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诡行记 第40章:井神现身

时间:2017-12-03作者:玉柒

    . ,最快更新诡行记最新章节!

    但我却从来不知道,落花洞女的婚事却是要以落花洞女投身井内而为结束,若真的已经死了,那也还罢了,这口老井也被封了不短时日,权当坟墓也不过分,可这玉儿分明是一个大活人,要用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生祭那所谓的井神,那就太残忍了。而且,这和落花洞女的传说,也确实不符,倒是菲儿说的有几分道理,看那唐惊弓生就一副憨厚模样,却偏偏又孔武有力,想来应该是如菲儿所言,遭了人家的算计了。

    可我刚想到这里,原先移动到了另一边的那颗老树,却忽然嗖的一下,沉入了地面之下,原先的位置上,只留下一个腰身粗细的黑洞!

    那菲儿等三人正在井边说话,根本就没注意到这颗老树忽然消失了,我躲在另外一株大树之后,却看的清清楚楚,那颗老树就像忽然软了一般,不!这个说法有点不大恰当,应该说是忽然活了一般,树冠上的枝叶毫无征兆的掉落在了地面上,整个树干,则悄无声息的没入了地下。

    我忽然莫名的一阵心惊肉跳,但我还不敢出声,那叫菲儿的美女自从我醒过来之后,就催促我离开了,等到唢呐声出现,我没法走了,又叮嘱了几次千万别出声,我就是脑壳再短路,也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那唐惊弓虽然受了蒙骗,却也没有笨到姥姥家,当下一双豹目一翻,一口钢牙一咬,猛的一握拳头,嘶吼道:“菲儿,你是说,刚才那消孽之火,纸人自燃,都是纸扎章家和岭南老巫搞的鬼?就是因为玉儿之前看破了他们几次诡计,如此设计,就是为了铲除玉儿?”

    菲儿的嘴角显露出一丝讽刺来,冷冷的说道:“你说呢?”

    唐惊弓的双拳猛的嘎巴嘎巴一阵响,怒声吼道:“操!我弄死他们!”

    一句话刚吼出口,那口老井之中忽然响起一阵极其沉闷的嘶吼声,如同牛鸣一般,由于老井直上直下,呈圆柱形,声音无法外泄,直接从井口传了出来,一入众人耳中,大家同时一惊。

    随即那唐惊弓就惊恐道:“井神!是井神发怒了,菲儿你错了,并不是章家和岭南老巫算计玉儿,我就不该怀疑他们的,不然他们怎么会知道这老树之下有口井,如今错过了吉时,井神发了怒,只怕十二连环峰之人,真要死尽死绝了。”

    那新娘子玉儿也猛的一下将菲儿推开,一边向井边退去,一边泪眼婆娑道:“菲儿,你待姐姐之心,姐姐心领了,可姐姐身为十二连环峰的人,怎能眼看着父老乡亲惨遭杀戮,姐姐这就以身殉井,以平井神之怒......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,那菲儿手中银色丝线就又是一闪,哧溜一下就缠住了玉儿的腰肢,猛的一带,玉儿就又被她拉了回去,一伸手拉住,往后急退数步,菲儿才冷声道:“唐惊弓,你可看好了,你口口声声称为井神的东西,到底是个什么玩意!”

    那唐惊弓又是一愣,脱口而出道:“你是说,这井下之物不是井神?”

    菲儿的面色依旧冷如冰霜,似乎对那唐惊弓极不耐烦,双目紧紧盯着井口,一只手将那玉儿护在了身后,另一只手则在不断缠绕那银色丝线,一边缠绕一边说道:“你自己看吧!”

    话一落音,那老井之下再度响起一声嘶吼,这一次可能是井下之物距离井口更近了,声音远不像之前那般沉闷,反倒洪亮高亢,这次听的更清楚,完全和青牛怒吼之声一模一样,即使我远远的躲在大树之后,双耳之中,也忍不住一阵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这声音一入耳,我心头就狂跳不止,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?叫声竟然如此洪亮,但不管怎么说,绝对不会是头牛的,要说从井里钻一头牛出来,打死我也不会信的,不过听这声音,只怕这玩意的个头小不了,肯定不好惹,忍不住为三人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随即井中嘶吼之声再起,听声音竟似已经到了井口之下最多十尺的距离,嘶吼声中,分明带有怒意,如果不是那个菲儿仍旧镇定异常,我倒怀疑这井中是不是真的有井神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第三声嘶吼声响起之后,嘶吼声尚未完全随山风飘散,又响起了喵的一声猫叫,一道黑影一闪,那只黑色大猫已经如同一道黑色闪电一般蹿了出来,嗖的一下,就到了菲儿的面前,猛的一转身,挡在了菲儿的面前,浑身毛发根根竖起,两只冒着绿光的眼珠子更显碧绿,长尾翘起,前身俯伏,后腿弯曲,猛地一张口,露出左右的獠牙,又发出喵的一声来。

    这黑猫一现身,那唐惊弓的表情就是一呆,我在暗中看的清清楚楚,就在一刹那之间,唐惊弓的瞳孔猛的收缩了几下,嘴角也不自觉的抽动了两下,就连脸上的肉,都颤动了两下,那井下发出巨声之物连吼三声,虽然他也是一脸的惊惧,可从表情上来看,只怕看见这只黑猫给他的震惊,远比井中之物来的更为强烈。

    不等唐惊弓开口,那玉儿就惊道:“菲儿妹妹,你炼成了墨玉玲珑?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我又是一愣,墨玉玲珑是什么玩意?难道是指那只黑猫?这黑猫再邪乎,也不过是一只猫而已,为何这汉子对这只猫这般忌讳?

    刚想到这里,那菲儿就轻声说道:“区区墨玉玲珑,有什么难炼的,我三年之前就已经炼成了,之所以一直不回湘西,是我觉得湘西这十二连环峰太小了罢了,世界这么大,我怎么可能甘心当一个井底之蛙!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从那口老井之中,忽然喷出了一团黑气,这黑气竟然有形一般,飘出井口之后,只升至一米多高之处,就停止不动了,山风却也不能将之吹散,就像一大团黑色的棉絮一般,笼罩在那老井井口的正上方。

    这黑气从老井之中一涌出来,菲儿就急声道:“来了!你们小心,此物被困老井之中已达数十年之久,如今再度出井,必定凶悍异常,而且此物乃剧毒之物,可别让这玩意咬了,别说咬了,被它的毒气一喷,也必死无疑,唐惊弓,你不一向自诩为湘西第一好汉吗?能不能宰了这东西,就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一边护着玉儿向后又退了三步,似乎觉得仍不放心,再退了三步,才对那只黑猫一招手道:“黑丫回来!还没轮到你呢!先让我们的湘西第一好汉露一手,他不行你再上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虽然一口一个湘西第一好汉,可聋子都听的出来,这分明是在讽刺那唐惊弓,显然是还在恼怒那唐惊弓要将玉儿生祭了所谓的井神,那唐惊弓被她两句话一说,一张脸顿时一红,不过此人确实有点胆魄,那井中不知道究竟藏有何物,至今虽然未露真实面目,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,此物绝对不好惹!何况,菲儿已经说了,此物剧毒无比,我相信这个时候,没人会怀疑她的话,可唐惊弓还是直接上前两步,一手抽出腰间唢呐,大声吼道:“你们退后!”

    倒是那玉儿,不但不怨恨她哥哥要将她生祭井神,反倒十分担心她哥哥的安危,在菲儿的身后,忍不住扯了一下菲儿身上宽松的白衣道:“菲儿,我哥哥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菲儿冷哼一声道:“有没有事,得看他自己的本事了,只能牺牲自己的妹妹,不能保护自己妹妹的男人,死了也罢!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那玉儿顿时又眼泪汪汪的了,菲儿转头看了她一眼,忍不住叹息一声道:“姐姐,你就是太心善了,我出山之时,就已经提醒过你要防着章少华那厮暗中使坏,你却还能中了人家的招,凭你的聪明才智,要不是一心只为你这个笨蛋哥哥着想,怎么会落得差点命丧此井之中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菲儿似乎又不忍再责备那玉儿,话锋一转道:“不过你放心,我既然回来了,这东西出来就该它倒霉,何况还有墨玉玲珑助我,今天夜里,既是它重见天光之时,也是它命丧黄泉之夜,至于你哥哥,最多受点痛苦罢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又一瞪眼道:“你不许再为他求情,连自己的妹妹都守护不好,如此笨蛋,吃点苦头也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那玉儿一听说她哥哥不会死,顿时喜出望外,至于吃点苦头,我看她倒不在乎,不过也不怪,那唐惊弓看上去就是个皮粗肉厚的主,吃点苦头对他来说,也许根本就不算一回事。

    这边菲儿的话刚一落音,那老井之下忽然又是一声嘶吼,随即再度喷出一团黑气,比之前那一团更浓更大,直接上升到两米左右,方才停下,仍旧风吹不散,如同一团黑色棉絮一般,停留在老井之上,随即嗖的一声,从那老井之中,直接蹿出一个物事来。
小说推荐