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74章:镇尸铜镜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一眼看见这八卦青铜镜,我心里就咯噔一下,杨爷爷之前和我说过。凡是入古墓。遇到这种青铜镜的。就要注意了,因为这种往往都是镇尸用的,青铜镜上面的图纹。就代表着所镇之尸的等级。

    所谓的尸,是指人死之后。所葬之处地气太盛。阴气太重,尸体不腐不朽。虫蚁不蛀,蛇鼠不沾,强盛的地气持续滋养着尸体。毛发、指甲继续生长。一旦沾了生气,就会产生诈尸惊变,此谓之为尸。也可以称之为僵。

    尸也是分等级的,总共有三品九级。上中下三品,上品三级分别是尸王、铜尸、红毛僵。尸王自然是老大,飞天遁地。极其厉害,但千万具尸体。也不出其一,一旦出现。必定惊天动地。铜尸周身坚逾钢铁,刀枪不入,力能生撕虎豹,排居第二。红毛僵仅次与铜尸,而且指甲之上含有剧毒,位居第三。

    中品三级是红衣女、黑毛僵、白毛僵,红衣女是指穿嫁衣下葬,多是怨气甚重,而且善于制造幻像迷惑人,夺人阳气,害人与无形之中,但战斗力稍微欠缺了点,所以只能排在中品三级首位。黑毛白毛则是僵尸之中比较常见的,两者是阶梯关系,死不腐朽而为尸,尸得人气而为僵,僵初周身铁青,指甲毛发生产速度惊人,生白毛而进阶,白毛转换为黑毛则又进一阶。

    下品三级是僵尸、游尸、伏尸,僵即是已得人气,惊起而活动,手不能弯,膝不能曲,具有嗜血本能,普通人已经不是对手了,所以下品之中,僵为榜首。游尸是得了生气,但还不具备意识,也还没有嗜血的本能,基本上不攻击人,但会被人体上的生气所吸引,跟随人身后而行,吸取阳气,被吸取阳气者,轻则大病一场,重则损身折寿。伏尸则是尸体不腐朽,但还没得到人气,静静的躺在棺椁之中等待时机的,这类威胁最小,但有一点,口中含有剧烈的尸臭,不慎嗅入的话,也能引起重病。

    总体上来说,三品九级的尸皆能伤人,而且越是风水宝地,地气越盛,越是容易造成尸体不腐不朽,一不小心,就出僵尸,但偏偏古代又没有火葬之说,不但没有火葬,有权有势的人家,还都喜欢寻找分水宝地给先人作为阴宅。当然,先人们的智慧还是相当高的,有些有本事的风水先生,在先人下葬之前,就已经知道墓主可能会发生尸变,所以,又有人琢磨出了镇尸铜镜。

    镜子这玩意,本性属阴,明见关于镜子的诡异传说,也多不胜数,尤其是青铜镜,用来镇尸,确实有效果,而对应着三品九级的僵尸,镜子也分为三类,具体以铜镜上的图纹来区分。

    镇下品三级的图案为兽面纹,一般都是饕餮纹,也有用麒麟的,反正都是些神兽,这些神兽有一个共同点,喜吸食阴气,以此来达到使地穴中阴气不会过盛,不引起尸变的效果。镇中品三级的不是三才就是四象,这类的兽面纹铜镜已经压不住了,尸变是必然的,只有用三才四象来困住。镇上品三级的,则必定是八卦,如果是明八暗九,暗藏九宫的图纹,那就不用问了,一定是尸王。

    而随着盗墓行业的兴起,许多盗墓贼在开棺发财的同时,也将自己的人气作为了启动这些僵尸的钥匙,很多盗墓贼完全不懂这里面的到窍门,见墓就盗,有的甚至使用炸药等破坏性极强的手段,镇尸铜镜在爆炸中震落,深埋泥土砖砾之中,失去了应有的效果,墓中僵尸脱困而出,打开杀戮,因此造成的伤亡不少。

    我听杨爷爷说过一件事,大概在清晚期,外地列强环伺,百姓生活困苦,有不少百姓迫于生计,开始了盗墓行为。在茅山脚下,一个叫白马的小村,因当年朱元璋的军队曾经在附近与陈友谅的军队交战,两军厮杀,伤亡肯定不少,其后朱元璋军大胜,白马一度成了朱元璋军队的驻扎地。

    有战争自然有伤亡,士兵死了,随地一埋,一些大将死了,还是要下葬的,不然会冷了手下将军们的心,所以在白马点附近,有不少元末明初时期的墓穴,白马村的百姓就盯上了这些墓穴。

    当时的瓷器不值钱,市场还不认可,但墓中随葬的金银珠宝值钱,那个将军落葬,不带几锭金银呢!白马村的村民一开始尝到了甜头,一发不可收手,到了最后,几乎发展成了全村百姓一起上阵,谁都有份参与,也就不必要藏着掖着了,所以往往都在光天化日之下,挖坟掘墓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天,出事了!

    先是下墓掏东西的人发出了一声惨叫,随即就再无回应,紧接着下去查看的人也同样惨叫一声,没了声响,这使大家意识到可能是遇上僵尸了,当时就有年长的人提议,将那个墓给掩埋了,免得祸祸了大家,可进入墓中那两人的家人不答应,又没人敢再下去,就这么僵持了起来。

    到了夜间,从地下跳出来一个白毛僵,也没费什么事,将白马村的人就屠了个干净,吸食足了血液,从白毛进化成了黑毛,更是危害一方,四乡八村都遭了祸祸,官方屡次围剿,都没能抓捕成功,到最后逃入了茅山,茅山虽然不大,可溶洞不少,别说抓获了,找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官方无奈,只好请了茅山那一代的龙虎天师出手,那一代的龙虎天师还是很有本事的,他知道那黑毛僵进了山,硬找是不可能的,除非出动军队封山,一寸一寸的翻,即使这样,只怕也未必找得到,因为茅山有很多溶洞,其中有一些是之前一些修道之人留下来的,深不可测,有的甚至横穿整个茅山,想找出那黑毛僵来,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这龙虎天师就想了个办法,弄了几十只大公鸡,让几十个乡勇每三五人一组,拎着,分十数条道上山,上山之时,将大公鸡的脖子割开,鸡血一路走一路滴,一直通到了山顶老子庙。而在老子庙门口,则放了个杀猪用的木桶,木桶里放满了新鲜的猪血,血腥气弥漫了整个老子庙。

    几十个乡勇领命分别提着大公鸡一路走一路滴血,回到了老子庙门口之后,那龙虎天师正身穿八卦黄袍,手持桃木剑,剑挑黄符,脚踏七星,来回颠倒的绕来绕去,口中念念有词,而旁边的官家则一脸的焦急,在他的地盘上出了这种事,他身为父母官,自然格外担忧。

    几十个乡勇回来之后,过了半响,那龙虎天师都不绕了,也没见那黑毛僵出现,那父母官急了,上前两步,对那龙虎天师道:“张天师,不知道你这办法可有效果?怎么半响没见动静呢?”

    那龙虎天师放眼看了看山下,沉声道:“放心,公鸡之血,阳气最盛,我让乡勇提鸡滴血上山,就是要让那东西嗅到血腥气,只要它一嗅到公鸡血的气味,就必定会循味而来,这东西生性嗜血,这里血腥味这般浓重,只要它来了,只怕赶都赶不走。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就有一个登高望远的乡勇头目一指左边山下那条道大喊道:“来了!来了!大家准备!”

    他这一喊,大家的目光顿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山道石阶之上,正有一衣衫腐烂不堪,浑身生满黑色细毛的黑毛飞速而来,这黑毛僵根本就不知道疲倦,数百级石阶,片刻就到,完全无视于任何人的存在,直奔着那盆猪血就去了。

    刚到血盆边缘,那龙虎天师大喊一声:“动手!”数十个乡勇壮汉一起抓起绳索,奋力一拉,整盆的猪血陡然翻转了过来,砰的一声就罩在了那黑毛僵的头上,黑毛僵抬头发出一声嘶吼,身上白烟直冒,却是那龙虎天师早就在猪血之中动了手脚,掺杂了对那黑毛僵克制之物,这般整盆猪血扣在那黑毛僵头上,自然生效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