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48章:镇墓凶魃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. ,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东西也正如九岁红所描述的,咋看像个大马猴一样,浑身长满了黑色毛发,浓密垂顺,在冷光棒的照耀下,一动就像起了一层黑色的波浪一般,脸如人形,口鼻耳目皆有,一口白牙森然,一双眼珠子却是橙色的,身形异常高大雄壮,只怕有两米多高,胸脯异常厚实,怎么形容呢?就跟一个缩小版的金刚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了我们,但它个头太大,钻不进来,只钻进来一个脑袋半边身子,正用那双橙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看,目光之中,满是对鲜血的渴望,伸着一只粗壮而且奇长的手臂,正对着我们俩的方向抓挠着,在冷光灯下,它那指甲的颜色都是黑的,显然是有毒的。

    这东西的手臂,距离我怀里的九岁红,仅仅不到一尺的距离,刚才要不是我抱住她往后拉了一下,九岁红只怕已经被它抓出去了,不过这东西还在拼命往里面挤,我们的后面已经狭窄到了一定程度,根本无法后退了,我心头大骇,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口了,急忙问道:“你不是能在黑暗中看见物体吗?怎么到了面前了都没发现?小命差点送了你知道不?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可九岁红却没有说话,不但没有说话,在我怀里的身体,还慢慢软了下去,一个劲的往下滑落。

    我急忙低头看去,刚才九岁红没有拧亮冷光棒,我也没看到九岁红伤的怎么样了,现在一看,顿时暗暗叫苦,九岁红的肩头上全是血迹,一张俏脸在冷光灯下,更显苍白,嘴唇已经有点发青了,一额头的冷汗,眼睛也缓缓的闭了起来,很明显,她中的毒并不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微不足道,而是已经快让她昏迷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也顾不上什么避嫌了,一把抱住九岁红,往前移动了一下,使狭窄的空间稍微宽松了一点,艰难的转换了一下位置,将她塞到了我的后面,她毕竟是女子,身体要娇小一点,可以往后面退退,这样一来,我们和那东西之间的距离又拉开了一个身位,期间好几次那东西的爪子都差点捞着我,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,伸手从地上捡了块石头,对着那东西伸过来的爪子狠砸了两下,那东西吃疼,怪吼连连,可由于身体太过庞大,无法冲进来杀了我,只能稍微后退了点,倒是暂时缓解了我们的险境。

    外边凶魃怒吼连连,后面的九岁红已经快昏迷过去了,我心中焦急,也顾不上处理自己的伤口了,更来不及去找什么解药了,一狠心一转头,直接一把就撕开了九岁红的衣服,顿时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来,我也顾不上什么君子之风了,借着冷光棒仔细一看,就在九岁红的锁骨下方约有三寸之处,有一道五六公分长的伤口,正流出紫黑色的鲜血,不用问,就是这里了。

    当下我直接就讲嘴巴贴了上去,使劲吸了几口,随即吐掉毒血,九岁红虽然快昏迷了,可并没有昏迷,心里还是有点意识的,被我撕开衣服,再肌肤相亲,忍不住伸手推了我两下,我也没防备,被她一推,顿时一个踉跄,差点摔出去,外面的东西趁机一把捞了进来,一下钩住了我的衣服。

    我吓的魂飞魄散,奋力一挣,嗤啦一下,衣服直接被撕下去一片,忍不住心头恼怒,对着九岁红吼道:“是命重要还是身子重要,你自己选一个!”说是让她自己选,可我的双手却已经将她的双手紧紧抓牢,嘴唇又凑到了伤口之上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个时候,我一点邪念都没有,只想着能救下她的命。

    九岁红本就是女子,虽然有点本事,可她本身力量还是不如我大的,又中了毒,浑身提不起劲来,被我死死按住双手,竟然挣扎不得,扭动了两下,只能放弃了挣扎。

    我接连吸了好几口毒血,见从伤口处流出的鲜血逐渐转变成了红色,知道无碍了,起码暂时九岁红的命算是保住了,心头刚一松,头脑顿时一阵昏眩,差点一头栽在地上,想来是我替九岁红吸毒血的时候,不小心吞咽了一部分,何况我自己手臂上也受了伤,应该也快发作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不禁心头一阵酸楚,这他妈算什么事?莫名其妙被整来了湘西,莫名其妙被拖入了坟墓之中,现在又要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,小爷这是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而外面的那凶魃一直抓不到我们,嘶吼连连,叫声尖利刺耳,还不停的砸打着缝隙两边的山石,轰轰有声,好在这山石和山体连为一体,它力量再大,也不可能将整座山都搬起来,所以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,它虽然暴怒异常,却拿我们没办法。

    可我心头怒火却起来了,去你妈的,反正老子吸入了毒血,被堵在这里也出不去,迟早是个死,与其最后窝窝囊囊的死在这里,我还不如和你拼一场,好歹死的也像条汉子。

    当然,我还没蠢到赤手空拳的出去和它对拼,这玩意体型高大不说,速度也是异常疾速,还有千斤之力,我虽然苦练五年,可要是空手出去那还是盘菜,不过它再厉害,也就是邪祟之物,我们人类可是有脑子的,硬拼不行,我就跟你玩阴的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我伸手就在九岁红身上摸了起来,九岁红不知道我想干嘛,又挣扎了两下,我也懒得解释,人都快死了,摸两下有什么了不起,临死之前没用你破了我的处男之身就不错了,直接伸手在腰间乱摸,果然,在腰间摸到一把类似匕首的玩意,也不管九岁红答应不答应,一抽就给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东西一拿出来,我就有点失望,这是一把蝴蝶刀,蝴蝶刀大家都知道,某宝就有卖的,几十块钱一把,看着漂亮,却不适用,对付对付人还行,对付这种级别的凶煞之物,估计也就能捅破点皮。

    我转头看了看在外面暴怒如雷的凶魃,又看了看我们所处的狭窄的山石缝隙,脑海中灵光一闪,一个极其大胆的计划就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反正我也中毒了,能拖着它一起下地狱,说不定还能救下九岁红一条命,也算是老子之前偷窥她,对她的一点补偿,所以这个念头一冒出来,顿时就在脑海中不可遏制的疯长。

    说干就干,我将已经彻底昏迷了过去的九岁红小心的往外面移动了点,一直到了那凶魃也够不着她,但距离已经相对有点危险了的地方,才将她安顿好,随后就用蝴蝶刀在我们后面的缝隙中挖了起来,山石与山石缝隙间的土本就松软,倒是不费什么力气,就是这蝴蝶刀实在太小了,现在的我,十分怀念那把军工铲。

    但我的手可没停止,一边挖掘,一边将碎石放在一边,另外还疯狂的将碎土对外面那凶魃的身上抛洒,惹得那凶魃更是怒不可遏,捶打山石的力度越来越大,还不时的将脑袋伸进来,冲我呲着獠牙怒吼。

    我根本就不甩它,人之将死,我还有什么好怕的,一直挖掘一直抛洒,不断的撩拨那凶魃的火气,一直过了大约个把小时,中间我又从九岁红的身上摸出两根冷光棒,维持照明,这山石间的缝隙被我用蝴蝶刀生生挖出了一米左右的距离,我琢磨着这距离差不多够用了,又把九岁红抱了进来,放在了最里面。

    随即我就开始抓起碎石,对外面猛砸,那凶魃被我砸中了几下,更是暴跳如雷,我见效果差不多了,一狠心,将蝴蝶刀一握,对着那凶魃就冲了出去!

    没错!我冲了出去!

    凶魃的火气已经被我撩拨的差不多了,接下来就该找个饵引它上钩了,可这里又没有别的,这玩意除了对我和九岁红的血肉感兴趣之外,对其他的估计也不感兴趣,要想引它上钩,就必须以身犯险,九岁红现在还昏迷着,我总不能将她抛出去当饵,虽然我并不是什么君子,可我也绝对不是小人,这种事情,我还真干不出来,既然我干不出拿九岁红做饵的事来,那就只能用自己当饵了。

    一见我对着它冲去,那凶魃倒是一愣,随即就怒吼一声,向我扑来,我只是来引它上钩的,哪敢真的和它拼命,一见它扑了上来,急忙身体一退,就又缩回了山石的缝隙之中。

    那凶魃一下扑空,直接扑在了山石上,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,这家伙体型巨大,直立时有两米二三的高度,我只有一米八,也就到它胸口的位置,身高落差再加上有山石阻隔,这一压在山石上,我正好出手,趁它还没来及伸手进来抓我,拿着蝴蝶刀对着它胸口就捅了几下。

    那凶魃毕竟也是血肉之躯,被我几刀一捅,顿时胸前就见了血,可它胸脯实在太过宽厚,而且皮肤又坚硬,虽然也捅破了,却根本就没捅多深,伤不了要害,可就这样,还是吃疼,顿时向后退了两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