烟是什么意思?三十六个人吗?冯、王两家都各有什么厉害之处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也没瞒我的意思,一见我打听天津的情况,一点头回答道:“是的,三十六个收集情报、跟踪、刺杀等等,什么都可以为冯家做的好手,个个精明能干,手段狠辣,而且对冯家掌事人冯京十分忠心,金钱根本无法收买,一向都是冯家的杀手锏,也是冯家能够在天津快速崛起的根本所在,在京津两地,除了李家的燕云十八骑,就数冯家的三十六烽烟最负盛名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王家,则是家族形式,从核心成员到手下办事跑腿的,都是王姓子弟,异常团结,掌事人王长风,老谋深算,人称王智囊,两个弟弟一混黑一混白,就是王家两尊门神,四侄三子一婿,分别在商政两界、黑白两道混的都不错,有一定的势力,合称王家八虎,刚才我提到的那个王耳朵,就是八虎之一,最善于打探消息,外号包打听。”

    “但家族式经营,利弊各半,虽然团结力空前,但也有任人唯亲的嫌疑,变相拒绝了外姓人的加入,所以总体上来说,王家的实力在天津卫三大家之中,排名垫底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们梅家,原先实力最强,可随着老爷子退隐,一众跟随老爷子混了一辈子的老人,也纷纷退出,安享天年,我培养的势力,虽然也有一定规模,但缺乏实战经验,目前来说,和两家之中的任何一家正面冲突的话,我可以保持不败,但想轻易取胜却也不容易,如果冯、王两家联手,我则必败无疑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心头一喜,和聪明人打交道最大的好处,就是有些事你不用说明白了,拿话一点,对方就会明白你什么意思,我刚刚一打探天津的形式,梅花老九就知道我是想帮他来着,所以才会将他所了解的情况,全盘端了出来,方便我参考。

    但他这一说完,我心头也沉重了起来,这天津现在真的算得上是暗流涌动,虽然还没开始正面交锋,但三方都已经开始调兵布阵了,就看谁会先露出马脚来,蒋门神的事情,已经使我看清楚了事情的本质,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几条人命根本算不得什么,第一个露出破绽的,那必定会遭遇灭顶之灾,就算不死,也不会再有翻盘的可能。

    可从目前的情况上来分析,梅花老九还真占不到什么便宜,虽然还没到四面楚歌的地步,可也算得上是风声鹤唳了,冯王两家有极大的可能联手了,现在就在等梅花老九给他们一个机会,一个一击即杀的机会,所以梅花老九才会施展霹雳手段,直接击杀了蒋门神,清楚内部隐患,因为他等不起了,这个时候,如果内部再无法稳定的话,那等待他的结局,就只有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九岁红这时说道:“小九,要实在不行,我将燕云十八骑调来。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一摆手道:“不行,如果李家伸了手,就算我赢了,也无法服众,不能服众就绝不了别人的念想,打了冯家、王家,还有赵家、张家,以后的麻烦会越来越多,这一次,不到万不得己的关头,绝对不能让你们李家的人伸手。”

    我略一寻思,已经有了一个计划,虽然略嫌胆大了一点,却也是可行之法,起码可让对方暂时不敢妄动,拖延一段时间总是行的,以梅花老九的手段,只要给他一点时间整顿,必定能控制住局面。梅花老九不是想不到这一点,只是他身居要位,肩负梅家一门兴旺之责,有时候未免会为安全考虑而畏首畏尾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当下一点头道:“确实,李家伸手的话,可以暂时缓解梅家的局势,可解决不了问题的根本所在,反倒会授人以柄,认为梅家能够保持不倒,是依靠李家的势力,对梅家、对老九兄弟都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一转头看了一眼梅花老九,话锋一转道:“我倒是有个办法,可以让对方暂时不敢妄动,不知道兄弟可敢试一下?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双目一亮,顿时笑道:“我就知道,能让李家大小姐非缠着不放的主,绝对是人中龙凤,杨兄弟,你肯在这个时候帮兄弟一把,这份人情,老九一定十倍奉还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摆手道:“什么人情不人情的,你我既然以兄弟相称,伸手援助就是应该的,何况,我这个办法,未必有用。”

    九岁红性子躁,在一边听的着急了起来,伸手拧了我一下道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们两个还在讲台面话,有什么办法,还不赶快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可拧的我不轻,疼的我龇牙咧嘴,知道再不说还得吃苦头,急忙说道:“我这个办法很简单,咱们今天,这碗羊肉汤非喝不可!不但要去喝羊肉汤,还就我们三个去,多一个人都不带!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九岁红就秀眉一皱道:“不行,这太危险了,你可知道,冯、王两家现在就等着小九落单呢!你别以为这里是天津,就没人敢犯法了,我告诉你,死的不明不白的人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梅花老九却双目又是一亮,脸上略微犹豫了一下,随即就面露喜色道:“好办法,敲山震虎,立威慑敌,可是,兄弟,真有如此把握?”

    我当然明白梅花老九问的是什么,就像他也能明白我的意思一样,当下一点头道:“以我的判断,冯、王两家虽然蠢蠢欲动,可真想要兄弟的命,他们也未必就敢大张旗鼓的出手,毕竟梅家老爷子只是退隐,可不是不在了,我相信他们就算动手,也只敢偷偷摸摸的耍些手段,绝对不敢全员尽出,试探性大于落实性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这种行动,绝对不敢假手与人,万一走漏了消息,后果不堪设想,根据两家现有的实力来分析,出动的人不会超过十个,所以,我们完全可以赌一把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