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47章:铜棺伏虎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. ,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我暗暗佩服她的小心,北京李家出来的人,确实不是盖的,在这种情况下,一般女人只怕早吓的软腿了,她却能想到先找个安全的藏身之处,光凭这一点,我就不如她,有很多时候,经验比手段更重要。

    我见她惊魂未定,也没再询问,寻思着等她稍微平静一下再说,过了片刻,九岁红的身体逐渐不再颤抖了,我正想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,她却又抢先说道:“怪我!这么明显的事情,我竟然没看出来,这要是让大哥知道了,必定会笑话我,林沧海,我们出去之后,这事和谁也不许提起,要是泄露了出去,我就割了你的舌头。”

    我在黑暗之中也看不见她的脸,只觉得温香软玉抱了一怀,一阵阵女人香直往鼻子里钻,在脑海之中自动脑补了一下她说话时的神态,随即又想起我偷窥她时的香艳场景,忍不住心头一荡,急忙压住心头邪火,暗骂自己两句,真不是玩意,这个时候竟然还有这心,口上却苦笑道:“我连是个什么玩意都没看清楚,能泄露什么啊?”

    随即就听九岁红语带自责道:“你没看见最好,免得以后做噩梦,这主要怪我,铜棺伏虎这么明显的提示,我却硬是没注意,如果没有凶悍异常的镇墓兽,谁会没事用铜棺伏虎的阵势压着呢!可惜不知道被谁将这阵法给破了,阵势一破,哪里还压得住这等凶煞之物,今天侥幸不死,回去一定磕几个头拜谢一下菩萨保佑。”

    我实在也忍不住了,出声问道:“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这么一问,九岁红好像又想起那东西了,紧靠在我身上的身躯又颤抖了两下,才说道:“我也没看清楚,只是大概扫了两眼,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应该是魃,可又不大敢确定。”

    我追问道:“为什么不敢确定?”

    九岁红道:“一般的魃,也就是百姓常说的旱魃,传言有这东西出现的地方,就会发生大旱,是个邪物。但普通旱魃,普遍身材矮小,大不过孩童,小仅如婴儿,长相多如马猴,浑身有毛发,手足面部皆为人形,虽然行动也是迅疾无比,力量却远没有这么大,从未听说过有旱魃能够力抛千斤之物的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况,我还看见了那东西的形状,虽然长相确实和猴差不多,但体型却大多了,它向你悄悄前行过去的时候,还是四肢着地的,却也有你这般高,可想而知那东西站起来会有多高,也就是你命大,跳进了青铜棺椁之中,那青铜棺椁重逾千斤,它却一下就撞翻了,如果慢一步的话,别说撞一下了,只怕随手一撕,就能将你撕成两半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脊背上一阵阵发凉,忍不住埋怨道:“你还让我别动呢!我要听了你的,现在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九岁红在我怀里猛的一转身,一巴掌就打到了我的脸上,我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顿时一阵火辣辣的,忍不住怒道:“你这女人,属变色龙的吗?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说翻脸就翻脸?”

    九岁红也怒道:“你还有脸说,要知道人是万物之长,世间一切邪祟,对人都有三分敬畏,那东西虽然对我们虎视眈眈,可你要是不跑,它轻易也不敢出手,只要能拖延上十几秒钟,我就可以取出天罗伞来,即使不敌,有天罗伞护身,那东西也伤我不得,我们又何至于如此狼狈!”

    我一听明白了,敢情那把伞还是个厉害物件,怪不得九岁红下地穴还带着把伞,要这么一说,还真是我坏了事,她说的确有几分道理,可这事要是怪我,我也有点冤,我事先又不知道她要去拿天罗伞,察觉到危险,逃跑只是本能的反应,几乎都不用大脑下命令的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她因此受伤了,还是有点内疚,当下就问道:“你的伤怎么样?”

    九岁红没好气的说道:“死不了,只是肩头被那东西抓了一下,现在非但不疼,还有点痒,只怕是它的指甲上有毒!你也真是糊涂头顶,明知道有东西想要我们的命,竟然还拿着冷光棒,你是怕那东西看不见我们特意给它指个路吗?”

    我讪讪没敢接话,这事确实是我欠考虑,当时猛地见她受伤了,一时情急,就忘了在这黑暗的地穴之中,冷光棒实际上就是个指路明灯,要不是九岁红反应极快,现在只怕那东西已经在享用我们的血肉了,当下只好问道:“你中毒了怎么办?那背包里可带有药物?”

    九岁红没有直接回答了,而是忽然转变了语气,轻声问道:“你跑的好好的,怎么忽然回头喊起了我的名字?是不是以为我没跟上来?如果你发现我被那东西抓住了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我想都没想,直接就说道:“还能怎么样?回去救你呗!就算不是那东西的对手,也不能将你丢下去让你一个人对抗那玩意,就算拿肉顶,我也比你多点,那东西吃我的空,就够你跑的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倒是真心话,我一个大老爷们,总不能让女人扛着怪物,自己先跑了,如果真这么做了,就算能够侥幸活下去,后半生只怕也都会活在内疚之中了。

    九岁红不说话了,却往我怀里挤了挤,将身体完全依靠在我怀里,沉默了片刻才说道:“算你还有点良心!那铜棺伏虎的阵势,虽然缺少了一环,却仍旧能够启动,相信要不了多一会,那东西就得回到阵中去,到时候你帮我解毒。”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我倒是没问题,大不了我帮你吸干净毒血,自己死在这就是,就怕你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九岁红顿时怒声道:“你脑瓜子里想什么呢?我那背包里有上好的解毒药,这些东西无非是邪祟一流,指甲上所含毒素,并不算厉害,不然我早就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那解毒药是我大哥亲手调的,相信会有效果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脸一红,好在这里黑暗一片,也没别人看见就是,心中暗骂自己,武侠片看多了,怎么想起来给她吸血解毒的?也真是可笑,当下急忙转移话题道:“你说的那个什么铜棺伏虎,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    九岁红说道:“铜棺伏虎是一阵奇门阵法,虎是百兽之王,本身对这一些凶煞之物就具有一定的威慑力,再加上设置巧妙,再狠的凶煞邪物被困阵中,都无法脱身,专门用来镇一些邪祟之物,所以又叫虎抬棺,和龙衔珠合称龙虎困神,都是对付凶邪之物的奇妙法门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两种阵法虽然厉害,对自身的损害却也是极大,龙为天外物,虎有伤人心,设置这种阵法,不但设阵之人会精血尽耗,就连棺椁中人的后代,也会受尽苦难,所以阵法虽然奇妙无双,却鲜少有人使用。当然,能够学会并使用这种阵法的人,那也是相当了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这阵法的中间,一定会有阵眼,也就是困住那东西的地方,不论是妖魔鬼怪,还是凶兽煞物,一旦被困,再也别想出来,除非是有人将阵法给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实际上我并不了解这种阵法的设置,只是听大哥提到过,大哥也说,这种阵法早已经失传了,所以我当时一看到的时候,并没有往这方面去想,这才疏忽了,差点就被索了命去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如果这话以前听说,我肯定嗤之以鼻,认为是在吹牛,可当我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,我整个世界观都开始改变了,以前的自己,当真是坐井观天,现在才明白过来,我不知道的,不代表就不存在,所以九岁红所说,我完全相信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我忽然莫名的心头一阵发慌,浑身汗毛刷的一下就站起来了,说这是第六感,实际上已经不准确了,这完全是一种接近动物似的本能,每一次有危险来临的时候,即使我看不见,都会有这种令人异常难受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一起,我几乎想都没想,一伸手就抱住了九岁红,猛的往怀里一拉,自己的身体则拼命往后退去,夹缝紧窄,我被卡在里面几乎都动不了身了,可我根本就顾不上这些,还是拼命向后挤,我知道,危险,就在这夹缝之前。

    就在我抱住九岁红向后退的同时,呼的一声风起,我就觉得手臂上猛的一疼,随即九岁红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小心,那东西找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九岁红挣扎着从我怀中挣脱,伸手从腰后一摸,又抽出一根冷光棒来,一下拧亮,对前面一晃,又歪倒在我怀里,我一眼看过去,裂缝之前忽然出现了一张怪脸,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!

    原先我根本就没看见这玩意长什么样子,现在在冷光棒前,可看了个清楚,我不得不承认九岁红说的对,没看见反而好,省得以后做噩梦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