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43章:裂开的坟墓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. ,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鹰鸣声一起,那乌线龙王就是一颤,随即转身就走,砰的一头,直接撞在了压在井口上的那截枯木,这枯木一半落在井中,另外一半露在外面,正好将井口挡死了,哪里还进得去。

    唐惊弓却松了一口气,不再吹奏唢呐,可在他停止吹奏,取下唢呐之际,也忍不住哇的一声,又喷出了一大口的血迹来,而且整个人的面色瞬间苍白一片,直接跌坐在地,萎靡不堪,看样子,也就差没昏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随即半空之中鹰鸣之声再起,我抬头往天上一看,皓月之下,半天之上,一个小黑点正急剧飞下,初见时只有拇指大小的一个黑点,一眨眼,已经大如桌面。

    那乌线龙王似乎极为惊恐,巨尾一抽,高高扬起,啪的一声砸在那枯木之上,顿时将那枯木砸的把井口塞的更紧,露在井外的半截则被砸了个粉碎,这一下,就更别想钻回井下去了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乌线龙王一尾砸碎了露在井外的枯木,天空之上一只巨大的黑色巨鹰已经凌空扑至,我一眼看去,顿时傻眼,脑子里第一个想起来的,就是庄周《逍遥游》里的一句话,北冥有鱼,其名为鲲。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。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。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,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

    这巨鹰当然没有鲲鹏那么大,但和之前出现的那些猛禽相比,简直就是祖宗级别的,那双翅膀展开,少说也有十来米的长度,单只翅膀估计都有五米左右,身躯直如牯牛一般,站立起来比我都要高上一个脑袋,铁嘴钩喙,利爪如刀,凌空飞扑而下,直接带起一阵狂风,顿时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这乌线龙王虽然是乌线蛇和剧毒蜥蜴的合体,可它仍旧保持了蛇类的天性,鹰类猛禽,本就是蛇类的天敌,之前这乌线龙王不惧那些猛禽,只不过因为体型的差距,它占有极大的优势而已,如今这巨鹰一出现,那乌线龙王虽然目不能见,却也知道自己大限以至,顿时将身躯盘成了一盘,簌簌发抖。

    那巨鹰凌空扑下,根本不惧那乌线龙王的剧毒,直接一爪就按住了乌线龙王的脑袋,铁嘴一啄,铛的一声响,就啄住了乌线龙王的脑袋,只是巧妙的避开了它头顶上的肉冠,随即将头猛甩几下,尖喙才松开,紧接着又是一下,如此反复多次,每一次都啄在同一部位,几次猛啄之后,竟然生生在那乌线龙王的脑袋上掏出了一个血洞。

    那乌线龙王巨疼之下,猛的一蹿一挣,就听铛的一声响,那寒铁链生生从它体内生生拉出一截蛇骨。

    蛇是整骨,一截断全身瘫,这一下虽然挣脱了寒铁链的束缚,可也没个好了,那乌线龙王猛的浑身直颤,尾巴剧烈抖动,脑海还挣扎着摇摆,猛的张开巨口去撕咬那巨鹰,巨鹰双翅一展,又带起一阵狂风,巨大的身躯猛的凌空而起,躲过一击,一双利刃一般的爪子却直接抓住乌线龙王的身躯,向上提起。

    那乌线龙王有腰身粗细,六至八米长的长度,按理来说,也轻不到哪去,可在那巨鹰的一双利爪之下,好像没多少重量一样,直接一提就带着飞了起来,一双巨大到离谱的双翅再一扇动,就到了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去,苍穹之下,皓月清辉之中,一只巨大的黑色巨鹰,双爪抓着一条巨大的乌线龙王,升腾而上,那乌线龙王还在挣扎扭动,组成了一幕神话中才会出现的画面,看上去是那般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随即那黑色巨鹰越飞越高,转眼就再度成为一个小黑点,随即消失在云层之中,肉眼再不复见。我知道这条乌线龙王的最终命运,正如菲儿所说,今夜是它重见天光之时,也是丧命之夜,这个几乎完美的杀人机器,也只不过是那黑色巨鹰的美餐。

    我愣愣的看着那黑色巨鹰消失的方向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今夜所看到的一切,要不是那口老井还在,满地的鸟雀尸体还在,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身在梦中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那黑色巨鹰消失不见了,玉儿才飞奔到唐惊弓身边,将唐惊弓扶了起来,唐惊弓的面色依旧极其难看,但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我,闪动着一丝凶光,哑声问道:“你是谁?怎么会在这里?”话语中,分明保持着十足的戒心。

    我还没来及说话,地面之下忽然轰隆隆一阵响,听着就像地面要裂开了一样,大家全都大吃一惊,那菲儿身形一飘,已经带着新娘子直向后掠走,同时叫道:“快走,那乌线龙王身上的寒铁链,必定牵连着什么机关,这地下只怕还有古怪!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嘭的一声,原先被那乌线龙王砸入井口的那截枯木,直接从井中喷了出来,飞起三四米高,在半空中化为齑粉,洒落而下!随即一大股黑气从井口中喷了出来,直上半空,如同一大朵蘑菇一般,山风一吹,四散消失。

    紧接着那口井中就咔咔一阵巨响,随着巨响声起,以井口为中心,一大片地面,缓缓上升,井口四周的石板,逐渐倾斜,其中有一块长条石板,滑落在地面之上,立的笔直,我只看了一眼,顿时如中雷击,正要逃窜的脚步陡然停了下来,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块石板,再也转移不开了。

    那长条石板上写有字,原先石板平铺在井口,我们都没有注意,这一立了起来,我一眼扫过,就看清楚了,上面写着:“林兄鸿图,赵氏小娥贤伉俪之墓,弟柳折衣敬立!”旁边还刻着一行小字,标着年月日,整块长条石板,就是一个墓碑。

    如果我没看见这墓碑,自然会选择逃离,可这一眼看见,还如何能够离开?我和父母分别数年,自从父母离开就了无音讯,这第一次得知父母的消息,竟然是从一块墓碑上,我又如何能够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菲儿又叫道:“龙王锁道,灵龟托坟,此地是三星捧月,怪不得那乌线龙王能长那么大,有这等宝穴之气滋养着呢!如今挣脱了寒铁链,必定会触动墓道里的机关,此处必生巨变,快离开那里!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一座巨大的坟包已经出现在了我的眼前,井边四周的石板全都铺盖在了坟上,而那老井则上升了二三十公分,看起来就像个坟头,再加上坟前的石碑,一样不缺了。

    我浑身都颤抖了起来,双目之中,热泪盈眶,对菲儿的话充耳不闻,抬步就向那坟前走去,心中既悲伤难耐,又震惊无比,悲伤的是和父母一别,竟然阴阳永隔,震惊的是,一不知道父母的死因,二来这柳折衣又是谁,竟然将我父母葬在了这里,还将坟墓造得如此古怪。

    刚走得两步,地下又是咔咔连响,如同地壳正在裂开来一般,随即就听“咔”的一声响,我父母的坟墓之上,竟然生生裂开了一道裂痕,足足有两尺来宽,并且还在不断扩大。

    坟墓一裂开来之后,我才发现,铺盖在坟墓上面的青石,竟然都有一尺来厚,是两三块青石粘合在一起使用的,外表看就是普通青石,实际上厚度相当可以,坟墓从地下隆起的时候,石板因为厚重,才没有翻转,而在坟顶上形成了一个穹盖之状,更奇怪的是,坟墓里面根本就没有黄土。

    我顿时就明白了过来,我父母的坟只怕没有那么简单,在里面不知道藏了什么?只是这坟是完全封死的,要想开启这坟墓,只怕必须要从内启动机关消息,这更是奇怪,我之前听爷爷和杨家爷爷说过很多关于盗墓的故事,几乎所有的坟墓,都有一个共同点,入口机关一定是在外面,越是大墓越是如此,为什么呢?大墓不是一般人建造得起的,后人也都极其牛逼,比如皇陵,称为地宫,地宫之门一定是可以从外面打开的,如果机关在里面,一封死了就没法打开了,以后儿孙后人没法入地宫祭拜。

    可我父母并不是什么大人物,在道上或许有点名,毕竟爷爷威名满响的,可距离享受宫陵似墓葬那肯定差几个级别,别的不说,钱财方面就不是一般人承受的起的。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那坟墓的裂口之处,就再度升腾起了青色烟雾,一股一股的往外面冒,被山风一吹,如同青纱一般缥缈散开,我心头更是惊骇莫名,中国有句俗话,叫老祖坟头上冒青烟,现在这句话是指人运气好,福泽深厚,实际上,这句话完全就是从风水学中套出来的,人分生死,宅分阴阳,生居之地为阳宅,长眠之地为阴宅,阳宅有阳宅的说法,阴宅有阴宅的讲究,阴宅所在之地,凡是风水佳地,统称为宝地,但这风水宝地也分三六九等,而这冒青烟之地,绝对是上三等之中的上等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