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41章:乌线龙王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. ,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东西一蹿出来,我就吓了一跳,借着月光一看清楚了,更是冷汗淋漓,衬衫都打湿了,紧贴在后背上,一片冰凉,腿肚子不自觉的发软,整个人在刹那之间,脑子都有呈现出一片空白的状态来。

    出来的是条大蛇,严格来说,是一个很像蛇的玩意,脑袋、身躯和尾巴,都和大蛇很近似,脑袋上生出一个血红的独角,长在脑袋正中间,咋看就像大公鸡的鸡冠子一样,身上的鳞片,呈现出钨铁一般的颜色,笆斗大的脑袋呈扁平状,使它的嘴巴看上去显得更加宽阔,两根长长的獠牙有手指般粗细,足有四五公分的长度,微微向内弯曲,闪着森白的寒光,就像两把锋利的匕首一般。

    而在身体的前端,距离脑袋大约一米的地方,还生了两个爪子,咋看如同蛙爪,只是大上了数倍,同样呈乌黑色,一爪三趾,中间有蹼,指尖如刀,大约六至八米长的身躯,粗如腰身,尾部倒是和蛇无异。

    这玩意一蹿出来,尾部就急速缠绕,迅速盘成了一盘,两只爪子按在自己的身躯上,将一颗扁平的脑袋高高昂起,一双不知道是因为常年不见光线退化了,还是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睛死死的盯着菲儿等三人看,散发出森冷凶残的气息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玩意的脊骨之上,还穿有一根黑色细链,直入皮肉之中,看上去已经和它的身体连接成了一体,链粗只如手指,那东西一动之间,叮当作响,分明是金属制成,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材质,听菲儿说这家伙被困在这老井之中几十年了,这细链子竟然连一片锈斑都没有。

    随即那东西猛地一昂头就是一声嘶吼,声如牛鸣,伴随着嘶吼声,一团黑气从扁阔的口中喷出,直接形成了一团黑色棉絮状的黑气,我看的顿时一愣,这玩意究竟能有多毒?只怕真如菲儿所说,喷出的毒气都能置人于死地。

    那唐惊弓也是一愣,不自觉的后腿了一步,闷声道:“你们快走!我来拖住它!”

    这家伙到底是在这湘西大山里长大的,一见这东西的奇形怪状,立即知道这东西难缠,所以想让菲儿带自己妹妹先逃,他却要留下来拖延时间,这样看来,这唐惊弓倒是算条汉子。

    菲儿当然没走,只是冷声道:“唐惊弓,你小心了,这东西还是我父亲年轻之时,岭南老巫就饲养的毒物,全名叫独角双爪乌线龙王,是岭南老巫利用蛊术,将乌线蛇和剧毒蜥蜴移植在一起的结合体,说白了就是个人为的怪物。”

    “几十年前,国家刚解放没多久,湘西土匪横行,岭南老巫就暗中帮一个土匪头目做事,放出这铁线龙王,咬死了不少解放军战士,后来解放军从滇南马帮请来了一位能人,是个姓马的老头,听父亲说总有八十了,那人手段极高,但年岁太大了,一举打伤了岭南老巫,也消耗了很多精气神儿,就没能将这东西杀死,只是破了岭南老巫与这铁线龙王之间的供养关系,使其不再认主了,随后就用寒铁锁链将这铁线龙王锁在老井之中,将井口封死,大家都以为这东西就困死在井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父亲告诉我这些的时候,只是让我注意点岭南老巫,当时我倒是没想到这东西还会活着,可我接到玉儿女书密扇的时候,一听说要将玉儿送到这里与井神成亲,我立即就知道是岭南老巫的把戏,这东西是岭南老巫一手炼出来的,别人以为它断然活不长久,岭南老巫却一心的数,知道这玩意死不了,只是他已经被那马老头解除了和这玩意之间的纽带,这玩意已经不认他了,所以干脆设计陷害玉儿是落花洞女,想用这东西害了玉儿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提前来这里观察一下,可我一到这里就发现,井口早就被它打开了,这东西不但自己打开了井口,还将尾巴打通了井壁,从旁边钻了一个洞,倒伸了出去,企图挣脱寒铁锁链,只是不知道又被谁施展手段弄了一下,使它的尾巴一直僵直在那里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偏偏这东西还是个活物,数十年一过,堆积灰尘,草籽落下,竟然形成了像一棵老树一样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开始也没发现其中奥秘,好在墨玉玲珑嗅觉甚是灵敏,嗅到了那老树之中,竟然散发出一阵阵的蛇腥味,我才意识到那株老树就是这东西的尾巴,原本想一举斩杀了它,可我要不让你这个十二连环峰的总当家亲眼看见,只怕你也不会相信玉儿是被陷害的,所以我才在你们到来之前,让墨玉玲珑上去解开了那人的手段,使这玩意可以将尾巴缩回井下,这样虽然有寒铁链控制,它却也能出来显露一下真面目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你们到了这里,我一见纸人自燃,就知道纸扎章家也一定牵涉在其中,当然,凭章少华的本事,只怕还没有这般高明,说不定是章家老太爷亲自出的手,对章家老太爷来说,弄个纸人自燃,冒充一下消孽之火,也并不是什么难事,可笑的是你唐惊弓空有一身本事,却眼盲心瞎,差点就害了玉儿的一条命。”

    听菲儿这么一说,我这个外人都彻底明白了过来,感情这事得起因是湘西当地一些部落之间的争权夺利引起的,这正应了古龙先生的一句话,哪里有人,哪里就有江湖!一个小小的湘西部落,竟然也有这般勾心斗角的勾当,而且,这些人的手段,当真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就拿着所谓的乌线龙王来说,要不是亲眼所见,任凭别人说出个大天来,只怕我也不会相信,将毒蛇和蜥蜴结合到一起,别说真的炼制出了这剧毒无比之物,光这种想法,就已经足够丧心病狂了。但是我也能看得出来,这乌线龙王还是保存了大部分毒蛇的本性,比如它一蹿出井来就盘成了一盘,这都是蛇类标准的习性。

    那唐惊弓听到这里,也完全明白了过来,嘶声怒吼道:“玉儿放心,这东西留着,迟早是个祸害,等哥哥宰了这畜牲,一定回十二连环峰,找章家和岭南老巫为你讨回公道,竟然害到我亲妹子的头上来了,这回就算章家老太爷亲自出面,哥哥不打断他们的手,这事也不能算完。”

    那玉儿还没说话,菲儿就冷哼一声道:“你先想想怎么能从这乌线龙王的口中活下来吧!别怪我没警告你,这玩意浑身坚逾钢铁,普通刀枪,难以伤其分毫,当年解放军的子弹都没能要了它的命,不然的话,也不至于等到今日了,那马老头只怕早就要了它的命,如今又过了六十来年,这六十年里,它在井下修生养息,元气早已复原,虽然有寒铁链控制,无法伤及远处,可你若想杀它,只怕也不是易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倒可以给你一个建议,听父亲说,这乌线龙王全身唯一的弱点,就是它头上那个独角肉冠,全身上下,除了眼睛之外,只有那里可以为刀枪所伤,但那里既是它的弱点所在,也是最危险所在,因为它体内毒液,大多蓄藏在那独角肉冠之中,在刺杀它的过程之中,一旦被毒液喷溅到一点,也就别想活了。”

    我听的又是一愣,这还怎么下手?攻击身体其他部位完全无效,子弹都打不穿,刀子还有什么用!攻击眼睛?别忘了眼睛下面就是那张扁阔的大嘴,嘴两边还有两根匕首一般的毒牙呢!攻击头上肉冠,又怎么可能不喷溅到毒液呢?最好的结局,估计也就是个同归于尽。但偏偏我看那菲儿又似乎成竹在胸,分明没有把这乌线龙王放在眼里,说这些话,实际上也是在变相告诉唐惊弓这玩意的弱点而已,难道说,这菲儿还有击毙这乌线龙王的能力?要真是这样,那就太牛了!

    这时那唐惊弓却猛的将牙一咬,沉声道:“正是因为此物元气恢复,我才更要取了它的性命,凭此物的大小,挣脱寒铁链也是迟早的事情,此处距离我们十二连环峰最近,一旦此物得以脱身,只怕我们十二连环峰的父老乡亲首当其冲,我身为十二连环峰总当家的,无论如何不能让此物活在世上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又猛的上前一步,距离那乌线龙王更近了一步,那乌线龙王硕大的脑袋一晃,又是一声嘶吼,随即猛的向前一蹿,就想向唐惊弓扑去,可刚扑出一半,脊背之上那道细黑金属链却陡然一下绷的笔直,生生将那乌线龙王已经腾空的身躯硬给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唐惊弓却急忙后退了一步,他这一步逼近,已经探出了那乌线龙王所能活动的范围,这边一确定,立即一翻手腕,就抽出了腰间的唢呐,沉声道:“玉儿,你看好了!唐家的响器班,不是浪得虚名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