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62章:蛊虫之王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. ,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十听到这里,我忍不住问道:“这和龙鳞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九岁红白了我一眼道:“这只是斑眼龙鳞的前身,在斑眼龙鳞还只是斑的时候,它并没有什么危险可言,充其量只是深海之中的一个寄生虫罢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九岁红就将这斑眼龙鳞仔细的解说了一遍,我听完之后,顿时目瞪口呆,简直不敢相信,这世间竟然会有如此恶毒之物。

    人类在部落初始形成时,只有巫没有蛊,巫在部落之中是具有极高权威的,传说他们可与神灵对话,能明白上苍的意思,也能听懂世间万物的倾诉,可以说,在部落之中,除了部落的首领,就数巫师的权力最高,有时候,甚至部落首领都会听从巫师的意见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蚩尤战败,有许多原先效忠于蚩尤的巫师,也跟随着蚩尤的残部退到了南疆荒蛮之地,九黎一族出现,南疆才开始有了蛊术,也可以说,蛊术的真正起源,就是从巫术转化来的。也正是这个时期,巫术和蛊术分了家,变成了两个派系,但蛊术是将事情实现到具体化、实物化,可用来进行身体的攻击伤害,巫术则相对来说,是属于精神层面上的东西,有点玄之又玄。

    到了商时期,在南疆有两个蛊师较上了劲,一个叫养行由,一个叫巴乌达,两人都是一等一的蛊术高手,为争一个南疆第一的虚名,数次生死相博,却因为水平差不多,谁也赢不了谁。

    后来那巴乌达在机缘巧合之下,夜见黄皮子对月吐纳,颇有道行,就动上了心,用数百只黄皮子做实验,终于炼成了黄蛊,也就是在蛊术之中,大名鼎鼎的仙蛊,由于黄皮子身法灵敏,本身又有灵性,这黄蛊十分厉害,在随后的一战之中,巴乌达打败了养行由,成了南疆第一蛊术高手。

    可养行由却并不服气,自古以来,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养行由被打败之后,一怒之下离开了南疆,游历天下,遍访深山大泽,企图寻一可克制黄蛊之物,炼成蛊物,好回去击败巴乌达,扬眉吐气。

    但这东西却并不好寻,黄皮子灵性太高,民间得道之物,就数黄皮子和狐狸最多,狐狸还远不如黄皮子的身法灵巧,养行由遍访不得,苦闷不已,最后竟然一下狠心,要渡海而行,去海外之地搜寻灵奇之物。

    但船行到海中之时,海面上忽然出现了天龙吸水的怪异现象,一股水柱从海面而起,上达云端,下入海底,如同一条巨龙一般,竖立在天地之间,差点将他们的船都卷上了天,好在船老大经验老道,几经周章,终于逃离了凶险之地。

    可随即巨龙收尾,水从云端洒下,伴随着落下的,还有无数的斑,船上也落了不少,初时那养行由不认识这种寄生虫,倒是船老大在海上行走多年,见多识广,知道是海底之物,将此物的来历告诉了养行由。

    养行由一听大喜,就将主意动到了这斑的头上,海外也不去了,让船老大立即调转船头回岸,并将所有的落在船上的斑捡了起来,用瓶子封好,带回了南疆,加以秘术修炼成蛊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蛊虫炼成了之后,十分恶毒,一遇生物即会叮咬,由于头部螯齿十分锋利,使它们可以迅速的钻入宿主的体内,在宿主的体内不断吸食宿主的体液,一直将宿主吸为干尸,才会破体而出,寻找下一个宿主。因为这东西吸食了宿主的体液之后,身上会变成红色,散发出鳞片一般的光泽,而且脊背上会形成一只眼睛的形状,又是从形如巨龙的水柱中得到的,养行由就命名为斑眼龙鳞。

    在经过蛊术秘炼之后,这斑眼龙鳞还有一个特点,它们的虫卵可以保持不死,在干燥的环境下,永远处于静止的状态,可一旦沾到一滴水珠,立即孵化成幼虫,要是无法寻找到宿主,斑眼龙鳞会在成为成虫之后,交配繁殖,产下大量新的虫卵。斑眼龙鳞产卵后则会死去,而虫卵则会重新进入静止的状态,不死不休,永无止境,可以说,是蛊虫之中的极品,杀人利器。

    但也不是没有缺点,就是此物一旦寻找到了宿主,沾染了血腥气之后,就无法再交配繁殖了,因为这些东西没有眼睛,完全是靠气息来分辨生物,每一个宿主的气息都不一样,这些斑眼龙鳞吸收了宿主的体液时,同时也继承了宿主的气味,即使是同类,也不会再相认,陌路相逢也是生死争斗。而在无法交配繁殖的情况下,一只斑眼龙鳞最多无法存活超过三天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东西一旦使用,就废了,但可怕的是,由于这斑眼龙鳞的速度极快,短短的三天之内,一只斑眼龙鳞就可以将它方圆一公里之内的生物统统灭掉,杀伤力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在之后两人的争斗之中,斑眼龙鳞大败黄蛊,巴乌达也惨死在了斑眼龙鳞的口下,养行由成了无可争议的蛊术第一高手,威望之大,名震南疆,而这斑眼龙鳞,也就成了蛊虫之王。

    随后武王伐纣,天下大乱,养行由出南疆入中原,争名夺利,可不知道为什么,一出南疆,养行由就失去了消息,从此之后,这斑眼龙鳞也就再也没有出现过,成了蛊术之中的传说。

    而我们在这里遇到的玩意,正是这传说中的斑眼龙鳞!

    我听九岁红说完这斑眼龙鳞的来历,心中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这时代完全对得上,斑眼龙鳞出现的时候,正是商时期,也正是武王伐纣的时候养行由出的山,估计是一出山就被武王给网罗了,武王一见他的本事,立即就想到了文王看中的这块三星捧月之地,武王手下有的是能人异士,多一个养行由不多,少一个养行由不少,但能镇得住这里黄皮子的,却只有养行由的这种斑眼龙鳞。

    这斑眼龙鳞本身就是为了对付黄蛊修炼出来的,还有什么比这玩意更具备镇住黄皮子的条件吗?所以武王一定会让养行由来这里设置这一切,这铜索悬棺,很有可能就是养行由的手笔。

    至于养行由的下场,我琢磨着不保险,自古以来,所有帝王陵墓的修建,几乎都有一个不成文的残忍习惯,就是陵墓修建成功之后,为了保密起见,所有参与修建的工匠都得死,工匠都得死,养行由这样参与了重要机密的人,还能活得了嘛!

    怎么说呢?古时候有一句谚语,学会文武艺,货卖帝王家,实际上,他们卖的可不仅仅是艺,往往都是命!

    我甚至怀疑,那青铜人偶,就是参照着养行由来做的,这个养行由很有可能就是个侏儒,可惜刚才我们没有仔细观察那个青铜人偶,不然的话,有极大的几率会在上面发现与养行由有关的铭文,这也算是对养行由的一种尊重吧!当然,也有可能是养行由自己甘愿一死来守住秘密的,毕竟那个年代,愿意为主子去死的忠臣良将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这一想明白了,顿时暗暗庆幸,得亏自己跑的快,不然估计现在已经成了那些斑眼龙鳞的宿主了,也得亏之前九岁红杀死杀伤了不少黄皮子,使那些斑眼龙鳞从水中一上岸之后,首先就被那些黄皮子的血腥味所吸引,不然凭我们的速度,绝对逃不掉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九岁红忽然咦了一声,起身走到一面石壁之前,举起手中冷光棒看了看,急忙喊道:“你快来看,这里有我做的标记,这朵小花,就是我刻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精神一振,看样子,我们历经艰险之后,总算看见了希望,所谓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,在几次没死掉之后,九岁红终于找到了正确的标记,看来我们生还有望了。

    当下我满怀希望的走了过去,可看了一眼标记,一颗心顿时又沉了下来,只见石壁上用刀子刻了朵小花,画的也太写意了点,中间一个圆圈,周围五个半圆权当花瓣,下面刻了笔直的一刀,大概就是花枝了,我实在看不出来,这种标记和到此一游有什么差别,看来九岁红根本就没想过要再回来,做的这种标记,纯属就是一娱乐性质而已。

    可随即九岁红说出的话,却差点惊掉我的下巴!

    九岁红一见我面色不好看,立即伸手一指那朵小花道:“你仔细看,这朵花有花瓣五片,我们所处的位置,正是一个五岔口,指向左边的稍微长出一点点,在下方还有点曲线,看着好像是手抖了一般,实际上那代表着水,我上次到达断龙石之前,有经过一处山腹内部的山溪,正上方和正下方的花瓣尖相对尖锐,指的是上下两个通道有危险,另外两个则是完整的圆形,也就是说,另外两个通道是原地打转。”

    刚说到这里,俏脸之上忽然面色一变,忽然对我疾声喊道:“别动!千万别动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